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年輕人,要注意節制!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696

南旭琮皺眉,忙從自己的懷中取出絲帕來,立即就捂著自己的薄唇,那些血噴在他的袍子上,還有地上也有少許的一些血滴。

輕輕緩了緩氣,南旭琮擦了擦唇瓣的血,然后又擦了擦袍子上的。當噴在袍子上的血無法擦掉的時候,南旭琮眸子微冷,呆呆地坐在那里。

他定定地看著地板上的那血滴。

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qíng),任何人都不可以!但是要擦掉要處理這血滴……只有龔術才可以信任!

南旭琮思索再三,朝著外面喊道,“龔術?!?/p>

“爺?!睕]過一會兒,果真的龔術就來了,敲了敲門。

南旭琮道,“你一個人進來即可?!?/p>

“是?!饼徯g揮手讓別的人下去,然后就打開門,走了內室中。

卻不想,看到的是南旭琮手中拿著一張絲帕,那絲帕上染上了他的血!還有他的白色袍子,卻是染上了他的血,地上……血滴!

“爺!”龔術驚呼。

南旭琮皺眉,“不許吵!”

“爺,您怎么了?要不要找府醫看看?不,讓鬼醫和崔大夫看看?”龔術上前來。

“沒事,我知道自己的(情qíng)況,我需要一些藥材,需要你立即去找,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替我先處理這些,我不方便!”南旭琮微微閉上眼睛,“不要張揚出去,不要跟任何人說,知道了嗎?”

“是?!饼徯g立即上前,他推著南旭琮的輪椅到一邊,然后立即找來了毛巾,細細擦了地上的血,心中卻是擔心,爺真的是傷得不要緊嗎?這可是滿口的血吧?

南旭琮看著龔術做事又像是在想著什么似的,便道,“別多想!”

“是?!饼徯g只能是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壓在心底。

(床chuáng)上美麗的女人他自然是不敢去看一眼的,所以龔術處理完畢立即就上前去,“爺,先換(身shēn)衣裳?”

“嗯?!蹦闲耒戳思o無殤一眼,然后才由龔術推著出去。

“這衣裳還能夠穿么?”

“爺,上面有血,恐怕不能清洗干凈,不能穿了?!?/p>

“那,扔掉吧,不要讓人看到?!?/p>

“是?!?/p>

“連著這絲帕,扔了?!蹦闲耒龔膽阎腥〕鲞@絲帕來,這絲帕可是跟著自己好些時(日rì)了,自己還記得可是有時候掏出來為紀無殤擦汗的。

龔術剛想著要接過,但是看出南旭琮有著一絲的遲疑,爺是個重(情qíng)義的男人??!這絲帕不知道是不是世子妃送他的呢!

“爺,要不讓人在帕子上繡些紅色梅花,這樣,可以再用用?!饼徯g想起院子里有些丫鬟就是這樣做的。

南旭琮聽著感覺是個好方法,“那拿去洗一洗之后再繡些花朵,就桃花?!毕喾暝谔一h落之際,她應該是喜歡桃花的。

“是?!饼徯g立即將絲帕放入自己的懷中,然后打包好剛剛南旭琮換下的白袍拿出去處理。

南旭琮此時調息了一下,然后就到了書案前,提筆將好些的藥材都寫了上去。

龔術回來的時候,南旭琮剛好收筆,將宣紙抽出來,龔術立即上前去,接過這宣紙,“快去抓幾服藥給我?!蹦闲耒?,這子時已經過了,就勞煩一下他吧!應該還有一些藥鋪是有藥的。

午時的時候自己還要和北宮珉豪在九月樓中相見,不能失約,不然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

龔術立即點頭,“是?!卑瓮染团芰顺鋈?。

南旭琮給自己搗了一些藥然后從懷中取出一個藥瓶子,混合著,搗成渣,然后才服下。

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氣息之后,南旭琮已經累得不行,喝了口(熱rè)茶之后,只能推著輪椅到了紀無殤的(床chuáng)邊,守著她,靠在那(床chuáng)邊就睡了。

——

當北宮珉豪扶著北宮絕世回到鎮北王府的時候,已經是入夜了。鎮北王和鎮北王妃此時正在屋里忐忑不安地用膳,沒想到一個小廝就從外面闖進來,“王爺,王妃!世子爺和次子爺回來了!”

“什么?”鎮北王妃驚訝,一下子就站起來,“你說的是什么?”

回來了?

鎮北王也是心中激動,但是他卻是不善表(情qíng),站起來,濃眉皺起,“細細說來!”

“回王爺王妃,是真的,世子爺帶著次子爺回了滇香園?!钡嵯銏@是北宮珉豪的院落。

鎮北王妃激動起來,“王爺,我要去看看他們!”說著就要走出去。

鎮北王快步上前,“稍等一下我,我也一起?!?/p>

滇香園。

北宮珉豪立即就派人將府醫喊過來,然后也讓人去稟告給鎮北王和鎮北王妃,說兩人已經回來了,讓他們不必擔心。

卻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外面有丫鬟在報,“王爺王妃來了!”

北宮珉豪立即想著要回內室沐浴換衣裳,畢竟現在自己這個模樣,肯定會被鎮北王和鎮北王妃擔心的。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鎮北王和鎮北王妃兩人已經進了這滇香園,看到北宮珉豪,鎮北王妃喊道,“珉豪!”

北宮珉豪(身shēn)形一怔,說真的,這聲呼喚,將自己對生母的眷念全都喊了出來,自己和絕世都不是她親生的,但是,她對他們很好,真的很好。

這個女人,是雍容華貴的,是值得成為鎮北王妃。

北宮珉豪轉(身shēn)對著他們,他們兩人已經走到自己的面前來,鎮北王一臉看著北宮珉豪的妝扮,頓時皺眉,“珉豪,怎么回事?”他不會直接問你暖不暖,好不好,只有直接問最實在的問題。

北宮珉豪朝著他們行禮,“父王,娘?!?/p>

“我找到絕世了,就是有點累有點趕,所以才會這般的有點邋遢,請父王不要生氣,孩兒立即就去換洗?!北睂m珉豪拱手朝著鎮北王就道。

鎮北王妃有些不悅地瞪了鎮北王一眼,“兒子剛剛回來,你就開始詢問別的東西,反而不關心一下,怎么這樣!”

“我,哎!”鎮北王無奈嘆了一口氣。

鎮北王妃上前來,“別聽你父王說什么。讓娘看看,哎,怎么瘦了這么多,臉上都沒有(肉ròu)了!”說著也不嫌棄北宮珉豪的袍子有點臟,倒是靠近他。

北宮珉豪笑著道,“謝謝娘!”

這時候倒是有小廝將府醫引過來,鎮北王和鎮北王妃驚訝,鎮北王道,“這是怎么回事?誰受傷了?”

“是一點輕傷,無礙,父王,娘,你們不要擔心!”北宮珉豪道,“不如你們先回去吧,時辰也不早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是絕世!”鎮北王眉頭擰著,抬腳就進去,“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qíng),珉豪,你給我說清楚!”一邊說著一邊就往里面看去。鎮北王妃也是著急,趕緊跟上前。

北宮珉豪頗有無奈之感,而那府醫看著都不知道該怎么辦,北宮珉豪皺眉,“愣著干什么,進去給絕世診治,稍有差錯,休怪我無(情qíng)!”

“是,是!”府醫立即點頭,低頭就跟著北宮珉豪進去。

鎮北王看著北宮絕世躺在(床chuáng)上昏死過去的樣子,便緊張地上前,“他怎么了?”

鎮北王妃看著驚訝,捂著自己的唇才勉勉強強控制自己的(情qíng)緒,上前來已經痛心地看著北宮絕世。

北宮珉豪心中嘆氣,要是將事(情qíng)給他們說了,肯定會添加他們的擔心……還好,自己回來之后立即就讓下人將他的衣裳都換了,不然,讓他們看到他渾(身shēn)是血更加驚訝擔心!

“父王,娘,絕世只是受了一點刺激,并沒有什么大礙,你們不用擔心?!北睂m珉豪調整好自己的心緒,然后立即就讓府醫上前,“府醫,快給絕世診治一下,看看應該是沒有什么大礙的?!?/p>

府醫聽著北宮珉豪說話,立即就上前去,“是,讓小的來為王次子診斷診斷……”

鎮北王和鎮北王妃聽著讓開路來,府醫坐在(床chuáng)邊,然后探上北宮絕世的脈搏。府醫頓時感覺有一股力量像是在吸附他一般,他猛地就將手抽回來。

鎮北王看著感覺(情qíng)況不妙,趕緊上前去,“阿福,怎么樣?”

阿福大夫看著鎮北王,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小的無能,竟然還沒有探到王次子的脈搏就被一股力量吸附著,小的只好是趕緊將手抽回來!不然,小的手估計要廢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絕世此時昏迷還能夠將你殺掉不成!”鎮北王微怒,知道這個阿福大夫是不會說假話,但是自己真的是不相信他竟然是這樣說!

鎮北王拉上北宮絕世的手腕,卻是沒有感覺任何的不對勁,“你騙本王!你可是知道欺騙本王的下場!”鎮北王此事將北宮絕世的手腕放回到錦被下,怒目瞪著這府醫。

阿福驚訝,這怎么可能!立即就又將北宮絕世的手腕握著,此時卻是沒有感覺到有絲毫的不妥,也沒有要吸附他的意思……這真是太奇怪了!

北宮珉豪瞇起黑沉眸子,“父王,也許是阿福被絕世的內功鎮住了,父王武功高強,自然是不怕絕世的自我保護內力?!?/p>

聽著北宮珉豪這樣說,鎮北王臉色才稍稍好轉,“給本王診斷清楚!”

“是?!卑⒏4藭r只感覺自己的額頭滿是冷汗。在這些權重高貴的府上辦事,隨時都要有腦袋搬家的意外……還好這鎮北王府還是對人(挺tǐng)好的,自己往后還是要小心一點??!

鎮北王妃此時上前來,鎮北王走過去拉著她,輕輕地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表示共同安慰。北宮珉豪上前去,擋著鎮北王妃和鎮北王的視線,“怎么樣?”

府醫抬頭看著北宮珉豪,北宮珉豪手中比擬了一下,警示著這個府醫。

鎮北王看著他們兩人,立即就問,“怎么樣?”

北宮珉豪讓開視線,讓鎮北王兩人能夠看到這府醫在診治,阿福府醫從(床chuáng)邊站起來,道,“王次子并沒有傷及內腑,所以請王爺和王妃別太擔心,次子爺只需要針灸一番,然后吃上幾副藥,即可痊愈?!?/p>

“好,你立即就去辦!”鎮北王聽著立即就下命令,眼神飄落在北宮絕世的(身shēn)上,北宮絕世此時正是閉著眼睛,臉色很是安詳,但是,鎮北王就是感覺有點怪異,這應該是因為自己作為沙場將領的一些應有的警惕!

“父王,娘,時辰也不早了,你們就先回去吧,我會好好照顧絕世的,我也累了……”北宮珉豪看著差不多就說道。

鎮北王看著北宮珉豪面色疲憊,知道留在這里只會添加他的一些麻煩而已,還是趁早回去,有什么事(情qíng)可以明天再說!

今晚既然北宮珉豪和北宮絕世都回來了,那自己就不必讓南世子還有三(殿diàn)下他們勞碌奔波,回去修書告訴他們也好。

鎮北王妃此時還是想著要看看北宮絕世,但是鎮北王此時已經道,“那,我們就先回去,你好好地休息吧,還有,要是有什么事(情qíng),你們可是要告訴我們這兩老才是??!”

“是?!北睂m絕世點頭,“還有,父王,我明(日rì)要出府去見見南世子,您應該不會阻止我的吧?”

“不會?!奔热皇悄鲜雷?,那就更加好了,他們的關系不錯,是值得信任的人,況且,現在鎮北王府已經和南旭琮坐在一條船上,而北宮珉豪往后就是鎮北王,他們多多交流是應該的。

鎮北王妃皺眉,“可是別再讓我們擔心了呀!”

“孩兒一定不會再讓父王和娘擔心了?!北睂m珉豪道,“明(日rì)我回來,我就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qíng)稟告給父王和娘聽?!?/p>

“這是最好不過了?!辨偙蓖趼犞艥M意地走了出去,能夠和自己坦白,這才是自己的好孩兒??!

北宮珉豪將他們送到外面去,然后才看著那低頭的府醫阿福,上前去,“阿福,你實話實說,絕世現在他怎么樣?”

“請恕小的無能啊,小的真的是不能夠查出到底王次子的(身shēn)子是怎么回事,剛剛小的說的也是實話,是有一種吸附的力量仿佛是要將小的吸進去,但是第二次小的探一探他的脈搏的時候,卻是沒有感覺那股吸附的力量,可是,小的還是沒能夠診斷出個什么來,小的該死??!”阿福說著立即就跪在北宮珉豪的腳下。

北宮珉豪點頭,不能夠將他的病看出來其實算是正常,因為這不是普通的病??!還是需要找南旭琮看看才行,或者找找崔大夫……他的醫術應該和南旭琮的差不都,可是現在時辰已經太晚了。

還是能夠試試就試試,畢竟這些事(情qíng)是絕對不能拖的。

“那你現在能夠做些什么?”北宮珉豪此時問道。

“小的能夠讓王次子的體溫降下來,他又不像是在發高燒,卻全(身shēn)有些發燙,小的能夠立即去處理?!?/p>

“那好,你先醫治,我出府去找別的大夫來,這件事(情qíng),你一定要保密,聽到沒有!”北宮珉豪提高分貝冷道。那濃眉讓人看起來都感覺這個溫和的王世子也有暴怒的一面。

“是?!备t立即應下。

北宮珉豪迅速換了一(身shēn)衣裳,然后簡單吃了一些點心填了填肚子,就趕緊地出府。

街道上基本是沒有一點的燈光,北宮珉豪朝著城外的盤藥居走去。剛剛轉了一個街道的時候,卻是看到有一人正倒在路邊!北宮珉豪快步上前去,看到的是一個黑衣人。

北宮珉豪將他翻過(身shēn)去,看著他的銀色面具,他面前的衣裳沾滿了他吐的血。

北宮珉豪立即就將他的面具摘下來。頓時驚訝,“二(殿diàn)下!”

搖了搖他的(身shēn)軀,此時發現的是他已經昏死過去,根本就不知道北宮珉豪在他的跟前!北宮珉豪嘴角揚起,眼睛溜了溜,堂堂二皇子竟然是穿著夜行衣,哼!

北宮珉豪此時一把就將皇甫霆往地上一推,繼續朝著盤藥居走去。但是又停了一下,是誰將他傷成這個樣子的?而且他為何會這樣的打扮,這么晚了逃到這里來……通到這里的方向有……鎮北王府、晉南侯府、紀將軍府、高左丞相府。

眸子冷冷,北宮珉豪朝著他的幾處(穴xué)道上點了點,確定皇甫霆肯定是不可能醒來的了,重新戴上他的面具,才將他扶著一起朝著盤藥居走去。

卻不想,快到盤藥居的時候,卻是看到面前一人站在自己和皇甫霆面前不遠處的方向!

北宮珉豪驚了驚,然后扶著皇甫霆向后退去,后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又站著三個黑衣人,殺氣濃濃!

“在下還有事(情qíng)要做,無意打擾你們,還請各位好漢留一條路給在下走!”北宮珉豪道。

“留下他,你可以走!”那前面的男人此時冷道,他的嗓音沙啞,甚至帶著一絲蒼老的味道。

北宮珉豪看了看皇甫霆,“他受傷了,我需要帶他去治療,不然,他肯定會死的?!?/p>

男人此時聽著看了看皇甫霆,好強勁的內力!沒想到啊,二(殿diàn)下竟然糟了這樣的罪!

“是誰做的?”男人此時問道,要不是皇后感覺事(情qíng)有點不對勁,讓他們來接人,這個二(殿diàn)下是不是要駕鶴西歸去?

“不知道?!北睂m珉豪沒有多少耐(性xìng),“不想死,滾,想死,趕緊上!”

男人思索再三,“你真的是將他帶去醫治?”

“你認為呢?”北宮珉豪看著他,看來這些人就是皇甫霆的人??!還真是不賴!竟然是找到這來,但是自己在沒有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之前,自己是絕對不會讓皇甫霆回去的!

“退下?!蹦腥舜藭r突然一聲命令,那周圍的人聽著都感覺驚訝,這不會要遵照皇后的懿旨,將二(殿diàn)下平安無事地帶回去嗎?

“你們不必擔心,主人那邊我會去說!”男人此時補充道,然后目光又是聚集在北宮珉豪的(身shēn)上,“你最好是帶著他去看病,不然,我們主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北宮珉豪嘴角揚起笑了笑,然后扶著皇甫霆就往盤藥居的方向走去。

他的心中一直在冷笑,皇甫霆有這樣的手下,他還想著要奪得天下?簡直是癡人說夢!

終于過了好一會兒,北宮珉豪才扶著皇甫霆到了盤藥居的門前。

他直接帶著人就到了進去,守堂子的小廝看著是北宮珉豪,立即上前去,“王世子!”

“快讓崔大夫出來醫治一下他!”北宮珉豪道。

小廝吃了一驚,然后道,“崔大夫剛剛讓龔術大哥給請到晉南侯府中去了?!?/p>

“為何?”北宮珉豪趕緊追問。

“小的也聽不清楚,就是簡單地知道事(情qíng)有點嚴重吧,龔術大哥可是面容很嚇人,不由分說就讓崔大夫收拾東西然后擰著崔大夫就往侯府中去了!”

這事(情qíng)有點不對勁,而且這半路竟然是突然出現這個黑衣人皇甫霆!自己需要趕緊去侯府才行……至于這皇甫霆。

“有地下室嗎?”自己是絕對不會找個好地方給皇甫霆待的!反正他現在不知道自己的(情qíng)況如何!

“沒有?!毙P很是疑問。

“地牢呢?”自己還想著要對他好一點的。

“沒有?!毙P嘴角扯了扯,王世子可是想著要干什么呢?

“有什么地方可以關人的?”北宮珉豪無奈。

“柴房可以嗎?”小廝試探(性xìng)地問道,“柴房那里還是(挺tǐng)高的,一般人不容易出去?!?/p>

“行,就柴房!”北宮珉豪將皇甫霆往小廝那邊就去扔去一邊,“扶著?!?/p>

“是……”好沉。小廝有些吃力地撐著。

“將他關進柴房中,你應該懂一些藥是吧?一直讓他昏迷就好,千萬不能讓他給他逃走聽到嗎?”北宮珉豪道。

“是?!毙P點點頭。

“我還有事(情qíng),你趕緊抓緊時間去辦,今晚我到來還有關于這個人的事(情qíng),你千萬不能夠說出去,不然,你必死無疑??!”北宮珉豪頗有叮囑的味道,“你千萬記住了!”

“是?!毙P哪里有什么注意不注意,北宮珉豪說什么自己就得要照做,不說就不說……但是,“王世子,那您什么時候將這個人帶走?”

“就明天或者是后天,不會太久的,暫且將他放在你這里,一直弄暈他,不能讓他醒來!不能揭開他的面具,不然他肯定會殺死你的!”

“小的明白!”小廝害怕死,自然全都點頭。

北宮珉豪看著差不多才轉(身shēn),但是又立即轉回來,“有馬?”

“有,有,在……”小廝還沒有說完,人就已經消失在他的面前了。

崔大夫此時正被龔術扯著氣喘吁吁地進了府,然后朝著墨軒園的附院就走去。

南旭琮此時聽著外面有聲響,才睜開眼睛。

“爺,爺!”龔術在外面偷偷喊道。

南旭琮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的紀無殤,隔空點了她的睡(穴xué),讓她睡得更加沉,才走了出去。

坐在那書案前,南旭琮朝著那扇門就一揮袖子,那門立即開了一道口子,龔術趕緊帶著崔大夫進來。

南旭琮微微皺眉,“怎么也把崔大夫給請來了?”

“爺,是小的主意,小的實在是不忍心看著您受著這樣的煎熬,所以就斗膽地跟崔大夫說了一下病(情qíng)而已,并沒有多說什么?!饼徯g低頭道。

崔大夫提著藥箱子上前來,一邊喘氣一邊道,“真是累死我這個老頭子了,果然是老了老了!”說著就放下手中的藥箱子,在南旭琮的面前端詳了一下,“沒事沒事,一點小事而已!調一調就好了!”

“謝謝師兄?!蹦闲耒旖切α诵?。

“龔術,你到外面去打些水來,老夫可是累死了,你趕緊去打水,要給琮兒配藥?!贝薮蠓蜣D頭就道,這小子可是不由分說就將自己扯來,可是讓自己的老骨頭都散了!

“是?!饼徯g看著南旭琮讓他下去打水的手勢,立即下去。

崔大夫此時上前來探了探南旭琮的脈搏,良久,道,“哎,不是師兄說你啊,你將我徒兒每天這樣榨干不是方法啊,年輕人,你可是要注意節制節制……”讓自己這個老頭子這般的說,真是讓自己羞死了!可是這個南旭琮啊,就是榆木腦袋笨,尤其是在這些事(情qíng)上,都不知道處理。

南旭琮臉上微微尷尬羞紅,“是,師兄教訓的是?!?/p>

“罷了,其實這是你們夫妻兩的事(情qíng),老夫也不好插手,可是嘛,凡事不可強求,不然會適得其反,琮兒可懂?”

“懂?!蹦闲耒c頭,是自己太著急了。

“其實這今晚的你受的傷不算嚴重,還好你立即就給自己配了藥,還算能夠控制那熏香之毒。老夫稍后搗些藥,就可以清除那毒根了!”

“如此甚好?!蹦闲耒闹忻骼?,還好自己還不算悲劇的那種。

“讓老夫去看看無殤,看看她(身shēn)子如何?!贝薮蠓虼藭r道。

“請?!贝薮蠓蚝妥约弘m然是同出一門,但是術業各有專攻,自己有時候不能解決的他能夠解決,而有時候他不能解決的,自己能夠解決,這次讓他幫忙看看無殤如何也好。

南旭琮如此想著就帶著崔大夫進了內室中。紀無殤還躺在(床chuáng)上,面容安詳,那嘴角浮出一絲的笑容,像是夢見了什么快樂的事(情qíng)一般。

南旭琮看著這美好的樣子,自己的心(情qíng)也是變得極好。

崔大夫上前去,將錦被拉開,拿出紀無殤的手,然后握著她的手腕,瞇起眸子來,然后另外一只手撫摸著自己的長白胡須。

“(身shēn)子沒有什么問題,就是體制嚴寒,嗯,這個……老夫無能?!贝薮蠓驘o奈將紀無殤的手放回到錦被下蓋好。

“罷了,這些事(情qíng)我都知道?!蹦闲耒?。

“讓我算算……”崔大夫知道南旭琮一心想著要一個孩子,不然不用一進來就看到他精神有些不好,明顯的是歡(愛ài)過后又耗費了許多的內力,這可是對他的(身shēn)體極為有害。要想控制這種(情qíng)況啊,就必須要找準點。

崔大夫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南旭琮看著他,“怎么樣?算,你算什么?”

“算她和你最好的行房(日rì)子!”崔大夫沒好氣地說道,“你不是想著要一個孩子么?亂來能行嗎?”

“是?!蹦闲耒皖^,自己倒是沒有算過這些什么(日rì)子的,畢竟自己不擅長婦科類……且聽他怎么說吧!

崔大夫看著桌面有筆墨,立即走過去然后就提筆寫了一張宣紙,寫完之后交給南旭琮,自己都懶得念了。

“從今(日rì)起,每隔三(日rì)一次,不宜過多,不許起過分貪念,時辰控制在亥時中21時到亥時末22時?!蹦闲耒粗@張紙,臉都變成豬肝色,連時間都算好了?三天才能行房?而且是一次,兩次要控制在短短的半個時辰之內啊……這是不是太強人所難了!

“師兄,能有另外的方法嗎?比如說,額……吃些藥?”南旭琮無奈抓著這紙,這不是在間接讓自己控制么?

“沒方法,就只有這個才能夠適合你們兩人的(身shēn)子?!贝薮蠓蚶夏樞呒t了一把,站起來走了出去,“你自己看著辦吧,要是你不想著要孩子啊,你就盡管地……罷了,你可是要注意些!”真是年輕人不懂得控制一下??!

南旭琮臉上尷尬,算了,往后自己照著來,時間也不夠了,自己還是盡快的辦好別的事(情qíng),這三(日rì)一次,給自己的還是有很多的時間和空間……

看了看一眼紀無殤,然后南旭琮才走了出去。

龔術此時從外面將水端進來,崔大夫已經在那里挑選著藥材,還好,自己可是帶著自己的寶貝箱子呢!不然肯定會被龔術這個人給拖出去繼續找藥材!

他這個人,就是這般的對南旭琮忠誠。

南旭琮從內室中走出來,只感覺自己累得要命,“我累了,你們要是將藥材給準備好,就在喊我,我累了?!?/p>

“嗯?!贝薮蠓螯c頭,還不是么,眼圈子都黑了!

南旭琮靠在一邊,睡了。

崔大夫和龔術兩人配合著搗藥……

卻沒過多少時間,南旭琮一把就睜開眼睛,龔術和崔大夫立即驚訝,南旭琮冷眸看著外面,“是珉豪,開門?!?/p>

龔術立即就上前去將門打開,“王世子?!北睂m珉豪果然正站在外面。

南旭琮努力撐起自己的精神,“怎么來了?”

北宮珉豪走進來,看著南旭琮精神不濟,而崔大夫正在搗藥,龔術在幫忙,這很容易說明,要么是南旭琮病了,要么就是里面的紀無殤病了。

自己在來的時候就看到墨軒園很多下人正在修整,那是火燒過的痕跡。

“我應該問你是怎么回事?她沒有事吧?”他絲毫不顧及龔術和崔大夫在這里,直接就問南旭琮。那語氣仿佛是告訴世人,是他將紀無殤交給南旭琮,并讓南旭琮替他好好照顧,若是有什么差錯,他就會去質問去責備。

南旭琮皺眉,“她很好?!?/p>

北宮珉豪看著他,就坐在桌旁,然后拿起一些還未曾搗的藥材,“那是你有事?!?/p>

“小事,無礙?!蹦闲耒?,“你可是來做什么?絕世如何了?”

“要你幫忙或者是崔大夫來幫忙才行,絕世恐怕是不能夠控制他的魔(性xìng)了,給出個方法來吧!”北宮珉豪道,“還有,我在來的路上,遇見了一個人,你應該會很感興趣?!?/p>

“是誰?”南旭琮立即問道,難道是剛剛的那個被自己打傷的人?

“(身shēn)穿夜行衣,(胸xiōng)口吐血,應該是被強勁的內力打傷?!北睂m珉豪彎彎的眸子看著他。

“他在哪里?”

“我原本是想著要帶他到崔大夫那盤藥居去讓崔大夫診治一下,順便讓崔大夫去給絕世看看,現在我就將他扔在盤藥居的柴房中,應該不會這么容易醒來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北睂m珉豪道,“可是你現在,恐怕不行?!?/p>

“我沒事!”南旭琮語氣稍冷,然后看著正在弄的藥材,此時崔大夫將藥弄好端上來,“趕緊喝下,然后調息,竟然王世子到來,就最好是讓王世子多費心,幫忙一下!”

南旭琮眸子看向北宮珉豪,北宮珉豪毫不猶豫就點頭,一點都沒有之前那種生氣,“趕緊,時間不夠!”

“好?!蹦闲耒c頭很快就將藥給喝完,然后讓北宮珉豪幫忙著療傷。

龔術和崔大夫就站在一邊看著他們兩人。

清晨的陽光灑在窗口的時候,紀無殤習慣(性xìng)轉了(身shēn)子,睜開眼睛,找尋著他的(身shēn)影,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墨軒園。

紀無殤立即從(床chuáng)上起來,就在這時候南旭琮倒是從外面進來了,整個人神清氣爽,全然已經恢復如初。紀無殤看著他站在原地,腳丫子都沒有穿上鞋子,披頭散發,然后就看著他,“琮?!?/p>

“嗯?!蹦闲耒捻痈拥挠纳?,看著她此時卻是光著腳,趕緊道,“快去穿上鞋子,地上寒氣重?!?/p>

紀無殤卻是不聽一把就上前去幾乎是蹲下來然后抱著他,“謝謝你?!?/p>

南旭琮臉上微微一笑,因為她沒有穿鞋子,他想了想還是將她就抱在自己的懷中,讓她不再踩在那冰冷的地上,“什么謝不謝的,告訴我,昨晚你夢見什么了,看著你在夢中笑呢?”

紀無殤在他的懷中蹭了蹭,“夢到你和我一起?!闭f著就將自己都埋進他的(胸xiōng)膛。

但是想想,不對,昨晚的事(情qíng)不是這般的簡單!自己今天的事(情qíng)很繁重!一定不會給他們任何的機會了!

“昨晚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火為什么會突然燃燒起來?”紀無殤離開他的懷抱,然后站在地上,轉(身shēn)去找了鞋子穿上,又立即就站在他的面前,“琮?!?/p>

他看著她迅速又不失活潑,笑了笑,“昨晚的確發生很多事(情qíng)……”南旭琮將昨晚發生的事(情qíng)都說了出來,要是自己不說出來,她肯定會去問別的丫鬟,所以選擇自己講出來!

紀無殤聽著眸子冷冷,“那個黑衣人你知道是誰了?”

“嗯?!蹦闲耒c頭,“不過,暫時還是不能夠殺了他,因為姚后的勢力還是太強,要是二(殿diàn)下是死在這事(情qíng)上,姚后肯定會在圣上面前詆毀陷害晉南侯府和鎮北王府,如果事(情qíng)嚴重起來,我們兩個府都會落下滿門抄斬的慘劇?!?/p>

“那這次就將他放走?”這豈不是太便宜他了嗎?還要紀茵雪那個((賤jiàn)jiàn)人,自己一定不會放過她的!“要不,就讓南二少知道他們兩人的勾當?還有,琮,我有一個疑問?!?/p>

“你說?!蹦闲耒?,“他們兩人的勾當南金雪遲早會知道的,只是即使現在知道,南金雪也不會怎么辦,因為,那是二(殿diàn)下,南金雪在二(殿diàn)下手中做事呢!要是有可能,他不會介意將紀茵雪那個女人獻給二(殿diàn)下!”

紀無殤一怔,是的,前世他不就是因為侯爺的位置然后將自己貶成妾然后送給別人嗎?這樣就是一個混蛋!不過,這次自己倒是很期待當南金雪將紀茵雪送給皇甫霆的場面,不知道紀茵雪能不能承受這樣的羞恥?還是因為早就有了一腿而更加的樂意?

“你想問什么?”南旭琮此時看著她,知道她在想著別的事(情qíng)。

“我是想問,竟然,竟然有人和紀茵雪做那種事(情qíng),那紀茵雪不擔心自己腹中的孩子嗎?”紀無殤問道。

“依照算著(日rì)子,她懷孕已經過了危險期,還是可以行房?!蹦闲耒?,“不過不排除從前到后都是一直在裝!”

“這個……先不說,我昨夜的時候埋了一個禍害,希望能夠成功?!奔o無殤看著南旭琮。

南旭琮點頭,“我幫你完善!”

就在這個時候,有丫鬟在外面喊道,“世子,世子妃!不好了!”

紀無殤在室內瞇起眼睛,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讓自己都煩透了!無奈,朝著南旭琮道,“我去看看,你午時到九月樓,我也要去!”

------題外話------

謝謝

1克利思汀秀才投了1張月票

2t820618童生投了1張月票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侯府嫡妻本章節是208年輕人,要注意節制!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