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白受委屈,他日討回!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2083

“還敢駁嘴?!”北駱浚睜眼瞪著她,“趕緊道歉!”說著,又轉向紀無殤,“無殤表妹,她的話你可千萬別放到心上。爹爹阿母伯父伯母的可疼你呢,稍后我回去定然地讓伯父好好教訓她!”話還沒說完,就已經是又怒瞪了北靜兒一下。

紀無殤心里雖然生氣,但,畢竟這是娘家,往后不知道會有多少事(情qíng)還要仰仗著這右丞相府,她北靜兒這件事,暫時就只能咽下,往后來(日rì)方長,她對自己不敬,自己也不會讓她好過!

現在要忍,往后要狠!紀無殤低下頭,理了理思緒,心里也冷靜了很多,抬頭,臉上滿是委屈,卻是透著倔強,“二表哥,你就不用和舅舅他們說了。今兒本來是個喜(日rì)子,不必為了無殤這點事(情qíng)鬧了你們的心。我知道舅舅們對我和我阿母武子是極好的,但,既然三表姐都這樣說了,那我也沒什么臉面再來了。唉!二表哥還是莫將此事告訴給舅舅他們聽,莫讓也傷了自家的和氣,不然,無殤更加沒有臉面在這皇城中立足了?!闭f著,拉著珠兒轉(身shēn)就往馬車上去。

珠兒憤憤不平,但,看著自家的小姐這樣,也只好是狠狠磨牙地看著北靜兒。

紀無殤知道,現在在場的那些丫鬟婆子多的是,即使是二表哥不說,那也會傳出去,兩位舅舅肯定會知道,但愿憐自己受委屈,好好幫幫自己。

北駱??粗o無殤臉上委屈眼眶中都有淚,頓時慌張了,見她說出在皇城中立足的話來,更加是心中慚愧,“無殤表妹,別這樣。等等!是二表哥不夠好,竟然讓靜兒說出這樣的話來,對不起?!?/p>

“二表哥別道歉,無殤承受不起?!奔o無殤回頭輕聲道了句。珠兒見了,嘴里哼道,“怎么敢勞煩二表少爺!請您回去!”

“珠兒!”紀無殤朝著珠兒瞪了眼,珠兒立即不敢說話。

“不是二表哥的錯,無殤就此辭去?!奔o無殤福了(身shēn),頭也不回地就上了馬車,馬夫也替自家的小姐感覺不平,立即就趕了馬車走了。

周圍的人見著都不知所措,北駱?;仡^看著北靜兒,狠道,“這下,你可滿意了!”

北靜兒看著他嚇人的目光,一時間找不到要說的話來。北蘭蘭看著,嘴里嘟囔,沖著北靜兒就一推,“都是你!大表姐給我的荷包可漂亮著呢!你怎么還不趕緊去給大表姐道歉!”

“什么呀!我說的是事實,那荷包值多少錢!抵得上我們府上的那些……”

“北靜兒!夠了!”北駱浚大怒,“還嫌不夠丟人現眼?”這周圍的都是一些丫鬟婆子下人,今兒這事(情qíng),可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自家人不討好自家人!反倒是窩里斗!讓別人快看了笑話!“看什么,都回去做事!”北駱浚冷冷瞪了那周圍的下人,那些侍奉的下人,都惺惺地散了。

北蘭蘭沒見過自己的哥哥發這么大脾氣,便不做聲回院子里。

這一行人的剛剛回到雅苑,大舅姨母藍氏捧著一盤的瓜果出來,眉笑顏開地,“無殤呢!來,嘗嘗水果?!?/p>

北駱浚等人不說話,倒是大舅舅卷了簾出來,“你呀,遲了!”

“哎,這無殤這么早就離開,我還沒好好招待呢!看,這不是新鮮的瓜果么,我剛剛在廚房里弄的?!闭f完,將瓜果放到桌面,招呼眾人來吃。這藍氏原來是一名酒樓廚子的女兒,自小就燒的一手好菜,這會兒下廚弄些水果的自然不在話下。

眾人不敢過來吃,倒是沉默了。

這會兒又來了幾人,興許是客人都走光了,便來著雅苑歇歇腳。

大舅舅看著,疑問道,“怎么悶悶的?”

大舅姨母藍氏也納悶看著,便打發了那些丫鬟下人出去,大舅母月氏走上前來,“怎么回事?不是喊著送送無殤么?怎么都一臉的不開心?”

二舅舅也坐了椅子,“怎么回事!”

“都是三姐!說大表姐送我的荷包是打發叫花子的!在罵我呢!哼!還說大表姐每一次來,都討好些東西回去!”北蘭蘭心里微微有著怒氣,便指著北靜兒怒嗔。

北靜兒聽著,想要辯駁,但,看著眾長輩的都在,便不敢作聲。

做長輩的一聽,臉色都變了。北駱浚滿臉的慚愧,“是我不好。平(日rì)里沒管教好弟弟妹妹,竟然讓靜兒說出這樣的話來,讓無殤表妹受了委屈,表妹還說不要將此事告訴給伯父伯母,免得傷了和氣?!?/p>

大舅舅聽著,吹鼻子瞪眼睛地,“太不像話!”

“爹爹!”北靜兒聽著父親這樣說,氣不打一處來就要說。

“靜兒,還不趕緊認錯!”大舅母月氏沉下聲音道,又不是不懂自己的父親,他說話,還想著要辯駁什么嗎?何況,這的確是靜兒做得不好。

“屋里跪著!好好思過!”大舅舅是個重家教的人,較為傳統,不容置疑地道。

北靜兒心中有氣但也不敢再多說,只能是奪門走了去。

——

——

紀無殤坐在馬車上,想著這事兒頭就有點亂,旁邊的珠兒著實地氣不過來,道,“小姐,她真是太沒教養了!往后我們都別來這里了!免得受氣!”

“別說了?!奔o無殤揉揉太陽(穴xué),“你那些銀兩給在場的那些丫鬟婆子,我不想讓這件事傳得到處都是?!?/p>

“小姐?!敝閮嚎粗o無殤,說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回去。

“這只是我們表姊妹之間的小事,不是什么大事(情qíng),不足以總是掛在嘴邊?!奔o無殤說完,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珠兒點點頭,畢竟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qíng),還是大事變小小事化了比較好。

——

——

一間漆黑的小屋子里面,一個男人坐在那椅上,威嚴霸氣,看著面前跪著的那些人,嘴角微微哼道,“怎么不事先告訴我,馬車上坐著的是紀大小姐!”

------題外話------

受的委屈,往后會討回來的!親們放心看下去!么么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