002 狗男渣女,不得好死!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2577

南金雪憤怒道,“難道讓我們整個侯府陪她一起去死嗎?今晚我割了她的頭顱,拿到圣上去請罪,興許能饒了這府上的(性xìng)命!”

紀無殤也看著紀美援,兩眼噴火,她不相信,這個女人會請求饒了自己!口口聲聲喊著姐姐,卻是吐著比割心還要疼的話!自己恨的是,自己明白的太遲!

“夫君放心。你是知道的,這太子雖說是太子,但掌權的卻是那二皇子,二皇子的生母是皇后??!皇后怎么會喜歡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做太子?今(日rì)這((賤jiàn)jiàn)妾錯手殺了太子,便是隨了皇后的愿!圣上問起,你只稍說,太子醉酒想入廂房休息,卻被這((賤jiàn)jiàn)妾勾引拉入房中,太子不屑,卻被這((賤jiàn)jiàn)妾失手殺了!”紀美援無聲冷笑了兩聲,接著道,“不過夫君可要連夜向皇后稟明,說如此如此,讓皇后也為咱撐腰,自然,二皇子肯定成為太子……夫君,這不就是真相了嗎?”

南金雪一怔,這是真相!對,這就是真相!

“還是美媛聰明,只是……”

“至于姐姐,當然,”紀美援嘴角浮出一絲笑容,“做出不守婦道的事(情qíng),當然是按照族規正法!”

“你……你這個((賤jiàn)jiàn)人!”紀無殤嘶吼著,聽著紀美援的話,眼睛恨不得噴出火來。

“此事交與你處置,我連夜去見皇后和二皇子?!蹦辖鹧┭鄱紱]抬一下,忽略紀無殤的嘶吼,直接就朝著門口走去。

“不可以!不可以!小姐!小姐!”珠兒撕扯著嗓子,整個人撲在地上死死扯著南金雪的靴子,不讓他走,“老爺,老爺,小姐已經有了你的孩子,有了你的孩子!”

南金雪一怔,有了?

“((賤jiàn)jiàn)婢!”紀美援一腳就踢在珠兒的(胸xiōng)口處,珠兒吐出一大口血來。

“難道你想著找個借口就可以為你的小姐求饒?妄想!難道為了一個((賤jiàn)jiàn)妾而毀掉夫君、毀掉整個侯府嗎?!”說罷,又是一腳朝著珠兒的腦袋踢過去,頓時,珠兒的腦漿都幾(欲yù)出來一般,那血沾滿了紀美援的靴子,紀美援狠戾撕扯嗓子,“拖出去,杖斃!”

南金雪剛聽著珠兒的話的時候,確實感覺意外,但,聽到紀美援的話,頓時感覺自己是對的。一個妾而已,往后做了侯爺,莫說一個,十幾個二十幾個都可以擁有!何必為了這個殺了太子的((賤jiàn)jiàn)人留(情qíng)!

“??!不要!求你!求你!”紀無殤看著頭腦爆裂的珠兒被拖著出去杖斃,一下子瘋狂起來,“紀美援!紀美援!你可以沖著我來,求你,求你放過珠兒!”為什么,為什么連一個丫鬟都不放過!

紀美援轉頭看著南金雪走遠,便立即走上前去,一巴掌就扇在紀無殤的臉上,把她的臉打得更加腫脹,“你是不是沒蠢夠?珠兒能饒的嗎?能嗎?”說罷,又打了一巴掌!

紀無殤幾乎動彈不得,只能忍受著她的作惡。

紀美援似乎心(情qíng)很好,左看右看,看著地上那凌亂的金簪子,一把就抓過來。

“哼!夫君的金簪子你怎么能配得起?”紀美援拿著金簪子在紀無殤的面前晃了晃,“在紀府,你不是很喜歡你的臉嗎????現在,你還喜不喜歡?”話還沒說完,她的手狠心地朝著紀無殤的臉上一劃!

“??!”紀無殤臉上立即出現一條深深的血痕!她的半邊臉已經被血痕代替,血順著她的臉頰,一直浸滿了她的衣領,染成朵朵血紅的玫瑰。紀無殤(胸xiōng)腔急度起伏,臉上疼痛得讓她幾乎要死過去,她根本不能反抗,因為,紀美援早已經是命令幾個壯實的家丁緊緊地鎖住了她的四肢。

在一旁的家丁看得有點心驚膽顫,但是,現在紀美援就是天,天不讓他們放開紀無殤,那他們就不能放開!

“紀美援,你不得好死!你會不得好死的!”紀無殤聲嘶力竭,嘶吼出一句。

紀美援冷笑了一聲,“哼,還不知道是誰先死!來人!把這((賤jiàn)jiàn)妾給我亂棒伺候!”紀美援湊到紀無殤的耳邊,輕輕說道,“你不是懷了夫君的孩子么?我就讓你親眼看看,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死的!而且,是死在你的腹中!”

“??!不要!”紀無殤聽著大驚,她怎么怎么可以!“紀美援!紀美援!我們好歹也是同一個父親所生!為何,你要置我于死地!”

“哈哈哈!同一個父親?你可是說得有點可笑!依我看來,你腹中的也許不知道是和哪個野男人的孽種!為了保存我侯府高貴的血液,我這個正妻肯定是要清理門戶以正族規的?!奔o美援將那野男人、孽種、正妻說得特大聲,方是怕人不知道她是正妻,那紀無殤才是((賤jiàn)jiàn)妾!

“你侮辱我!你才是((賤jiàn)jiàn)人!你才是((賤jiàn)jiàn)人!”紀無殤大罵,手指指著紀美援,兩眼爆裂,憤怒不已。

“還不給我狠狠地打?記住,我要的是她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流掉!”紀美援臉上微微抽了一下,整理了自己的心思,才狠狠道,“別給我大死了!”

頓時,幾名家丁拿著粗黑的棍棒,一下子就將紀無殤夾在中間,她的四肢都被棍棒夾住不能動彈,那棍棒,立即就朝著紀無殤的腰打去。

“啊……啊……”一棒下去,紀無殤清楚地感覺到,腹中的小生命正在流逝……小生命的血正從她的下面流出來……流滿了這一地!遠處,是那冰冷的太子尸體,這里,是猩猩(熱rè)血……

那幾位家丁看著都不忍下手,稍稍減少了力量,但紀美援立即厚道,“仔細你們的飯碗!給我狠一點準一點!”

那棍棒立即又打下來……紀無殤感覺麻木了,昏死過去。

紀美援看了一眼,美眸冷抬,“給我弄些冷鹽水來!我要她很清醒!”

一桶的冷鹽水冷醒了紀無殤的整個(身shēn)體,那鹽水更加是讓紀無殤感受到,全(身shēn)火辣辣的痛!

恨,前所未有的恨!

紀無殤看著自己的(身shēn)下,那血水如小溪,“寶寶,娘對不起你,娘對不起你……”下一秒,她抬起頭,憤怒不堪,“紀美援,你為什么不去死!為什么!”

“呵!”紀美援轉(身shēn),輕輕地走到桌前,將那桌前的燭臺拿過來,然后走到紀無殤面前半蹲下,紀無殤已經只剩下一口氣,若不是她意識強烈,估計早就死了。

紀美援道,“死?對!只有你死了,我的幸福才會永遠存在!你一(日rì)不死,我一(日rì)便不會安生!你是高高在上的嫡女!我什么都不是!所以,你怎么不能去死呢?”說完,她左手用力,一把就將紀無殤的臉抬高,讓她面對著自己,“你的眼睛是多么漂亮,你知道不,本應該是我嫁給夫君的而不是你!可是,就因為你這雙純凈的雙眼,讓我遲遲等了四年!四年!你說,一個女人的青(春chūn)能經起這樣的等待嗎?”

紀無殤看著她猙獰的笑容,閉上眼睛,咬牙冷道,“別無所愿,只求速死!”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