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生辰宴,給世子驚喜! 精!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351

紀無殤知道他心中肯定往別的方向去想,也許還會以為讓別的女人橫在自己和他之間,這怎么可能?他曾經說過,只對自己一個人好,別的人,他都不會娶。那紀無殤自己更加不會讓別人橫在自己和他中間!

“你真的忘記今天是什么(日rì)子?”紀無殤櫻唇微動,眉中帶笑地看著他。風輕輕吹過她的發梢,南旭琮旁若無人一般輕輕地為她攏了攏,他的臉上驚訝未曾退去,“那是何事?”

他果真忘了自己的生辰么?紀無殤看著他焦急,道,“今天,是你的生辰,你忘了么?”

南旭琮頓時只感覺腦海中炸開這聲響。

今天是你的生辰……生辰……自己從來沒有辦過一場生辰宴,都已經淡了,都已經成了習慣了!可今兒,她說,今天是他的生辰……

“你……”他臉上閃過疑問、驚訝、(愛ài)憐,又轉變成擔心。

紀無殤看著他的表(情qíng),“是,今天我為你辦了一個生辰宴,希望夫君能開心?!?/p>

“我……”他驚訝的無法言語,放眼看過去,看到小廝和嬤嬤前來,“世子,世子妃,請進去!”

紀無殤點頭,“琮?!?/p>

南旭琮像一個突然收到糖果而驚喜不知所措的小孩子,任由著紀無殤牽著他的手慢慢地一起走進府中。

那黑曜石般的眼神此時變得更加幽深,他的眼神掠過府上的那些貴客。

此時,走進去的時候,經過前院,引起一陣唏噓。

“真的,南世子真的回來了!”

南金雪一聽,猛地回頭,果然看到南旭琮正和紀無殤在一起,兩人牽著手,她慢慢地推著輪椅,一起走在道上。

“沒想到南世子三天后果真回來!”

“不可能!”南金雪咆哮一句,卻看到周圍貴公子們的驚訝,頓時改了臉色,一把就走了出去。

他怎么可能會及時回來!

北宮珉豪看著南旭琮和紀無殤從遠處走來,便迎上去,臉上帶著絲絲微笑,“旭琮,南世子妃?!?/p>

南旭琮定了定,嘴角微微浮出笑意,“王世子?!?/p>

北宮珉豪看著他,然后又看了一眼紀無殤,“你交代的事(情qíng),我已經做了?!?/p>

“絕世和公主應該進府在別院?!蹦闲耒聪蚰且贿叺谋秤?。

北宮珉豪頓時回頭去看,見到的北宮絕世正和依云慕辰兩人走向別院。他們回來的事(情qíng)皇城的人還未曾知道,故而避一避也不為過。何況,兩人的關系和(身shēn)份,還要有個契機才不至于太唐突。

北宮珉豪抿唇,“多謝!”

“嗯?!蹦闲耒π?,眼神飄向紀無殤,“如若無事,那無殤,我們先走?!?/p>

“是?!奔o無殤道。

北宮珉豪眼睛閉了睜開,讓開一條道來,“請?!?/p>

紀無殤嘴角笑笑,和南旭琮一起進入正堂。

整個侯府中的人都傳開了,南旭琮竟然能在今(日rì)回來!紀無殤心中隱隱歡喜,低頭看著南旭琮,南旭琮手心緊了緊,“是不是,你和他們做交易了?不然,他們怎么肯辦……我的生辰宴?”他最終還是將心中的擔憂說了出來。

“沒有?!奔o無殤眸中含(情qíng),“我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我請爹爹成全?!?/p>

“他怎么會這么爽朗答應!要是你為我而委屈自己,不值!”南旭琮心中擔憂,當下無人,自然敞開了說。

紀無殤看著四下無人,輕輕地在他的額上一吻,“沒有人能夠委屈我?!?/p>

“無殤!”他心中激動,一把攬著她的腰肢,她整個人窩在他的懷中,“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生辰?”

“我在書中找到了,今晚再跟你說?!奔o無殤面帶羞澀,低頭。

他輕輕地覆上她的(嬌jiāo)唇,慢慢地吸(允yǔn),紀無殤被他溫柔地攻勢弄得微微喘不過氣來,南旭琮半晌才放開她,她臉上微微帶著紅暈,“我們應該速到正堂中,我剛剛讓下人喊了他們到正堂等著了?!?/p>

“好?!蹦闲耒龑⑺旁诘厣?,兩人一起走了進正堂中。

南旭琮心中溢不住滿(身shēn)心的歡喜,自己從來沒有不敢奢望,會辦一場生辰宴,可是,沒想到,紀無殤會為自己做出這樣意想不到的事(情qíng),要是沒有人為難她就好,要是有人刁難她,自己是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人!

紀無殤回頭看著他,眉里眼里都是笑容。要是他能開心,就是自己的成功了!

這時候兩人進了堂里,看到高朋滿座,侯爺和幾個高官貴族喝酒,趙姨娘等人顧著和那些貴婦人交談了,是是非非,說了滿座。周圍的人都自顧自地談著話。

小廝看到紀無殤和南旭琮前來,立即就喊道,“南世子和南世子妃到!”

紛紛地,那些人都站起來恭賀南旭琮,并送上祝福和壽禮,南旭琮點頭,千年不變的臉上終于顯現一絲的笑意,紀無殤一一點頭道謝。

紀無殤目光掃了一圈,只是還未曾看到依云上城,不過,自己猜測,他一定會出現的!南旭琮已經回來,他怎么可能會放過這樣的好戲?

紀無殤開口道,“今(日rì)恰逢世子生辰,便簡單地辦了個宴會,若有不周到之處,還請諸位多多包涵?!奔o無殤說著款(身shēn)行禮。

眾人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聽聞地傳來一聲,“西域王到!”

周圍的人一驚,沒想到,這生辰宴也請了西域王?西域王不過是來拜訪周帝而已,能夠讓西域王來,不知道是周帝的命令還是這侯府的人去邀請?

但,這些意境不重要。

南旭琮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一沉,自己的生辰宴和他有什么關系!怎么會請了他來?眼神飄向紀無殤,紀無殤嘴角一笑,并不曾答話。這讓南旭琮的心中更加的多了一分的膈應。自己可是因為這個所謂的西域王,才會遠赴西域,救下北宮絕世!無殤,你的做法是為何?

紀無殤迎上前去,“拜見西域王?!北娙硕己唵涡卸Y。

“呵呵!”依云上城紫眸深沉,“南世子妃何必多禮!大家都不必拘束才是!今兒收到邀請,孤王歡喜之極!特意備了份薄禮,還請南世子和南世子妃笑納!”

“多謝西域王!”紀無殤嘴角動了動,眼神中卻是飄過一絲的冷然。

依云上城眼神掃向所有的人,只是未曾看到北宮絕世i和依云慕辰,心中道,難道他們將人給藏了起來?不過藏起來也于事無補,要是想著要光明正大,那就必須要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紀無殤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請西域王就坐!”

依云上城微微點頭,便走了到一桌旁坐著,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南旭琮,南旭琮冰冷的黑眸也是看著他。

依云上城嘴角扯動,但沒有說話。

南旭琮袖子中的拳頭稍稍握緊,紀無殤卻是走上前來,輕輕地撫上他的肩膀,湊上去,在他的耳邊道,“今(日rì)生辰,別臭著臉呢!嗯?”紀無殤沖著他的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

南旭琮渾(身shēn)一怔,頓時猛地就轉過頭去,“你……”他的心跳得極快,她什么時候學會這樣的手法來對一個男人!天!是誰教她的!

依云上城眸子深沉,紀無殤,你是在孤王的面前演戲嗎?

“你不喜歡我這樣么?”紀無殤手摸了摸他的肩膀,南旭琮微微舒了一口氣,“無殤,別為難自己?!彼氖治樟宋占o無殤的手腕。他知道依云上城在看著,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要在這么多人的面前,在所有(愛ài)慕她的、想著要打她主意的人的面前,宣布自己的主權!

紀無殤明眸看著他,“我不會為難自己,我真的很想你很(愛ài)你?!彼活櫯说鸟娉?,輕輕地說道。

他眸子動容,看著她,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周圍的人不(禁jìn)唏噓,沒想到啊,這天婚真的是賜對了!沒想到,雙腿有疾的南世子竟然能夠得到這樣的婚姻,而南世子妃竟然對他這樣的一個男人上心!

南世子和南世子妃如此伉儷(情qíng)深!讓人羨慕!

紀無殤笑著對左右命令道,“開始!”

眾人不知道何意,但看到的是隨著紀無殤的命令,一行人便從四面八方都跳到這正堂里頭,紀無殤選擇這個地方,著實地夠大,讓眾賓客在這里用膳把酒的時候,也能夠欣賞到紀無殤給南旭琮送的禮物。

南旭琮的眸子隱隱忍著內心的驚喜,“這……”

“是我送給你的第一份生辰壽禮?!奔o無殤的櫻唇輕輕地在他的唇上一點。周圍的人頓時拍起掌來。

南旭琮傻了一般,雙眸難以置信地看著紀無殤,紀無殤也是羞澀得低下頭去,他一時間驚喜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快看!”這時候,不知何人喊了一句。

眾人便朝著這正堂上表演的人看去。

紀無殤低眉,稍稍瞥見他,他恨不得將她攬入自己的懷中,礙于這里多人,才沒有動作。

此時歌舞開始,舞動的(身shēn)姿,還有一些跳雜技的人無不歡喜地為南旭琮祝壽。

依云上城獨自坐在一張桌旁,手中端起酒杯,輕輕喝了一口,紫眸處卻是閃現出一絲(陰yīn)狠的光芒,直直地就(射shè)在那抹清麗的(嬌jiāo)軀上。

皇甫霆和皇甫玉兩人驚了驚,不為節目,為的是剛剛紀無殤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如此大膽地會去親吻南旭琮!這個的一個女人,還有什么事(情qíng)做不出來?她的心是在告訴著眾人,她只屬于南旭琮?他是她一生的夫君么?

南金雪從外面進來,看著他們親密的樣子,濃眉擰起,走到紀茵雪那邊,紀茵雪銀牙緊咬,“去哪里了?”

“少問!”南金雪冷冷回答。

此時,紀無殤輕輕的放開南旭琮的手,南旭琮錯愕,她的唇動了動,“你等我?!?/p>

“你要去哪里?”南旭琮驚愕喊道,眼中都是不舍,而她嘴角帶著一絲的笑容,卻輕移蓮步進了別的房中。

歌舞聲依舊,場上的人看得如癡如醉。

依云上城瞇起紫眸,手捏著那酒杯,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夠將酒杯捏得粉碎!心中道,不可能!她的人應該都被自己的人下了藥,怎么可能還有人手!

不等想太多,突然聞得一聲驚天破的響聲,周圍的人驚訝,那是劃破天際的琵琶聲!此時風忽而吹過,夾雜著悠悠蘭花香。大弦嘈嘈,小弦切切,隨著琵琶聲,見一名女子從天而將,她坐在那搖曳的絲帶弄成的白色秋千當中,嘴角輕輕動了動,那優美的歌聲就從櫻唇中溢了出來:

“時光總是容易消逝,請為我而留。

嬋娟依舊,花間相邀共相游。

三千青絲不言愁,一襲(春chūn)風不覺休。

芬芳絕代,君我相思(情qíng)悠悠。

對酒當歌一如君如初,風花雪月笑風流。

常常歲歲,念念如君兮,美兮。

回眸千百,柳眉嫣然,吁兮。

冰心玉壺,盈盈脈脈得歡顏兮。

纖纖十指,合十緣相聚。

淺淺一念,心相印,意難忘。

君心我心,青絲雨依依!”

紀無殤停了停,手中撥弄著琴弦。

那聲韻就是天籟一般,敲擊著每一個人的心房,紀無殤對著南旭琮笑著,仿佛整個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

所有的人聽著這琵琶聲心醉,聽著紀無殤唱出的小曲兒而癡。

依云上城捏著酒杯的手微微抖了抖,眼神看向她,她卻始終將目光投放在南旭琮的(身shēn)上,而南旭琮,他眸中帶著驚訝,帶著無法言喻的(情qíng)愫,帶著無盡的眷念。

如果不是雙腿的問題,南旭琮肯定會飛到半空中去將那美人兒給抱下來。

她的琵琶聲還在繼續,紀無殤櫻唇動了動,琵琶聲倒是換了調調,可轉得是如此的自然,她唱道:

“上邪!我(欲yù)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若君不棄,妾當生死相依!”

紀無殤嘴角浮出一絲的笑容,此時,有五名舞娘跳上半空中去,穩穩地將紀無殤從那秋千中帶下來,頓時,一陣帶著清香的風吹過,那是海棠的花香,是心安,是無盡的美好。

紀無殤緩緩走下來,將琵琶交給旁邊上來的丫鬟。

她款款走到驚呆的南旭琮的(身shēn)邊,剛剛的算是自己的表白么?若君不棄,妾當生死相依!那《上邪》,是詩經中他抄寫最多的一首詩,不,還有一首,是《詩經·邶風擊鼓》。自己以女子的角度,選了這首《上邪》來唱。

“夫君,可喜歡?”紀無殤走上前來,目光定定地看著他。

“喜歡?!彼季?,才道出這樣的一句話來。這首喚作《上邪》的曲子……自己曾經在夢中想過,有朝一(日rì)她若能唱給自己聽,自己死而無憾了……沒想到真的是實現了……紀無殤,我也是愿意與你一起長命無絕衰!

周圍的人心中感慨,沒想到,這南世子妃會唱出這樣的曲兒來,前段的那曲兒,是祝福,后面的,是癡(情qíng)女子對(愛ài)(情qíng)的(熱rè)烈表白……

“還有第二份禮物?!奔o無殤嘴角動了動。

南旭琮驚了驚,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卻看到的是幾個舞娘出來,在這大堂的空中做著一些高難度的動作,紅喜色充滿了整個堂中,絲竹聲清幽,和著這美麗的舞蹈,讓人看著心中歡喜。

南旭琮伸出手,將她拉到自己的(身shēn)邊來,“我不(允yǔn)許你再在那空中了,危險。剛剛,真的太危險?!弊约憾茧S時準備著金絲要不要將她卷到自己的懷中來……她真的讓自己擔心了。

紀無殤笑笑,看出他的擔憂,“我答應你,不會再在那半空中了?!?/p>

“嗯?!蹦闲耒晕е⒆託獾攸c點頭,紀無殤心中很好,“可是你這個禮物,還是要收下的?!?/p>

“嗯?”他仰起頭。

卻在這時候,眾人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剛剛不敢拍掌,是因為不敢打擾了他們之間的濃濃(愛ài)意,而都沉醉了……

紀無殤示意南旭琮看過去,南旭琮看向半空中,領舞舞娘此時正高高被幾個舞伴舉在半空中,而領舞的舞娘手中拿著一副大大的寬大的畫幅,那畫幅打開,畫中,南旭琮正在那紅梅樹下,那紅梅上的花瓣飄落在他的肩膀上,有些雪落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目光傳神,絲毫不覺肩膀上的物,只是專心地看著前方。他頭戴玉冠,沒見點一淺淺朱砂,他的手上卷著金絲,那動作,集合著剛柔于一體。他在笑,看著遠方而笑,像是看著心中的至寶,開顏。

紅梅花開,落花緣。金絲(情qíng),飄雪紛飛,融融(情qíng)濃。

南旭琮的手微微動了動,薄唇驚訝地無法言語。

自己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一幅畫,竟然將自己的神韻都畫出來了。沒想到,在短短三(日rì)之內,不,肯定沒有三(日rì),她要準備這么多東西,要忙這么多,能畫出這樣的畫幅來,實在是驚訝之極!

南旭琮的視覺似乎是要凝固一般,就是盯著那畫,久久不能移開一分一毫。

周圍的那些人看著那幅畫,不(禁jìn)感嘆,沒想到,千年面癱的南世子還有展顏一笑如此溫柔的一刻!真是讓人感覺太意外!

依云上城的臉變色龍似的,心中怒極,之前她在房中擺放的正是一大幅畫屏,上面的是南旭琮在思索,而這一副,在開顏歡笑!自己沒想到,她竟然會留有一手!將那幅大的畫屏放在房中,掩人耳目,而真正的禮物卻是她暗中藏起來了!

她討南旭琮歡喜的手段,還真是讓自己嫉妒得發狂!

紀無殤嘴角微微地掃了一圈,目光定在依云上城的臉上幾秒,看懂了他的驚愕,還有他的怒氣。紀無殤不理,轉過頭,然后就上前去,將舞娘手中的那幅畫拿過來,朝著南旭琮走前來,溫柔地放在南旭琮的手中,“夫君,你可喜歡?”

“……喜歡?!边@兩個詞,仿佛是在南旭琮的喉中久久盤旋,才最后嘟囔出他的薄唇。黑色眸子轉化又轉化,“我很喜歡……”

紀無殤嘴角彎了彎,“還有,最后一件禮物……”說罷,拍了拍手。

在眾人的驚愕之下,便看到不斷有丫鬟從外面端了好些的東西進來,全都是一些點心,只不過,這些點心全部都不一樣!每一種樣色、品種,都各具特色!

當全部點心都放在眾賓客的面前的時候,眾人看著不知所措。

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全都不一樣。心中癢癢,不知道吃下去這點心會如何?而對面的那個人的又如何?

卻只能淺嘗一口自己面前的……

最后一名丫鬟送上來的,直接擺在南旭琮面前的,是一頂七層點心糕。

紀無殤還是從書上看來的照著做的,七星拱月,層層又向上遞減大小,只是,還是七個點心。如此一來,七層共四十九塊。每一樣,又不同。中間的,是龍鳳嬉戲,精雕玉琢。

而且上面全都是映著南旭琮的琮字……南旭琮驚愕,“這……”

紀無殤想了想這個詞,“這是壽糕。七七四十九,長長久久樂升平?!?/p>

南旭琮恍然大悟一般。自己從來不知道原來這糕點能做成這個樣子的!

她卻還道,“這雕龍玉鳳,還有這糕點,是我親自為你做的,你試試?!?/p>

南旭琮點頭,有丫鬟恭敬呈上筷子和碟子,紀無殤卻是接過來,然后笑語盈盈地為他盛了一塊糕點,是那最上方的葡萄點心。

在眾目睽睽之下,紀無殤將那糕點喂入南旭琮的口中。南旭琮只感覺幸福滿滿,恨不得將這一刻永遠停留,將這一切永遠定格。

紀無殤看著他,輕輕地笑著道,“好吃嗎?”

“好吃?!蹦闲耒抗饪聪蚣o無殤的明眸,盯著她,生怕只是一場夢一般。

紀無殤笑著輕輕地牽了牽他的手,他的手很溫暖,紀無殤想著要抽開,他卻一把就抓住,揉捏著她略微有些冰冷的小手,“謝謝?!?/p>

除了謝謝兩個字,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知道她臉皮薄,特別容易害羞,可是,她今天勇敢地從那框子中跳了出來,在眾人的面前,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示著她對自己的(愛ài)……自己能奢望的還有什么?是她而已!是她滿滿的(愛ài)而已!

紀無殤轉(身shēn),對著眾人略帶抱歉的笑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因為辦這個生辰宴的確有點倉促,所以就準備了這么一些,真是讓大家笑話了!請各位用膳!那壽糕,是無殤親自按著法子做的,還請各位賞臉嘗嘗?!?/p>

眾人點頭。

“南世子妃真是賢良淑德呀!”

“吃了,沒想到,真的是人間美食!恐怕這天底下難以做出一模一樣的口味來了!”

“享受??!多謝南世子妃!”

……

各種贊美之詞從他們的口中講出來。

侯爺聽著這話,而對面坐著的正是紀定北,紀定北撫了撫自己的胡子,朝著侯爺道,“請?!?/p>

侯爺點頭,“沒想到,無殤對琮兒真好,呵呵!”

紀定北輕輕點頭,便吃了那擺在面前的點心。入口,細細品味。

沒想到,卻是讓自己想起北洛兒來,她也會這樣做一些點心,只是,許多年不曾再吃了……昔往矣……紀定北微微別過臉去,用袖子輕輕偕了眼角的濁淚。

南仙仙看著紀無殤,然后又看著對面的南昭雪吃那點心吃得(挺tǐng)香,心中癢癢,眼神看向趙姨娘,趙姨娘此時冷哼一聲,將面前的點心移到一邊。

南仙仙太饞,當沒有看到趙姨娘遞來的目光,吃了……吃了更加想吃,可惜已經沒有!

南金雪此時看著面前的精致壽糕,惡狠狠地吃了整塊,來不及品味已經入了腹。對他而言,他是永遠不會嘗到這樣的享受的感覺!

北宮珉豪的手久久未動,看著四下無人,卻是突然拿出一塊絲帕來,以及其快的速度,將那壽糕包好放入了懷中,眨眼,已經是作勢地擦了擦嘴,喝了點酒。

是她做的,怎么舍得吃?即使霉掉了……都要保存起來才是!

依云上城瞇起紫眸,看著這糕點審視了很久,又看著那邊你儂我儂旁若無人的紀無殤和南旭琮,他們兩人正在安安靜靜地用膳,抬頭間,她笑,他認真吃,低眉間,她的頭發垂下青絲,他輕輕用手攏好。

那是一幅多么甜蜜的景象……

南旭琮此時注意到那道凌厲的目光,眼神一掃,與依云上城對視,依云上城冷冷的紫眸看向他,而南旭琮的眼神也變得冷然,渾(身shēn)的氣場驟然變冷擴大。

紀無殤一怔,看著有點不對勁,便低聲問,“怎么了?”

“沒事?!蹦闲耒龑⑺龜堖^來,一把將她直接抱在懷中,紀無殤驚呼一聲,“別,眾人都在看著呢!”

“無礙?!蹦闲耒由畛?,而這時候紀無殤也感覺到背后那道目光,渾(身shēn)一顫,卻在下一刻,他拉進了她的距離,輕輕地在她的額上一吻。

她沒有抗拒,反倒是櫻唇一笑,手勾了勾他的脖子,將他拉在自己的面前,輕輕印上一吻。他瞬間呆愣了少許。

紀無殤低下頭去,而這時候,依云上城已經是怒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南旭琮將她放好坐在自己的旁邊,手拿捏著她的小手,“無殤,我不棄,你不離?!?/p>

“嗯?!奔o無殤帶著一絲絲的笑意,低眉。

他細細觀察著她的反應,看她的一舉一動,紀無殤心中豁然爽朗一般,便夾了一個菜,然后放到他的碗中,“吃菜!”

周圍的賓客無不歡顏。

時光匆匆,賓客都各自回府,這生辰宴辦得非常成功,眾人大多歡喜,除了一些各自刁鉆的除外。

紀無殤送走了人,命令下人收拾,于晚上漸漸夜深了,才返回到墨軒園中。剛剛抬腳,卻看到的南旭琮已經在門前看著她。

紀無殤笑著上前去,“琮?!?/p>

“累嗎?”南旭琮看著她,她站在他的背后,為他推著輪椅,他也幫忙著推。

“不累?!奔o無殤笑笑,“你能回來,一切都不累?!?/p>

“無殤……”南旭琮嘴角溢出一句來,帶著無盡的感慨,他的眼神有些爍礫,看著她,一同進入了墨軒園中。

莊婌園。

南金雪此時正坐在一邊,而另外一邊,是南仙仙,還有南在青,而主座上,是趙姨娘。趙姨娘此時美眸橫著,“今兒,真是讓我們開了眼界!”

“哼,沒想到,大哥怎么會這么準時回來!”

“所有的人都會重新對世子樹立新的形象,在他們的眼中,世子雖然雙腿有疾,但是,不再是一個廢物!侯位,金雪,你難道不擔心?”趙姨娘看著在座的各位,然后又看著南金雪,“你爹爹,開始對他改觀了!”

“究根到底,是因為大嫂而已……他們夫妻如今同心,如果是能夠有另外的人插入他們其中,想必,不攻自破!到時候,還擔心什么呢?”南在青開口,看著面前的茶杯,輕輕地喝了一口。

趙姨娘眼神轉向南在青,上下看了看,道,“青兒認為如何?”

“趙表小姐不是還在府上么?聽聞的趙表小姐未曾婚嫁呢!”南在青笑得天真無邪。

趙姨娘臉上點頭。

南金雪此時道,“不急,今天大哥回來的有點蹊蹺,還有,他此番出去,聽聞的是到西域帶回鎮北王次子和西域公主,這其中定有內(情qíng),我會稟明二(殿diàn)下,讓二(殿diàn)下定奪!”

“嗯,越快越好!”趙姨娘看著南金雪,“二(殿diàn)下興許是將來的太子人選,金雪,你小心跟在二(殿diàn)下(身shēn)邊!”

“金雪明白!”南金雪嘴角動了動。

北宮珉豪返回到自己的院里,卻看到高鳳芬在等著自己,北宮珉豪想著離開,卻被她喊道,“珉豪!”

北宮珉豪停下,“嗯?!辈⒉淮蛩戕D過(身shēn)去。

“你怎么不帶我去赴宴?”高鳳芬追上來,一把從背后攔住北宮珉豪的勁腰。北宮珉豪只感覺一陣惡心涌上心頭,但是強忍著壓了下去,“之前說了狠話,說不能讓你出去,所以,還是沒有帶你去。往后,會盡量彌補你的?!?/p>

他轉過(身shēn)來,將她的手扳開,然后放好,“我吩咐你做的你完成得怎么樣?”

“已經全好了!”高鳳芬眉中帶著一點的喜色,“在我懷中,來??!”

北宮珉豪聽著差點吐了出來,她那表(情qíng),恨不得是讓人上了她一般!

“呵呵,稍后,你在房里等我,我還有一些事(情qíng)要處理?!北睂m珉豪竭盡全力才擠出一絲淺淺的笑容。說著,抬腳就離開。

高鳳芬還想著要沉浸在美好當中,卻睜開眼睛,人已經不見了!

想著要發脾氣,卻看到北宮珉豪的貼(身shēn)侍衛前來,“世子妃,請回去!王世子說了讓您在房中等他?!?/p>

“嗯?!备啉P芬返回去。

北宮珉豪坐在書房中,輕輕地揮了揮手,暗影落在地上跪著聽命。

“去,給我將信件給我取過來?!北睂m珉豪道,“還有,請絕世和公主一起過來?!?/p>

暗影點頭,瞬間消失了。

不多時,果然兩人的腳步聲漸進,北宮珉豪抬起頭,視線先看到一雙黑靴,還有一雙繡著淺色米花的繡鞋。

他抬頭,看著北宮絕世和依云慕辰。

此時依云慕辰臉上帶著一絲的尷尬,不知道如何說如何做,只能是看著北宮絕世口中的大哥。

“哥?!北睂m絕世先開口。

而依云慕辰怯生生地也跟著喊道,“哥?!?/p>

北宮珉豪看著依云慕辰,然后又看著北宮絕世,嚴肅的臉上更加黑沉。他從書案前站起來,然后走到北宮絕世的面前。

兩人的(身shēn)高都差不多,切確而言,北宮絕世比他更高一點。

北宮珉豪微微抬高眼神,看著他,“你可知道回來了?嗯?”

“哥?!北睂m絕世壓低了嗓音,“別嚇著她……”

“罷了,回來就好?!北睂m珉豪卻是軟了語氣,自己也看到那個紀茵雪如何,自己這個弟弟出走也不是一件壞事!

“這是?”北宮珉豪看著依云慕辰,“是西域公主慕辰?”

“是我?!币涝颇匠娇粗@個面色嚴肅的北宮珉豪,心中帶著一絲的敬畏,點頭。

“你們?”北宮珉豪改了改臉色。

“成親了?!北睂m絕世開口。

“……這于(情qíng)于理,不符……你知道的?!北睂m珉豪搖頭。剛剛看依云慕辰的樣子,的確已經不像是少女般的那樣純潔,所以,北宮珉豪肯定猜測到,他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我明(日rì)進宮請求皇上賜婚?!北睂m絕世也帶著一絲的緊張,自己和她不能一輩子就這樣躲在暗處,要么遠走高飛不用顧忌這一切,要么就要給她正名份。

“不能平白無故求賜婚……圣上并不知道慕辰公主到了皇城,所以,為今之計,你們需要的是,找到西域王,由西域王出面,以和親名義,將慕辰公主嫁給你?!北睂m珉豪皺眉,只是,現在說真的,自己都不知道依云上城在想什么,會不會將慕辰公主嫁給絕世,是個問題!

而且,這次,是南旭琮從西域中將他們帶出來……這對于依云上城而言,是個打擊!

依云慕辰(身shēn)形一顫,“我,我不能再找我哥。我可以親自進宮!”

“西域王在此,而你孤(身shēn)一人進宮,圣上肯定懷疑,會請西域王進去的,要是西域王進宮之后,一口回絕,那你和絕世的婚事,就不會有結果。慕辰公主請想好!”

“那怎么辦?真的就只能找西域王?”北宮絕世看著他,希望他能想出個好方法來。

“會有辦法的。你們先回去,找個地方暫時住下,不要讓任何人找到你們?!北睂m珉豪瞇起眸子,“記住,先躲過這一陣子再說!”

“是?!北睂m絕世攬著依云慕辰的腰,“我們走?!?/p>

“是?!币涝颇匠近c頭,跟著他一起出去。

北宮珉豪看著他們消失,嘆了一口氣,自己難道真的連自己弟弟的幸福都不能呵護?自己看得出來,他真的很(愛ài)那個慕辰公主,只是,兩國的戰事,恐怕在(日rì)后會再次爆發!到時候,兩處都不討好!依云慕辰和北宮絕世肯定受到影響,說不定,連鎮北王府都會搭進去!

北宮珉豪抿唇,仰頭,躺在美人榻上,思考著,這自己要不要去跟他談談?卻感覺到心口處有小小的重量。

北宮珉豪伸手,從懷中拿出那用絲帕包好的壽糕,拿到手心來,小心翼翼地打開絲帕,雙眸就是這樣盯著這壽糕。精致,美好,他的腦海中浮現出紀無殤在膳房中忙碌的(身shēn)影,想著她細心地弄這壽糕。

嘴角笑笑,卻聽到一陣風吹來,北宮珉豪快速伸手一把就將那絲帕包好了壽糕,將那壽糕一下子塞入自己的懷中。

“說?!彼捻由畛恋乜粗蛟诘厣系娜?。

暗影將一封信遞了上來,北宮珉豪接過,看著上面寫著的字,嘴角微微動了動。

夜色漸深,南旭琮此時在書案前,翻動著面前的書籍,不難想象,紀無殤在他離開之后,看了多少的書,有醫書,有列國志,甚至有武功秘籍、拳譜等,還有,甚至自己曾經書寫的文字,她都翻開來看過。

怪不得,她知道自己的生辰,怪不得,她選了《上邪》來唱給自己聽。翻開自己曾經抄寫的書籍,想著她一點一滴。南旭琮嘴角的弧度不(禁jìn)浮動。

腳步聲漸近。

南旭琮抬頭,看著上前來穿著紗衣的女子,她輕輕地擦拭著自己的墨發,那動作一上一下。他心下一動。

------題外話------

1在家的小貓秀才投了1張月票

2jchchxq秀才投了2張月票

3zhuei秀才投了2張月票、五星評價票、長評

4我是小雨點秀才投了1張月票

5konggchun童生投了1張月票

6zhuoyan1117童生投了1張月票

謝謝你們,(愛ài)你們!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