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矛頭轉移?事有蹊蹺!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089

紀無殤眼神微微低下,朝著南旭琮笑了笑,南旭琮眸子瞇起,下一秒將紀無殤給拉到自己的(身shēn)邊,然后將茶水朝著那些涌上來的人一潑,連同紀無殤手中的那茶水潑出去,一手拉著,將紀無殤護在自己的(身shēn)邊。

周圍的那些百姓(情qíng)侶,一個個嚇得驚慌失措。

“都快趴下!”南旭琮沖著那些人喊道,有些人聽著或是趴下,或是直接四散開去。南旭琮盡量不上傷及無辜,那些殺手也是沖著紀無殤和南旭琮前去的,自然也不想著要去多殺一個無謂的人。

那些殺手看著南旭琮根本就像是沒有中了散功藥的樣子,都稍稍向后退去,南旭琮的金絲實在是太厲害,讓他們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南旭琮猛地一怔,紀無殤驚訝,“琮!”上前去就扶著他不讓他倒在那輪椅上!

南旭琮微微甩了甩頭,讓自己更加的清醒,一手依然是抱著紀無殤的腰肢,一手的金絲纏在手中,有了一絲遲緩。

周圍的所有穿著各種各樣衣服的殺手看著,其中一個喊道,“趕緊上!殺了他們,主人重重有賞!”

聽著這樣的聲音,所有的殺手不要命地上前去就要朝著紀無殤和南旭琮拿命。

紀無殤從自己的懷中取出幾個藥瓶子,打開就朝著他們那些殺手就撒過去。頓時有好些殺手倒地。

紀無殤扶著南旭琮,“你怎么樣?”

“無礙!”南旭琮此時抬頭,眸子里的冷意讓人看著倍感寒冷!他將紀無殤稍稍推到自己的(身shēn)邊去,兩條金絲打出,將上前來的那些人——男的全都殺了,而女的,卻是留了一條(性xìng)命!

這時候從四面八方來了很多侍衛打扮的人,那些人看著是晉南侯府的侍衛打扮模樣,便著急地往后退去。他們接到的命令,是擊殺紀無殤和南旭琮,那時候說了,南旭琮會中了散功藥,而且沒有(身shēn)邊不會有一個侍衛的!

但是現在,殺手死傷大半,這讓他們這些人怎么交代!

紀無殤此時將南旭琮帶著輪椅推到一邊,俯下(身shēn)子,就趕緊問,“琮,你真的沒事?”

“無礙,不要擔心?!蹦闲耒?,眸子看向遠方,自己培養的人正在和那些殺手交手。自己培養出來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做法,因此,自己可以放心。

南旭琮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來,然后打開之后倒出一粒藥丸子,吃掉。

“不是說你不會中了他們的藥的嗎?”紀無殤緊張地問。

“不礙事,讓你擔心了?!蹦闲耒χ鴵崃藫崴哪?,“他們是將藥涂在馬車上了,我在馬車上有調戲內功的習慣,這是一般內力深厚的人都會在閑暇之余調息,他們就是利用這一點。

我想,他們還是不確定我佩戴的荷包里面的藥有沒有起效,所以再生一計?!蹦闲耒α诵?,“好在中毒不深,瞬間即可解除?!?/p>

“嗯?!奔o無殤看著他臉上的慘白消失,才滿意笑了笑,但是在下一秒,卻是兩手拉起他的大手,搭上他的左手脈搏。

南旭琮微微怔了怔,“為我診治?”

“當然?!奔o無殤道。

周圍的人可是打得火(熱rè),南旭琮兩人卻是一點都不在乎。紀無殤看著他,細心為他診斷,感覺到他的氣息平穩,又看了看他的臉色,才滿意放下他的手,“很好,診斷完畢,南旭琮先生你(身shēn)子無礙!”

紀無殤那略微有些淘氣的語氣讓南旭琮聽著頓時笑了起來,“我們走,不用管他們了?!?/p>

“???”紀無殤驚訝,就這樣扔下那些殺手給侯府的侍衛嗎?

“那些是我培養出來的人,只是穿著侯府的侍衛服,他們知道善后還有調查,不出三(日rì),定會知道結果,所以,我們盡管無外面走走?!蹦闲耒Φ?,“我不想別人打擾了我們的花燈節?!?/p>

“好!”紀無殤應下,既然如此,自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紀無殤回頭看了看,找尋剛剛的蓮花燈,南旭琮變戲法一般,從一邊將蓮花燈拿了出來,“是不是在找這個?”

“是?!奔o無殤上前接過那蓮花燈,“我們走!”

南旭琮犀利的眸子朝著那些人掃視了一下,然后就帶著紀無殤走出這園子。

外面的人的竟然一點都沒有被影響!

但是紀無殤注意到有好些的人在園外守著,不讓人進,若有人驚慌逃出,必定會弄了回去!

只是無人敢阻攔紀無殤和南旭琮,反而很是恭敬地讓兩人出去。不用猜,這又肯定是南旭琮的人。

“那邊是放一些花燈的,我們去看看?!蹦闲耒噶酥改沁叺木奂娜?。那邊是一條長河的樣子,周圍有好些的人站在兩岸,然后三三兩兩的,放了手中提著的花燈,或有祈禱,或者是追著那花燈去的,等到追不到的時候,看著天際……

紀無殤趕緊跟著南旭琮上前去。

兩個人到了這小河邊,有好些的花燈此時漂浮在水面上,一直蜿蜒著,順著水流,流向遠方。

紀無殤看著微微失神,有金龍花燈,有牡丹花燈,有好看的鳳凰飛舞燈,有人魚娃娃燈,還有好些的五顏六色的,紀無殤看著看著都忘記南旭琮在(身shēn)邊了??粗槐K紅色的龍舞花燈要朝著下游飄去,紀無殤忍不住向前走,卻被人一拉。

“無殤?!?/p>

紀無殤才回神來,“我,我看出神了?!?/p>

“我就知道你會入迷會喜歡的?!蹦闲耒α诵?,并沒有責怪的意思,“將我們的蓮花燈給放了!”

“好?!奔o無殤笑著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整了一下,走到河邊,回頭看了南旭琮一眼,南旭琮微微笑了笑點頭。

紀無殤回頭,蹲下,然后將蓮花燈輕輕地放在一個盤子上,放入河水之中,推出去。

看著蓮花燈此時飄出去,紀無殤的心有些期待。

合上十字,紀無殤輕輕念道:請保佑我和南旭琮,一直恩(愛ài)下去,一直走下去。若是不能奢侈得此庇佑,請用我此生幸福,保佑他一直幸福平安!

南旭琮看著她像是在祈禱的樣子,嘴角也揚起一分笑容。

河伯啊,你可聽到我心中呼喚。若你有心,請保佑紀無殤平安快樂下去!我愿意用我的心,去換取她美好的一切。

紀無殤祈禱完畢,站起來,卻在這時候,(身shēn)邊卻是有人就把紀無殤推了一把!紀無殤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要掉下去!好在南旭琮金絲立即卷出,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定睛,卻是已經看到好些的人被擠來擠去,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擠到誰。

南旭琮眸子沉了沉,難道剛剛是意外?

將金絲抽回,輕輕地摸了摸她的手,傳給她溫度,“沒事了,剛剛出了點意外,往后還是小心一點?!?/p>

“嗯?!奔o無殤點頭,自己差點就掉水里了。這可是戌時北京時間19時至21時,水可是有些轉冷了。

紀無殤轉(身shēn),和他靠在一起。

不經意間,卻是看到蓮花燈仿佛是被人控制一般,不是和別的花燈一樣朝著下游流去,而是竟然逆流而上!竟然朝著相反的方向流去!

眾人看著驚訝,不(禁jìn)稱奇。這花燈節放花燈,寓意著男女的(愛ài)(情qíng)永遠長久。

紀無殤和南旭琮對望一眼,也感覺奇異。這是在說他們之間的(愛ài)(情qíng)不會長久?還是與眾不同?還是,他們原本就不應該走在一起?

紀無殤心中有著一萬個擔心,是不是自己剛剛的那些祈禱不會實現,是不是天公不作美,是不是他往后會出事,是不是自己不能守候他給自己的幸福?

南旭琮卻是從心中感嘆,也許上天都是在昭示自己時(日rì)不多……這簡單的幸福不會太長久是嗎?

帶著一絲的苦澀,南旭琮卻忽而展顏歡笑,將紀無殤拉到自己的(身shēn)邊來,“我們該走了。帶你去一個地方,看一樣東西?!?/p>

“好?!奔o無殤伸出手貼在他的臉上,輕輕摩挲了一下。如果真的不能長久,就珍惜現在,記住現在。他一定不會出事的,自己一定會好好地跟著他幫助他!

南旭琮嘴角笑了笑,大手拉了她,和她十指緊扣。

那蓮花燈還在朝著相反的方向飄去。

紀無殤回頭看了一眼,南旭琮抬頭,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那蓮花燈。

其實,那蓮花燈朝著那相反的方向飄去,或許也許是昭示著河伯聽到了他們的祈禱和真誠,要滿足他們的愿望呢?

而不是那一大堆花燈的愿望。

當走到一棵榕樹下的時候,紀無殤仰頭看到這大榕樹上有很多的紅帶,紅帶上面,綁著一個小牌子,然后扔滿了一樹頭。

這是連理樹。紀無殤看到了那石碑上的三個字。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紀無殤嘴角一笑,而南旭琮已經將一只牌子變戲法一般拿了出來,放在紀無殤的面前,紀無殤驚訝地將這連理牌接過,然后細細看了看,正面是南旭琮的名字,反面,是紀無殤的名字,龍飛鳳舞的字跡,大氣,又不失美觀。

這是他寫的!

“你扔上去,我們永遠在一起?!蹦闲耒龘P起嘴角的微笑道。

“哎,只能扔一次的,扔不上去我就不和你在一起了!”旁邊不遠處,竟是一對男女在扔這連理牌到這連理樹上。這是那女子(嬌jiāo)嗔。

“放心,我肯定會扔上去的,你就看著好了!”這是男人信心滿滿的聲音。

“哎,你小心點!早知道我就讓你寫,然后我來扔好了……”女子絮絮叨叨的聲音又傳來。

紀無殤聽著手感覺這連理牌重了些,剛想開口,南旭琮就道,“放心,我信你。往天空一投,就好了?!彼芷诖?,自己也期待看著她歡喜。這連理牌,由(情qíng)侶一方寫,另外一方投,聽聞這樣才能完成(情qíng)侶心中的愿望。

“嗯!”紀無殤終于是點頭。自己一定可以!

紀無殤手摸了摸這連理牌,如果將幸福交到自己的手中,自己肯定會緊緊攥住。

紀無殤朝著那榕樹看了一眼,然后手揚起,將這連理牌往榕樹上空就是一投。與此同時,南旭琮的掌風已經打出,那雄厚的內力托著那連理牌,穩穩地落入到那榕樹枝頭上,而且掛得最高!

紀無殤異常驚喜,“琮,看到了嗎?成了,成了!”

“是,看到了!”南旭琮眸子里閃著亮光,看著面前這個雀躍的小女人,笑得燦爛。

就在這時候,倒是天空中綻放了一朵五彩繽紛的眼花,那耀眼的光芒,將這大地都照亮了一般,然后才聽到一聲震耳(欲yù)聾的聲音。

緊接著,又是一朵綻放的煙花。美麗,炫彩!

紀無殤和他歡喜又開心,兩人干脆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他坐在輪椅上,她坐在他(身shēn)邊的凳子上,偎依在一起,他緊緊地抱著她,和她一起看著這煙花。

紀無殤呼吸著他帶著蘭花草香味,看著那煙花,兩人甜蜜的讓人羨慕,連晚膳這回事都忘了……

南旭琮擁著她,然后警惕地看著周圍,感覺并沒有什么危險之后,輕輕地在她的唇瓣上吻了吻,“以后我們每年都來看煙花好不好?”

“好?!奔o無殤一口應下,“來,拉勾勾!”紀無殤伸出手來,自己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qíng),要將他拴在自己的(身shēn)邊,一刻也不能讓他離開自己!

南旭琮不知道他從哪里學來的,也許是孩童時候,但還是很樂意順從地將手伸出來,紀無殤和他拉了勾勾,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一千年一萬年不許變!”紀無殤笑著揚起頭來看著他的笑得彎彎的眸子。

他很開心,從所未有的開心。能陪著她度過這樣的(日rì)子,很美好很快樂。

紀無殤看著他,嘴角也是一笑,然后拉著他的手,輕輕地在他的唇上也吻了。

在下一秒已經立即躲開。

他卻是心中一喜,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索吻。

紀無殤躲閃了一下,卻終究抵不過他,和他忘(情qíng)地激吻。過了好久,南旭琮才戀戀不舍地放開她,手輕輕地摩挲了她微微紅腫的櫻唇,他一笑,“你真美?!?/p>

紀無殤面帶羞紅,窩在他的懷中,聽著他有些激動的心跳,那是激吻后的余韻,那是(愛ài)的悸動。

南旭琮抱著她,靜靜的。

煙花已經放完了,紀無殤仰頭,從他的下巴一直往上看去,那刀削一般俊美的容顏映入眼底,紀無殤伸出手撫摸了他的臉,感受著他的溫度,但是并沒有說話。

南旭琮微微閉眼一笑。

自己有那種沖動了……還真的想在這里要了她,但還是作罷。這里這么多人的,別嚇壞了她才好。

又是過了良久,紀無殤都昏昏(欲yù)睡了,在他的懷中就是心安,就是溫暖。南旭琮輕輕搖了搖她,“餓不餓?要不要用膳?時辰也不怎么早了?!?/p>

“嗯?!奔o無殤點頭,從他的懷中掙扎起來,“我竟然睡著了嗎?”

南旭琮稍稍點了點頭。

“我現在醒了?!奔o無殤道,“我們走!先用膳好嗎?”紀無殤道。

“聽你的?!蹦闲耒秊樗砹艘幌氯棺?,然后才和她一同走了到附近一家酒樓去。

仰頭,南旭琮看到上面寫著的是“香滿樓”。這名字還可以。

剛剛進去,店小二就上前來,“請問二位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

“就用膳?!蹦闲耒嫔珶o變化,平淡道。

紀無殤笑著點頭。

就在這時候,紀無殤倒是看到一處角落中坐著用膳的紀天逵和陌琦琦,兩人倒是溫馨得很,慢慢用膳,你儂我儂的,倒是沒有注意到紀無殤和南旭琮兩人。

紀無殤稍稍俯(身shēn)然后小聲道,“大哥和大嫂也在?!?/p>

“嗯,我也看到了?!蹦闲耒α艘幌?,“還是不要打擾了?!?/p>

“是?!奔o無殤也不想著自己和南旭琮被人打擾。只是沒有想到,紀天逵竟然還是(挺tǐng)浪漫的,會帶陌琦琦出來逛花燈。

紀無殤和南旭琮兩人找了一個位子坐下,然后讓人上菜。

但是紀天逵此時和陌琦琦也是看到了紀無殤和南旭琮,紀天逵眸子沉了沉,想起前幾天府上發生的事(情qíng),猶豫著要不要告訴給紀無殤聽。

陌琦琦看著他,“你就告訴她,不然她要是往后知道了,肯定會說你不告訴她?!?/p>

“其實我就是怕無殤大妹會擔心?!奔o天逵看了看她和南旭琮道,“她和南世子其實還(挺tǐng)配的?!?/p>

“可惜南世子不能站起來,不是嗎?”陌琦琦倒是對紀無殤有了一絲的憐惜。

“不要這么多大聲,讓他們聽到,估計會傷心的?!奔o天逵看了遠處的紀無殤和南旭琮,“稍后等他們差不多的時候再去說!”

“是?!蹦扮c頭,“還有,武子在校場已經小有成績了,你看看無殤大妹的意見,讓他到邊疆去看看如何,那里有我的二哥,我可以寫一封信,讓武子去闖闖,讓我二哥鍛煉鍛煉一下武子也好?!?/p>

“這個倒也是?!奔o天逵點頭,“稍后我要是記不起來,你可是要提點一下?!?/p>

“嗯?!蹦扮⑿?。

紀天逵笑著將面前的(肉ròu)夾了一塊給她,“多吃一些?!?/p>

“好?!蹦扮质且恍?。

他其實對自己還(挺tǐng)好的,雖然是個將軍和莽夫無異,但是,有時候很細心,很照顧自己,人(挺tǐng)忠厚的,嫁給他還算可以。

紀無殤慢慢用完晚膳,而南旭琮卻是沒有用多少,紀無殤問道,“這些飯菜不合你胃口?”

“也不是,今兒有點飽,不礙事,你吃多一點無妨?!蹦闲耒凵耧h向紀天逵他們的方向。

紀無殤點頭,又吃了點小菜,然后放下筷子,“我飽了?!?/p>

南旭琮笑了笑,“好。我們再等等?!?/p>

“等什么?”紀無殤也扭頭過去,看到紀天逵和陌琦琦兩人朝著這邊走過來。原來是他們,他們也知道自己和南旭琮在這里。

“無殤大妹,世子?!奔o天逵笑道,一手拉著陌琦琦,陌琦琦也是笑,“大妹,世子?!?/p>

紀無殤站起來,“大哥,大嫂!坐?!奔o無殤做出手勢來,讓他們坐在對面,而南旭琮坐在一起,南旭琮點頭簡單地打了招呼。

“大哥大嫂用膳了?”紀無殤問道。

“剛剛用過?!奔o天逵道,目光落在南旭琮的(身shēn)上,然后又看向紀無殤,“我有些事(情qíng)想告訴你。只是一直都未曾上門拜訪,倒是耽擱好久了?!?/p>

“什么事(情qíng)?”紀無殤趕緊問道,在將軍府中,自己最擔心的就是武子了,還有,就是元老夫人、爹爹紀定北,而府上的那些姨娘自己都鏟除了,應該沒有什么大事(情qíng)發生!

南旭琮微微點頭,然后招手讓店小二將飯菜撤下去,換了點心和一些小酒上來。

“老祖母染了風寒,一直都瞞著你,怕你擔心,不讓到侯府中告訴你。今兒看到你們,我思前想后,還是告訴你為好?!奔o天逵道。

紀無殤皺眉,是自己忽略了,“我明(日rì)就回將軍府看看?!闭f著就看向南旭琮,眼眸中是征詢,但是,自己的心已經定了。

南旭琮道,“嗯,我讓人護著你回將軍府?!泵?日rì)自己還有事(情qíng)要忙,不能一直陪著她。

“還有?!蹦扮藭r道,“武子的事(情qíng)……”

“對的?!奔o天逵道,“大妹,武子現在很長進,但是我想,要是能夠送他到邊疆去,歷練一下也不錯,邊疆那邊有七兒的二哥,我們可以將武子托給他幫忙照顧?!?/p>

“這個,我需要問問武子,武子同意嗎?”紀無殤皺眉,自己也很久沒有看過紀武思,不知道他長高長結實了沒。

“我問過了,他說,看你的主意,只是他也(挺tǐng)想你的,整天叨念著,怎么阿姊沒有去看他這樣,哈哈,武子真是個孩子啊,還小?!奔o天逵爽朗笑了笑。

紀無殤倒是臉上有些歡喜,既然紀武思叨念著自己,自己就放心多了,“我改天去校場看他,讓他練好武功,他可是說過,長大后要保護阿姊的,可別讓他懈怠了?!?/p>

“放心,一切包在我(身shēn)上?!奔o天逵笑了笑。

陌琦琦看著他們來兄妹倒是(挺tǐng)合得來,心中放心了。

南旭琮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微笑地看著紀無殤。陌琦琦看向南旭琮,嘴角微微笑了笑,他可是將紀無殤都捧在手心啊,的確是讓人羨慕的,不過自己也有一個好夫君了。陌琦琦目光轉移到紀天逵的臉上,紀天逵觸及那目光,朝著陌琦琦笑了一下。

紀無殤道,“如此謝謝大哥了?!?/p>

“不客氣,你要是有時間,就和世子回府來坐坐也好。爹怪寂寞的?!?/p>

“秦夫人不陪著爹嗎?”紀無殤道,良久了,又要喊出“娘”這個字的時候,又喊不出來了。自己只有一個阿母??!

“她是陪著,但是院里多事呢!罷了,還有,南宮姨娘倒是有些要醒來的痕跡,不知道會不會在這幾個月中醒過來?!奔o天逵不忘補充。

紀無殤聽著一怔。

“我和七兒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回去!”紀天逵沒有注意到紀無殤的變化,倒是擁著陌琦琦就走了出去。

陌琦琦簡單和他們告別,然后就走了。

南宮姨娘是的,還沒有死,但是要是她醒過來了,這事兒就變得不一樣了!得找個時間趕緊回去然后要給秦夫人一個提醒才行!

秦夫人應該是要拿出點手段來才行,不然,依照南宮姨娘的手段,沒準很快就將夫人的位置奪了去!

這一次,來一個毀滅(性xìng)的。

南旭琮看著紀無殤失神,揣摩了一下,知道她在擔心什么了,道,“明(日rì)你就回將軍府,你要是事(情qíng)棘手,就告訴我?!?/p>

“不,這件事(情qíng),有待看看才能夠下決定。我明(日rì)回去,也好?!奔o無殤點頭。

兩人一同回府。

侯府里頭,唱戲的已經散了,整個侯府都靜悄悄的,都大概的休息去了。

南旭琮看了看天色,已經是亥時中北京時間22時,也(挺tǐng)晚了。

“我們回墨軒園!”南旭琮道。

“你不感覺太安靜了嗎?”紀無殤說道,總之自己的心不怎么安定。

安靜,是的。

南旭琮微微閉上眼睛,用雙耳去聽著這風聲,但是這風,沒有問題,是她太緊張了嗎?還是自己感受的能力下降了?

“沒有事,放心?!蹦闲耒氖?,傳給她手心的溫度,“稍后讓龔術來稟告一下即可?!?/p>

“嗯?!奔o無殤和他進了屋里,和他入了書房,他看信件,紀無殤就為他研磨。

“龔術?!蹦闲耒陨猿饷婧暗?。

龔術此時從外面走進來,然后恭恭敬敬地道,“爺,世子妃!”

“今天府上發生什么事(情qíng)了?”南旭琮問道。

“爺,是鎮北王到府上來了,和侯爺聊了話,其余的并沒有太大的變化。院里的姨娘小姐少爺看戲的看戲,并沒有起什么波瀾?!?/p>

鎮北王?南旭琮回憶起昨晚的時候,飛鏢(射shè)來的那張紙,上面寫著的是“北宮”二字,鎮北王竟然上侯府來,應該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但是,這是什么事(情qíng)?

很久沒有和北宮珉豪兩兄弟見面……

“你立即讓人看看王世子和王次子在哪里,在做何事,小心謹慎,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們的蹤跡!”

“是?!饼徯g立即點頭應下。

南旭琮看向紀無殤,紀無殤此時坐在他的(身shēn)邊,“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qíng)了?鎮北王竟然會上侯府來,恐怕是幾個皇子(殿diàn)下他們要行動了嗎?”

“應該是。我已經站在三(殿diàn)下的(身shēn)邊,自然他們會開始針對的是侯府。而鎮北王府應該沒有倒向任何一邊,所以,鎮北王來,應該是和爹商議的?!?/p>

“你確定要輔佐三(殿diàn)下?”幾個皇子當中,的確皇甫炫更加有治理天下的才能,但是,他自(身shēn)也有一些不足的地方,要是有一個人能夠輔佐他就更加好了,可是,說真的,自己不想著南旭琮去輔佐,要是等到皇甫炫登基的時候,最初最會做的事(情qíng)肯定就是拿當初輔佐他的臣子開刀!

南旭琮會是他第一個要殺的人!

“你的考慮我都知道。我和他不過是合作關系,要是他想著要殺我,還是需要費很大的勁兒的?!蹦闲耒χ?,“你記得范蠡的故事?”

“嗯?!奔o無殤點頭,“勾踐攻成為王,范蠡出走成陶朱公!”

“那就是了,我們也可以效仿范蠡,只是,我們現在還不能抽(身shēn)。放心,無殤,我會給你你想要的生活?!?/p>

“我想要什么?”紀無殤看著反而問他。

“想要我?!蹦闲耒龖蛑o笑道。

紀無殤聽著臉上一紅,“老不正經!”

“哈哈!”南旭琮擁著她,心(情qíng)很好地爽朗笑了起來。只是那眸子里面,多了一分的憂心。

鎮北王府,鎮北王正坐在書房中,手中看著這個書信,手都有些抖。

這時候,鎮北王妃從外面端著一碗蓮子羹進來,“老爺,怎么樣?”

“哎!真是急死人!”鎮北王無奈道,將書信給摔在書案上,“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íng)!”

“要不,趕緊稟告給圣上?”鎮北王妃此時將蓮子羹放下,然后拿起那剛剛的書信。

叛亂,其實是很經常的事(情qíng),但是,邊疆同時幾個地方一起叛亂,就不是那么正常,而是一些密謀或者是蓄意觸發!

“可是圣上這幾天都不上朝,我恐怕去了也是無功而返!”鎮北王道。

“你可以和紀大將軍一起商榷?;蛘?,和三皇子商量一下?!辨偙蓖蹂肓讼?,道,“紀大將軍在將軍府上,閑來無事就在校場上看著練兵,你可以去校場和他見面。而三皇子,原本就是駐守邊疆的,說不定他也是知道此事的。和他商量一下,通過他,向圣上稟告也是可以解決?!?/p>

“你不知道,這是在我管轄的范圍之內發生的事(情qíng),要是處理不好,我這個鎮北王就是失職,圣上責怪下來,輕則削權,重則府上(性xìng)命不保!”鎮北王皺眉,“此事可大可小。只可惜,為何珉豪和絕世這么久了,都不見回來!”

“我一旦和三皇子見面,則表明我的立場是站在三皇子那邊?!辨偙蓖跹a充,“只是,二(殿diàn)下和六(殿diàn)下、太子,這三人,的確不是怎么成氣候,三皇子還是有些希望的。

我今(日rì)去了侯府,大概的了解到,南世子和三皇子走得極近,看來晉南侯府開始站腳跟了?!?/p>

“那你想好了?”鎮北王妃道,“其實我倒是感覺南世子那孩子(挺tǐng)好的,說不定往后有一番的作為,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我們這兩把老骨頭不過為了珉豪和絕世的往后想想而已?!?/p>

“嗯?!辨偙蓖觞c頭。

這時候一只鴿子從外面撲騰著就飛了進來,鎮北王眼神犀利,立即上前,手腳利索,一把就將那鴿子抓過來,然后從小腳上抽出一張小紙條。

打開,鎮北王一看,頓時就驚訝的整個人都喘不過氣來!一下子就攤在榻上!鎮北王妃驚訝,“老爺,你怎么了?”趕緊扶著他,然后讓他躺在榻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是眼睛猛地就想著要看看那張紙寫著是什么東西!為什么他會有這樣的反應!

鎮北王緊緊地攥著那張紙,眸子里盡是冷意,轉頭看向鎮北王妃,“我沒事!明(日rì)我出府辦點事,你不必擔心太多!”

鎮北王妃看著他,“老爺?!?/p>

“不必擔心我!”鎮北王此時掙扎起來,“你先回去睡!不用等我?!?/p>

“那我先回去了?!辨偙蓖蹂粗?,走了出去,回頭看了幾眼,但是鎮北王已經朝著他揮揮手,表示讓她回去。

鎮北王看著人走遠了,關上書房的門,然后手抖著從懷中拿出剛剛的紙條,看著上面的字,立即捂著臉痛哭,“我的兒??!”

嗚咽了好久,才擦掉眼淚,然后將這紙條疊好放在自己的懷中,然后用水洗了臉,穿上衣服,開了書房的門,走了出府。

夜深人靜。

南旭琮稍稍看了一眼在不遠處的(床chuáng)上睡著的人,低頭繼續翻看著這所有收集來的資料。

這時候,門外掠過一陣風,南旭琮眸子微微閃動,暗衛此時就落在他書案前。南旭琮輕輕做了一個手勢,然后便到了一邊。

自己不放心將紀無殤留在房中,還是要看著她才能夠讓自己放心。

暗衛小聲地將剛剛的一切說了出來人。南旭琮聽著臉上黑沉。

那句“我的兒啊”讓南旭琮的心隱隱帶著些擔憂。到底是什么事(情qíng)讓北宮兩兄弟都出府了,有可能他們兩兄弟都有(性xìng)命之憂……而且竟然會突然有叛亂,這些都是一致將矛頭指向鎮北王府,難道這皇城中就要亂起來了?

“可有人跟著鎮北王出去?”他應該是去見什么人。

“有,爺放心!”暗衛立即回答。

自己要先行去找鎮北王談談,還有,要找出北宮珉豪兩兄弟才行!這兩個人怎么不和自己打聲招呼?南旭琮皺眉,“去讓多一些人看看王世子和王次子到了哪里,為何出府,一切給打聽仔細?!?/p>

“是!”

“還有慕辰公主,要緊緊盯著就好!”依云慕辰是個關鍵人物,不能忽略她了!“看看慕辰公主醒來了沒有,沒有醒來,趕緊向我稟告!”該死的,自己之前倒是認為有北宮絕世在,加上北宮珉豪,肯定能夠暫時穩住依云上城,至起碼依云上城不會打鎮北王府的主意,但是現在看來,并非這么簡單!

暗衛應下立即下去。

南旭琮轉頭看了看紀無殤,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中的一切,然后和她一起休息。

鎮北王此時小心翼翼地走在大街上,這夜色有些凄涼的味道,讓鎮北王不(禁jìn)加快了腳步,紙條上說了,要到十里坡的那個叫做“鳳來樓”的酒樓上和一人相見。

這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他拿捏珉豪和絕世的生命做什么!

鎮北王心中忐忑,腦子里想著各種猜測。

不多時,到了十里坡,當找到“鳳來樓”這酒樓的時候,鎮北王的心更加的不安。這鳳來樓,早已經廢棄許久,周圍都是一些蜘蛛網,沒有一點煙火,沒有一點人的足跡。

鎮北王的心都快被驚嚇出來,但是,出于對(愛ài)子的擔心,他又不得不向前走去。

到三樓天子號間,往左……鎮北王的心一邊念叨著,一邊朝著上面走去。

他是馳騁疆場的老手,他當年武功不弱,現在(身shēn)形健朗,也威嚴霸氣……可是,他看到那紙面上書寫的字是北宮珉豪的,鎮北王不再淡定。

終于到了三樓的天子號間,鎮北王將門推開,警惕地看了看周圍,見一個人都沒有,踟躕間,卻感覺一陣風吹過,頓時,室內一盞燭燈燃起!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