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爽!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5178

紀定北不知道跟著主事和尚走了多久,才到了關山上,此時看著院里雅靜,走步聲音都不敢太大,主事和尚見他(身shēn)居高位,還能謙卑如此,心中多了一分的尊敬,便帶著他進了堂中,讓他候著,“施主,容灑家去里面看看,看看方丈師叔如何?!?/p>

“有勞師傅?!奔o定北心中有所求,當然也是對這和尚恭敬。

紀定北等了大約一會,才看到主事和尚出來,主事和尚臉上帶著微微的失望,看著紀定北,不好意思道,“真是抱歉,紀施主,方丈師叔已經閉關,卻是在書案上留有字條,看樣子,應該是留個您的,請您過目?!敝魇潞蜕姓f著便從懷中摸出一張紙來,然后遞給紀定北。

紀定北將紙接過來,打開看了,見到是十六個字,“天煞孤星,命中注定。一念成魔,一顧成佛?!?/p>

紀定北不明白,這前面說的八個字“天煞孤星,命中注定”很容易理解,說的沒法子就沒法子,自己就算是頂不住這壓力,殺了那孽障,也罷,但,后面那八個字,“一念成魔,一顧成佛”?說的是何人?

“多謝師傅?!奔o定北想不過,但還是要道謝,“如此主持方丈不方便,便勞煩師傅引我下山。不怕明說,我今(日rì)便要帶兵東南,恐怕一去不返,或是返回已經物是人非。我心中還是掛念膝下兒女,趁著這點空閑,愿多看幾眼?!?/p>

“施主的一片誠心真是讓天地動容,請隨灑家來?!敝魇潞蜕悬c頭,便走了另外一條路。

紀定北嘆了一口氣,若是這天地動容,也不會讓自己承受著這天煞孤星的事兒??!如今這父親當得不像父親,夫君也不怎么算是夫君,兒子也不能在父母膝下踐行孝道,這算是上天動容嗎?

——

紀無殤好不容易才和珠兒等人下山來,打聽了一番,知道紀定北還沒有回來,便讓小和尚引了到佛舍中想著要休息。山上發生的事兒,自己不去找上來,別人肯定都會上門來的!

快到山下,紀無殤便和這三人說如此如此,那兩名鐵衛立即領命將尖嘴猴腮帶到另外的地方藏好,然后才跟著紀無殤下山回到后院當中。

果然,紀無殤才剛剛進了佛舍的院里,卻是看到紀茵雪從里面走出來,臉上微微有些驚訝,但,隨即又隱沒了。

紀無殤看著心中真的有些失望,這表(情qíng)興許別人沒有注意,但,自己卻是看到了!

沒想到啊,傷害自己的人,往往還是最靠近自己的人,就說呢,知道自己上山的也沒有多少人。而到這佛闕廟中上香祈禱的只有南宮姨娘、紀茵雪和謝姨娘、元老夫人,想想那尖嘴猴腮說的,是個大約十五六歲的女子,想必是從口音中得知年紀,現在想來,大約也是面前這人。

尚好,算自己命大!不然,險些就被她人算計成功!

“大姐,你回來了?”紀茵雪上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就想著要看出些什么來。

紀無殤看著她,她還想著要看出自己(身shēn)上有沒有凌亂的樣子么?還是衣服被人撕爛了沒有?紀無殤心中冷笑,臉上卻是暖暖道,“嗯,這山上倒是有趣,我們沒有走多遠,就歇息了,那陽光實在是太猛?!?/p>

“大姐沒有上山去么?”紀茵雪試探(性xìng)的問問,然后看著紀無殤(身shēn)邊的珠兒和那兩名鐵衛,珠兒此時神采奕奕,倒是沒有什么絲毫不妥之處,而那兩名鐵衛,精神抖擻站在紀無殤(身shēn)后。紀茵雪看著,心中不免的疑問,難道他們失手了?還是自己的丫鬟聽錯消息?她紀無殤根本就沒到那山上去尋找什么白鳥?

“沒有,就在半山腰?!奔o無殤道,“倒是你,你在這院里干什么了?”說著,笑了笑,牽起她的手,輕輕拍了拍。

紀茵雪的心愣了愣,但隨即那臉上便暖暖笑道,“還不是小憩了一會子么?等著你們呢!姨娘在院里,我也不敢打擾,謝姨娘倒是陪著老祖母那邊呢!既然沒事,就好好歇息一番,想必爬山也是累了,等到爹爹回來,就可以一同回府?!?/p>

“嗯?!奔o無殤笑了笑,手撤了回來,嘴角的笑容還未曾消失在嘴角,“珠兒,進屋?!?/p>

“是?!敝閮郝犞o茵雪行禮之后便跟著紀無殤進屋里。

紀茵雪臉上的笑容還僵硬著,此時回(身shēn),看著紀無殤,長袖下的手,卻是慢慢地握成拳頭。一次不成,我不信第二次也不成!

紀茵雪臉上頓時綻放笑容,想起紀無殤的“秘密”,這也算是自己和她的“秘密”?哼,南世子?我能將感(情qíng)豁出去,紀無殤,你可以嗎?

紀無殤正喝著一口茶,卻是突然(身shēn)形一怔,珠兒方巧看到,頓時就問,“小姐,你怎么了?”

“沒事,仿佛是心中被什么撞了一下。喝茶就好?!奔o無殤點頭。方才自己握著紀茵雪的手的時候,卻是分明感受到她的脈搏跳得(挺tǐng)快!解釋一,她之前奔波過,但,她曾說的,在院里小憩,這說明她在說謊!解釋二,她心中有鬼,心跳自然加快!

紀無殤眉底閃過一絲的精光,“珠兒,你看看南宮姨娘醒來了沒有?”

“是?!敝閮郝犞?,便行走問了那一邊伺候的丫鬟,然后知道南宮姨娘在哪間房里,還有正在休息,并未曾醒來。

紀無殤聽著抿嘴笑了笑,今兒就來一個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管他白姨娘南宮姨娘,一個個慢慢收拾了!還曾記得第一次來這佛闕廟,那可是精彩,朝著嚷著要捉(奸jiān)?這次來一次真的!

紀無殤笑著,湊到珠兒的耳邊說如此如此,還將一些藥瓶塞到珠兒的手中,叮囑如此如此。

珠兒聽著直點頭。這在紀無殤的(身shēn)邊,看了這么多事(情qíng),是誰都大約知道是南宮姨娘和白姨娘對紀無殤有些不滿,當然是要想要站在紀無殤這一邊!

不知道過了多久,紀無殤用手撐著在桌面上剛要睡著的時候,卻是聽到外面一陣不大不小聲的吵鬧,紀無殤醒來,便看到珠兒從外面跑進來,“小姐,老爺回來了?!?/p>

“很好。出去看看爹?!奔o無殤站起來,說道。

兩人到了堂里,見紀定北此時正在喝著茶,雖然臉上有些不高興,但,看著紀無殤來,而紀茵雪也剛剛從外面走進來,便都笑了,“來,你們都坐?!?/p>

兩姐妹都行禮,然后便坐在一邊,和紀定北拉著家常。

當談及那山上的事(情qíng),紀定北沉默,良久卻是道,“怎么沒有見到你姨娘?”說話是對著紀茵雪的,紀茵雪想著剛剛想說南宮姨娘正在睡著呢,卻在這時候,突然聽到院里一聲尖叫!

“??!”那聲音,簡直是要喊破天穹一般!紀無殤聽著,那是南宮姨娘的慘叫聲啊,痛快!

紀定北聽著也是大吃一驚,“怎么回事?!”

“老爺,不,不好了,南宮姨娘她,她……”一名老婆子從外面幾乎是跌爬著過來稟告。

紀定北頓時站起來,三步并作兩步,帶頭就沖到那南宮姨娘那邊,一間一間房子找,抬頭,見到那邊人多,猛地就沖過那邊去,撥開那些人,“怎么回事!”

話剛落,卻是被面前這場景愣在那里!

紀無殤和紀茵雪也猛地就帶著丫鬟都沖到那邊去。

見到的是,南宮姨娘竟然是衣衫半解地躺在一邊,整個人已經是呆若木雞,她的目光此時看著旁邊的那個男人,那正是赤著上(身shēn)的尖嘴猴腮!尖嘴猴腮臉上還微微帶著紅暈,仿佛是剛剛行事過后的跡象!

周圍的人看著已經是不敢說話,人證物證啊……南宮姨娘竟然趕在紀定北上山的片刻偷漢子!傳出去,她南宮姨娘今生今世算是活到盡頭了!

紀茵雪看著,目光落在那尖嘴猴腮的(身shēn)上,那是,那是自己買通想著要謀害紀無殤的人??!如今,卻是躺在自己親娘的(床chuáng)上!

頓時紀茵雪(胸xiōng)中仿佛含血,這,這分明是紀無殤做的?還說沒有發生什么事(情qíng)!紀茵雪仿佛腦子里就要炸開一般,自己萬萬沒想到紀無殤會來這一(套tào)!這一(套tào)!

紀無殤臉上卻是震驚,看著不敢說話。

紀定北此時也愣了,這周圍的都是丫鬟婆子,這可是這么多人的面啊,這個女人就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是往自己的頭上扣這么大的綠帽?而且,自己是堂堂的一品鎮北大將軍!她南宮姨娘有什么不、滿、意、的!

這時候,應該是聽到尖叫聲的一些小和尚跑了過來,“請問施主,是不是發生些什么事(情qíng)了?”

眾人聽著這句話,齊刷刷吃人的目光看過來,那名小和尚看著,頓時都將頭縮了回去。

“沒事,勞煩各位小師傅了,沒事?!奔o無殤看著紀定北就要爆發,才開口道,這畢竟是自己的家丑,若是傳出去,恐怕紀將軍府就這般的結果了!

那名小和尚立即就急急匆匆地走了。

南宮姨娘臉上竟是淚花,看著周圍的人,頓時拉緊了自己的衣服,也不知自己有沒有是被人猥褻了,哭喊道,“老爺,為我做主!這,這,我被人陷害??!”

紀定北此時正處在爆發邊緣,“滾!”周圍的那幾個丫鬟婆子頓時都散了,紀無殤看著他,“爹,姨娘她……”

“無殤?!奔o定北此時忍著一口的怒氣。

紀無殤聽著心中就有一絲的不悅,這分明是還想著要保住南宮姨娘么?還真是笑話!我看你怎么保!

“爹,肯定是那個野男人陷害姨娘!”紀茵雪心中難以憋著,看著紀無殤不敢說話,當然是要輪到她說了!

紀無殤心中冷笑,她還以為爹會聽得進她的話嗎?

“滾!”紀定北怒吼了一聲,頓時嚇得紀茵雪臉色全無,而那南宮姨娘聽著這吼聲,頓時就跪在地上,衣衫已經拉好,“老爺,老爺,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我沒有背叛你!”

那尖嘴猴腮應該是被紀定北的獅吼聲震醒了,頓時睜眼看了看周圍的人,但,心中一陣的火(熱rè)又涌上來,也不顧周圍的(情qíng)況,就要撲在那(身shēn)邊的美人上,那方才腦子里還想著和這面前的美人顛鸞倒鳳呢!

紀無殤看著此時這個(情qíng)況便放心的退下去,還不忘拉著紀茵雪,“四妹,快走!”

紀茵雪狠狠地瞪了一眼紀無殤,紀無殤臉上卻是無辜得很,看著她,“四妹,快。爹爹要生氣的?!?/p>

紀定北三步跨上前,揪住尖嘴猴腮那衣襟,舉起拳頭,猛地就朝著他的臉上打去!

“轟”尖嘴猴腮臉上已經是皮開(肉ròu)綻,眼珠子都歪在一邊!他只剩地出的氣沒有進的氣!那尖嘴猴腮仿佛是才醒神過來,看著面前這高大的男人,嘴角吼道,“你,你是什么人,敢,敢壞我,壞我好事!”

紀定北聽著,更加是怒氣沖頭,舉起那拳頭,就朝著這尖嘴猴腮再一打!嗚呼,那頭仿佛是被打偏了,腦袋都歪在一邊,那腦漿地都噴了一地,就噴在南宮姨娘的(身shēn)上!南宮姨娘看得嚇得尖叫一聲,紀定北聽到她那喊聲,頓時就抬眼看著她,那兇狠的眼神,直叫南宮姨娘生生地感到恐懼,兩手揪著自己的裙擺,將裙擺都放到自己的口中咬,堵著自己就要哭喊出來的嗓音。

紀定北并不曾氣消,也不管那尖嘴猴腮有沒有死,又是一拳,猛地將他頭顱都錘落到地!

南宮姨娘瞪著大大的眼睛,驚恐萬分,這,這可是殺人!而且如此兇狠,他,觸犯了他的底線,是死!

南宮姨娘驚恐地往后面退去,紀定北此時怒氣早就涌上心頭,殺了那人,心中只想著這面前的女人背叛自己,竟然是給自己戴綠帽子!更加氣憤,上前來,揪住南宮姨娘的頭發,拳頭就要落下去!

“老爺!”恰好是在紀定北下手的那刻,一個大聲哭喊,一個嬤嬤死死地扯住紀定北的腳,不讓他下手!

紀無殤和紀茵雪兩人方才在堂里聽到南宮姨娘又一次慘叫,自然是再也坐不穩,猛地就朝著南宮姨娘那邊去。

那些小和尚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總是紀無殤已經是讓鐵衛擋在門前,不讓他們進來,說是出了點小事,并無大礙。

紀無殤和紀茵雪看著這邊,在那門前,就看到一名嬤嬤扯著紀定北不讓他對南宮姨娘行兇,而南宮姨娘早已經是嚇傻了一般愣在角落處,紀定北正揪著她的亂發,拳頭就要落到她的腦袋上!而那地上,已經是血跡一灘,那尖嘴猴腮,頭都不知道被打到落在哪邊了!

紀無殤看著,心中也感覺恐懼,沒想到,紀定北會是如此地兇狠!自己還以為他會包庇南宮姨娘,卻沒想到,他到底是個鐵血漢子,容不得半點的背叛!紀無殤將目光看向紀茵雪,紀茵雪此時也是震驚、還有恐懼,心里更加多的是恨!

沒有人愿意看著自己的生母這般的模樣!

紀定北回頭,看著是孫嬤嬤,平(日rì)里都侍奉著南宮姨娘,卻沒想到方才讓所有人滾,她卻是冒出來了!頓時,眼中冒火,紀定北回旋,拳頭就往她頭上打去!頓時,那孫嬤嬤像是風中的殘葉,被紀定北猛地一擊,大大的沖力讓她倒在遠處,不小心,她的頭不依不偏,撞在那桌腳處,口中吐血,整個人頭都歪了下去!兩眼凸出,死不瞑目!

紀無殤和紀茵雪恰好是看著她那死狀!紀無殤認出她是那次參與第一次陷害自己和阿母的手腳利索、行事有點兇狠,虐待那些低級婆子丫鬟的孫嬤嬤!那孫嬤嬤,可是南宮姨娘的(奶nǎi)娘啊,而且自小就侍奉著南宮姨娘的,是她從娘家陪嫁過來的人!這會子,就被紀定北一怒之下殺了!

紀定北冷眼看了一眼孫嬤嬤,絲毫不感覺不妥,也沒有感覺消氣,手中拖著南宮姨娘的頭發,“說,你是不是很寂寞!”那為自己恥的事(情qíng)竟然是發生在自己的(身shēn)上!讓他怎么在這皇城中活下去?是不是讓自己都丟盡顏面才開心?是不是紀將軍府從此在這皇城中抬不起頭來,她們這些人才罷休!好歹自己看在她柔柔弱弱的面子上、也不與她計較能不能生出個兒子的問題,卻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急不可耐?這自己才沒有出去多久呢!

這樣的事(情qíng),到底已經發生過多少次?!

紀定北如此想著,更加是生氣,瞳目掙得仿佛是雞蛋一般,手中的力道加大,“說,你這((賤jiàn)jiàn)人!”

南宮姨娘受驚、心中驚恐,加上看了剛剛的那一幕,還有看著他殺死孫嬤嬤,心中已經是毫無活的希望,便不再多說。

紀定北卻是以為她默認,怒氣上升,猛地從懷中抽出一把軟劍,舉起,就要殺死面前這女人。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新疆体彩11选5规则 安徽11选5走势图真准网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bbin官网app下载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在线配资上上盈实盘配资 河南快三走势图在线 天津快乐10分高手预测 贵州快3走势图基本分布图 多乐彩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