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廟里有鬼?心中有鬼!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2225

到了北苑,紀無殤就聞到一陣說不出來的花香味道。紀無殤皺眉,這花香,白天卻不多覺得,怎么到了夜晚卻如此散發著香味?可是走進了,便不發覺了,這……很奇怪?!盁o殤,站在那里干什么呢?快來?!北狈蛉怂坪鹾荛_心,只是看著紀無殤站在北苑院子里,心里感覺有點怪。

“阿母?!奔o無殤點頭,快步走上去,這些花香自己遲早會弄個明白!走到她跟前,紀無殤拉著北夫人的手,“阿母沒有睡下?”

“你爹爹說等會兒處理了事(情qíng)便過來呢!阿母怎么可以先睡?”說罷,北夫人臉上都微微有些紅潤。

紀無殤心里也開心,爹爹還是(愛ài)著阿母的呢!

“對了,這么晚了,怎么還不休息?”北夫人問了句。

“進去再說?!奔o無殤才想起要緊的事(情qíng)來。

經過紀無殤說了自己的猜測,北夫人心里隱隱擔憂,怕的是揪不出這樣的內(奸jiān),往后可是有苦頭吃??!

“無殤,那你說該怎么辦?你爹爹也快要來了?!?/p>

“阿母,我想趁著這點時間,讓所有丫鬟婆子來一下?!闭f著,紀無殤在北夫人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北夫人直點頭。

不一會兒,那院里面已經是站滿了一排的丫鬟婆子,后一排,是那些家丁仆從。各個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從被窩里爬出來了,不少人只穿著一件薄衫、披著外袍。

紀無殤看著這些睜著朦膿眼睛的下人,在她們(身shēn)邊慢慢走了一圈,她的眼神盯著她們,下人們看著大小姐這個樣子,都膽顫地努力強打精神。

紀無殤心里感覺好笑,這些下人們強打精神都提不起來,卻惟獨有些人,裝著自己嘴里打呵欠,實地里眼睛卻精明著呢!

紀無殤再次走到石嬤嬤面前,這石嬤嬤不過五十的年紀,自小在紀府長大,原本是跟在元老夫人紀定北之母的(身shēn)邊,卻因為元老夫人虔心修佛去了,才將(身shēn)邊的石嬤嬤撥給北夫人差遣。

石嬤嬤看著紀無殤在她(身shēn)邊溜達,便笑嘻嘻地說了句,“夫人小姐,你們回來了真好!”紀無殤看向她,嘴角微微上揚。這石嬤嬤精神好得很!估計是去匯報了!

記憶中,這石嬤嬤也是極好的人,阿母吃的穿的,都是這石嬤嬤打點,她自己的俸祿還是很可觀的,平(日rì)里阿母就沒有什么虧待過她??墒?,人總是會變的!

就怕變成是什么樣了。

紀無殤這會只留下幾個人,跟著北夫人一同去廟里的石嬤嬤、李嬤嬤、丫鬟豆蔻、年華、(春chūn)風、(春chūn)華、還有自己的丫鬟線兒、悅兒。

最可能的莫過于這八個人了。這八人看著紀無殤,心里都七上八下的,最怕的是懷疑到自己的頭上,有的,卻是想著怎么混過去。

但紀無殤卻是沒有直接就開問。她笑著說道,“你們八人隨我一個接一個進來二院廳堂,我有話要問你們?!闭f著,就獨自先進去二院廳堂里。

石嬤嬤等人看著都互相張望著,她不當場問,要一個個逐步擊破?豆蔻、年華一臉的害怕,生怕自己說錯了什么招來紀無殤的懷疑,而線兒、悅兒、(春chūn)風、(春chūn)華心里都各自有著打算,她們都是些手腳利索的丫鬟,頭腦都有些打算。

跟在北夫人(身shēn)邊的仆從老張不過四十多歲,他雖然是個啞巴,卻對救命恩人北夫人好得很,這會兒依依呀呀地指著石嬤嬤,示意石嬤嬤第一個進去。石嬤嬤瞥了他一眼,才不甘心地第一個走進堂里。

石嬤嬤剛剛走進去,紀無殤就冷眼稍抬,那懾人凌厲的目光,看得石嬤嬤就想低下頭,但眼珠子轉動想想,畢竟已經活了一把年紀,怎么怕起這小姐了?自己可是看著她自小長大的!石嬤嬤昂首(挺tǐng)(胸xiōng),底氣十足。

北夫人這會兒也走出來,看著石嬤嬤,不解問道,“今天在佛闕廟,你們是怎么了?”紀無殤扶著讓北夫人坐下。

石嬤嬤看著紀無殤的目光著打的心虛,但立即就假裝著疑惑,“夫人,我們這些丫鬟婆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我們就在那東跨院干活著呢,夫人你說,怎么的我們就一下子都暈了?當我們醒來的時候,老爺和長隨岳十四就已經過來了,剛想著告訴給您聽,卻不想,您和大小姐都不見了,著實的讓我們這些下人擔心呢!”

“是呢!想起來就害怕!”紀無殤這時候也是一臉的害怕,那小臉上都是憂慮,“莫不是阿母大福,我和阿母恐怕就是被人害了也不知道!唉!”紀無殤說著嘆了一口氣,眼角卻是犀利地看著面前這站著的石嬤嬤。

石嬤嬤左想右想不是,卻腦子里靈光一閃,說,“夫人小姐,莫不是,莫不是那廟里鬧鬼?之前,之前國色那丫鬟也說見鬼了!”說著,眼睛疑神疑鬼地,大驚小怪的樣子,生怕的是多說了句,那鬼就真的爬到她(身shēn)上去。

“呵!”紀無殤不冷不(熱rè)地哼了句,“佛闕廟是什么地方?那些鬼能進去的么?莫不是有些人心里有鬼喊著廟里有鬼是?”紀無殤玩弄了一下自己垂下的辮子發梢,“哦,石嬤嬤說到國色,我可是疑問了,那國色是白姨娘的丫鬟,怎么就到了廟里來呢?白姨娘可是沒到廟里?”

“嬤嬤不知道!”石嬤嬤一下子脫口而出,跪在紀無殤面前,“嬤嬤不知道!”

“你跪什么呢?我又沒說你?!奔o無殤微微笑了一下,石嬤嬤頓時臉上煞白,剛剛自己這一跪,說的那一句,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咳咳?!北狈蛉溯p輕咳了聲,石嬤嬤和紀無殤都不說話。

“嬤嬤是侍奉我多年了,想想嬤嬤也是個極好的婆子,平(日rì)里哪里不是照顧著我呢!想來也不會做出那樣沒趣的事(情qíng)?!北狈蛉碎_口道。

“是,是是夫人?!笔瘚邒哳D時舒坦了一顆心,還以為北夫人會怎么地懷疑自己呢!想不到還是這樣的相信自己。

紀無殤走過來,執起石嬤嬤的老手,將她從地上扶起,“我阿母多得嬤嬤的照顧,才會這么放心這院里。往后的事(情qíng)還得需要嬤嬤多((操cāo)cāo)勞,真是辛苦呢!”

石嬤嬤聽著,一驚。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个人投资理财入门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合值 北京pk拾计划网 江西时时彩号码遗漏 每日股票推荐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网上购彩 福彩3d彩霸王论坛 山西快乐10分开奖数据 外盘期货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