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文閣刺繡,步步驚心 二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9401

她那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已經是像風箏一般,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遠處那旁邊的桌上,“啪”,桌子被她那重量給壓碎了!

紀無殤看著有些驚訝,轉頭,看到南旭琮不以為然地輕輕擺弄自己的金絲,這難道不是他干的?

周圍的人都驚訝,怎么回事,竟然是那一瞬間,(嬌jiāo)娘就已經飛了出去?

“你們,你們想著干什么?”那掌柜此時立即上前來,然后朝著紀無殤等三人就道,“這里真的是沒有你們要找的人啊,不然,肯定會帶著你們去搜的!”

看著這個場景,在場的那些顧客全都一股腦的跑了出去,那掌柜和小廝的全都有些無奈地看著紀無殤,但又膽顫。

那(嬌jiāo)娘此時爬起來,紀無殤冷冷看著她,“再給你一次機會?!蹦亲旖俏⑽⒙N起,像是看著自己砧板上的物件一般。

(嬌jiāo)娘捂著(胸xiōng)口,嘴邊都是血,“在樓上,有本事,你們自己去!”

紀無殤看了南旭琮一眼,南旭琮沒有說話,朝著紀無殤微笑。

“爺,要不要……”龔術剛想著要說什么,但南旭琮舉手示意他不必再多說,南旭琮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張疊好的宣紙,龔術立即上前,拿過那紙,趕緊地就跑了出去。

紀無殤看著龔術跑開,不明白,這要是他走了,那南旭琮還怎么上樓去,自己一點功夫都不會,不能幫他扶著輪椅上去??!

南旭琮嘴角笑笑,“無殤,走,我們上去?!?/p>

“你這個樣子,怎么上去,我不會武功……”紀無殤為難道。

那一邊的掌柜和(嬌jiāo)娘神氣地看著紀無殤和南旭琮,他們一個是個弱女子,一個是雙腿有疾的,打死都不相信他們能夠爬上樓去!

掌柜的此時示意一邊的小廝,那小廝見狀趕緊地就偷溜到外面去,紀無殤看著心中焦急,那小廝肯定是想著要到官府去帶人來抓自己和他了!

南旭琮嘴角勾勾,那小廝沒跑多久呢,就看到龔術親自揪著這小廝的衣襟進來,然后就往地上一扔,隨后,龔術猶如那門神一般,佇立在那門口處,朝著南旭琮道,“爺,皇城駐軍馬家軍已經得令,立即就帶人趕往這邊來!”

南旭琮點頭,雙眸有神,看著紀無殤,“我們且稍等一下?!?/p>

“好?!狈凑€有時間,自己還是可以等等的。

南旭琮看著她,道,“掌柜,怎么還不上菜?無殤,過來這邊坐?!闭f著,人帶輪椅,已經是坐在一張桌子旁。

周圍的人有些驚愕,這該死的,讓馬家軍來,這還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嗎?往后這生意怎么做?不對,他們兩個人肯定是來砸場子的!

(嬌jiāo)娘此時已經有些不淡定,上前來諂媚道,“這位公子,這位小姐,你們能不能將什么馬家軍的給請走?我這小店恐怕難以容下那些軍爺!還請你們……”

“我想,你這個店,肯定是黑店,讓馬家軍的人查查也是好事。我的人在你這里消失的,那我就要讓你們都把他們都給我交出來,要是少了一根汗毛,就別怪我客氣?!奔o無殤嘴角冷笑,坐在南旭琮的對面。

“小姐,我們這店里,真的是沒有你說的人,之前和你來的那些下人,估計是因為以為你不在的緣故,便離開了。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嬌jiāo)娘知道他們厲害,便不敢再死撐,想著要圓個謊子,“何況,我們這真的是小本經營,絕對的清白,要是馬家軍一來,肯定嚇壞了我們這些顧客呢!”

“是么?!奔o無殤看著她,“俗話說真經不怕爐火煉,你緊張什么?!?/p>

(嬌jiāo)娘無話可說,就在這個時候,馬家軍已經由馬家二公子馬睿帶著人來了,一進門,立即喊道,“是誰報這里私藏下人?”

“馬公子別來無恙?!蹦闲耒藭r笑笑,開口道。

馬睿聽著,朝著南旭琮走過去,驚訝一聲,“原來是南世子!”

“久違了?!蹦闲耒笆?。

紀無殤此時也是笑笑,這馬睿之前在皇宮的花園中見過,不過,就不知道他記(性xìng)如何了。

“馬公子安好?!奔o無殤點頭道。

“喲,紀大小姐!能遇上紀大小姐,真是在下的榮幸。要是能夠為大小姐做事,那就是在下的榮幸了!”馬睿興奮一聲,但,說完之后,卻才明白一般,這大小姐和南世子有婚約,可是,竟然是現在也在一起真光明正大了?罷了,那是別人的事(情qíng),自己還是少些管。但,這大小姐不應該是去皇宮中參加文閣刺繡嗎?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其實今(日rì)勞煩馬公子前來,是想讓馬公子幫忙找幾個人?!奔o無殤無視他眼里的一絲疑惑,道,“鐵衛送我進皇宮,沒想到遭人半路劫殺,好不容易逃出來想著要包扎一下傷口,卻不曾想到,這家是個黑店,險些置我于死地!還望馬公子能夠帶人將樓上的廂房搜搜,將我的鐵衛搜出來,好讓他們能夠安心養傷?!奔o無殤簡短地說道。

馬睿點頭,原來如此,自己馬家軍護衛皇城安全,沒想到竟然會有人來暗殺大小姐,這是自己失職??!“來人,給我搜!”馬睿怒目一瞪。

(嬌jiāo)娘一個步子就上前來,“不能搜!”

“滾!”馬睿冷冷斥了一句,“這小姐可是將軍府的大小姐!你們真是不要命了!”

(嬌jiāo)娘聽著,頓時恍然無神,往后退去,這可是怎么辦?怎么會惹上將軍府的大小姐?不,還有這個什么叫做南世子?難道都是晉南侯府那雙腿有疾的南世子……天!

紀無殤沒有多大的耐(性xìng),這就要到時辰了,自己耽誤太多,“琮,我要進皇宮了,不然,我會受到懲罰的?!?/p>

南旭琮點頭。

沒過一會兒,果然看著馬睿帶著人將鐵衛等人從樓上扶下來,全部都給放到了,估計是下了蒙汗藥!

紀無殤怒,上前來,(嬌jiāo)娘以為她想著干什么便想著要和她說些好話,但,沒想到,紀無殤掄起手來,就刮了她三個巴掌,“騙我,沒有好下場!”紀無殤瞇起冷眸,看著那(嬌jiāo)娘,(嬌jiāo)娘不敢再多說,立即跪地求饒,“求大小姐饒命,(嬌jiāo)娘也不過是賺多一點銀兩……”

“卑鄙!”紀無殤冷哼,然后就對著馬睿道,“馬公子,這件事(情qíng)就交給你了!”

“好!”馬睿點頭,雙眸看著紀無殤,紀無殤沒時間去管他,朝著南旭琮就走過去,“琮?!?/p>

“我送你,龔術,將馬車帶過來!快!”南旭琮立即道。

“是?!?/p>

“大小姐,你的鐵衛……”馬睿趕緊說道。

“請將他們救醒,然后讓鐵峰自己拿主意?!奔o無殤指了指那個比較高大的男人,示意那個是鐵峰。

紀無殤便和南旭琮兩人走了出去,那刻聽到馬睿在說,“來人,將這些人等全都給我壓到牢里去,這個店,封!”

此時龔術已經駕馬前來,??吭谝贿?,看著紀無殤和南旭琮,立即就下來,道,“爺?!?/p>

“好?!蹦闲耒仡^看著紀無殤,“可惜,我不能親自送你去?!?/p>

“已經足夠了?!奔o無殤眼神也是看著他,“你好好保重自己?!?/p>

“龔術會安全送你到皇宮的,你盡量不要和他們來往?!蹦闲耒抗馍畛?,隱約中似乎暗含明亮光芒。

“嗯?!奔o無殤點頭,然后就坐上了馬車,而龔術立即就跳在那馬車上,“爺,那屬下先將大小姐送到?!?/p>

“好?!蹦闲耒粗R車上的女子,那女子此時撩開那簾子,同樣是看著自己。

“我會進宮的?!蹦闲耒旖巧陨詣恿藙?。

紀無殤點頭,馬車走動,等到看不到他人的時候,紀無殤才將車簾子放下來。

龔術在前面一直趕車,并不和紀無殤說話,紀無殤便在車中小憩。

“吁!大小姐,到了?!饼徯g跳下馬車來。

紀無殤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xué),然后讓自己迅速精神起來,撩開簾子,看到龔術將那腳蹬放下。紀無殤便由他扶著下來,“謝謝你?!?/p>

“大小姐千萬別客氣,這是屬下應該做的?!饼徯g憨厚笑笑,“大小姐,你可是要小心,這皇宮中,可是個吃人的地方,大小姐小心??!”

“知道了?!奔o無殤點頭,拿出個荷包來,放到他的面前,“這荷包,就當我是賞給你的!”

“不可不可,要是爺知道你賞賜個荷包給屬下,屬下的好(日rì)子可就沒了!”

“怎么?”紀無殤疑問。

“天底下哪里有一個男人會想自己心(愛ài)的女人給別的男人送荷包呢?不對,這荷包應該是大小姐想著要送給爺的!謝謝大小姐,屬下一定會轉交給爺的!”龔術將那荷包拿過來就揣在懷中,“爺肯定高興!”

“謝謝你?!奔o無殤笑笑,“你可別讓人知道了,這對我的聲譽……”紀無殤說道一半,便看著周圍,還好,這時候還早并沒有多少人。

龔術點頭,“是,是。那屬下先走了?!?/p>

紀無殤嗯了一下,目送他離開,然后才走進了這皇宮的后門。

那幾個侍衛看著紀無殤,立即就上前來攔著,這哪家的小姐不是帶著一大堆的丫鬟婆子,怎么這個不像是進宮比賽的小姐?

“慢著,你是?”一名侍衛立即就上前來問道。

紀無殤欠(身shēn),道,“小女是紀將軍府的大小姐,閨名無殤?!边@個時辰,是自己早了還是自己遲了?怎么一個人都沒見著!

“哎喲,無殤大小姐,你可是來了!”紀無殤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從那里面傳來一聲,紀無殤抬眼看過去,見到的正是一個皇宮里頭嬤嬤的打扮,(身shēn)后跟著幾個丫鬟,紀無殤看著,著實想不起來這人到底是誰。

“嬤嬤好?!奔o無殤朝著她就行禮。

“快,趕緊的,時間來不及了!”王嬤嬤上前來立即就拉著紀無殤的手,然后就往那里面走,紀無殤不知這是如何,問道,“嬤嬤,是不是比賽就要開始了?”

“還不是么?你怎么這么晚才到!嬤嬤可不管了,你要是遲些時間,宮里的人肯定不會讓你參加了?!蓖鯆邒呖粗?,帶著她立即就朝著那后花園中走去。

紀無殤看看周圍,真的沒能發現什么人,紀無殤心中疑問,但,還是繼續跟著她和幾個丫鬟走。

到了后花園中,進了一個宮(殿diàn),這宮(殿diàn)倒是有兩三層樓這么高,紀無殤剛想著要跟著一起進去,卻看到那邊有幾個小姐在一起聚集著說笑,看到紀無殤就起哄。

“這不是紀大小姐么?怎么這個時候才來?”

“還不是,這第一批的都結束了,現在第二批都進行到中間了?”

“還不是么,就算進去,還不是一樣的靠后排名,看她繡出個什么東西來!”

“說不定是一只鴨子,聽說啊,她想著要刺繡一只鴛鴦,沒想到,卻成了一只鴨子!”

“哈哈啊,有趣有趣!”

……

紀無殤停住聽著,心中惱怒,但要是正如她們所說的,應該要早些進去好好地繡好繡品才對!

紀無殤剛剛抬起腳步進去,卻沒想到,樓上竟然是潑了一盆的冷水下來!紀無殤整個人都給澆成落湯雞!

“哈哈哈,看,看她!”

“哈哈,落湯雞,笑死了!”

……

紀無殤雙拳緊握,這正直是深秋,天氣寒冷,如今水潑到自己的(身shēn)上,全(身shēn)濕透了!紀無殤抬頭看著樓上,樓上的那不是高鳳芬是誰!此時正探出個頭來,“喲,是紀大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經過呢,所以,就將水給潑下來了?!?/p>

“高小姐,呵呵!”紀無殤怒氣忍下,反而是笑容滿面,“高小姐在上面小心掉下來?!?/p>

高鳳芬一怔,不,她應該是生氣才對,她應該是沖上來跟自己理論!

紀無殤看她不說話,便看向那邊的一堆的女子,眼神冷冷。那幾個人看著紀無殤那殺人似的目光,不再談論,看著紀無殤。

王嬤嬤回頭看著紀無殤這個樣子,臉上難看,但看著紀無殤這落魄的樣子,心中倒也想笑笑,但還是忍住,“大小姐,你沒有多少時間了,過了這一批,就是放棄比賽!但你現在(身shēn)子淋了水……”

“嬤嬤,我沒事?!奔o無殤扯出一絲的笑容,不是想要讓自己出丑,讓將軍府出丑嗎?自己偏不!

哼!

紀無殤走進去,走動的地方都滴出一些水來,紀無殤穿著那濕衣服,渾(身shēn)打著冷顫,但一定要忍!紀無殤告訴自己要忍!這筆帳,先記??!

王嬤嬤點頭,指了指一個空的位子,此時(殿diàn)中有很多的官家閨女都在緊張的做繡品,但,有一些聽著聲響便抬起頭來,一看到紀無殤這淋水濕透落寞的樣子,便都噗哧笑了出來。

紀無殤冷瞪了她們一眼,然后不在意地坐在那個空著的位子上。

那主考官是個大約三四十歲的男人,此時看著紀無殤渾(身shēn)濕透坐在那,驚訝,立即拉了王嬤嬤到一邊,詢問怎么回事。

王嬤嬤便將剛剛發生的事(情qíng)說了一下,然后雙眸瞄向紀無殤,紀無殤此時整個人聚精會神,然后就趕緊穿針引線,雖然冷得發抖,但,手還是顫抖著趕緊刺繡。

紀無殤嘴唇冷得有點發白,但,還在咬牙堅持。

這時候倒是門外有兩個(身shēn)穿華服頭戴玉冠的男人經過(殿diàn)前,此時聽著那一邊的女子在議論什么紀大小姐被高鳳芬不小心潑水了等等。

皇甫玉頓時皺眉,這自己剛剛來的時候,未曾看到紀無殤,現在好不容易來了,聽到的說是被潑水了?怎么回事?

而在旁邊的皇甫霆見他停下,便道,“六弟,你在想著什么?”

“二哥,我剛剛聽到說,紀大小姐來了,可是,被那高小姐潑水?”

“應該是這水?!被矢藭r收起銀扇,然后往前面地上一點。

皇甫玉果然看到好大的一灘水漬,這就是說,紀無殤真的是渾(身shēn)濕透了?那她人?

皇甫霆示意正(殿diàn)內,皇甫玉點頭。

而這時候,倒是那幾個小姐其中有個眼尖的看到皇甫霆和皇甫玉,頓時就喊道,“看,是二皇子和六皇子!”

“啊,好俊?!币粋€小姐說道,然后立即就用袖子遮住自己害羞的臉。

“看,過來了!”

“啊,我,我不能呼吸了,二皇子在笑!”

……

皇甫霆此時嘴角笑笑,和皇甫玉靠近她們。

“參見二皇子,參見六皇子?!睅讉€小姐立即朝著他們兩人行禮。

兩人點頭,皇甫霆道,“都起來!”

幾個小姐再次欠(身shēn)然后才起來。這兩個皇子都未曾婚配,要是自己能夠入了這兩個皇子的眼,也定能夠飛黃騰達,飛上枝頭當鳳凰??!

“我想知道,那灘水是回事,而且,不要有任何欺瞞哦!”皇甫霆此時認真道。

幾個小姐聽著是紀無殤被潑水的事(情qíng),便立即對看了幾眼,想著要不要將事(情qíng)說出來。

“還不趕緊說?”皇甫玉冷冷說道,一點都沒有之前所看到的那種嬉皮笑臉(愛ài)玩的表(情qíng)。

她們立即不敢在猶豫,這反正是紀無殤和高鳳芬之間的事(情qíng),不關自己的事!告訴他們又何妨!

抱著這樣的想法,將剛剛發生的事(情qíng)都說了一遍。

皇甫玉聽著越來越怒,轉(身shēn)就走了出去?;矢犞c頭,笑笑,“那就不打擾幾位小姐了,你們要是已經完成比賽,就早早回府歇著!”

“二皇子,我們要一直比賽三(日rì),三(日rì)結果出了前三甲,才能夠回府去呢!”一個膽大的小姐回到。

皇甫霆點頭,然后拱手就跟著皇甫玉走了進去,但,皇甫玉只能是站在那門前往里面看而已。這明文規定,不能夠擅自闖入(殿diàn)內觀摩比賽,不能大聲喧嘩,不然擾亂小姐比賽,就要受到懲罰!

皇甫玉終于搜尋到紀無殤的(身shēn)影,見她此時背對著自己,(身shēn)上的那衣服還在滴答著水滴!而她整個人顯得更加的單薄,讓人看著都感覺痛。該死的,在這么冷的天中穿著濕衣服來做女紅,這不是要了她的命么?

“阿嚏?!奔o無殤突然打了一個噴嚏,頓時就捂著自己的嘴,周圍的人都頭來異樣的目光,紀無殤看著,立即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好歹的自個顧著自己的去,紀無殤又趕緊地做女紅。

皇甫霆看著紀無殤,眸中閃過一點點光芒,這沒想到,她會是如此的倔強??聪蛑骺脊倌菑堊雷由系穆┒?,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一陣風從外面吹進來,紀無殤冷得打了一個冷顫。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紀無殤心中冷道。

皇甫玉生氣,“二哥,你說,這怎么能行?紀大小姐冷得發抖!”

“我也沒有方法?!被矢届o道,“我們還是不要太大聲,免得驚擾她們?!?/p>

“嗯?!被矢τ顸c頭,皇甫霆拉著他往別處走,許久,放開他,看著無人,道,“六弟,莫非你是對紀大小姐她……”

“二哥,你想什么呢?”皇甫玉瞪了他一眼,很鄙視地道,“我知道她就要嫁給南世子,我怎么會跟南世子搶人?而且,這還是父皇下的圣旨,我不要命才會去惹她!”

“你知道就好?!被矢旖菗P起。

就在這個時候,倒是一名公公朝著這邊走來,一看到是皇甫玉和皇甫霆,便立即眉開眼笑,“二皇子六皇子,太后有請?!?/p>

皇甫玉和皇甫霆點頭,“走?!?/p>

到了太后的養心(殿diàn),卻離遠兩人就看到一人已經是在那(殿diàn)中,應該是和太后在說話?;矢τ駜扇藢戳艘谎?,心照不宣地走了進去。

進了(殿diàn)中,才發現,是南旭琮,他此時正在那太后有說有笑。

兩人驚愕了,但,立即跪下行禮,“霆玉拜見皇祖母,愿皇祖母福壽金安!”

這南旭琮,怎么會在這里?雖然他一直有著皇祖母撐腰,也不是這般的經常來這后宮之中!

“是玉兒和霆兒,都起來!賜坐?!碧蟠让忌蒲?,朝著一邊的太監婢女揮手。

趕緊有人上前端了椅子前來。

“謝皇祖母!”兩人起(身shēn)才坐在那椅子上。

南旭琮此時轉了輪椅,朝著他們兩人道,“南旭琮見過二(殿diàn)下、六(殿diàn)下?!?/p>

皇甫霆點頭,臉上笑了笑。

皇甫玉上下打量了南旭琮一圈,才道,“久聞大名,今(日rì)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六(殿diàn)下謬贊旭琮了?!蹦闲耒π?。

“哼?!被矢τ褫p哼一聲,然后坐在那椅子上不說話。

太后看著笑笑,“玉兒,你還是這樣的(性xìng)子,一點都不改改?!?/p>

“皇祖母,玉兒的(性xìng)子您知道的?!?/p>

太后輕輕搖頭,“今兒讓你們兩兄弟來,就是想讓你們認識一下琮兒,琮兒雖然是生長在侯府中,雙腳不靈便,但,有一(身shēn)的才華和本領,讓人不得不贊??!”

南旭琮聽著臉上帶著一些紅云,這贊自己,有點夸張了些。

皇甫玉冷哼了一聲,而皇甫霆似笑非笑。

——

紀無殤抬頭,看著那漏斗已經是沒有多少了,時間就要到,紀無殤趕緊的收拾最后的線尾。終于那漏斗里的沙子全完了,紀無殤恰好弄好最后的一線。

“時辰已經到了,停?!敝骺脊僬f道,然后就將目光看向紀無殤,見她此時很安詳地坐在位子上,靜靜等待。有幾個小姐未曾完成繡品,不得不放下針線,生悶氣。

幾個婢女此時上前來拿小姐們做的繡品,好一會兒才將那繡品全都收了上去。

“好了,請各位小姐出去!稍后會有嬤嬤帶你們去金源園,你們未來的三(日rì),就暫時住在金源園!”主考官此時說道。

紀無殤“阿嚏”又打了一個噴嚏,哆嗦著走了出去。雖然(身shēn)子有些羸弱,也累了,但,聽著說全部小姐的都住在那金源園,那自己就有機會將她們都給捏死了!三天時間,足夠了!

誰擋我路,就滅誰的路!

紀無殤走到外面,不知道該如何走,這里一點地方都不認識,人也不認識幾個,要是走錯地方,可是會被殺頭!

有幾個小姐這時候倒是往一邊去玩去鬧,而就在紀無殤有點茫然的時候,卻聽到(身shēn)后一個聲音,“無殤姐姐?”

紀無殤轉(身shēn),沒想到正是上官飛燕,紀無殤笑笑,“三小姐?!?/p>

“你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樣子?”上官飛燕皺眉嗎,然后拉著她到一邊來,“走,我們去金源園,換(身shēn)衣服,要是你一直這個樣子,很容易生病的?!?/p>

“阿嚏?!本驮谒f完話的時候,紀無殤已經又一個噴嚏,紀無殤不好意思地捂著自己的口鼻,“對不起?!?/p>

“什么對不起,真不小心,你怎么弄得?”上官飛燕倒是(熱rè)(情qíng),問了幾個嬤嬤還有那些宮女之后,立即就朝著那金源園走去。

紀無殤道,“是不小心,不礙事,沒一會就好?!?/p>

“我聽說你府上變故很多,四小姐,竟然是死了?”上官飛燕此時轉頭,有點難過疑問道。

紀無殤搖頭,這三小姐,估計給紀茵雪純(情qíng)的表面騙了心,這會兒對她擔心。罷了。紀無殤道,“四妹嫁人了,現在不知道有沒有能來參加這文閣刺繡?!痹拕倓傉f完,就聽到院子里傳來一陣的說話聲。

“四小姐,你知道么?你大姐可是今兒變成了一個落湯雞呢!”

“這個,我不曾知道,你們知道她在哪里?”

這不是紀茵雪的聲音么?紀無殤渾(身shēn)顫了顫。

“喲,你還惦記著她???省點!你好歹的已經嫁人,就不是將軍府的人了,還擔心你大姐做什么?”

紀無殤冷笑,而上官飛燕聽著這話,也是臉上尷尬,看著紀無殤,紀無殤倒是道,“謝謝你,三小姐?!?/p>

“是我應該的?!鄙瞎亠w燕看著紀無殤此時進去,腳步卻停下來。

紀無殤一進去,所有的人都停在那里,紀茵雪此時回頭,看著紀無殤渾(身shēn)濕透的樣子,而且,分明的是由濕到干,好不可憐!“大姐,我正愁著你去哪里呢!”紀茵雪此時上前來,就要扶著紀無殤,紀無殤手偏過,沒有讓她扶,沒想到,那個人竟然這么厲害,將就要死的紀茵雪救了回來,而且,如此充滿活力了?

“四妹,你怎么樣,(身shēn)子都好了?”紀無殤看著她道。

“嗯,都好了,沒想到,夫君請的大夫竟然是醫術高群,讓我從鬼門關中回來了?!奔o茵雪笑道。

“那就好,我先進去了?!奔o無殤立即進了屋里,將門關上,鎖了,然后挨個小廂房尋去,終于看到寫著自己名字的廂房,便進去,鎖上門,在那衣柜中找了一件合適的衣服,換了。

這廂房的衣服都放在大柜里,有不同的款式和顏色,供小姐們選擇。

紀無殤才感覺自己的(身shēn)子慢慢暖起來坐在(床chuáng)上,雖然這地兒有點小,但,還算是夠溫和。

就在這個時候,窗子外卻有人投了一顆什么東西進來,紀無殤忙往窗子外看,但,沒有看到人了,紀無殤只好是關上窗子,將地上的那紙團撿了起來,打開,那寫到:

晚,亥時中御花園相見。

但是沒有些落款,紀無殤的心有些疑問,這人到底是誰?和不是南旭琮的筆跡,自己以前看過他寫的他畫的,但,就是不是這樣。自己小心為妙,絕對不會輕易出去的!這里不比自己的將軍府!

外面的門已經被打開了,那幾個小姐們進來,頗有一些罵罵喋喋的,紀無殤不管她們,自己躺在(床chuáng)上休息。

晚膳是在正堂用的,紀無殤看著這么多人在一起,而自己是習慣了清靜,便坐在一邊,并不曾說話。

“這么一點東西,誰稀罕!”李鴛鴦怒氣嗔道。

“李小姐,你在家里吃慣了山珍海味,就到這里來吃吃陽(春chūn)白雪也不錯!”這說話的是高鳳芬!

紀無殤立即打起精神來。

“什么陽(春chūn)白雪,高小姐可是很文雅呢!”李鴛鴦冷哼道。

“罷了鴛鴦,別和她斗嘴呢!”一個有些膽怯的小姐拉著李鴛鴦說道。

李鴛鴦冷哼,“不過她爹是左丞相大人而已!神氣什么!”

“你又算哪根蔥?你不過是小小禮部侍郎的千金,你拿什么跟我比?”高鳳芬冷斥、

“李小姐,你少一句,高小姐今兒可是神氣了,一不小心就潑了紀大小姐一(身shēn)的水,要是再一不小心,哼,就將你李小姐的臉蛋兒都給刮花了,那就慘嘍!”看戲的那大學士的小女元芊芊就道。

李鴛鴦聽著,頓時噤聲,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放在紀無殤的(身shēn)上,是啊,紀大小姐誒不是聽說(挺tǐng)厲害的么?怎么這回一點聲響一點反擊的(情qíng)緒都沒有?不會是被高鳳芬給嚇著了?還是,給近(日rì)她府上的那些破事給嚇得變了(性xìng)子?

紀無殤笑笑,夾起一塊豆腐,放入口中慢慢吃,很是悠閑。周圍的小姐看著,咽了咽口水,這紀大小姐怎么吃得這么香?

紀無殤瞄了她們一眼,繼續吃自己的。

高鳳芬心中氣不過,上前去,“我們都沒有開始用膳,你這么猴急動筷子干什么!”

紀無殤笑笑不語,繼續夾了一塊蝦(肉ròu)。

高鳳芬怒了,這可是當自己是透明人???周圍的小姐們可是看著冷笑自己呢!

“你是聾了還是傻了!”高鳳芬怒吼,“我在問你話!”

“我吃我的,你說你的,有錯么?”紀無殤此時抬起頭來,目光微冷,卻像是一把刀,就往高鳳芬殺去一般,高鳳芬被她這氣勢看得往后退了退,“你,你……”

“紀大小姐就是紀大小姐,果然是不一樣呢!”那李鴛鴦此時冷笑道。

紀無殤聽著,抬頭,白了她一眼,“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不然,小心閃了舌頭!”

李鴛鴦一聽,頓時捂著自己的櫻唇,生怕真的閃了舌頭。

高鳳芬心中怒,自己白天的時候可是潑了她一(身shēn)水呢!她現在竟然一點收斂都沒有?

“瞧那高小姐,被氣得,嘖嘖嘖?!痹谀菐讉€小姐當中,有人小聲道,但所有人都能聽到。

“就是,還左丞相府的嫡女呢!”

……

紀無殤一直無視。

高鳳芬怒了,手中摸到面前的茶杯,就要往紀無殤的臉上潑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紀無殤“噗”的一下,將口中的食物全都噴在高鳳芬的臉上,(身shēn)上!

------題外話------

aji86秀才投了1張月票,謝謝。

七夕快樂。原本想著寫男女主的溫(情qíng)戲,因為這七夕嘛,(情qíng)人節啥的,但,那個,劇(情qíng)沒到,沒法子,往后再寫了…么么噠…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今日股票推荐最新消息 pc幸运28分析器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山西快乐10分购买app 内蒙快三早知道推荐号 股票指数点位是指什么 一分时时彩在线计划 安徽快3游戏即将上市 广西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天津时时彩计划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