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不怕不怕,我一直都在! 精彩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2508

紀無殤聽著,立刻就轉(身shēn),看著來人,見此人面容俊美,棱角分明,手執一把扇子慢慢地扇動,一頭烏黑墨發用被金冠高高挽起,劍眉下,桃花眼輕輕瞇成一條線,薄唇稍稍翹起,似乎帶著一絲的玩味。

紀無殤看著這人,立刻想起這人來,這不是六皇子皇甫玉么?

“見過六(殿diàn)下?!奔o無殤看著他,有禮貌地行禮。得找個方法離開才行,南旭琮說過,不要和皇家的人來往。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貓膩,況且,在這里,要是跟他多說,難免會被人說閑話,畢竟自己已經有了婚約。

皇甫玉怔了怔,“你怎么知道我是六皇子?”他將扇子合起來,然后點了點紀無殤。

紀無殤笑道,“能穿得如此華貴,腳踏七星,手執金瑤扇,除了六(殿diàn)下,別無他人?!?/p>

“那你上次怎么就認不出我來?”皇甫玉很是懊惱,這般看著紀無殤,倒是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來。

“上次是小女眼拙,未能認出六(殿diàn)下,還請六(殿diàn)下恕罪?!奔o無殤欠(身shēn),繼續道,“姨娘那邊還有一些事(情qíng),小女先告辭了?!奔o無殤說著,便立刻朝著秦姨娘那邊走去。

白姨娘和秦姨娘此時是看著紀無殤,尤其是白姨娘,此時看著紀無殤和一個穿著華麗的男人在一起說話,心中立刻就有了主意,但,還沒開始,紀無殤就已經是朝著這邊走過來。

白姨娘上前抓緊時機道,“大小姐,那是什么人,怎么沒想到,在這里大小姐可是招人喜歡的緊??!”

紀無殤看了白姨娘一眼,“那是六皇子,呵呵,不過是行禮打了一聲的招呼,無殤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他?!?/p>

白姨娘聽著是六皇子,頓時沒了主意,這要是別人可以,但這個六皇子就是不能容易去惹,自己一個婦道人家,還是小心為好。

“姨娘要是沒有什么問題,那,我們應該是進去了,這大家都往里面進去呢,估計齋宴就要開始了?!奔o無殤心中冷哼了一下,立刻說道。

秦姨娘此時上前來,“大小姐說得對,要是沒什么問題,就趕緊進去?!?/p>

“哼!”白姨娘冷眼看了秦姨娘一眼,然后便走了進去。

秦姨娘鄙夷了白姨娘一下,才看向紀無殤,“大小姐,我們走?!?/p>

“好?!奔o無殤看著剛剛的方向,見皇甫玉已經不在了,才稍稍放下心來。

這不是后(殿diàn)嗎?怎么會遇上皇甫玉?

紀無殤心中想著,但還是安穩地跟著秦姨娘一起進去,此時看著眾多的人。雖然說這是齋宴,但,這些女眷,沒有一個不是濃妝淡抹的,一個個穿得光鮮,紅唇柳腰,高矮肥瘦,盡量地去給自己裝飾,好讓自己出眾似的。

紀無殤輕輕搖頭,而秦姨娘道,“看各家的閨女都穿著打扮貌美,就是我們的大小姐隨便穿了一件淺淺綠色的羅裙?!?/p>

“姨娘,那是未曾定親的閨女,我哪兒能比呢?”言外之意,就是說自己已經定親了,不用穿得妖艷吸引男子的注意,而那些做閨女的就不一樣了,需要是打扮吸引別的男子的青睞。

“何況,這里是佛門凈地,本應就要素雅?!奔o無殤笑笑。

“你就是嘴里會說,罷了,你這個素雅的樣子,也比那些高門閨女好看?!鼻匾棠锟戳艘谎勰切┻h處的女人只后道。

“姨娘真是會說話,讓無殤都無地自容了?!?/p>

“還在那里說些什么?還不趕緊進去?都開始齋宴了,你們要將軍府出丑嗎?”白姨娘此時厭惡道,然后便走了進去,紀無殤和秦姨娘看著,立馬跟上。

到了(殿diàn)里,果然看到很多人都在(殿diàn)中,照規矩,大家應該是坐在那(殿diàn)里的蒲團上,聽主持慧元方丈誦讀經書、,一切完畢之后,才是齋宴,齋宴設在后(殿diàn)外的(殿diàn)外廣場。

白馬寺自開國以來,主持方丈由圣上親自((操cāo)cāo)勞千挑萬選而來,而先皇駕崩都會暫時先將靈柩停于白馬寺三天,才在白馬寺進行國葬,進皇陵。

而這一任的主持慧元方丈,經常設壇,普度眾生,得大眾歡喜,萬家煙火相送。今(日rì)這些女眷公子們能夠在后(殿diàn)中見慧元方丈一面,實乃榮幸之極。

這會兒慧元方丈還沒有來,估計是在前(殿diàn)給圣上和眾大臣,而未成輪到這后(殿diàn)。

紀無殤看了這大(殿diàn)一圈,見這里的女眷都基本的坐滿了,三三兩兩,在那里說著閑話。眼尖的秦姨娘看到柱子擋住的地方貌似有幾個蒲團并沒有人坐,道,“大小姐,那邊走?!?/p>

紀無殤順著她指著的方向看過去,“是?!?/p>

秦姨娘和紀無殤走到那一邊,見有兩個位子,便一起坐了。

而轉頭,卻是沒有看到白姨娘,“她在那里!”秦姨娘知道紀無殤在尋找白姨娘的(身shēn)影,立刻就指著不遠處,不遠處,白姨娘正和一個穿著高貴,頭戴金簪金步瑤的女客在說話,看樣子,這女客應該是哪家的王妃或者是郡妃。

紀無殤冷哼了一聲,“不管她,她要是想巴結別人,就盡管去!”

秦姨娘點頭,安心地坐在那蒲團上,倒是看著打量起這后(殿diàn)的環境來。

紀無殤感覺無聊,光等著也沒有法子,只好是輕輕閉上眼睛,小憩一下。

沒想到,卻沒過多久,自己就被人輕輕碰了碰,紀無殤閃了一下,睜開眼睛,卻是對上一副眉開眼笑的桃花眼。

紀無殤頓時整個人向后退去,“你,你干什么!”

“沒有干什么?!被矢τ褡诩o無殤的旁邊,“沒想到,又遇見你了?!?/p>

“呵?!奔o無殤皮笑(肉ròu)不笑,這個人,估計是看著自己來才來的?真是不知道他想著要干什么!

“姨娘,這是六(殿diàn)下?!奔o無殤眼珠子轉了轉,然后就看著秦姨娘,此時秦姨娘才回神過來,看著紀無殤旁邊那俊美年輕的男子,聽紀無殤說是六(殿diàn)下,立刻行禮,“秦婦人拜見六(殿diàn)下?!?/p>

皇甫玉點頭,“免禮,大(殿diàn)之上,就不用多禮了?!闭f完,人笑笑,目光卻是轉向紀無殤。

紀無殤干脆不理他,然后跟秦姨娘說起家常來,說哪家的閨女到了定親的年齡了,哪家的豬狗聽說肥了,講了好些雞毛蒜皮的事(情qíng),紀無殤心中想,這六(殿diàn)下肯定受不住這樣的瑣碎事,沒一會肯定走。

但,偷偷側頭看他表(情qíng),卻發現他似乎是聽得津津有味,讓紀無殤整個人都想吐血。

秦姨娘細微觀察看到紀無殤的反應,輕輕搖頭,轉了話題,道,“大小姐,前些(日rì)子南世子可是讓人將聘禮抬過來了?!?/p>

“這……”紀無殤聽著臉有些紅,這些事(情qíng),怎么可以拿來說呢?而且,皇甫玉還在呢!

“南世子可是大手筆,姨娘可是點了好一會兒才將聘禮點清楚呢!往后你嫁過去,定是享盡榮華富貴?!鼻匾棠镄Φ?。

“姨娘?!奔o無殤小聲說道,意思是讓她不要說,不然真的會羞死人。

但,當皇甫玉聽到秦姨娘那幾句話的時候,笑容卻是卡在了臉上,手原本是扇著扇子,也停在半空,整個人愣了,是啊,她就要嫁給南旭琮了,即使自己認為她好玩,但,也是會嫁作他人婦,然后她深居侯府,自己也不能跟她玩……皇甫玉眸子閃過一絲的深沉,整個人站了起來,徑自就走了出去。

紀無殤微微有些驚愕,然后看著那遠去的背影,頓時明白過來,轉頭,看著秦姨娘道,“謝謝姨娘?!?/p>

“大小姐,莫說姨娘多嘴。你貌美如花,而且,芳名在外,難免會有一些男子前來搭訕,你大膽拒絕便是?!?/p>

“姨娘,有些事(情qíng),是難以說的,而且,就像是六(殿diàn)下一般,無殤怎么有資格去讓別人走開?”紀無殤臉上沉聲道。

“大小姐說得也對?!鼻匾棠稂c頭,“最好的事(情qíng),你還是早點嫁人!唉,我看南世子人也不錯,早有聽聞他上次上山救你的事(情qíng)。如今將你托付與他,也說不定是一件好事?!?/p>

紀無殤聽著低下頭,這些事(情qíng),她倒是看出來了么?

就在這個時候,這大(殿diàn)上卻是突然靜下來,紀無殤還以為是慧元方丈來了,便一同將眼光放過去,卻沒想到,竟然是龔術將南旭琮的輪椅舉著,然后從臺階處走上來,進了這大(殿diàn)之后,將輪椅放下,然后推著南旭琮進到這(殿diàn)中來。

周圍的人看著一時間都不知該說什么,紀無殤卻是看著他,眼神相碰那一剎那,紀無殤低眉。

南旭琮看著那邊的紀無殤,龔術也明白,頓時就想著要推過去,但,南旭琮卻是低聲道,“那邊?!?/p>

“是?!饼徯g看了一眼紀無殤,然后推著南旭琮到了另外一邊去。

一些官家小姐婦人才嘰嘰喳喳起來。

“聽說了,南世子被圣上賜婚,讓紀將軍府的大小姐嫁給他呢!”

“紀大小姐?聽聞人還不錯,怎么會被賜婚給這樣的人?”

“你還不知道么?”一個官家小姐看著這剛剛的說話的小姐道,“那南世子聽聞早就仰慕大小姐了,本來是和鎮北王世子爭紀大小姐呢!沒想到,一道圣旨,鎮北王世子都沒戲了?!?/p>

“這樣啊,那鎮北王世子……”一個貌美的小姐此時擠了擠眼,然后立刻就看著自己的打扮來。

“白小姐,你不怎么打扮也是漂亮的了,用得著這樣么?”

“你不懂,哼!”白玉蘭冷哼了一聲。

那被說的小姐被白玉蘭這樣一說,頓時臉上不悅,別過臉去。

圍著的幾個小姐心中自有想法,皆是嘴角不屑地轉過(身shēn)去。

南旭琮也不管別人如何說,坐在一邊看著大(殿diàn)上的佛像,但,眼神卻是時不時地無意中飄向紀無殤的方向。

紀無殤低頭,別人怎么說自己無所謂,就是不知道他是否能承受這樣的閑話。

看著無礙,紀無殤才放下心來,秦姨娘此時靠前來,小聲道,“剛說南世子,沒想到,人就來了?!?/p>

“姨娘,你不要說了?!奔o無殤低眉。

“好?!?/p>

但,就在話落之際,大(殿diàn)門前卻是站著一個人,此人(身shēn)長臨立,堂堂七尺,面上冷峻,這不是北宮珉豪還有誰?只是,絲毫沒有以往的那招牌笑容,反而多的是嚴肅,渾(身shēn)散發著戾氣,讓人都不敢隨意靠近。

眾人吸氣,大家都可真的是濟濟一堂,全都來了。

紀無殤抬頭,正撞入他那雙漆黑的雙眸,他薄唇微抿,此時也看著紀無殤,但,眼中沒有一絲的波瀾,抬腳,氣息平穩就往南旭琮那邊走去。

南旭琮此時坐在輪椅上,看著大(殿diàn)上的佛像,手中卻是習慣(性xìng)地卷著金絲,面無表(情qíng),也不注意此時有人朝著他走來。

紀無殤心中緊了緊,這北宮珉豪去南旭琮那里干什么?

北宮珉豪站在南旭琮面前,然后看著他,“你很悠閑?!?/p>

“彼此彼此?!彼樕弦唤z的波瀾都沒有,“請坐?!迸赃?,有蒲團。

北宮珉豪點頭,很規矩地就盤腿坐下。周圍的人一陣唏噓,這北宮珉豪素聞和南旭琮交好,但事實是,南旭琮將紀無殤給奪走了,而同為上門提親的北宮珉豪應該厭惡南旭琮才對,怎么竟然能夠坐在一起呢?

周圍的人看著不解,可白姨娘可是看在眼中,心中打定了主意,這大小姐可真是多男人追著呢!要是清譽毀了,看還有沒有男人要!哼!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聲音,“慧元方丈來了!”

大(殿diàn)上頓時全部人都給靜下聲音來。

紀無殤聽著抬起頭來,想看看這慧元方丈的尊容,沒想到,映入眼簾的竟然是那佛闕廟的主持方丈的臉!這,難道是同一個人?還是自己眼花了?

紀無殤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然后再看,卻還是那張臉,有些圓圓的,銅鈴大眼,雙目有神。之前上山的時候,不是說的他閉關修煉嗎?難道這世上還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存在?

“大小姐,怎么了?”秦姨娘此時轉頭恰好看到紀無殤面露驚訝,便問道。

秦姨娘深居西苑,自然是不認識佛闕廟的主持方丈,要是和她說,也不一定是說得清。

“沒什么,只是感覺有些奇怪,這不礙事?!奔o無殤恢復冷清的神(情qíng)。

此時慧元方丈開始講經,眾人認真聽講,紀無殤聽著聽著,都感覺自己仿佛是回到當初佛闕廟中,聽那主持方丈講經一般,這感覺,很熟悉。

但,不等回味,慧元方丈又講了好一會兒的經文,然后讓幾個和尚念誦了其他的經文靜心。

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將該講的都講了,眾人有的聽著昏昏(欲yù)睡,有的聽得津津有味。

紀無殤聽得感覺有味,卻是已經到了齋宴的時候,眾人都出去了,紀無殤還坐在那蒲團上,秦姨娘輕笑道,“大小姐,經文講完了,要走去齋宴了,你看,白姨娘可都走遠了呢!”

紀無殤回神,“是?!?/p>

白姨娘此時抬腳跨出門檻,回頭看了紀無殤和秦姨娘一眼,冷冷鄙視了一眼,才走了出去。

紀無殤和秦姨娘才相互扶著走出來,大(殿diàn)外的廣場中,不知何時已經是擺好了大大的桌子,兩三張長桌子,紀無殤看到有一些官家子女入席了。

紀無殤兩人便隨意坐在一邊,然后等。

這沒到時間,是不(允yǔn)許入宴開餐的。

白姨娘此時坐在顯眼的位子上,本來她大腹便便,不應該隨意走動,但,現在卻是招搖過市一般,沒一會兒,看到的在遠處的白玉蘭。這白玉蘭不就是自己的大哥的閨女么?這會兒也來了?

白姨娘立刻就上前去,“玉蘭?!?/p>

“姑姑?!卑子裉m聽到呼喊,然后轉(身shēn)看著上前來的白姨娘,上前欠(身shēn),“見過姑姑,姑姑大安?!?/p>

“快起來,讓姑姑看看,你又瘦了?!卑滓棠镒旖切π?,“在府上怎么樣?我爹爹如何?”

“祖父(身shēn)子很好,有時候就是念著姑姑呢!”白玉蘭也是笑,“姑姑可是和表大小姐來?”

“嗯,方才你可是看到了?”白姨娘朝著白玉蘭擠眉弄眼,然后趁著沒有人注意,就拉著她到一邊說話,“稍后,這般這般配合?!?/p>

“一定一定。姑姑盡管吩咐?!卑子裉m聽著白姨娘的話,猛地就點頭。

紀無殤此時抬頭,看到白姨娘和白玉蘭在說著些什么,心中警惕,但,秦姨娘卻是推了推紀無殤,紀無殤立刻就轉(身shēn)看過去,見到的正是南旭琮此時被龔術推著過來。

紀無殤看了看周圍,見也有一些公子哥兒和一些女眷說話,那自己也不容易招人閑話,況且,這自己都已經是和他定親,這好歹的可以說上幾句?

秦姨娘道,“我去那邊看看。你們聊?!闭f著就離開了。龔術道,“姨娘,小的幫你?!?/p>

三人聽了心中不免一笑,秦姨娘去那邊看看,能用一個小廝幫忙么?龔術聽著,低下頭,但,卻跟著秦姨娘一起走開了。

紀無殤看著南旭琮,嘴角微微笑了笑,“你來了?!?/p>

“嗯?!蹦闲耒粗?,“這樣的大事,我不得不來?!?/p>

“我想問問你,你可認識佛闕廟的主持方丈?”紀無殤想起那個慧元方丈來。

“不認識,怎么了?”

“我只是感覺這個慧元方丈和佛闕廟的主持很是相像,卻無法證實?!奔o無殤道,“你在侯府中,可是有人為難你?”

“不曾有?!蹦闲耒?,侯府中怎么會有人膽敢為難自己?為難,也是在背后,背后,就當做不是一回事罷了!畢竟自己的事(情qíng)更加重要。

“你在忙什么?”紀無殤小聲問道,“我貌似一點都不知道你的事(情qíng),你也沒有和我說過,是不是,你……”

“我怕你擔心?!蹦闲耒藭r也是低聲,眼神犀利,帶著些占有的味道,“有些事(情qíng),能不將你攙和進去,就不摻合。但,方才我知道,六(殿diàn)下跟你說過話了?!?/p>

“他,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站在那里,沒想到他竟然是和我說話?!弊约河植皇枪室獾?,他沒必要用這眼神看著自己?

“好好照顧自己。今晚,不出意外,會按照慣例,在白馬寺安歇一晚,明(日rì)齋戒之后,才能各自回府?!蹦闲耒凵窨丛诩o無殤的清澈雙眸上,“我不想你出現任何意外,所以,我會讓人安排在你的隔壁住下?!?/p>

紀無殤聽著臉上一紅,這男人,可是夠直接,就不怕被人聽到笑話自己么?好歹自己未出閣……

南旭琮見她低頭不說話,知道她害羞,便道,“我先到那邊去,有事(情qíng),盡管喊我?!?/p>

“嗯?!奔o無殤抬頭點了點,目送他離開。

而此時,正好是北宮珉豪從外面走了進來,恰好地看到紀無殤和南旭琮說話完畢,兩人分離。他心中猛地被人撞擊一般,帶著痛,但,就是不能紓解。

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北宮珉豪看向紀無殤,看到紀無殤面上帶著一些紅暈,心中不免猜測南旭琮和她說了一些讓她害羞的(情qíng)話來,心中更加是堵得慌。

轉頭,看了南旭琮自己推著輪椅走向那邊上,北宮珉豪此時上前來,就在紀無殤的(身shēn)邊坐下。

紀無殤側臉,就看到北宮珉豪那冷峻的臉,頓時面上尷尬,“王世子?!?/p>

“嗯?!北睂m珉豪冷酷點頭,但,其實自己多么想對她笑一笑,然后,看著她對自己笑!

紀無殤看著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便只能是站起來,他不走,自己走便是,而且,自己也不能夠多和他聊。

“你要去哪里?”北宮珉豪看她想走,立刻就喊道。

“到處走走,去找我姨娘,興許她等久了?!奔o無殤想了想,才說道。

“你在躲著我?”北宮珉豪眼神鎖定她,“我知道你和他定親,你也不必這般的躲著我?”說話間,眼神中閃過一絲的落寞。

紀無殤很想無視當做自己沒有看見,但,實在是不忍心,道,“我并非躲著王世子,王世子在朝野當中,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王世子應當好好地以朝事為重。就像是這齋宴,我們吃的都是一些精致的點心作為餐點,但是,百姓卻時常不能溫飽。王世子何不將眼光放之四海,為百姓謀一利?”

北宮珉豪聽了之后,鄭重點頭,“是?!?/p>

“聽聞王次子失蹤了,可有此事?”紀無殤見他臉色好轉,才問起北宮絕世的事(情qíng)來。

北宮珉豪聽著,頓時目露兇光,立刻就看向周圍,想著要尋找紀茵雪的(身shēn)影,紀無殤道,“四妹不在,四妹正患病躺在(床chuáng)上,不能走動?!?/p>

“哼,那個女人!”北宮珉豪怒道,“絕世是瞎了眼,才會錯認為她是個純潔的女子,哼,我想,肯定絕世看到她的真面目,走了!”

“他真的是知道一切的事(情qíng)?”紀無殤看著北宮珉豪的表(情qíng),就是說,自己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嗯,原本父王想著要絕世迎娶西域長公主,沒想到,他心中不滿,又不知怎么回事,連夜……連夜夜探貴府,我想,肯定是這樣知道了所有的事(情qíng),然后,人走了。找不到?!北睂m珉豪頓了頓才將夜探將軍府的事(情qíng)說出來。

紀無殤聽著點頭,這夜闖將軍府的事(情qíng),他們肯定會做,那就是說,北宮絕世肯定是看到紀茵雪所有的事(情qíng)了?呵呵,紀茵雪!

“那他現在人何處?真的是要迎娶西域長公主?”說道這西域長公主,紀無殤想起依云上城來,不知道,他現在如何。

“未曾打聽到下落?!北睂m珉豪看著天色道,“西域長公主也是反對此婚事,所以,此時不了了之。畢竟,絕世,他……天煞孤星?!?/p>

紀無殤點頭,這十八年還是未曾擺脫這一噩夢,的確讓人心中難過,想必,那北宮絕世肯定是想著走遠,不再理會這里的事(情qíng)!

“我代替我四妹向王次子道歉,請王世子幫忙轉告?!奔o無殤此時站起來欠(身shēn)行禮。

北宮珉豪上前扶起她,“不必多禮?!?/p>

紀無殤稍稍躲開他的大手,“是?!?/p>

北宮珉豪看著自己落在半空中的手,放下來,嘴角諷刺一笑,“那我不打擾大小姐了,先行告辭?!闭f罷,就離開。

紀無殤看著他那帶著落寞的(身shēn)影,嘆氣,卻不想,一轉頭的時候,卻迎上南旭琮那目光,原來,他一直都在看著自己,而且,肯定看到自己和北宮珉豪說話。

紀無殤看著他,雙眸清澈。

是的,讓他看到了,那他會相信自己和北宮珉豪之間是清白的嗎?自己不想解釋,何況,隔得如此的遠。

南旭琮突然沖著紀無殤就是一笑,沒有人注意,但,紀無殤卻是看到了,很清晰的笑容,很溫暖的一笑。就是這一笑,讓紀無殤整個人都感覺輕松。

紀無殤回之淡淡笑容。

你若信我,必定生死相隨。

南旭琮像是讀懂她的眼神一般,點頭。

我信你,一輩子認定你。

龔術此時走上前來,然后看著南旭琮道,“爺,有事?!?/p>

“好,走?!蹦闲耒o無殤再次微笑點頭,然后才讓龔術推著輪椅離開。

紀無殤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才回過(身shēn)子來,卻沒想到,一下子就被碰到,猛地,聽到碗掉在地上破碎的聲音!讓紀無殤怒氣的是,竟然面前這人將那一碗粥都灑在自己的(身shēn)上!

紀無殤驚訝地看著面前這個人,“你沒帶眼睛!”

“啊,大小姐,對不起對不起!”這人不是白玉蘭是誰!說著立刻就將帕子放到紀無殤的(身shēn)上去擦!

天,這越擦越臟!

紀無殤一下子躲開,“你,好??!白玉蘭,你厲害!你有種!”紀無殤冷笑看著她,這不是平白的讓自己出丑么?

“怎么了?”白姨娘此時不知從什么地方卷出來一般,立刻就過來,看著是白玉蘭,很“驚訝”地道,“原來是玉蘭!”

“姑姑?”白玉蘭此時看著白姨娘,幾乎是沖到她懷中來一般,“姑姑,方才玉蘭不小心腳下一滑將粥米潑到大小姐的(身shēn)上,已經道歉了,沒想到,大小姐還要訓斥玉蘭,嗚嗚!嗚嗚!”白玉蘭可是越說越大聲,最后,哭起來。

這時候,很多人都漸漸圍上來,朝著紀無殤指指點點,紀無殤冷笑,好一個白玉蘭,好一個白姨娘!姑侄之間聯合起來了是?欺負自己一個人?哼!紀無殤眼神將白玉蘭渾(身shēn)上下都打量了一個遍,最后落到她的那雙鞋子上。

“腳下一滑?”紀無殤笑笑,此時也不顧自己(身shēn)上衣服的污跡,上前看著白玉蘭,“你穿的是連云繡花鞋?據我所知,連云繡花鞋是從西域進的,以最不容易打滑聞名,曾經有西域名師做過一些實驗,實驗那打滑的程度,為的就是讓眾人信服那質量!如今,你穿的正是這樣的一雙鞋子,你說你腳下打滑?這不就是在佛祖面前撒謊嗎?你就不怕遭報應!”

白玉蘭聽著,頓時整個人的臉都紅了起來,周圍的人聽著,頓時朝著白玉蘭指指點點,這明顯的是這白玉蘭小姐算計紀大小姐,特意將白粥潑在她(身shēn)上,還誣陷她無禮!

紀無殤冷笑上前,“白小姐,你還有什么話可說?姨娘,我剛剛分析得對不對?你說,一個三品尚書府的小姐沖撞了一品大將軍的閨女,還要故意誣陷故意扯淡!該當何罪?”紀無殤吐氣如蘭,說話輕輕重重,頓時,讓白玉蘭整個人都給跪了下去。

白姨娘聽著,臉上也是煞白,頓時就朝著白玉蘭罵道,“你這個小蹄子,怎么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qíng)來?你可是讓你爹蒙羞,讓尚書府蒙羞!”

“這,就不用姨娘特意提醒了?!奔o無殤此時淡淡說道。白姨娘聽著,恨不得上前就要抓破紀無殤的臉皮,白玉蘭更加是雙眸看著紀無殤,那恨意濃濃。周圍的人有的人在隱隱作笑,這白姨娘,可是被狠狠地打了耳光一般!

而在這個時候,秦姨娘看著眾人圍著,立刻就走上前來,一看到這樣的景象,當看到紀無殤(身shēn)上那淺綠色羅裙臟兮兮的時候,人愣了,而當看到跪在地上的白玉蘭,還有臉色慘白的白姨娘,才明白過來。

“怎么回事?哼!”秦姨娘此時上前,看了看紀無殤(身shēn)上的污跡,“大小姐莫要心急,稍后姨娘讓人去買幾件衣服來?!?/p>

“謝過姨娘,現在重要的事(情qíng),是想著怎么處理這樣一件事?!奔o無殤眼神飄向白姨娘,“白姨娘,你不會心軟?”

白姨娘臉上灰白,沒想到,還是讓她給反將一軍!

秦姨娘聽著,站在一邊,明白是怎么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卻是有人喊,“六(殿diàn)下來了!”

眾人一驚,頓時讓開一條道來,紀無殤想走,但,無處可走,只好還是站在原地。而跪著的白玉蘭此時著急得很,現在應該是要讓爹爹和娘來解圍??!

“發生什么事(情qíng)?你說!”皇甫玉看著面前跪著那白玉蘭,還有摔碎的碗,以及(身shēn)上有著臟物的紀無殤,看到這樣,皇甫玉心中無名火上(身shēn)。

那被點中的小官只好是將事(情qíng)說出來,礙于皇甫玉的(身shēn)份,更加是不敢將事實隱瞞。

紀無殤冷冷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株獨世青蓮。

沒想到,卻是此時從遠處又來一人,此人穿著俏皮的華麗宮裝,走路一蹦一跳,看著就讓人喜歡,小臉精致得很,櫻唇微微抿了抿嘴,看著這邊有人,立刻就上前來。

“七公主?!鳖D時周圍的人都行禮。

七公主皇甫嵐看著眾人,道,“都免禮,咦,六哥?怎么回事?”看著這一地的人,便問道。

皇甫玉不想跟她解釋,但,那些小廝還是說了。

皇甫嵐看著紀無殤,打量了好一會兒,道,“原來是紀大小姐,本公主可是耳聞好久了,今(日rì)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呢!”

“謝過七公主謬贊?!奔o無殤賠笑。

“六哥,還不趕緊給紀大小姐一個公道?”皇甫嵐笑道。

“來人!將白小姐帶下去,送回尚書府,將此事告訴給尚書大人聽,讓他處理!本(殿diàn)下,肯定會好好追問此事,要是尚書大人不忍心懲罰白小姐還紀大小姐一個公道,那,就別怪本(殿diàn)下無(情qíng)!”皇甫玉點頭說著,頓時“啪”的一聲,就將他的那扇子合了起來,“先領下去,賞三十大板!”

“是!”頓時不知從哪里涌上一些侍衛,撥開白姨娘,就將白玉蘭給帶了下去!

白姨娘只能眼睜睜看著白玉蘭被侍衛帶下去,要是自己出一聲,那肯定會被人認為自己徇私,這對自己的聲譽是極為的不利!何況要是聲譽不佳,往后還怎么想要爭紀將軍府的夫人之位?恐怕紀定北也不會考慮!

紀無殤看了皇甫玉一眼,“謝謝六(殿diàn)下主持公道。謝謝七公主!”

“你不要緊?要不要去換一(身shēn)衣裳,要是信我,請跟我來?!被矢τ窈苤苯诱f道,也不管周圍的人也在場。

白姨娘看著這兩人,心中怨恨,頓時拂袖離開。

紀無殤欠(身shēn),“謝過六(殿diàn)下的好意。方才秦姨娘已經說了,馬車上有羅衫,就不勞煩六(殿diàn)下了?!奔o無殤說著便朝著他欠(身shēn),然后走到秦姨娘那邊,秦姨娘看著她,然后又回頭看著皇甫玉,“回六(殿diàn)下,大小姐說的真切。謝過六(殿diàn)下出手仗義?!?/p>

說罷,兩人扶著一起走了出去。人群也自動的分開條道來?;矢τ窨粗o無殤遠去的背影,將扇子打開。心中感覺多年了,終于找到一個可以讓自己矚目停留的人了。

皇甫嵐看著紀無殤遠去,然后又看著皇甫玉,笑了笑,“六哥,你可是有目標了?”

紀無殤剛剛出來,線兒和珠兒看著她這個邋遢的樣子,頓時上前來,“小姐,怎么回事?”

“不說了,一些瑣事,給我拿(套tào)衣服來,我要換?!?/p>

“是?!本€兒說著,立刻就在馬車上拿了一(套tào)衣服來。

而這個時候,有一個小丫鬟從遠處跑過來,“請大小姐到廂房換衣?!闭f著,指著那稍稍有些遠的一排廂房。

紀無殤點頭,“有勞小姐姐帶路?!?/p>

換掉衣服的時候,已經到了齋戒的時候,白姨娘此時已經是站在一邊,暫時不敢惹紀無殤,因為知道現在六皇子在一邊可是看著紀無殤,但,同時心中也是歡喜,這個((賤jiàn)jiàn)人,被這么多的男人看上,要是一下子就毀了,恐怕所有的人都會鄙視之!

紀無殤此時認真地跪著,跟著眾人一起接受齋戒,齋戒完畢,眾人入席。

用過齋宴,果然,聽到圣上宣旨,讓眾人都住在這白馬寺中,接受最后的洗禮,明(日rì)再回府。

而皇甫玉自然是去了前(殿diàn)不能留在這后(殿diàn)當中。周圍的人都各自散了,回到自己分的院落廂房中,各自歇去。

紀無殤有點困了,便回到院落中,紀將軍府女眷院落是在東廂房那邊,紀無殤住一間,而對面,是秦姨娘和白姨娘。

紀無殤關好門,看著珠兒和線兒,道,“你們打水給我洗漱一下,我要休息?!?/p>

“是?!本€兒和珠兒兩人一個打水,一個去整理(床chuáng)鋪。

沒一會兒,紀無殤已經是洗漱完畢,躺在(床chuáng)上,看了看窗外,秦姨娘房里的燈已經滅了,估計也累,睡了。而白姨娘屋里還有一絲微弱的燈光,紀無殤看著無味,很快就入睡了,沒有夢,倒是安靜。

不知何時,紀無殤仿佛是聽到一陣細細碎碎的聲響,以為是珠兒或者是線兒來看著自己睡了沒,便翻了翻(身shēn)子,“下去,不用守夜了?!?/p>

紀無殤不等人反應,人就繼續睡了。

黑暗中的那雙眼睛,帶著兇光,但,當看多了(床chuáng)上的美人幾眼之后,那兇光隱了下去,竟然是變成熊熊的浴火。上前來,想著就要掀開紀無殤的錦被,紀無殤卻是輾轉了一下,將被子壓了下去。

黑衣人此時看著紀無殤撩人的模樣,更加心猿意馬,上前來,一把句抓住紀無殤的手臂,紀無殤吃痛,注意到那力道,才知道這不是線兒也不是珠兒,是想要謀害自己的惡人!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紀無殤怒斥,掙扎,向后退去,慌忙下,想著要找一些可以抵御的東西,卻抓個空。

“我干什么?稍后你不就知道了嗎?”黑衣人邪笑一聲。

紀無殤認不得這聲音,斷定是自己不認識的人,這恐怕是不能和他理論了。

“珠兒線兒!”紀無殤大喊。

黑衣人立刻上前來,眸子里盡是兇光,“喊什么喊?你那兩個婢子全都給我打暈了,正躺在地上,要不要帶你去看看?院子里的那個丫鬟,更加是不中用,哥哥我早就弄暈了她們!”

“這里是佛門凈地,你還是趁早回頭是岸!”紀無殤冷道,此時從自己的棉被下摸去,記得睡之前,將剪刀放在這棉被下面了。

“哼,回頭是岸?你聽說過作惡多端的人會回頭?”黑衣人冷笑兩聲,“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乖乖就范,免得受苦!”黑衣人說著,整個人都撲過來,紀無殤看著,一下子抽出那剪刀,猛地就朝著這人的后背扎去!

“??!”頓時,那黑衣人只感覺后背痛苦異常!黑衣人大怒,一手就將后背那剪刀拔出來扔在地上,爾后一掌就朝著紀無殤打過去,紀無殤慌忙脫手,向后退去,還好她偷偷練習一些拳腳,現在尚能躲過他的攻擊。

紀無殤跳下(床chuáng)去,想著要跑,但,黑衣人哪里肯放過她?此人后背疼痛,咬緊牙關,一把上前就狠狠地揪住紀無殤的長發!

紀無殤吃痛,被他一把就扯到(床chuáng)上去,“嘭”重重一摔,紀無殤只感覺自己的(身shēn)板子都快要散掉了!來不及疼痛反應,就被這人壓上來!

紀無殤慌了,頓時驚呼,“救命!救命!”

“哼,都說了,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救你!”黑衣人冷斥,忍著背后的傷痛,一下子就扯開紀無殤的衣裳,紀無殤本來入寢,根本不會穿太厚的衣服,結果此時,香肩半露,黑衣人看著那(誘yòu)人的肌膚,頓時整個人都垂涎三尺來。

這白姨娘可是沒有說過這大小姐竟然是如此秀色可餐!自己今(日rì)可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黑衣人低下頭,就聞到一陣體香,帶著悠悠的蘭花香味,黑衣人渾(身shēn)一顫,這可是處子香??!果然,今兒是撿了大便宜!

在對面廂房中的白姨娘猜測著時間,約摸好了慢慢打開門,果然看到對面有人影在互相打斗,但,最后還是被壓了下去!白姨娘精神大振!

頓時就返回到自己的院里,該是掐準時間抓人的時候了!

紀無殤拳打腳踢,終于,朝著他那胯下就是一踹,那人受到疼痛,頓時捂著(身shēn)下,跳下(床chuáng)去,“哎喲哎喲!”

紀無殤抓緊時機,立刻就要打開窗子跳窗,黑衣人大驚,頓時就往將紀無殤從窗口處拽了下來!

“??!”就在紀無殤再次被人壓在(床chuáng)上的時候,聽著一聲吃痛尖叫,紀無殤感覺(身shēn)上竟然沒有了那體重!頓時,紀無殤回神睜開眼,看到的正在自己的(床chuáng)邊的是南旭琮!

紀無殤愣了,南旭琮眸子怒火沖天,手中的金絲立刻就卷出,一下子就打在那人的(身shēn)上,那人看著不是南旭琮對手,賣了一個破綻,沖著紀無殤就殺來。

南旭琮眼神閃過一絲的緊張,金絲卷出,但,那黑衣人頓時就破窗而出。南旭琮看他走遠,不能追。

紀無殤捂著自己的衣服,驚魂未定一般,小臉緊張地看著他。

南旭琮喉結上下動了動,“不怕,我在?!?/p>

紀無殤含淚點了點頭。

南旭琮推著輪椅上前來,然后輕輕地伸出手來,將她拉過來,抱在自己的懷中,“不怕,不怕,我一直都在?!?/p>

“嗯?!奔o無殤點頭,低聲在他耳邊啜泣,他溫柔地理了理她的頭發,然后吻了吻,又將她的衣服拉好。

雙眸看著她,“誰做的,知不知道?”

紀無殤來聽著,頭腦中閃過今(日rì)的片段,除了白姨娘,不會有其他人!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是聽到院子外一陣亂哄哄的響聲,紀無殤大驚,一下子從南旭琮的(身shēn)上下來,走到窗口處,看了,回頭,對著南旭琮道,“白姨娘帶著人來了!”

這可是捉(奸jiān)??!雖然兩人是有婚約,但好歹的未婚就這般的茍合,傳出去,紀無殤可以去死了!

紀無殤看著他,“你趕緊走?!?/p>

南旭琮搖頭,“這里無路可走,他們將院子都包圍了。我想,還是和你一塊面對!”

“不,我想想,肯定有方法!”紀無殤轉了幾圈,卻沒想到好方法來。

就在毫無思緒的時候,卻聽得一聲音道,“我有好方法!”

紀無殤和南旭琮兩人大驚。

------題外話------

謝謝

1qiu5588書童投了1張月票

2淚雨1書童投了1張月票

3sdzxdy童生投了1張月票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