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爭一女:難題!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9308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正文066眾男,爭一女:難!正文,敬請欣賞!

眾人到了西苑,已經是站了好些的丫鬟婆子,白姨娘分明的心(情qíng)很不錯,看著這周邊的人很開心,仿佛是重新占領了新大陸一般。

紀無殤看到白姨娘頓時怔了怔,但,隨即就很快明白過來,那剛剛的吏部尚書肯定是暗地里施壓,變相地將白姨娘從清雅苑中帶出來。哼,這可真是便宜她了!不過,別妄想黑心的經過懲罰之后會變成白心!這就是俗話說的狗改不了吃屎!

白姨娘看著紀無殤,嘴角微微笑了笑,似乎已經是在和紀無殤的較量之中占了優勢一般??杉o無殤臉上毫無表(情qíng),對她熟視無睹,這讓白姨娘心中很是氣惱。

南宮姨娘看著白姨娘出來,而且還穿著新衣裳,打扮光鮮漂亮,頓時心都冷了,這分明在說,她南宮姨娘沒幾天就已經是又要將后院的大權交到白姨娘手中?不甘心!自己還沒有歡喜幾天呢!自己可不想只管著那財政!雖然那的確是很多的銀兩,很多的房屋地契商鋪!

眾人都到了院里,元老夫人已經是坐在上面,看著他們,“事(情qíng)可有真相?”

這時候鬼醫上前,拱手道,“回老夫人,事(情qíng)的確已經水落石出。只是,還尚未知道行兇的歹人是誰?!?/p>

“說來聽聽?!笨催@個樣子,想必秦姨娘很快就會好起來,這鬼醫的確有兩下子。雖然抓不到兇手,但,至起碼能夠知道真相也好。元老夫人輕輕喝了一口茶。

“老朽從進里屋起,就聞到一陣很香的味道,那香氣的確撲鼻,但,卻是不明的花香味道,老朽見識淺陋,還需要向我師兄請教一二。但,老朽預感,那花香味道,聞多了對(身shēn)體不好,因而,還是請將秦姨娘房中的那道香味除去,那些香味真是平(日rì)里姨娘房中的那燃燒的熏香弄的,盡快將那熏香拿出去,這對于秦姨娘腹中的孩子也是極好的。

老朽已經為秦姨娘把脈,喜脈正常,孩子一切健康。秦姨娘這次并非受涼,而是聞多了那熏香的味道引起的。旁邊屋里的那月季,和那熏香形成一體,自然的成了毒藥,久而久之,秦姨娘一下子病倒并非偶然之舉?!?/p>

“你這大夫,你剛剛說的你并不認識那些熏香,你怎么說是那熏香起的作用有毒?”南宮姨娘說什么都不相信,定然要討個說法。

“是不懂得那熏香叫什么名字,但,在古書上曾經瞧見過?!惫磲t拱手,“姨娘不信,自可將熏香帶回院里放一放?!?/p>

南宮姨娘臉上一白,“不需要!”

“先生繼續說下去,你們先別打岔!”元老夫人聽著,皺眉地瞪了南宮姨娘一眼,“來人,立即就將秦姨娘屋里的熏香、盆栽全部撤出來,不許再放!”

南宮姨娘看著,立即只能是退在一邊。而有一邊的丫鬟立即去執行命令。

鬼醫笑了笑,“其實也沒什么。呵呵?!奔o無殤期望地看著鬼醫,希望他真的能說出些什么來。

鬼醫繼續道,“老朽為了證實大小姐是清白的,便親自當眾吃了昨晚大小姐命令人做的精致點心,然后又喝了秦姨娘喝過的蜜糖水。事實表明,老朽很好地站在這里,大小姐是清白的,她并不是對秦姨娘下毒的歹人?!?/p>

紀無殤朝著鬼醫便點頭。

“哪些點心?讓我瞧瞧?!痹戏蛉寺犞c心,心中好奇。紀無殤立即就喊人將點心呈上來,元老夫人看著,心中歡喜,紀無殤立即就道,“老祖母若是喜歡,我便變著一些花樣讓下人們做,然后送到老祖母的靜園中去?!?/p>

“好?!痹戏蛉它c點頭,揮手讓端點心的下去。

鬼醫繼續說道,“那些熏香,應該產自扶桑,并非產自大下周朝。若是找兇手,可從此處查?!?/p>

紀無殤挑眉,這扶桑國,不就是說的倭寇么?這又和倭寇連在一起?只是,那熏香應該是放在秦姨娘的屋中多(日rì)了,這會子才發現而已。這倭寇,難道已經是潛入府中了?

元老夫人心中也忐忑,這會子紀定北不在府上,如果真的是有扶桑國的人潛在府上,這如何是好?

“如此一來,真相已經大白了?”白姨娘冷冷看著鬼醫,嗤笑道。

鬼醫放眼掃過去,頓時感覺一陣(陰yīn)森森的氣息從腳底漫上心頭,這女人,非善輩,“回姨娘,的確已經真相大白?!?/p>

“依我看,你根本就不懂裝懂!”白姨娘冷笑地站出來走到鬼醫(身shēn)邊,“什么爛大夫,我看就是出來騙人的吧?”

“姨娘,先生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奔o無殤站出來,“難道還不夠明白?姨娘你才出來沒一會兒呢,難道就已經知道所有的來龍去脈?依我所知,清雅苑離這邊很遠很遠,恐怕消息沒有一會就到了姨娘的耳中吧?”

白姨娘聽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紀無殤的話一,點破她才剛剛從清雅苑中出來,才解了(禁jìn)足令;二,才剛出來如果就知道秦姨娘中毒的真相并且質疑鬼醫,那就是不打自招,說明她自己有問題;三,表明她白姨娘很想得到別人的注意,可惜,反而被落了臉。

“我只不過是說說,我才到這沒一會呢,就剛剛聽說而已!”白姨娘糊弄了幾句,站在一邊心中詛咒著紀無殤,不說話。

紀無殤看著她不說話,才笑道,“我就說呢,白姨娘說什么都不會參與到傷害秦姨娘的計劃當中?!?/p>

白姨娘被說得更加是氣得手指關節都緊握。

紀美援走出來,笑著對紀無殤道,“看來大姐請的鬼醫很厲害呢!三兩下就能將事(情qíng)的真相弄出來,呵呵!但,貌似大姐忘了,這鬼醫是大姐說要請來的,沒準,該不會有什么暗地里的交(情qíng)吧?”

“放肆!”紀無殤皺眉喝道,“你這是什么話?”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竟然這樣說,就是讓人以為自己是在和鬼醫串通一氣?好在一起做戲嗎?可笑!

紀美援白了紀無殤一眼,不說話,盛氣凌人地就站在一邊。

而元老夫人的臉上極為不悅,這紀美援說的話,的確不討喜。

“只要秦姨娘醒過來,問問,就知道鬼醫說得對還是錯!到底什么是真相,就都明白!”紀無殤回頭,對著紀美援就道。

紀美援聽著,哼了一聲。

“依老朽計算,秦姨娘該醒了?!贝藭r鬼醫摸著自己的半花白胡子,若有所思地道。

紀無殤心中一喜,剛想著要不要喊個人去看看,卻已經是看到珠翠從秦姨娘的屋里出來了,臉上歡喜地跪在元老夫人的跟前,“老夫人,姨娘醒了!”

“好!去看看?!痹戏蛉肆⒓粗糁照绕?身shēn)。

郭嬤嬤已經是疼痛不能去扶著,元老夫人看著嚴肅道,“來人,扶郭嬤嬤下去看大夫,若有差池,饒不了你們!”

“是!”

紀無殤看著,立即就上前扶住元老夫人,元老夫人看著紀無殤點點頭。

兩人一同先進了屋里。而后面跟著白姨娘等人,鬼醫也在行列當中,他還是要幫忙看看秦姨娘的狀況。

紀無殤一進去,果然那香味淡了許多,空氣也較為的清新了。撩了珠簾,紀無殤扶著元老夫人便走進去,看到秦姨娘已經睜開眼睛看著頭上的天花板,微微有些失神,而聽著有人進來,便看過去,見是紀無殤和元老夫人,秦姨娘便立即掙扎著要坐起來。

紀無殤立即就上前安撫道,“姨娘躺下莫起來,老祖母是不會怪罪的?!?/p>

“秦馥向老夫人請安?!鼻匾棠稂c頭,然后便朝著元老夫人行禮。一邊的丫鬟已經為元老夫人搬來了貴妃椅,元老夫人便坐了上去,“嗯,免了,你(身shēn)體不好,就好好躺下休息?!彼聪蚣o無殤,“無殤,來這邊?!?/p>

紀無殤便幫忙掖好秦姨娘的被子之后才站到元老夫人那邊去。其實剛剛紀無殤幫忙掖被子,也是為了看看秦姨娘的臉色狀況。方才瞧見了,秦姨娘的淪陷的黑眼圈不見了,臉色微微泛著紅潤,唇已經潤了許多,不再特別的干燥??礃幼忧匾棠锏?身shēn)體在逐步好轉。

這屋里的,又進來了白姨娘、南宮姨娘、紀美援、紀舞夏、紀茵雪和鬼醫六人,還有一些丫鬟婆子。

“四姨娘,你且將事(情qíng)真相說出來。是不是……無殤在你的點心里面下藥,讓你受涼不止,還中毒?”南宮姨娘見元老夫人不開口,便問道。

秦姨娘聽著皺眉,她的眼睫毛很高,遮住她的眼神,不知道她在說什么,過了一段時間,才微微輕聲道,“不是大小姐。我是看著大小姐在亭子里坐著,心中想著要和大小姐說兩句聊聊天,才去亭子里坐坐。大小姐(熱rè)(情qíng),趁著有時間命人做了幾樣精致的點心。我和大小姐都吃了,并無不良反應?;氐轿堇?,喝了蜜糖水潤喉,卻沒想到剛剛放下,聞了,嗯?那熏香去哪里了?聞了那熏香便感覺不適才暈倒?!?/p>

“那熏香,老祖母已經命人拿出去了?!奔o無殤道,然后看著南宮姨娘,“怎么樣,明白了?南宮姨娘可以不再懷疑無殤了吧?”

南宮姨娘低眉,不做聲。

元老夫人將目光放在秦姨娘(身shēn)上,“你現在感覺如何?有什么不適?”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沒事才好。

“多謝老夫人關心,秦馥沒事?!鼻匾棠镌?床chuáng)上探頭道,然后看著周圍的人,便道,“這么多人來看我,我還真是讓大家都擔心了!對不起大家了?!?/p>

眾人聽著,都忙說些討喜的話,讓坐在一邊的元老夫人開心。

事(情qíng)的就這般的過去,因為白姨娘已經是回到院里重新掌權,自然的南宮姨娘心中不好受,但,礙于元老夫人卻不敢多說一句,只能是憤憤不平地滾回她的南苑去。

白姨娘心中對這大院里的人已經是恨之入骨,一邊陪著小臉,卻一邊是打著別的算盤。

紀無殤看著紀茵雪跟著南宮姨娘回去,只能是嘆息,這南宮姨娘一天不改變,恐怕紀茵雪是一天都要受罪。當下的元老夫人回了靜園之后,紀無殤便讓廚子按照自己說的方法做了幾樣精致的點心,花樣玲瓏的,自己和線兒一起端到元老夫人的靜園去,元老夫人心中更加歡喜,賞了紀無殤一對玉鳳簪。

紀無殤回到自己的馨園中,從悅兒的口中得知,珠兒已經是返回到她的房間里養傷了,好在不傷及筋骨,大夫也看過了,修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好轉。自然的,紀無殤帶了一些東西,由悅兒引了,到了珠兒的房里。

珠兒看著紀無殤前來,受寵若驚,立即就要從(床chuáng)上爬起來,紀無殤走過去,扶住她,“珠兒,你好好躺下休息,不要動?!?/p>

“小姐,謝謝小姐!”珠兒滿臉淚水,自己還以為自己會被南宮姨娘打死呢!沒想到還是撿回一條命來,醒來的時候聽了悅兒說,才知道是小姐把自己救了出來,還懲罰了南宮姨娘(身shēn)邊那大丫鬟千(嬌jiāo)。

“客氣什么。我帶了一些吃的來,等會讓悅兒喂你。你好好養傷,這些(日rì)子,你的活兒就交給悅兒線兒吧,悅兒線兒做多一點?!奔o無殤將目光轉向悅兒,道。

悅兒聽著,立即就跪下道,“是,小姐?!?/p>

“謝謝小姐,奴婢真的是做牛做馬都還不完小姐的恩(情qíng)??!”珠兒說著,眼淚的還沒擦干。

紀無殤笑了笑,“往后你們可是要精靈一點,看我不在,自己得要懂得保護自己,不然被府上哪個主子不明不白的打了懲罰了都不知道?!?/p>

“是?!敝閮簮們憾键c頭應了。

紀無殤又坐了一會兒,才回到自己的屋里坐了。

天色已經暗暗沉下來,周圍都點上了華麗的角燈。紀無殤用膳完畢,便坐在書案前,隨手拿了本書剛想看,卻是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情qíng)來,這自己已經是小心翼翼,沒想到,還是差點就被人算計成功,這會白姨娘出了清雅苑,必然的不會太太平。

只是,不知道白姨娘會想些什么法子來?

白姨娘帶著紀舞夏和紀美援回到東苑,關了房門,白姨娘轉(身shēn),立即就朝著紀美援扇了一巴掌!

頓時,紀美援被打得口中帶血,眼淚汪汪,“姨娘!”

“沒用的東西!竟然是敢在我爹爹面前說什么恭喜的話!”白姨娘怒道,轉(身shēn),又想朝著紀舞夏打去,但,看著紀舞夏卻精明的一跪,已經是磕頭,道,“姨娘,莫打我!我什么都沒說!”

白姨娘哼了一聲,“你且要嫁出去,就是潑出去的水!況且,你這嫡女,我還沒有資格打你!”

“姨娘!”紀舞夏眼淚倏倏地落下來,“我知錯了,請姨娘責罰?!?/p>

“哼!”白姨娘道,“讓你們做的事(情qíng),沒有一件是讓我滿意的!還好我出了清雅苑,不然,你們都得給我死到一邊去!”

紀美援聽著,也跪了,“姨娘息怒?!毙睦飬s是道,這剛剛不是演得好好的么?外公來的時候自己哭得悲戚,讓老祖母都傷感。

“心里打著什么小九九???”白姨娘敏感的很,轉頭就看著紀美援,紀美援被她嚇了一跳往后靠去,“沒,姨娘,我真的沒有?!?/p>

白姨娘瞪了她一眼,“明(日rì),你且這般這般……記住了,找幾個人去做就可以!給我仔細點!”

“姨娘,這樣好么?”紀美援皺眉,白姨娘怎么可以讓自己找幾個人去……

“怎么?姨娘說的話都不聽了?”白姨娘站起來,看著跪在地上的她們兩人,“你們都給我聽著,你們都是我生的,我養的!姨娘教養你們,能害了你們嗎?”說著,轉向紀美援,“你要想想,那鬼醫肯定是無殤那小蹄子的幫手,不然,今(日rì)恐怕她是難以逃脫罪責!秦姨娘我恐怕她是沒這么簡單!哼!美援,你可懂了?”

紀美援聽著她說的話,頓時就想了想,略微地懂了,反正又不是去殺人,這事兒肯定能成,便道,“是,美援知道了,定然會讓姨娘滿意?!?/p>

“嗯。還有,舞夏,你好好銹你的嫁妝!這幾(日rì)的夜晚,姨娘會親自教你一些秘事!讓你好在周府立足!那周木軒若是膽敢的納妾,你且可將小妾給捏死!”

“姨娘?!奔o舞夏睜眼,難以相信,這白姨娘可是在幫自己?但,什么是秘事?

“姨娘,什么是秘事?”紀美援著實的比較腦殘,替紀舞夏問了。

白姨娘冷眼瞄了她一眼,“夫妻間的事(情qíng),你也要知道么?”

紀美援一聽,臉上一紅,她這般說的,自己也猜到一二,便低頭不再說話。

“都回去吧!明(日rì)且做好這些事兒?!卑滓棠锵铝嗣?,紀美援兩人便辭了白姨娘,各自回到自己的院里。

臨分別的時候,紀美援偷偷拉了紀舞夏,然后屏退了丫鬟在一邊,小聲地在她耳邊道,“三妹,姨娘教你什么秘事,你可不可以也教教我?”

紀舞夏臉上一紅,“二姐……你怎么……”

“這男人喜歡的不就是這些么?這(身shēn)段要漂亮,臉蛋要夠白皙,皮膚要夠嫩滑,這些我都有,就那個什么秘事的……”紀美援低聲說道。

“好吧!”紀舞夏偷偷也湊上前來,“我會告訴你的?!?/p>

紀美援心中歡喜,腦子里卻是想著要是那對象是南金雪,別提的有多么的好!

兩人嘻嘻哈哈了一會子,便各自離開。

——

鬼醫這會子和童子才回到妙手堂呢,掌柜的就在前臺朝著鬼醫打了手勢,鬼醫立即點頭,讓童子下去,便撩了簾子,進了內屋,走過幾條的長廊,卷過幾個院子,才到了一處堂里??拷豢?,隔著門就隱約看到里面一個男人背著光,坐在輪椅上。

鬼醫推開門,恭敬地走到南旭琮面前,“爺?!?/p>

“事(情qíng)如何?”南旭琮看到是鬼醫,立即就道。

“一切安好?!惫磲t道。依照這些(日rì)子看來,爺真的是喜歡上紀將軍府上的大小姐了,只是,爺的雙腿,唉!那大小姐門第也算高,紀大將軍說什么都不會答應這門婚事吧!唉!本來也算是門當戶對的,只可惜,只可惜??!

“嗯。倭寇入侵,級大將軍帶兵圍剿,你派人暗中幫助他?!?/p>

“是?!惫磲t點頭。

南旭琮揮揮手,示意讓他下去,鬼醫立即辭了走出去,并關上門。

過了會,南旭琮仿佛是朝著空氣道,“給我好生盯著鎮北王府!”他語氣微微加深,“尤其是,王世子。若有什么事(情qíng),一定跟我說?!?/p>

“是?!焙诎抵芯谷挥幸粋€聲音在應道,說完,便聽得一聲輕輕響動,人影已經不見了。

南旭琮轉動著輪椅,然后在墻上打開了一處按鈕,立即前面一堵墻打開了,原來是個暗室。

龔術已經在那里等候了許久一般,看著南旭琮打開暗門,立即就從暗室里面出來,“爺?!?/p>

“回府?!蹦闲耒谅暤?,雙手弄了弄手中的金絲。

——

紀無殤這坐在那燈下抄寫了一會子的經書,然后才和衣躺下。

夜色撩人,月光如華地灑在窗臺上,輕輕的清風偷偷鉆入這室內,吹了那珠簾輕動,吹徐著那粉賬帷幔。紀無殤因為已經處理了秦姨娘的事(情qíng),也有些勞累,便很快就沉沉睡下。

一個(身shēn)影從窗口處就跳了進來,看了一圈室內的擺設之后,便鎖定了珠簾里面的內室,撩開了珠簾,一(身shēn)緊(身shēn)黑衣的依云上城走進去,瞧見紀無殤在(床chuáng)上睡得沉沉的,臉上很恬靜。

看著她,才稍稍的放心。昨晚來的時候,這屋里竟然沒人!原本是想著和她說,那幅畫他要了,可是卻不見了人。這讓他心中擔心起來,原本是想著要到府上抓人來問問,卻是看到屋里的有幾個丫鬟在哭泣著什么,又不真切,狠了心才走開。沒想到,經過那什么悔過堂的時候,卻看到她的(身shēn)影,依云上城的心才安定下來。

那會看著她毫不客氣地訓斥著那些丫鬟,依云上城就感覺是一種享受,看著她眉飛色舞,把那些丫鬟婆子治服得服服帖貼的,讓自己都吃了一驚,沒想到那小小的(身shēn)板子,爆發力還(挺tǐng)大。

今兒看到她又睡在這里,像只貓一般的,依云上城看著,嘴角笑笑。走過來,坐在紀無殤的(床chuáng)邊,大手控制不住地伸出來,觸摸到那滑嫩的臉蛋,讓依云上城的心猛地一跳。

輕輕地,順著她的臉頰,一直往下,沿著漂亮的脖頸,竟然地滑到那肩上。紀無殤感覺被什么東西sao擾了,便轉了轉(身shēn)子,依云上城一怔,頓時就把手縮回來。剛剛自己竟然是碰了她?

還想著些什么,依云上城就警惕地聽到一陣的腳步聲!頓時驚愕,這來者是誰?頓時,一股腦的,看了周圍的環境,還是鉆進紀無殤的(床chuáng)底下,今兒,就要看看這是來者何人!

同樣是一(身shēn)的黑衣,一名男子(身shēn)材有點高大,戴著蝴蝶面具,很熟悉這室內一般,撩開了珠簾,然后便走到帷幔前面,雙眼炯炯地看著(床chuáng)上的美人。

那雙黑眸,盯著紀無殤很久,才不舍地移開,他走過來,坐在旁邊的貴妃椅上。

依云上城看著面前那人,聞著那氣息,看著那離遠的蝴蝶面具,頓時就知道是誰,北宮珉豪!依云上城暗自嘆息,沒想到,兩人結為生死兄弟,卻因為青玄街的事(情qíng)而和紀無殤有了關聯。今兒,都來了此處。

北宮珉豪似乎沒有發現那(床chuáng)底下的人一般,只是癡癡望著紀無殤,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待著。

這讓依云上城想起那天的對話。

自己笑他是英雄難過美人關,他卻說自己往后說不定會被哪一個女人把心勾了去。自己還反駁道,自己是西域未來的王,要什么樣的女人不可以。

呵呵,真的是自己錯了。依云上城心中笑了笑自己,恐怕對于美人,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這么容易過吧!

還未多深思,北宮珉豪便站起來,最后看了紀無殤幾眼,道,“等到父王回府,我一定向父王請命!讓你嫁給我!”說著,才三步并作兩步,撩開珠簾,飛了出去。

依云上城聽著北宮珉豪那句,頓時驚愕,請命?讓她嫁給他?讓自己好好想想這大夏周朝的風俗習慣……成親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北宮珉豪是王世子,她是……將軍府的嫡女。依云上城恍然大悟一般,心中卻是焦慮了,這如果是真的鎮北王回府,那豈不是她就要嫁給北宮珉豪?

不行,不行。

依云上城想想,又搖頭,這原本是生死之交北宮珉豪喜歡的人,這自己怎么可以喜歡上她呢?依云上城想著想著,卻沒有注意到夜色已經沉了下去,黎明即將來臨。

紀無殤有早起誦讀的習慣,這會自然的就醒過來,然后便在(床chuáng)上坐起來,一雙的玉足伸到(床chuáng)下去,依云上城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那雙玉足晶瑩剔透,嫩滑的肌膚,細膩而養眼,讓依云上城看著心猿意馬,但,紀無殤并不知道,赤著腳,就從(床chuáng)上起來。此時她習慣(性xìng)地走到旁邊的那衣架處,那邊,有著自己的一些羅衫。

此時紀無殤仿佛是從天外來的仙子,她渾(身shēn)裹了一件紗衣,那透明度不高的紗衣放眼看去,隱隱地能看到里面的(春chūn)色,她下(身shēn)穿著褻褲,并未曾多露一點,而腳下的玉足踩在那地上,輕盈,又優雅。

依云上城只感覺自己的心就要跳出(胸xiōng)口來,盡管只看到她若隱若現的后背,卻是讓他的一股燥(熱rè)就從(身shēn)下涌到心頭去。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竟然是如此的強烈!

紀無殤并不知道(床chuáng)下那人,只是隨手拿了那架上的衣裳,披在肩上,然后便走到那書案前,抓起一本書,輕聲誦讀起來。

依云上城這才被那清脆的聲音喚醒,整個人感覺就像是被打了什么藥一般。依云上城不敢待下去,否則,自己真的害怕做出些什么事(情qíng)來,當機立斷,從(身shēn)上摸出一根銀針來,對準了紀無殤的睡(穴xué),一發出去。

紀無殤頓時眼前一黑,沉沉地睡了下去,手中的那書籍還握在手中。

依云上城的喉嚨上下滾了一滾,才從(床chuáng)底下爬起來,躡手躡腳地走到紀無殤面前,看著那銀針插在她的睡(穴xué)中,伸手,慢慢地拔出來,收好那銀針,驀地,看了紀無殤一眼,才戀戀不舍地走出外面去,跳窗而走。

剛剛那一悸動,依云上城怎么都不能忘記。當下的回了地下宮(臀tún),立即馬利亞已經上前為他更衣。

依云上城用西域語言拒絕道,“不用了,你下去?!?/p>

馬利亞辭了下去。

依云上城立即就往自己獨有的那溫泉走去,痛快地洗了個澡,才將那心跳慢慢平伏。

想起那奧妙的(身shēn)姿,他的心就在狂跳。

白天很快就來臨,紀無殤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在書案上,頓時有著疑問,揉了揉眼睛,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妥,只能是歸結為自己太累了,在書案上睡著。

悅兒已經是端了洗漱的東西進來,“小姐,該洗漱了?!?/p>

“嗯?!奔o無殤點頭,站起來坐到那梳妝臺前,悅兒幫忙做了一個卷云長發髻,插上簪子,紀無殤看著自己的臉上微微有些泛白,便打了些淺淺的胭脂。

洗漱過后,在用早膳的時候,紀無殤很習慣的問道,“我阿母醒來了沒?”

“回小姐,還沒有呢!”悅兒答道。

“唉,怎么回事,怎么還不醒來?”紀無殤蹙眉,將早膳放下,“稍后到老祖母那邊請安過后,我就會去北苑看看阿母,你先去妙手堂請鬼醫前來一趟。我想問問,到底怎么樣才能讓阿母醒過來?!?/p>

“是?!?/p>

“你快去辦吧!老祖母那邊,我讓線兒跟著我就好?!?/p>

“是,奴婢這就去?!睈們赫f著立即就跑了。

紀無殤用過早膳,線兒也從院里回來,開心地就朝著紀無殤道,“小姐,右丞相府來信呢!”

“哦?”紀無殤抬頭,這,應該是前天自己在秋菊盛宴上出了風頭,讓右丞相府的人都知道了吧!唉,這信,估計是來責怪自己不聽話的?!澳眠^來給我?!笔呛檬菈?,也得過目一番。

“是?!本€兒呈上來。

紀無殤拆了,然后看,里面竟然是寫著,責怪紀無殤沒能照顧好北夫人,竟然是讓北夫人受傷昏睡不醒,這會兒已經是大舅舅和二舅舅都來了,也帶了大夫,一起來看看北夫人。至于在秋菊盛宴的事(情qíng),并沒有提及。

紀無殤收好信,問,“線兒,可有聽到我大舅舅二舅舅來府上嗎?”

線兒抿嘴道,“沒有,奴婢這會兒都在院里打掃的呢,都沒聽到。要不,小姐,奴婢立即去打聽打聽?!?/p>

“那你這信是誰給你的?”

“是門外一名小廝,他給了奴婢,說是小姐的信就走了。奴婢也沒來得及問?!?/p>

線兒話剛說完,就有一名小丫鬟的前來,看著紀無殤就拜了道,“大小姐,老夫人請你到客廳里呢!您大舅舅二舅舅都來了?!?/p>

紀無殤點頭,“我這就去?!?/p>

沒一會兒,紀無殤就到了客廳里頭,大舅舅二舅舅看著紀無殤,立即就站起來,都說道,“無殤來了!”

“無殤,快,見過你兩位舅舅?!痹戏蛉司駹q礫,看著紀無殤笑道。

紀無殤卻先行地朝著元老夫人行了禮,“為老祖母請安?!比缓笤俪鴥晌痪司诵卸Y,“兩位舅舅請安?!?/p>

三人都滿意點頭,這合符禮數。元老夫人更是笑著給紀無殤賞了座。

幾人便互相問著近來的(身shēn)體如何啊,右丞相北振堂(身shēn)體可否恢復等等,也問了北夫人目前狀況。

這讓紀無殤皺眉,“兩位舅舅是不是帶了大夫前來?為阿母看看也好?!?/p>

元老夫人聽著,臉上的笑容也停在那里,這好歹的北夫人是自己的正牌兒媳,說不擔心是假的。

“老夫人,您看……”大舅舅北軍風站起來征詢元老夫人的意見。

“嗯,無殤,你就帶著兩位舅舅前去北苑看看吧!”

“是?!奔o無殤點頭,立即帶了他們兩人前去。

等到了北苑,紀無殤走進內室,原本還和兩位舅舅說笑來著,卻看到北夫人的臉色的時候,立即整個人都愣了怵在哪里。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时时彩软件宝宝后二 2009上证指数 河南481开奖200期 北京11选五预测软件 今天湖北快三带连走势图 北京pk赛车10官网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好彩1玩法 山东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