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突現歹人,要查馬車!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2384

紀無殤頓時就僵在那里不敢動,這是怎么回事?而在這時候,珠兒才氣吁吁地從外面跑過來,沒有注意到紀無殤的表(情qíng)變化,忙著道,“回小姐,是有兩名農婦在扭打,扯著嚷著爭什么東西?!?/p>

紀無殤聽著,卻清楚地感覺到捏住自己腰間的力量加重了些,定然的是背后那人施力,紀無殤鎮定道,“讓粗使婆子將她們拉開,我還要趕著到舅舅府上!”

“是?!敝閮郝犞?,然后又跑了去。

紀無殤看著遠處,微微蹙眉,前面自己的幾個小廝在罵著那兩個爭執的農婦,而緊跟著珠兒就讓三個粗使婆子去拉人。

(身shēn)后的那人應該是看到了并無下人注意到馬車上,便稍稍松了松那力道。只是,那匕首卻緊緊地頂著紀無殤的要害,“千萬別動,否則你必死!”那壓低的嗓音在紀無殤的耳根后輕輕吐納,那(熱rè)氣直吹在紀無殤的耳邊,惹得紀無殤全(身shēn)汗毛都豎起來,心也隨著生了些懼意。

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她,在前世也不曾這樣。紀無殤整個人顯得有點僵硬,頭不敢回,盯著前方沒有動。

男人此時戴著一只黑色的蝴蝶面具,大半個臉都被遮住了,只露出那兩只桃花眼,但,那眼睛,卻是顯露著他的狠戾。男人看紀無殤不敢動,便輕輕移了視覺角度,看清了紀無殤的容貌,只在瞬間失了神,下一秒那抵在紀無殤腰間的匕首微微也放開了些。

“我無意傷害你,只問你,馬車往哪里走?”男人稍稍語氣緩了緩,但,還是壓低著嗓子,讓人難以辨認他原來的音色。

紀無殤深呼吸了幾口,才回神,自己出了一(身shēn)冷汗,卻又不敢拿手帕去擦臉上的汗水。得知這人為的不是(性xìng)命,紀無殤才稍稍放心,但,下一刻卻是更加將心都提起來,這不為財不為(性xìng)命,那為的是什么?

此人并非善類,而且聰明之極,定然是利用前方混亂而混進自己的馬車當中……

“右丞相府?!奔o無殤輕聲答道,而在這個時候,外面的那些吵鬧聲已經漸漸平息,珠兒也跑過來了。

(身shēn)后的男人又立即警惕地將匕首抵在紀無殤的腰間,紀無殤連大氣都不敢出。

“小姐,可以繼續走了?!敝閮禾鹛鸬懒司?。

“嗯。天色也差不多了,趕在(日rì)中前到府上,知道沒?”紀無殤靜了一會,才平靜答道。

“是?!敝閮恨D(身shēn)離去。

紀無殤很想回頭看看這人到底是誰,但,此時耳邊的聲音已經響起,“在十字街口稍稍停下,我就離開!切莫弄什么花樣!”

“……好!”好漢不吃眼前虧,先將這人順了再想想辦法。紀無殤心中縱然有千百般的疑問,也不敢再多說,放下簾子就等著車隊開動。

馬車還沒有開動,前面的吵鬧聲卻是更加的大,而且,似乎是一些穿著重鎧甲的騎隊騎馬前來,只聽得一名男子粗厚的嗓音,“整個騎隊做了五路,十人為一路,各路配五十步兵!遇見任何疑犯人等,不可錯過!全部給我帶來!”

“是!”

整個騎隊行動迅速,(身shēn)后那些(身shēn)穿鎧甲的步兵也整齊地向前進發。

馬車上的紀無殤聽了那聲音,心中依稀猜到可能是恰好碰上官吏追拿匪徒,便趕緊地透過那窗子,朝著趕車的道,“莫看他人(熱rè)鬧,來不及了,趕緊出發!”而(身shēn)后那男人分明地更加警惕,捏握在紀無殤腰間的大手又緊了緊。

紀無殤又不敢動,心中也懊惱,這男人不懂得男女授受不親么?毀了自己清白,他難道會更加好過?紀無殤想著翻了翻白眼。

可話還沒說完,有一行騎隊已經是驅馬趕了過來,后面的那些步兵已經是將紀無殤的車隊都圍了。

一名男子從騎隊中驅馬走在前面,只見他(身shēn)材魁梧高大,臉上胡茬一片,一條猙獰的大疤痕從左眼角一直延伸到右臉頰,讓人看著都膽顫心驚,濃眉兇神大眼,聲音雄厚,手中長鞭朝著馬車上一指,“馬車上是誰?快快報上名來!我等是刑部馬大人麾下馬家軍!正奉命追拿兇手!爾等若看到蝴蝶蒙面黑衣人,立即報上來!”說罷,那雙兇狠的大眼睛又掃過這周圍的人,惹得幾個眾家奴都不敢去搭嘴。

紀無殤頓時豁然開朗,這馬家軍在追拿逃犯,定然作案的正是(身shēn)后之人,此人事先料知馬家軍全力追拿,兵分幾路,與其躲進某一家的宅院當中,倒不如到躲進一名女子的馬車中更加好!

自己的馬車并無多少壯實的家丁,只帶的幾個丫鬟婆子和幾個小廝,最容易掩人耳目,況且一個深閨中的女子,怎么可能和什么匪徒有什么關系?而且,被掀了轎門這事對于一個未出閣的女子的清譽是極其的不好,這樣,女子定然不會將躲進人的事(情qíng)說出去,也可以躲過官吏的搜查。

而那之前扭打的兩名農婦,定然也是和這(身shēn)后的人一伙,讓自己的馬車停下來是第一步,好讓這人悄然無聲潛進來,最佳的方法就是將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前因后果紀無殤都想明白了,這最后一步,便是利用自己躲過馬家軍的搜查,果然,(身shēn)后那人已經把匕首架在紀無殤的脖子上,“暴露了,你定死!”那聲音極其的狠戾,他渾(身shēn)戾氣風發,紀無殤頓時臉上煞白,那寒氣從腳底一直漫上心頭。

而在此時,一陣微風輕輕徐來,紀無殤聞到一陣血腥的味道,正是(身shēn)后的人!原來此人(身shēn)受重傷,不然也不會劫了自己的車子!

“稟報軍爺!我們是紀將軍府上的人,方才見了兩名農婦扭打爭執東西,才停了下來,并無看到什么犯人?!鼻胺降男P口嘴稍稍有些巧,將話兒道出來。

馬車上的男人興許是看到了紀無殤臉上的煞白,才將匕首從她脖子上放下來抵在腰間,緩了緩聲音,“我不會殺你?!?/p>

紀無殤心中不知說什么,只能保持沉默看著前方究竟如何。

“紀將軍府?可有憑證?馬車上的人怎么不下來!”那帶頭的著實兇狠,作勢就要揚鞭揮舞!

------題外話------

《強寵悍“少”,狼兄惹火》檸檬笑

簫婉,就是隨便跺跺腳,都會讓整個東南亞震三震的黑幫大小姐。

鬼使神差,(情qíng)迷軍二代林家大公子林慕。

整整八年,陪在他的(身shēn)邊,最終換來他的一句,“我要訂婚了!”

她傷心(欲yù)絕,意外遇襲,(身shēn)中數槍,魂歸西天。

再次醒來,靈魂附體,搖(身shēn)一變,竟成為林家三“少”。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吉林快三怎么微信代理 炒股配资还选尚牛在线 601877股票行情 青海快3的玩法技巧 娱乐电玩城大全 全天5分赛车人工计划 福彩七乐彩2020023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图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 国际主要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