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精!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3453

紀無殤被他那眼神看得有點尷尬,想著要躲避,是不可能的。終于,忍不住,還是道,“(殿diàn)下,還記得我們之前的約定?記得,很好,那么,該說聲再見了?!奔o無殤沒等他說話,已經搶先回答。

說著,就要起(身shēn)走人。

但,依云上城卻是扯著她,“我沒有說記得,我們有說什么嗎?天色已晚,不如一起住下?!?/p>

什么?他說一起住下?

“我們曾經約定,說,只要我治好你,讓你恢復記憶,那么,我們就約定三件事(情qíng),第一,你恢復記憶之后,不能纏著我,我要回府。第二,你恢復記憶之后,回到你西域去,你繼承你的王位,我還是我;第三,往后都不能勉強我做任何事(情qíng)?!奔o無殤無可奈何,只好是重復了之前說的話,最后,道,“現在,我想回府,我老祖母等人都會擔心我的?!?/p>

依云上城怔了怔,想著點頭,但,她剛剛說什么來著?

“不行,至少現在不行,你要是想走,那,就等到明天?!币涝粕铣强粗?,“現在危險?!?/p>

紀無殤走到窗邊,看向外面的環境,果然是看到夜色慘淡,要是自己走出去,不知道會不會在這林子遇到什么危險,但,對于危險而言,這個男人也是一個危險??!

“怎么樣,害怕了?”依云上城走過來,指著那夜色,“在外面,有很多的豺狼虎豹,你不要出去為好?!?/p>

紀無殤無奈沉默,但,又想起那白天的事(情qíng),他恢復記憶,那么,到底是發生什么樣的事(情qíng)?

“我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qíng)了,為什么,你會執行殺害我的命令?!奔o無殤轉過(身shēn)來,眸子清澈看著他,問道。

“我醒來之后,之前的事(情qíng)忘了?!彼軣o辜地看著。

紀無殤很想說,這是什么邏輯??!但,還是忍著,“好。不說,那就先請你出去,我需要休息了?!?/p>

“為什么,你不問問我為什么會失憶?”依云上城看著她沒心(情qíng)便著急地道。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講,所以,還是不問為好?!?/p>

她這話讓依云上城心中閃過一絲的失望,難道就這樣連一點關心都不給自己?

“我當時回去西域之后,沒多久,發生內亂,王后和我王叔竟然將我父親陷害致死,而我卻是被他們欺騙,竟然掉入他們的圈(套tào)當中,令我失憶流亡,才會被人救下?!币涝粕铣菦]有管她聽不聽,就說了。

紀無殤聽著,心中怔了怔,這沒想到,這皇權爭奪的都是這么厲害。

“那你更加需要回去將屬于你的奪回來?!奔o無殤向來就是這樣的思想,而且,屬于自己的,一定要抓緊!

依云上城點頭,看著她,“就這句?”

“那我需要講什么?”

“罷了,不需要?!币涝粕铣鞘?。

“你曾經說道,你是西域未來的王,(殿diàn)下,我祝福你?!奔o無殤看著他道。

“我還曾經說過,只要你答應,我的后位,始終是你的?!币涝粕铣亲プ∷氖?。

紀無殤頓時想著要睜開,但,他的手臂卻是如此的緊,最后,只好抬頭看著他,“(殿diàn)下,請你自重?!?/p>

看著她的眼神,依云上城終究還是放開手。

“我需要休息了,請(殿diàn)下出去!”紀無殤立即走開,站在幾米外的地方才跟他說道。

“需要我陪你嗎?”

“不需要。謝謝?!奔o無殤白了他一眼,需要個什么啊,自己現在很好,就是想著回去了,“明天我一定要回去?!?/p>

依云上城沒有反對,也沒有點頭,但,最后走出去的時候,卻是笑著,那笑容,笑得有些邪惡。

紀無殤看得心中有些發寒,但,還是關上門,然后在(床chuáng)上窩著睡。

要是誰能來救救自己就好了!

南旭琮,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我在這里,在這里,地下宮(殿diàn),你知道是在哪里嗎?

那邊的,南旭琮一下子就從(床chuáng)上驚醒過來,這真的是心靈反應嗎?竟然是又聽到她的聲音了!她在喊什么地下宮(殿diàn)?

龔術這時候走上前來,在珠簾外道,“爺,需要幫忙?”

“不,你下去!”南旭琮嘆了一口氣。

“是?!饼徯g道,然后想著離開,但,南旭琮卻趕緊道,“龔術?!?/p>

“爺?!?/p>

“給我查查,什么是地下宮(殿diàn),給我找出這個地方來?!蹦闲耒肫饓糁械哪蔷湓?,一定是線索,一定是她在告訴自己什么消息。

“是?!饼徯g點頭,而南旭琮便揮手讓他下去。

南旭琮閉上眼睛,心中惦念著她,自己曾經下決心過,要是她走到哪里,自己一定會尋到哪里,一定會!今生已經認定是她了,那么,就不會放手!

誰都不能將她奪走!

紀無殤睡得不怎么安穩,但,好像自己進入了一處混沌當中,紀無殤有些害怕,但,卻是被一人拉著手,是誰,自己看不清楚!

紀無殤想著要問,但,卻是問不出口。

依云上城此時在她(床chuáng)前看著她,手中的那凝聚的靈力,想著往她的頭上打去,但,最終還是有點不忍心,在半空中收了回來。

“要是,我能讓你幸福,你會不會跟我走?”依云上城喃喃說道,“可是,為什么,我在你心中看到的人,不是我,是他?難道,你們真的是(愛ài)到如此的地步了嗎?什么時候,你的心中住進了他而不是我?”他的紫眸隱隱有些哀傷。

紀無殤此時才慢慢地感覺夢境退了,在一處桃園中玩耍,雖然一個人,但,也是愜意,并沒有剛剛的那種壓迫感。

依云上城最后看了幾眼,然后還是走了出去。

翌(日rì)清晨的時候,紀無殤很早就醒來,推門,就看到依云上城已經是站在那門前,而且,貌似是站了很久的樣子,紀無殤頓了頓,向后退一步,“(殿diàn)下早安?!闭f罷行禮。

“不必多禮?!币涝粕铣屈c頭,“用膳過后,我送你出去?!闭f著,已經是回(身shēn)走開。

紀無殤看著他,微微有些呆愣,他該不是又變了一個腦袋?

“還愣著?”依云上城見她沒有跟上來,頓時回頭就道。

“是?!奔o無殤應了句,然后便立即跟上去。

低頭,快速地將那食物都吃掉,然后看著他看過來的時候,全部放下,紀無殤微微笑道,“我已經用完了?!?/p>

依云上城看著面前那只動了一些筷子的菜,還有那飯根本就沒有怎么動,眸子緊了緊,“全部給我吃掉一半?!?/p>

“什么?”紀無殤看著他,然后又看著那面前的飯菜。

他又說道,“吃完一半才能走,要是不吃,就不走?!?/p>

紀無殤看向他,見他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味,才嘟囔著慢慢重新拿起筷子去夾菜。

依云上城嘴角輕輕笑著,然后便看著面前的人慢慢地用膳,那抬手間,是不能言語的嫵媚,她那時不時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帶著抗拒,帶著一絲的哀怨。

但他卻是就這樣,看著她,自己倒是不動筷了。

紀無殤憋著氣,還是快速地就吃完。

“好了?!苯K于將那所有的一切都消滅一半,站起來,很明顯的意味,“走!”

“嗯。等我?!币涝粕铣遣辉谝獾卣f道,此時他才慢慢拿起筷子。

紀無殤看得傻了眼,剛剛他不動手現在才拿筷子,存心是氣自己的是?自己趕著回去,別提府上的人多么地擔心自己,更加的是,南旭琮會擔心的好?

他的動作優雅,絲毫不顧紀無殤那吃人的目光,依然小口小口地用膳,而且,很津津有味地夾起菜來,放入口中,慢慢咀嚼,紀無殤看得就快要吐血。

只能是一(屁pì)股坐在那凳子上,無奈地看著他。

終于是感覺逗弄她完畢了,依云上城才放下筷子,“好,我們走!”

“嗯?!奔o無殤有些無精打采,但,聽到走,還是(挺tǐng)高興的。

依云上城走上前,帶著她向前走去,紀無殤心中焦急,便走在前面。依云上城幾次在內心掙扎,幾次將手中凝聚的能量又化掉。

最后到那洞口的時候,紀無殤呼吸了一口氣,然后回頭看著他,有些苦楚的臉,心中帶著疑問,但不敢問,只是道,“別了!你好好回去西域,就此告別?!?/p>

“我送你走?!币涝粕铣谴藭r認真道,然后便在前面走去。

紀無殤不說話,便跟在他的(身shēn)后。

終于是穿過了幾條街,他竟然是帶著紀無殤走了近路,紀無殤從來不知道,原來還有這么近的道,沒一會兒,就已經是走到那紀將軍府所在的街道了,只要過了這街道,就是紀將軍府的正門。

他站住腳,然后便回頭看著她,“你自己回去!”

“是,謝謝(殿diàn)下?!奔o無殤點頭,然后便渾(身shēn)雀躍地向前走。

此時街道上并沒有多少人,零零稀稀,并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人。

紀無殤真的沒想到他會這么容易就放自己走,自己還以為要和他糾纏好一會的。這會兒可好了,紀無殤往前面就走去。

“無殤?!币涝粕铣峭蝗缓傲司?。

紀無殤猛地停住腳,回頭,“嗯?(殿diàn)下請講?!?/p>

“還是沒事了?!币涝粕铣强粗?,西域中的確很多事(情qíng)需要自己去辦,自己一定要親手將王權奪回!

“你能喊我上城嗎?”他突然在她繼續走的時候道。他相信她能聽到。

紀無殤定了定腳,但沒回頭,“(殿diàn)下尊貴的名字,無殤怎么能夠直呼?”說罷,還是繼續走去。

依云上城微微有些呆愣,這很難嗎?要是自己不是西域王子呢?是不是可以這樣喊自己的名字?他看著紀無殤的(身shēn)影逐步消失在街角的那一處,才慢慢地隱沒在漸多的人群中。

紀無殤轉過街角,才停下來,靠在后墻上,深呼吸一口,自己多么害怕他會追上來,還好還好。

“小姐?”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了出來,紀無殤猛地抬頭,看到的竟然是線兒!

線兒此時正跨著籃子采辦,此時看著紀無殤,失言喊了出來,那可是滿心的激動,猛地就沖上來,然后又看著紀無殤,“小姐小姐,真的是你嗎?真的是小姐嗎?”

“不是我是誰?”紀無殤看著她,見她還不肯相信的樣子,便假裝生氣道,“怎么不認識我了?”

“不是,不是,小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們一整天都在擔心你呢!”線兒看著她以為她要生氣,立即就說道。

“嗯,該回去了?!奔o無殤眸子深深,該回去,讓她們看看,誰想自己死,誰就得要付出代價!這會兒她們的嘴臉不知道是怎么樣了!

紀無殤走進去,這時候那守衛看著是紀無殤,張開大嘴巴,但,卻是半天說不出話來。

紀無殤冷道,“有這么夸張么?”

“你這人,見到大小姐還不行禮!”線兒看著上來就沖著那守衛地道,那守衛的立即就行禮,“為大小姐請安!大小姐回來了!”行禮過后,立即就朝著那里面喊道。

頓時整個府都鬧騰了,元老夫人在靜園中聽著丫鬟稟報說紀無殤回府,頓時就激動了道,“快,郭嬤嬤,扶我去看看?!?/p>

“是?!惫鶍邒咝闹幸彩菤g喜,沒想到,卻是突然回來了,這是吉人自有天相??!

紀無殤此時正在正堂中,才沒歇息多久,就聽到元老夫人來了,立即就上前迎接,“老祖母?!?/p>

謝姨娘也是急匆匆地就從外面的院子里走出來,看到紀無殤完好無損地,也看了元老夫人一起來,便上前扶了元老夫人,道,“我就說的,老夫人,您瞧,大小姐不是安全回來了嗎?”

“是,是,無殤啊,你總算是平安回來了?!痹戏蛉吮环鲋锨叭胱?。

紀無殤看著上前行禮,“讓老祖母擔心了?!?/p>

“嗯?!痹戏蛉丝粗锨皝?,看著她一邊點頭,“還好,還好。到底是怎么回事?無殤,你說說?!?/p>

“我,我在山上的時候,巧妙地設計了讓他們在山上尋找,我便迂回下山了,下山的時候,躲過他們的搜查才回來的……”紀無殤想了想還是不能將依云上城的事(情qíng)說出來,倒是有點擔心,不知道他們如何,“老祖母,那鐵峰和幾個下人如何?”

“他們都給南世子派人救了?!痹戏蛉它c頭。

“老夫人,那南世子貌似還在山上尋找大小姐呢!要不要派人去說一聲,說大小姐已經回來了,免得讓人擔憂?!敝x姨娘倒是這時候說了句良心話。

紀無殤聽著驚了驚,沒想到,他真的去圓月庵中救自己了么?

“去!免得讓人家擔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沒想到,那南世子倒是上心呢!”

紀無殤聽著這話,心中有些緊張,不敢表露太多,道,“那南世子人沒事?”

“嗯,應該沒事?!痹戏蛉舜藭r用很怪異的目光看著她,紀無殤被看得有點尷尬,這,不知道南世子有沒有上門提親?而且,提親成功了沒。紀無殤的心中打著小九九,現在自己回來了,也該是將這些事兒處理完畢。

“無殤,你隨后跟我到靜園中去,我有一些事(情qíng)要跟你說?!痹戏蛉舜藭r道。

紀無殤點頭,“是?!?/p>

謝姨娘估計是猜到些什么,也是用這怪異的目光看著紀無殤,紀無殤只好是面容擠一擠笑容地敷衍過去。

“姨娘,那二妹如何?”紀無殤沒過幾秒,立即就抬起頭問道。

“二小姐在梅園呢,可憐的二小姐,竟然那會兒被人綁了,還好沒有受傷呢!”謝姨娘倒是一副慈母的模樣,一個這說的擔心,一個那說的可憐,在元老夫人的面前做了十足的好人。

紀無殤點頭,在梅園呢,行,待會兒刺激刺激去。至于謝姨娘,她喜歡做好人,隨著她先,別犯了自己就行。

元老夫人點頭,“好了,累了,無殤,隨我一同回靜園,你也好些時間沒有和老祖母說說話?!?/p>

“是?!奔o無殤聽話地便上前扶了元老夫人,然后跟著她一起走,郭嬤嬤在旁邊也伺候著。

謝姨娘點頭然后便走了出去置辦東西,也派人將大小姐回府的事(情qíng)講給南旭琮聽。

南旭琮聽到之后,終于眉頭展開來,龔術當即打賞了那來稟告的小廝。南旭琮看著人走遠,然后便道,“快,回府?!?/p>

“是?!?/p>

回到侯府中,南旭琮卻是聽到侯爺爹讓他過去,南旭琮心中一怔,想必他已經是聽說了昨天的事(情qíng),自己沒有問過他的主意,就上門去紀府提親。哼,也好,現在說了不必往后自己去找來說!

南旭琮揮手讓龔術下去,示意自己會過去。

到了侯爺南敖乾那碩大的紫云園中,老遠,就看到那書房大門打開,南敖乾正坐在那書案前寫著大字。此時他人也是極為的警惕,感覺到有什么人注視著自己,立即就抬頭,看到的正是南旭琮,便道,“在那里干什么,還不進來?”

“是,爹?!蹦闲耒⑽櫭?,但,還是慢慢地轉動輪椅上前來。

南敖乾此時看著他已經轉到了那門檻處,便走過來,然后幫忙著將輪椅抬起,放了進去,邊推邊道,“怎么不讓下人幫你?”

“和爹說話,不想讓人打擾?!蹦闲耒季?,才道一句。他沒想到,南敖乾竟然是上前來,為他推輪椅,在自己的印象當中,他可是只會欣賞南金雪而不會正眼瞧自己一下的父親!

南敖乾此時將他的輪椅推好,然后才坐在那書案前,此時他的(身shēn)形有些高大,威嚴的坐在那席上,俊朗寬厚的臉,他看著南旭琮很久,南旭琮也是靜靜地看著他。

“聽說,昨天你備禮到紀將軍府了,怎么不跟爹說一聲?”南敖乾很久,才說出話來。

南旭琮知道他肯定會這樣問,便道,“事(情qíng)緊急,爹不在府上,便只好是先備禮上門?!?/p>

“昨(日rì),爹也聽說了,你帶人到圓月庵中救紀將軍府的兩個小姐?可有此事?”南敖乾見他這般說話,并沒有責怪的意思。

南旭琮聽不出他的意味,只能說道,“是?!?/p>

“你想娶其中一位小姐?是誰?”南敖乾臉上微微有些嚴肅,“你也知道你自(身shēn)的問題,你要是不怕落人嘴舌,你大可上門提親?!?/p>

“我南旭琮要娶就娶大小姐?!蹦闲耒闹袙暝艘粫?,才朗朗說出聲來。

那門后躲藏的南金雪此時聽到這樣的話,頓時心中恨意浮升,手中拳頭握緊,紀無殤誰都可以嫁,就是不能嫁給他大哥南旭琮!

“這……”南敖乾之前和南金雪溝通過,知道南金雪心中一直念著那紀大小姐,卻沒想到,最后要定親的竟然是四小姐紀茵雪!此番的,南旭琮這樣說要娶紀無殤,這怎么不讓這個做爹的為難?

“我沒有資格嗎?我是家中的嫡子,爹,這門當戶對,您應該沒有意見?”南旭琮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就是因為知道南金雪那天(欲yù)行茍且之事,想著要娶紀無殤,這自己怎么可能接受?還有,那一大堆的男人,一個個虎視眈眈,這是絕對不可以的!紀無殤只能是自己搜擁有!

何況,她的心意自己也知道的不是嗎?自己一定會給她幸福的。

“如果紀府能夠答應,你爹我沒有問題?!蹦习角粗?,在耳聞這些事(情qíng)的時候,也知道自己有時候真的是忽略了這樣的一個兒子,雖然,他并非是自己親生的……但,自己是不是有時候也是忘記他太久了?

“我會努力?!蹦闲耒粗?,此時也知道門外有人在偷聽,自己就是要講給門外的南金雪聽!

“我會給她十里紅妝的幸福,我一定能夠做到!”南旭琮嘴角微微笑道。

南金雪在門外聽著,心中的怒氣已經是堵得很,手中那拳頭握得死緊,他那青筋都快要爆出一般。

“既然爹沒有什么事(情qíng),那么,我就先走了?!蹦闲耒?。

“嗯?!蹦习角粗?,“去!來人!伺候世子?!?/p>

南金雪聽著這話,頓時就走開。

而立即就有人前來伺候著南旭琮,將南旭琮送到園外。

這時候南金雪看這南旭琮走遠,才從那黑暗中走出來,走進南敖乾的書房中,看著那寫著書畫的南敖乾,怒氣道,“爹,你怎么可以答應大哥娶親的事(情qíng)!”

“他要求,爹能不答應么?”南敖乾并沒有抬起頭來看他。

“他一個什么人,廢人一個!能夠照顧得了紀大小姐嗎?要是紀將軍府答應將大小姐許給他,那么,豈不是白白糟蹋了一朵美麗的鮮花?”南金雪可是怒氣啊,“天底下最不能配的上紀大小姐的,就是他!”

“你放肆!”南敖乾此時也稍稍有些怒氣,“他好歹是你大哥,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他!”

“爹,我說的是事實!”

“事實?你怎么知道是事實!”南敖乾此時放下那狼毫,眼神對望著他,“他內心有多么強大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不能夠娶紀大小姐!”

“你真是愚蠢之極!”南敖乾氣得有些發抖,“你要是能夠長進一些,你爹我肯定阻止他的請求,而讓你去娶紀大小姐!本來他是沒有機會,無論他是什么樣的人怎么強大,但,都沒有機會!可是,你竟然是將紀四小姐給糟蹋了,你還想著有什么機會去迎娶大小姐!妄想!愚蠢!”

南金雪聽著,頓時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南敖乾此時說的話可是(裸luǒ),一刀刀地割在他的心上!

“爹,我現在輔助二皇子,二皇子可是皇后親生的!往后登上皇位的興許不是太子是二皇子!那時候,我平步青云,指(日rì)可待!我有的是資本,有的是權勢!”

“你小聲一點,你這個人,真是不知死活!”南敖乾生氣,自然是口中不會饒他,“那是往后的事(情qíng),你要是能夠輔佐成功,現在太子就不會變成一個瘋癲之人!現如今,只能在東宮之中給太醫治療!哼!”

南金雪眼中閃過一絲的不屑,哼了一聲看著南敖乾。

“罷了,你趕緊準備你的婚事!你大哥的事(情qíng),你我都不要管!”南敖乾見他不想說,便打發他離開。

“哼!我一定會組織大哥迎娶的!我就不信,將軍府的大小姐甘愿下嫁給一個雙腿有疾、一輩子都不可能站起來的廢物!”南金雪怒道。

“你,你滾!”南敖乾指著門外怒斥。

南金雪便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南旭琮此時才從那遠處的亭子出來,他清楚地離遠看到他們兩人爭執,雖然隔著太遠聽不到他們在爭執什么,但,依照猜想,肯定是南金雪想要阻止自己迎娶紀無殤。

“阻止?未免太不自量力!”南旭琮嘴角嗤笑道,看著天色,這天就要下雨,明(日rì),自己定會登門再訪!

紀無殤此時跟著元老夫人進了靜園,一直跟著她進了屋里,然后元老夫人已經是屏退了所有的人,只留下紀無殤,看著紀無殤,她道,“無殤,坐?!?/p>

“是。謝謝老祖母?!奔o無殤看著她,心里倒是有點忐忑。

元老夫人眼神可是在紀無殤的(身shēn)上打轉了很久,看著紀無殤,就是沒有說話,紀無殤那個心中寒,最后,還是笑道,“老祖母,你近來(身shēn)體如何,要不要讓大夫給開一些補的方子來好好補補(身shēn)子?天氣冷了,秋衣夠不夠?要不要讓張繡娘給您做幾件繡衣棉衣?”

元老夫人聽著,點頭,“嗯,我這老骨頭(挺tǐng)好,就是你……昨(日rì),南世子上門了?!?/p>

“嗯?!奔o無殤準備做好聽眾,聽她講。

“他上門提親?!?/p>

紀無殤一聽,手都微微有些抓不住那杯子,最后,還是縮回手去。

元老夫人此時低眉,看著她如今的臉上微微有些泛紅,道,“但,因為你不在,他便走了?!?/p>

“哦?!奔o無殤點頭,沒提親。

“你對他意思如何?”元老夫人輕輕探問道。

紀無殤看著她,一時之間說不出什么話來,只好是別過臉去,“老祖母……”

“好,不問不問。無殤丫頭羞了?!痹戏蛉丝粗阏f道。

紀無殤低頭,只想著要走開去。

“你的婚事,不是老祖母說了算,是你爹,你作為嫡出的大小姐,自然是要嫁個好人家。南世子,他……唉!”元老夫人此時嘆息了一聲。

紀無殤聽著就知道里面的意味,這,這就是說的是嫌棄他么?嫌棄他雙腿有疾?那爹爹會嫌棄嗎?

“老祖母會寫書信給你爹爹,到時候,看他的意思!”元老夫人看了紀無殤一眼,“你爹要是不同意,會給你另找一門較為體面的婚事?!?/p>

紀無殤很想說,自己就要這樣的一個有感覺的男人,別的,誰都不想要。

“你還未曾及笈,而且,北夫人才仙逝沒多久,其實理應不能這么快就定了你們的婚事,唉,主要是,你們真是太讓老祖母(身shēn)心俱疲了?!?/p>

“讓老祖母((操cāo)cāo)心,是無殤的不孝?!奔o無殤站起來,朝著她跪下。

元老夫人扶起她來,“罷了,過了這冬天,你們誰該嫁的嫁!”

“老祖母?!奔o無殤上前拉了她的手。

“你下去,老祖母累了?!痹戏蛉藫]了揮手。

紀無殤只好是點頭,“是?!?/p>

紀無殤走在路上,心中想著,紀定北會怎么看待這婚事呢?要是他不同意,那自己怎么辦?和南旭琮私奔?但,他恐怕不靈便。天殺的,他有什么不好,只希望爹爹別只是看他雙腿有疾才行!

“這不是大姐么?大姐,你可回來了,妹妹可是想死你了!”真的想你死!紀美援狠狠瞪了她一眼,此時她人在亭子里看到紀無殤走在走廊上一邊思考的樣子,便離遠地就喊道。

紀無殤轉頭,看向她那邊,這正好,自己免得要往梅園中去跑呢!

“是二妹?!奔o無殤笑道,便上前來,“你可是怎么回到府上的?”

“是南世子,還有府上謝姨娘帶的鐵衛,將我們救了回來。大姐失蹤了可是嚇壞我了。還好,現在看著大姐沒事,我就放心多了?!奔o美援此時從石凳上站起來,倒是面上帶著笑容。

而對面坐著的正是紀舞夏,此時紀舞夏看著紀無殤前來,也行禮,道,“大姐安好?!?/p>

“嗯。是的,不容易回來??!沒嚇個半死!”紀無殤夸張一聲道。

紀舞夏聽著,臉上閃過一絲的鄙夷,但,嘴里道,“大姐請坐?!?/p>

“嗯?!奔o無殤笑著坐下了,然后道,“三妹,你(身shēn)體可是恢復了?”

“是,現在(身shēn)子比以前好多了?!奔o舞夏看了紀美援一眼道。

紀美援便道,“三妹的(身shēn)體,正在恢復中,大夫說了,要好好歇息?!?/p>

“哦?!奔o無殤點頭,“二妹,你在圓月庵中,可是有什么見聞?”

“并沒有什么見聞,就是在庵內聽聽佛經,倒也沒有去看看?!奔o美援聽著,說道,面上不悅。這誰都知道,紀美援被罰去圓月庵內清修,能有什么見聞?差點就讓紀定北命令削了頭發做姑子了!紀無殤這般的問,不正是在一層層地揭開紀美援的傷疤么?

“哦,這也是,看來二妹清修得(挺tǐng)好,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神清氣爽了?!奔o無殤無害地笑道。

“是?!奔o美援眼中含恨,但卻要擠出笑容來。

“呀,你們怎么都站著,坐下,坐下,真是客氣呢!”紀無殤這時候看著她們站著有些累的樣子,才說道,她們兩人聽著,對望了一眼,才坐下來。哼,她是故意的不讓她們坐的!

這兩人才坐下來。紀無殤便道,“三妹的婚事已經定了,而四妹已經是跟南二少定親,嗯,是時候給二妹配個好人家,方才我去靜園的時候,老祖母跟我提了一下,我說,我盡量給二妹留意一下回想一下有哪家的好公子好少爺?!?/p>

紀美援聽著,那臉越來月沉,像是要吃人一般,當聽到“四妹已經是跟南二少定親”這話時,已經是怒火滔天,但,就是要忍!

“四妹和南二少的婚事,定在什么時候?”紀美援忍著氣說道。

“這個還不曾聽說,就在這兩三天會商定!他們也不能等了,畢竟……”紀無殤有意無意地將聲音壓低,然后最后便使了使眼色。

紀美援心中的那個氣??!這在圓月庵中看到那書信的時候,還不相信,這會回來,然后拉了紀舞夏到這里來說話,打聽到底是怎么回事,聽說的是紀茵雪竟然是勾引南二少,然后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qíng),未免敗壞聲譽,然后才勉強讓南二少承擔起責任來!這會兒聽到紀無殤的口氣,紀美援更加是覺得紀茵雪可恨之極!

沒想到,平(日rì)里感覺那個文文弱弱,一點都與世無爭的四小姐,竟然是無聲無息地就勾搭上南二少的(床chuáng)!紀美援心中咒罵了紀茵雪無數次,心中仍然不平啊,這憑什么她就應該嫁給這皇城第一美男子!

紀無殤看著她臉色不斷變化,而紀舞夏卻是隱隱有些擔憂的表(情qíng),便清了清嗓子道,“這事兒肯定是不能拖的……唉,但是,我這個做大姐的肯定是祝福你們的。二妹,你莫要難過,大姐肯定是會找一個很好的男人來配給你?!?/p>

“大姐,你莫要打趣我!”紀美援咬牙說道。

“什么打趣你?”紀無殤臉上滿是疑問,假裝嗔道,“你啊,大姐是真心為你好,你放心,我感覺皇城就有幾戶人家的公子是蠻好的,我會跟老祖母和謝姨娘說的。要是你們都嫁個好人家,我想,白姨娘心中肯定歡喜?!?/p>

這一席話,表面說得是關心這個,又讓那個放心的,可是,卻是一巴掌就拍了這三人的臉!皇城中能有幾戶好人家?嫡子都娶了親,沒娶親的,只剩下一些皇族的,或者是有疾的,這紀將軍府的庶女能夠攀上皇族高枝么?還說什么讓白姨娘歡喜,白姨娘會歡喜么?在地牢中能歡喜?

紀無殤看她們面上臭臭的,心中就爽啊,但,卻是裝著一臉的擔憂,“怎么,你們不高興?好歹的是一家人,南二少成了我們的四妹夫,也沒有什么不好的,這好歹的都是一家人?!?/p>

紀美援聽著,一下子就站起來,什么一家人!什么四妹夫!才不要!“大姐,我累了,我先回去了!”說著,頭也不回,氣沖沖地就朝著自己的梅園中走去。

紀無殤嘴角微微笑,但,很快就隱沒了,而是看著紀舞夏,“周表公子也不錯,聽聞家中良田萬頃,三妹到時候嫁過去,定能享福?!泵菜萍o無殤見她沒反應,便又道,“周表公子是個文人,也頗有爛漫文才,三妹,往后有的是幸福??!”

“是,謝謝大姐的祝福!”紀舞夏瞄了她一眼,然后便站起來,想著要走。

“三妹可不再坐一會兒?”紀無殤笑道,“我才剛剛回來,你怎么不陪陪我?二妹累了,莫非你也累了?”

“額,是,陪陪大姐?!奔o舞夏臉上一沉,看著她。這個大姐,是不是想著要找死!剛回來,嘰嘰呱呱,我和二姐都給氣了,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紀無殤卻是看著她,笑容可掬,然后在桌面上輕輕撩了撩袖子,然后便用手去那桌面上的糕點,放到紀舞夏面前的小碟子里頭,“快吃!我看著這點心不錯?!闭f著,便自己拿了一塊,然后放到自己的口中,還不忘贊嘆,“真不錯,三妹,怎么光看著呢?快吃!”

“是?!倍紝⒏恻c放在自己面前了,能不吃么?紀舞夏只好是拿起來,吃掉。

“大姐,我還真是有點累了,這天氣變化太快。我先回去了?!奔o舞夏站起來,“大姐要是有興趣,就自己在這亭子坐一坐!”

“嗯,好?!奔o無殤點頭,“那你先休息去!”

紀舞夏點頭,然后欠(身shēn)下去。

紀無殤看著她的背影,無聲嗤笑了一下。不是(身shēn)體好得差不多么,給你點巴豆嘗嘗,給你清清體內的毒素!

吹了一陣子風,也把心中的一些思緒理清了,紀無殤便返回到自己的馨園中,此時珠兒和線兒、悅兒等人都在院子里,看著紀無殤返回到馨園中,立即都歡喜了。

“小姐,你可回來了?!?/p>

“嗯?!?/p>

“有沒有受傷?”

“有沒有人欺負您?說給我們聽,我們去教訓他!”

紀無殤看著她們好笑道,“能有人欺負你們的小姐么?你們倒是什么(身shēn)手?想去教訓人?”

這話問得眾人都低頭,但,線兒立即就道,“(身shēn)手不重要,重要能教訓壞人就行!”

“嘴兒(挺tǐng)能說?!奔o無殤看著笑道,一把點了線兒的鼻子,“今兒你就把你的半碗飯給珠兒吃?!?/p>

“???”線兒和珠兒兩人同時驚呼。這線兒要是把半碗飯給珠兒吃,那么線兒就要餓肚子,而珠兒就要撐肚子。

“噗嗤?!奔o無殤看著她們兩人的表(情qíng),還有剛剛的那同時的驚呼,不(禁jìn)笑了出來,“逗你們玩的?!闭f罷,進屋里去了。

珠兒和線兒兩人面面相覷,然后這時候倒是悅兒上來,“你們都給小姐耍了!”說罷,也俏皮地跟上紀無殤。

珠兒和線兒兩人嘟囔著,才走開去做事。

紀無殤知道悅兒此時跟上來,便坐了問道,“可是有什么消息?”

“嗯,小姐,有一天,奴婢經過蘭園的時候,卻是聽到貌似一些聲音!聽不真切,似乎是聽到有男人的聲音呢!奴婢想著要靠近,但,有鐵衛巡邏,奴婢只能隱藏起來,但,想再去聽的時候,已經是久久不見聲音,只好便回來了?!睈們嚎粗鵁o人,便道。

“嗯?!奔o無殤點頭,這樣說來,肯定是紀茵雪有人,那么,以前想著要刺殺自己的一撥人,肯定有她的份兒。不過,現在有的是她們愁的。紀美援,我不信你就這么簡單地放過紀茵雪!

我坐等你們的好戲!

“小姐,可是還有什么事(情qíng)?”悅兒看著紀無殤想著東西,良久了,才小聲問道。

“夜晚的時候,你就多幫我留意!到賬房中給我拿我的月俸,然后,賞你五兩銀子,你好好地給你娘親?!?/p>

“是,謝謝大小姐!”悅兒聽著,便立即跪下來行禮。

紀無殤揮手讓她下去。

然后傳了石嬤嬤來,讓她去喊鐵毅將紀武思帶來,這不知道武子現在如何呢!

多久沒見他了呀!

紀無殤心中有些期待,便坐在那院子里等著。這會子太陽還未曾下山。

沒過多久,就看到鐵毅帶著紀武思進了馨園,紀無殤看著,立即就站起來,當看到紀武思個兒都長了的時候,紀無殤別提多高興!

“快,讓阿姊看看?!?/p>

“阿姊!”紀武思看著紀無殤,立即就上前跑過來,一把就沖在紀無殤的懷抱中,而鐵毅,很識相地就站在一邊。

紀無殤看著紀武思,笑道,“你可是長進了,可有學習好功課?可有練好武功?”

“嗯?,F在武子可以保護阿姊了!”紀武思認真道,他還舉起自己的拳頭來,向紀無殤展示他的力量一般。

紀無殤點頭,收起笑容,“是,武子長大了,可以保護阿姊了!”

紀無殤心中感慨,滿是開心,紀武思總算是沒有辜負自己的希望,能夠懂這么多事(情qíng)。

“你背兩三首詩詞給阿姊聽?!奔o無殤將他放下來,然后便說道。

紀武思點頭,然會將詩詞流利背出來,然后道,“圣人講的這些道理,其實也終究是要做到實處上,阿姊,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嗯,說得很對?!奔o無殤不得不贊他能有這樣的思想。

“那你準備往后怎么做呢?”紀無殤道。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我要向爹爹和大哥一樣,戎馬江山,保家衛國!也不要登進士第,講一些文縐縐的話!”紀武思大聲道,還(挺tǐng)起腰桿來,拍了拍自己的(胸xiōng)膛。

紀無殤看著他那還未長成的小(身shēn)板,這有些滑稽的模樣讓自己忍不住想笑,但又想到一定不能笑他,不然,他要是以為自己嘲笑或者是鄙視他,那么可是對他一個大的打擊,自己不能給他這樣的感覺,紀無殤正色道,“要是想要像爹爹和大哥一樣建功立業,那么,就要練得一(身shēn)好本領,而且,要有作為大將的氣度和風范,武子,你可知道?”

“阿姊,武子懂!您看武子給你舞一(套tào)拳!”紀武思很認真。

“好?!奔o無殤也點頭,這樣的弟弟,這樣有朝氣,有志氣的弟弟才好!

紀武思點頭,然后認真地撩起自己的袖子,然后便開始打起拳來,紀無殤在一邊看得不斷喝彩,這才是七八歲的娃娃呢,他那動作,很規范,很有力度,紀無殤看著,不(禁jìn)點頭。

終于打完,紀無殤上前來,想著要去抱他,但紀武思卻是向后退去,紀無殤微微有些愣了愣,他道,“武子打了拳,(身shēn)上帶汗,不能讓阿姊抱,不然,會弄臟了阿姊的衣服?!?/p>

紀無殤聽完,笑了,“武子很懂事?!?/p>

“武子已經長大了,練拳,不僅僅是為了保護阿姊!還要保護爹爹,保護大哥,保護很多很多人!”紀武思仿佛是很大的年紀似的,一邊踱步,一邊道,“過多一些年歲,我要向爹爹說,我要跟他一起去邊疆!”

“你還小,你這(身shēn)子不比你大哥,你大哥體質好,才會這么早就去邊疆歷練,倒是你,要注意些?!奔o無殤上前來,然后便朝著一邊候著的丫鬟鶯聲、燕語道,“快,拿絲帕來?!?/p>

“是?!柄L聲立即就將絲帕遞上,紀無殤拿過來,然后便幫紀武思擦汗,“你這(身shēn)子,不能受涼,你可要注意了?!?/p>

“嗯。謝謝阿姊關心?!?/p>

“真是笑話,我不關心武子,誰關心喲!”紀無殤笑道,然后便點了點他的小鼻子,“鶯聲,將小少爺帶下去,換(身shēn)衣服,晚上好一起用膳?!比缓蟊憧粗o武思道,“這天變冷了,武子要注意些,去,去換(身shēn)衣裳,然后我們便用膳?!?/p>

“是?!奔o武思點頭。

紀無殤看著鶯聲、燕語將紀武思帶下去,而鐵毅還站在一邊等著自己說話,紀無殤便道,“鐵毅大哥,我希望你能夠一直保護好武子,不讓他受傷?!?/p>

“一定謹聽大小姐吩咐?!辫F毅拱手,然后便下去跟在紀武思的(身shēn)后。

紀無殤點頭。

晚上用膳的時候,一家子的都在,紀無殤和紀武思兩人坐在元老夫人往下的席上,然后對面是坐著謝姨娘,還有紀美援和紀舞夏。

元老夫人心中見了紀武思別提有多么地高興,當下就賞了好多的東西,而只要元老夫人問什么話,紀武思都能夠對答如流,雖然帶著一些(奶nǎi)聲(奶nǎi)氣,但,卻是有著那浩然正氣,讓元老夫人打心底的歡喜。

但,只有兩人不歡喜。紀美援和紀舞夏兩人看著他們鬧,被當成了空氣,這樣已經是不開心,而看到紀武思受到元老夫人的歡喜,內心更加不開心了。這自己的親生母親白姨娘還在地牢中養胎,而這個小少爺卻是在這里和元老夫人嘻嘻哈哈,這就是感覺一根刺啊,深深地,扎在這兩人的心口中。

兩人很心照不宣地對望了一眼。

紀無殤此時也將眼神看向她們,很冷的眼神,這分明是在警告她們,要是有點小心思,自己一定會讓她們嘗到痛心徹骨的味道!

元老夫人笑了好一會兒才道,“武子真是逗笑老祖母了,瞧,菜都涼了,來啊,將飯菜弄下去(熱rè)一(熱rè)再拿上來?!?/p>

“是?!蹦且贿吅蛑膵邒哳I命,帶著幾個丫鬟便手腳利索地去換。

紀美援心中那個堵,這白天被紀無殤氣,被紀茵雪做的事(情qíng)氣,晚上這會兒用膳,被紀武思氣,還餓著肚皮,臉上自然是臭臭的。紀舞夏轉了眼珠子,倒是心中另有打算的那種,便也不再有什么臭臉色。

紀無殤看著她們兩人道,“二位妹妹可是有心事?不妨跟大家說說,現在大家都在此的,有話可以好好說呢!”

元老夫人見紀無殤這般的說話,才注意到那兩個丫頭來,點頭,“嗯,無殤丫頭說得對,難得一桌子齊人用膳,你們要是有什么事兒,可以提?!?/p>

紀美援白了紀無殤一眼,然后卻是面上苦楚,“老祖母,唉!”

------題外話------

113873326540童生投了1張月票

2花雨無淚童生投了1張月票

on_no謝謝,么么月末了,有神馬票沒有送出的,喜歡本文的,投了木馬(愛ài)你們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pc蛋蛋幸运28赌博 五粮液股票价格 云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北京pk10六码公式教程 基金配资的会计处理 甘肃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重庆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四川配资公司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