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他已深深中了她的毒!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6048

南旭琮見她如此,心中猜測個一二,只是自己想知道她的意思,如果她是無意,那么,自己也是該放棄的。也許自己這樣的人的確是配不起她。南旭琮拱手,“的確幸會?!?/p>

紀無殤見他這般說,再也找不到什么話來說,手腳都不知道擺放到哪里,雙眼看著前方,“時辰也不早了,那,我應該出去了?!?/p>

“嗯,也好?!蹦闲耒鏌o表(情qíng),但,卻是看著她的臉色,她此時微微泛紅的小臉讓自己的心(情qíng)大爽,她應該是喜歡自己的!至少,不會討厭自己。

南旭琮嘴角突然微微一笑,“請?!?/p>

紀無殤看著他的微笑,剎那間失神,還好,很快就反應過來,“再見?!闭f著,立即就跑了出去。

南旭琮看著那(身shēn)影,自己的心此時在急劇跳動,她離自己是那么的近。

紀無殤一出去,看到紀茵雪正站在一邊,而那六名鐵衛倒是都恭敬地候命。

紀茵雪看著紀無殤出來,立即就拉了紀無殤到一邊,“大姐?”那臉上充滿的都是驚喜,仿佛是發現了什么新大陸一般。

紀無殤蹙眉看著紀茵雪一眼,“什么什么的?看你臉上,怎么這么奇怪的表(情qíng)!”

“大姐,莫要將話題扯開。四妹可不是糊涂的,如果大姐是喜歡……”

“不要說?!奔o無殤突然就打斷她的話,“這可是大庭廣眾之下,你千萬可別亂說話!”紀無殤的臉上變得稍稍嚴峻,紀茵雪才知道自己差點就失言,這未出閣的閨秀,竟然是說喜歡喜歡誰,豈不是讓人都笑話了去?傳出去,自掛東南枝得了!

紀無殤拍了拍紀茵雪的肩膀,臉色稍稍好轉,的確,自己或者真的有那么一點喜歡他,可是,就是不知道爹爹和阿母的意見如何,自己的心還是很糾結,對于(愛ài)(情qíng),自己有點迷茫,心里始終仿佛是有點(陰yīn)影,揮之不去。

這時候,倒是看到門外有很多人都往城門那邊涌去,應該是有什么活動或者是猜燈謎的開始了。

紀茵雪看著紀無殤,見她不是怎么責怪自己了,便小聲道,“那大姐,我們現在去哪里?是要回府了么?”

“嗯,是時候回去了,太晚了也不怎么好?!奔o無殤點頭,看了看夜色。

不過,在這個時候倒是看到有兩人往這邊走過來,紀茵雪眼兒尖,看著正是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一見到那北宮絕世,她的心立即就雀躍起來,拉了紀無殤的手臂,小聲說道,“大姐,大姐,他,他走到這邊來了?!?/p>

“誰?”紀無殤方才還注意著那廟里的,但,卻已經是看不到南旭琮,不知道他是否是從別的門走了。這會兒聽著紀茵雪這樣說來,立即順著她說的方向看過去,見到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正將目光看向這邊來。

北宮珉豪一看到紀無殤,立即嘴角就微微上揚,北宮絕世輕輕碰了碰他,“我說過,應該就要早點出來,不然,如果等到父王散席了稟告這私事,估計這兩姐妹都已經是回府去了!”

北宮珉豪眼睛看著紀無殤,哪里會管他會說什么,直點頭應了,“嗯?!比缓罅⒓淳托∨苌先ヒ话?,紀無殤根本就不夠他快,立即就被他擋了路,他道,“紀大小姐,真巧!”

“見過王世子,王世子安好?!奔o無殤立即向他行了一禮,然后見北宮絕世也走過來,立即也朝著北宮絕世行禮,“王次子安好?!?/p>

紀茵雪看著也趕緊行禮,那六名鐵衛立即就朝著他們兩人都拱手行禮。

北宮絕世看著紀茵雪,眼中琉璃浮現,只看得紀茵雪不好意思低下頭來,紀無殤看著,心中只想著這北宮絕世如果是喜歡四妹,那么就趕緊上府提親也好!免得這般的尷尬,如果是定親了,那么,隨著他們怎么去了。

“你們要去哪里?”北宮珉豪見她們都不說話,便問道。

“時辰不早了,我們該回府了?!奔o無殤看著紀茵雪,輕輕笑了笑。

北宮珉豪看著,頓時就著急了,“別,別這么快就回去!”

紀無殤一愣,這還真是一個小孩子一般。明明高大得很,年紀也比自己大得多,少說都過了十八,怎么還如此說話攔著別人姑娘家呢?

“哥,你嚇壞紀大小姐了?!北睂m珉豪見紀無殤蹙眉,就知道她是有點抗拒這個大哥的,是招架不住的那種,而不是厭惡。

北宮珉豪聽著,眸子稍稍沉了沉,將攔著紀無殤的手臂放下來,“對不起,對不起?!蹦强氨扰税驳目∧槾藭r卻是帶著眼淚一般,委屈得很。

紀無殤無奈地看著他,淡淡道,“沒關系,但還請王世子自重?!鞭D臉,稍稍看了那六名的鐵衛,卻是此時他們都正在那邊放哨一般,并沒有特意去留意這邊的事(情qíng)。紀無殤看著才稍稍安了心,這如果是被這些鐵衛傳出去的,說自己和王世子曖昧不清,白姨娘等人借機想害死自己都可以!

北宮珉豪也注意到這般,才稍稍改了態度,而北宮絕世道,“如此且不盡興,倒不如到那邊走走?這中秋夜色甚是如此的好,紀大小姐怎么可以拒絕?”

這席話說得紀茵雪看著紀無殤,紀無殤用無藥可救的眼神看了紀茵雪一眼,恐怕是他們想著要聊聊什么的,唉,讓他們互相交流一下也好,“那邊倒是有些猜燈謎的,我們到那邊去看看?!?/p>

紀茵雪聽著,點頭,“嗯?!?/p>

紀無殤和紀茵雪兩人走在前面,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感覺這六名鐵衛有些礙人,兩人都互相打了眼色,于是在這六名鐵衛跟著紀無殤她們的時候,兩人以閃電的速度點了這六人的(穴xué)位。

那六名鐵衛立即瞪眼看著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知道他們是皇親貴族,但,也不能這樣欺負人?況且,這是他們的職責,負責的是兩位小姐的安全呢!

紀無殤回頭,看著那六名鐵衛已經是猶如雕像一般地定在那里,頓時臉上不悅,“為什么?放開他們!”

“不放?!北睂m珉豪耍賴,“我們又不會對你們做出些什么事(情qíng)來,我們只是邀請你們兩人一同進去猜猜燈謎,你們兩人,我們保護得還不夠?要他們六人?”說著,立即就打了一個手勢,立即那邊小巷的出來了五六個人,各個一看就知道是些武功高強的侍從。

北宮珉豪道,“好生看著他們?!?/p>

“放了他們,不然,回府之后,他們不好交代!”紀無殤看著鐵峰,“鐵峰,你們回去之后,可知道該怎么說?”

“回答小姐,我等知道?!辫F峰自然是不會隨便地去干預小姐們的生活,對于要說什么七嘴八舌的閑話,這些男人們還是不屑的。

“你們的(穴xué)道,一個時辰之后便會自行解開!我的人不會傷害你們一絲一毫!”北宮珉豪很固執,道,“我們還是趕緊趁著這良辰嗎,美景,猜猜燈謎如何?”

“不好?!奔o無殤看著這六名鐵衛,他們的職責是保護自己,而不是在這里被人點(穴xué)然后被守著。

“大小姐,四小姐,你們就去玩!的確是我們不夠好,我們知道,跟著你們,的確有礙于你們游玩,我們只是暫且在此,相信王世子的人不會為難我們。請大小姐和四小姐放心!”鐵峰倒是會說話。

紀茵雪扯了扯紀無殤的手臂,“大姐?!?/p>

“點開他們的(穴xué)道?!奔o無殤冷道,目光看向北宮珉豪,很堅決。

北宮珉豪撇撇嘴,的確是害怕她了。稍稍朝著那自己的手下點了頭,那幾名手下立即就解開了六名鐵衛的(穴xué)道。

“如此可滿意?”北宮珉豪說道。

紀無殤不說話,已經是走在前面。就隨他們去!

紀茵雪心中欣喜,自然是快步跟了上去,而北宮絕世朝著這六名鐵衛拱手,道歉,“多有得罪,請見諒!”

這六名鐵衛當然是不敢,這是王次子,尊卑有別,自然回禮。

北宮珉豪看著立即就追上去。

鐵峰看著那四人已經遠走,立即朝著其他五名鐵衛道,“萬萬不可將今(日rì)發生的事(情qíng)稟告給夫人或者老爺知道,就算是我哥都不行,知道嗎?”

“是!”五人立即應道。

“稍稍在后面跟著!”鐵峰自然會做,還好,這五名都是自己親手選出來的人,都對自己忠心耿耿,應該不會做出違背自己命令的事(情qíng)來。

眾人都往一處園子里走去,紀無殤和紀茵雪兩人便一起跟了上去,而后面,倒是跟了兩名高大帥氣的男人,一個俊美的無法挑剔,一個雙眼迥異得讓人無法直視。紀無殤也不管他們,徑自就和紀茵雪兩人一同走到里面去了。

紀無殤看著四下(熱rè)鬧非凡,而看著(身shēn)后,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正在背后跟著,自己想著要怎么去擺脫他們。于是,看到前面有一些賣燈籠的,倒是感覺新意,便走過去。

這些應該是趁著這個時候出來賣點燈籠讓眾家小姐公子帶著喜慶的。

紀無殤拿起一只小燈籠,看著,甚是歡喜,便道,“這個多少錢?”

“五個銅板!”那是個大約三十來歲的農婦,看著紀無殤笑了笑,“姑娘喜歡那就便宜一點?!?/p>

紀無殤不是嫌貴,而是,自己(身shēn)上沒有這些零散的錢,不過,也算是討個喜氣,剛從懷中要掏出些銀兩來,果然見北宮珉豪已經是付錢了,“給,不用找了!”那農婦看著那錠銀兩,頓時詫異,“這,這,老嫗沒有這么多的銀兩找數?!?/p>

北宮珉豪微微點頭,“不用找,接著?!闭f著就將銀兩放到農婦的手中,農婦可是再三道謝才收下。

北宮珉豪心中歡喜,難得她喜歡一樣東西,還是自己幫忙付錢的,轉頭,準備著要和紀無殤說說話,卻已經是不見了她的蹤影!

頓時,北宮珉豪心中一怔,目光四下尋找,都沒有看到她!卻是瞧見紀茵雪正在旁邊那小鋪中買一個小木偶。

北宮珉豪三步并作兩步,上前就道,“四小姐,你家大小姐呢?”

紀茵雪聽著,也微微怔了,“剛剛不是在……”指著那賣小燈籠的地方,卻是沒有看到紀無殤的(身shēn)影,才知道她應該是想著要躲開北宮珉豪才這般地走開!

“我也不知道?!奔o茵雪小聲道,北宮絕世將一只木偶放到紀茵雪的面前,“給!”

紀茵雪看著,眼中欣喜,抬頭,看著北宮絕世那雙雖然是迥異的雙眼,此時,卻是看到那雙眸子中,只有著自己的(身shēn)影,那充滿憐(愛ài),充滿(愛ài)意的眼。

北宮珉豪看著他們兩人,搖頭,估計是問了也沒有結果,倒不如自己去找了!這周邊地看了,立即走到一名小販那邊,道,“請問,剛剛又看到一個這么高的穿著粉色衣裳的小姐嗎?她這么高?!北睂m珉豪比擬了一下,那小販搖頭,表示不知道。

北宮珉豪看著眼神飄過一絲的失望??粗潜娙硕既サ姆较?,搖頭,“紀無殤,難道,你就如此想著要避開我,要躲著我嗎?我是那么的讓你討厭?”

北宮絕世此時的眼神已經滿是紀茵雪,他一心想著要沖破世俗的障礙,如今這晚,他決定要和這心(愛ài)的女子好好談談,而紀茵雪,在(愛ài)(情qíng)面前,帶著一些沖動,對(愛ài)(情qíng)絕對不會退步一分,自然也不管到底有沒有人在偷看他們,總之,是決心的和他在一起過了今晚。

如果是被人說成私相授受,也是隨他們去了!

“我們,不如到那邊去坐坐?!北睂m絕世此時看著紀茵雪,眼神溫柔,嘴角暖暖笑了笑。

“嗯?!奔o茵雪面帶羞澀,稍稍低頭。

“你低頭的樣子,真好看?!北睂m絕世不(禁jìn)贊道。

紀茵雪聽著,臉上更加是羞紅了,“王次子笑話小女了?!?/p>

“不笑話。我們走!”北宮絕世心中歡喜,他很想拉她的小手,但,卻又不敢去拉,只能是靠這邊,盡量地和她一起并肩走過去。那邊,是一家酒肆,應該是供那些俊男俏女歇腳聊天用的。

一進去,那邊已經是有人看著,眾人有低聲笑笑,有竊竊私語的,但,紀茵雪只是將頭埋得低低的。

北宮絕世分明的心中不悅,抬眼掃視了周圍的人一眼,這可不得了。那左眼,仿佛是染上了血紅,變得萬分的詭異!頓時,讓眾人都感覺害怕,不敢去瞧。北宮絕世趁機就已經是帶著紀茵雪上樓去,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坐了。

紀無殤看著并沒有人跟上來,頓時才稍稍放下心,總算是甩開北宮珉豪了。是,自己知道這樣做得不對,可是,自己很害怕他又做出一些讓自己一時間都不能接收的事(情qíng)來,總是讓自己很頭痛。

紀無殤努力說服自己,然后看了看周圍,見自己應該是到了這猜謎語的園外!前面園里周圍的樹上都是吊滿了謎語布條,倒是有許多人在猜測呢!

紀無殤剛想著要抬腳進去看看,也盡興一番,卻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小姐?進園子里去嗎?買個燈籠!”

紀無殤停住腳,然后轉(身shēn)看了旁邊,只見一名大約是五六十歲的穿著粗布衣裳的大媽正在那里擺了一些點燃的燈籠在賣。只是,讓人奇怪的時候,那燈籠,每一個的花色和樣式都不一樣。

大媽見她似乎是猶豫,便道,“你瞧,這里的都是一些各式各樣的燈籠,只有一只,凡是從這邊進去的小姐,都會買一只進去呢!那邊園子的出口,也是同樣賣的這樣的花式燈籠,也是各色各樣的各一只。這兩邊的湊起來正是一對。如果你提著燈籠進去,方巧見到另外一名公子也同樣提了一樣的燈籠,這可是上天修來的福分呢!這絕大多數的(日rì)后都會結成連理喲!”大媽似乎是說的很開心,一臉的欣喜,“小姐,買一個!”

紀無殤這時候恰巧是看到那園子的門口處果然是立了一張牌子,上面寫著“女客入口”,那依照這位大媽說的,那邊就應該是“男客入口”了。再往里面看,果然那些女客男客都提著燈籠,各色各樣的都有。

“怎么樣?”大媽似乎是能看出紀無殤的心里一般,“買一個進去!”

“好?!奔o無殤點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將燈籠都看了一遍,而又往園子里看了去,見這個那個有人提了自己就不再買,終于是瞧見了一個普普通通不著花色的白燈籠,泛著黃色的光芒,這么普通的燈,那邊應該是沒有人買了!

心中想了這樣,便向大媽要了那個,付了銀子,紀無殤才小心翼翼一般地提了燈籠往里面走。

一進園子里,就感覺那濃烈的氣氛,周圍都是人,樹下、走廊,都掛滿了猜燈謎的,紀無殤看著,已經是將手中的燈籠都忘了,提著燈籠,一個個地從開頭開始去猜。

猜對一個,紀無殤心中滿是歡喜,眉飛色舞,一(身shēn)輕盈雀躍,立即就又猜下一個,慢慢地,倒是將這整條走廊都猜了一個遍。末了,紀無殤抓著那吊墜著的牌子謎語,輕輕念道,“上頭去下頭,下頭去上頭,兩頭去中間,中間去兩頭?!奔o無殤黛眉微蹙,“這是什么字呢?”

“至?!蓖蝗?,一個聲音嚇壞了紀無殤,紀無殤轉頭,卻是看到南旭琮已經不知何時到了這邊來!

“‘至’的上頭是‘去’的下頭,‘至’的下頭是‘去’的上頭?!痢闹虚g是‘去’的兩頭,‘至’的兩頭是‘去’的兩頭,‘至’的兩頭是‘去’的中間。所以是‘至’。紀大小姐,你說,我猜得對不對?”南旭琮仿佛是沒有看到紀無殤眼里的詫異一般,倒是語氣平和地道,他就簡直是在詢問著紀無殤一般。

紀無殤睜著大眼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捏著牌子的手轉了牌子,見正是“至”字,換了思緒道,“南世子猜得很正確,正是‘至’?!?/p>

南旭琮微微點頭,但下一秒卻是看到了什么一般,盯著紀無殤手中的燈籠。

紀無殤微怔,下意識地看了他掛在輪椅邊上的燈籠,沒想到,那燈籠,竟然是和自己的一模一樣!

仿佛是那么長的世紀,讓南旭琮無法呼吸,原本想著看著她在城隍廟外遇見北宮珉豪,她會和北宮珉豪在一起,自己也就黯淡地離開了。轉到這里,見有這邊的燈謎,一時間,心中有所郁結,挑了一個不起眼的普通小黃燈籠,卻沒想到,卻是遇見她。這是上天冥冥注定的嗎?

猶記得,當初第一眼見她,是如此的倔強,她明明被下藥,但,卻依然是用疼痛來喚醒自己的意識,自己就是為著份倔強助她一臂之力,沒想到,她還會以牙還牙。第二次正式見她,卻從來沒有見過比她更加聰明的人!第三次第四次……自己都數不過來,反正,好像,自己已經中了她的毒……自己原本已經一度認為,今生今世,不會再(愛ài),因為這雙腿,已經不配(愛ài)!

南旭琮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他的雙眼就看著紀無殤,只是看著她。

紀無殤也尷尬地站在那里,手中提著的燈籠,都不知道往哪里擺。

卻不想,突然一個聲音就喊過來,“無殤小姐!”

紀無殤猛地一回頭,見到的正是:

------題外話------

么么

tangi881208書童投了1張月票

謝謝支持正版訂閱!xy首發!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