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她的肚子是,是假的!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339

其實說來(挺tǐng)搞笑的,前院的是南金雪在娶平妻,而后院當中,這幾個女人卻是圍在這里,像是一點都不關心前院中南金雪娶平妻的事(情qíng)。

紀無殤冷笑,這些人真是夠了得??!趙一柔剛進門呢,這些人都已經是甩了一臉的粑粑給她似的,估計令她都感覺自己低((賤jiàn)jiàn)而不敢怎么放肆!

罷了,先解決了這幾個女人,然后就去前院看看,畢竟這時辰還是足夠的。

幽蘭和水珮兩人看著紀無殤來,左右之下便行禮,紀無殤看著她們道,“幽蘭和水珮怎么不坐?都已經是一家子了,呵呵!”紀無殤笑了笑。

“不過是個低((賤jiàn)jiàn)的通房丫鬟,站著不用做事就已經夠好了,還要和我們一起坐下來?妄想!”紀茵雪冷冷說道,然后就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隨即放下來,“這茶水冷了,來人,換上(熱rè)的!要是冷了我的(身shēn)子,我可是讓你們好看!”紀茵雪就是要在眾人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強勢來,自己就是要表現給她們看,尤其是紀無殤,自己就是要將她踩在腳下!

今兒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自己有把握一并將紀無殤和幽蘭、水珮三人一同收拾了!至于這些什么金姨娘冷姨娘的,還有什么小姐的,哼,自己不信她們能起什么風浪!

“弟妹最近是上火了?怎么火氣這么大,要不要找府醫看看,看看弄些藥來降降火?!奔o無殤道,丫鬟已經給紀無殤搬來了凳子,因而紀無殤就和她們坐在一起。

紀無殤看著還在站著的幽蘭和水珮,便轉頭就道,“幽蘭,水珮,你們兩人都來這邊一起坐了。雖然說是個通房丫鬟,可是啊,都是二弟的女人不是?都是要有一些主子的樣子,不然傳出去,可是會被人笑話我們侯府待人極差!”

站在亭子外面的丫鬟聽著,便看了看紀茵雪的臉色,這幽蘭和水珮都是瑜雪園的人,歸紀茵雪這個夫人管,可是,紀無殤是整個侯府的當家主母……這倒是得罪任何一方都不行……難做??!

紀茵雪看著紀無殤,冷道,“大嫂,你怎么說就不對了,通房丫鬟算起來是二少的女人不錯,但是(身shēn)份嘛,就是差了妾一大截的,這妾還可以上這個臺面和我們一起坐著聊天,而在沒有成為妾之前,就是丫鬟,管她是通房還是不是通房呢!都還是丫鬟!”紀茵雪說著冷冷地瞪了幽蘭和水珮兩個人一眼。

原本幽蘭和水珮聽著紀無殤說的話想著終于有機會坐下來歇息一下,畢竟都已經站了一個多時辰了,雙腿早就發麻,誰知道紀茵雪卻是說出這樣的話來!讓這兩人的心里從天堂一下子墜入地獄中!

金姨娘和冷姨娘兩人一聽,心中就不爽了!她剛剛說什么來著?“這妾還可以上這個臺面跟我們一起坐著聊天”!她紀茵雪是什么人,竟然敢這樣來諷刺自己?自己就是一個妾就是一個姨娘怎么了?難道就差了她很多?是,有正妻夫人在的時候,自己這些做姨娘的當然是要守著規矩,可是侯府夫人都已經死了很多年了,她來這樣提及,是在諷刺自己這姨娘的成不了夫人?不配和她同坐用點心賞花是嗎?

她紀茵雪有多高貴,在之前就和二少那個了,這不要臉的女人!還認為自己是多么的高貴?呸!

“來人,給幽蘭和水珮抬座!”金姨娘此時冷冷道,然后用挑釁的目光看著紀茵雪,“幽蘭和水珮兩人都已經站了很久了,已經站夠了!”

紀茵雪一怔,沒想到金姨娘竟然是開口為紀無殤和幽蘭、水珮三人說話,而且,她看向自己的這目光,怎么帶著一絲的恨意?自己可是沒有惹她吧?罷了,要是她敢惹自己,自己不介意讓她嘗嘗生死不得的滋味!

幽蘭和水珮立即感激地朝著金姨娘和紀無殤行禮,“謝謝姨娘,謝謝世子妃!”

“呵呵,看來還是金姨娘有魅力!我這個當家的主母都稍加遜色了!”紀無殤冷冷道。

金姨娘聽著臉上得意,知道紀無殤肯定有朝一(日rì)會對付自己,所以自己現在也不介意和她對著干了!要知道,自己想要成為這侯府夫人,除了干掉冷姨娘等人,重要的是要將面前這個世子妃給干掉才行!

紀茵雪是個難以解決的人,而紀無殤何嘗又不是?

就從現在開始打壓也是一個極好的選擇!

冷姨娘看著她們之間的反應還有對話,反而是笑了,“我說,世子妃您可是太在意了不是嗎?金姐姐并沒有說什么讓世子妃您難堪的話來,只是說出了實(情qíng),然后二少夫人聽了,就這么而已!”她好笑地看著紀無殤,眼眸的意思就是,看,你紀無殤小肚雞腸!金姨娘不過是說了實(情qíng),而你卻是歪曲了她的意思!這么小肚雞腸的人還當什么主母呢!

紀無殤清澈的眸子對上冷姨娘,笑了笑,“是??!金姨娘說的話是從事實出發,而無殤說的話,是從侯府的整個局面出發,自然出發點是不一樣,自然效果也不一樣了?!毖酝庵?,是說自己考慮到侯府的名聲和利益說的,而紀茵雪卻是不聽,這就說明紀茵雪根本就沒有將侯府的利益和名聲放在心上,而金姨娘自然也如此,兩個人都是一般般!

金姨娘和紀茵雪兩人都怒目瞪著紀無殤,轉頭,又瞪著冷姨娘,站在周圍的那些下人全都低下頭來,生怕主子們的唇槍舌戰禍害到她們。

冷姨娘臉上帶著一絲的尷尬,自己原本是想著要將矛頭指向紀無殤,誰曾想到,卻是反而讓紀無殤將自己的話給反了意思去,這可是讓金姨娘和紀茵雪兩人恨死自己了……

南仙仙和南昭雪兩人看著這樣的場景,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南昭雪不想著要攙和她們之間的事(情qíng),遂是自己偏國臉去。

南仙仙看著生母金姨娘被氣得臉都漲紅了,撇撇嘴,拉了拉她的袖子。

金姨娘冷笑,“世子妃果真是深明大義!”

“金姨娘就不必稱贊無殤了!金姨娘也是為了侯府著想的,不然就不會讓人坐下來!”紀無殤也是冷冷說道。

金姨娘瞪著冒火的眼睛,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丫鬟端上一些點心來,紀無殤笑了笑,“這些點心怎么都是烘烤的?沒看到主子們都火氣旺盛嗎?撤下去!端一些蒸糕上來!”

紀茵雪立即就喊道,“什么什么,我最(愛ài)吃了!快呈上來!”說著就指著其中一碟的玉米糕,那可是新鮮剛剛烘烤的,是紀茵雪特意吩咐做的!她紀無殤憑什么就三兩句就將自己的糕點給撤下去?

冷姨娘和金姨娘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不屑的眼神,這些糕點自己可以吃一點也可以不吃,管她們兩個人爭什么!

南仙仙卻是看著那個烘烤的紫薯香糕很有食(欲yù),“我沒有上火,剛好這個紫薯香糕合我口味,快端過來?!?/p>

紀無殤嘴角笑笑,“三小姐,你還是不要吃,你臉上的那些痘痘沒消下去呢!最好不要亂吃這些烘烤的東西?!?/p>

南仙仙頓時臉上驚訝,兩手捂著自己的臉,該死的,自己已經涂了好些的胭脂,她怎么能夠看出來,3而且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自己!自己往后還有什么臉面出去!要不是自己偷吃了好些的辣椒,然后又沒有及時喝一些降火的涼茶,自己才不會生什么痘痘呢!

“不要了不要了!”南仙仙一下子就吼出來,“不就是什么紫薯香糕嗎?我不稀罕!”

紀無殤聽著倒是點頭笑了笑。

金姨娘看著南縣現在這個樣子,好生安慰道,“仙兒,往后你好了,漂亮了,姨娘讓膳房給你做好吃的?!?/p>

紀茵雪此時冷哼了一聲,招呼那個丫鬟趕緊將玉米糕端過來,紀無殤卻是伸出一手擋著,“弟妹怎么吃這些(熱rè)氣的東西,剛剛還看著你可是火氣大著呢!要是往后吃了這個生病怎么辦?”

“我沒有火氣大!”紀茵雪冷冷說道,“我就是想吃,難道大嫂要用權力來壓制我的膳食?”

“這,我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qíng)?弟妹真是言重了?!奔o無殤將手放開,“罷了,你就讓二少夫人吃一些嘗嘗吧,不要吃太多就好了!”

紀茵雪得意洋洋,還不終究擺在我的手下?不過是一些點心而已,都要給自己下馬威,真是夠無語的!她說嘗嘗不要吃態度?自己就是要吃多點,氣死她!

紀無殤心中冷笑,吃吧,吃下去吃死你!

冷姨娘看了一眼金姨娘,“算了,聽世子妃的話,將糕點撤下去,換一些蒸糕上來!”

幽蘭和水珮兩人還想著要吃點東西的,可是自己又不敢著吃,只好是聞著那些糕點的香味,看著端上來,然后又端下去,想吃?沒門!

紀茵雪看著眾人沒得吃而只有自己才能吃,心中甚是滿意,自己就是要這樣獨一無二的感覺!氣死她們!

熟不知冷姨娘很淡定地喝著自己面前的茶,和南昭雪倒說起笑話來,金姨娘笑著為南仙仙撫了撫她的長發,滿臉的都是一些慈祥的模樣!

而紀無殤,不知什么時候走到一邊去欣賞那荷花來!這怎么都看上去是在刻意不理自己!幽蘭和水珮這兩個通房丫鬟正在低著頭,不敢動不敢說,不敢看。

紀茵雪怒氣地將面前的糕點放下,“不吃了,你們吃吧!”

幽蘭和水珮驚訝,抬頭看著紀茵雪,她會這么好心?紀茵雪卻是一把就將面前的糕點盤倒在地,“哎喲!我太不小心了,怎么就將盤子摔在地上!”說著略表歉意地看著幽蘭水珮兩人,“不好意思,沒了!要吃?不行了!”

幽蘭看著她,心中的恨意更加燃起,自己終有一天,會讓她后悔做過這樣的事(情qíng)!

水珮愁眉低下頭不敢看人。

金姨娘看了一眼那地上的糕點,“怎么就這么不小心!”

“是啊,一點點東西都摔了,還真是夠厲害的!”冷姨娘不忘記踩上一腳。

紀無殤沒欣賞到什么荷花就聽到這樣的摔盤子聲音,轉過(身shēn)來,看到地上的糕點,而在自己這角度看過去,幽蘭甚是憤怒,而水珮卻是唯唯諾諾,不敢言語。

這有戲。

“弟妹肯定是因為懷著寶寶的原因吧,哎,懷孕的女人有時候很容易摔東西,這是我從書上看來的,不怕了。來人,將地面打掃干凈吧!”紀無殤笑著走過來,然后就坐在椅子上,“我方才看到荷花池上有許多的荷花,甚是開得(嬌jiāo)艷,一起看看也無妨?!?/p>

說著拉起南昭雪,南昭雪驚訝地看著紀無殤,萬萬沒有想到她怎么邀請自己去看荷花了?而冷姨娘看著,心中當然著急南昭雪,生怕受到紀無殤的欺負似的,立即就上前去拉著南昭雪,“那荷花有什么好看的呀!”

紀無殤笑笑,“那些荷花都是極為的出塵啊,要是你們不喜歡,就算了,沒關系!”

“姨娘,我也想看看那荷花?!蹦险蜒_著冷姨娘笑了笑,示意她不必擔心,紀無殤并沒有加害她的意思。

冷姨娘狐疑地看著紀無殤,然后就是盯著紀無殤和南昭雪看,并不曾放下心。

紀無殤嘴角的笑意((蕩dàng)dàng)漾開去,自己就是欣賞著遠處的荷花。

紀茵雪感覺沒啥意思,今兒就是南金雪娶趙一柔進侯府的(日rì)子,她心中可是一直都是郁悶著的,被紀無殤等人這樣一攪合,她的心(情qíng)更加的差了。

“秀兒,扶著我回去,這兒風大了!”紀茵雪站起來道。

站在一邊的秀兒立即就要上前來,幽蘭看著秀兒就要經過自己的(身shēn)邊,趁著無人看著她立即就伸出一只腳來,然后將秀兒絆了一下。

紀茵雪那個角度正好是被桌子給擋住了,故而看不到幽蘭的小動作,結果的是,秀兒一下子就往紀茵雪撲過去,“??!”

紀茵雪原本是可以站起來然后跳開了去,沒想到,就在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小腹中一陣疼痛傳來,立即的,秀兒就撲在她的(身shēn)上,而她由于那股沖力,整個人都往后倒過去!

“??!”紀茵雪尖叫一聲。

秀兒可是嚇慘了,猛地就要從地上爬起來不讓壓在紀茵雪的(身shēn)上,而一邊的幽蘭和水珮兩人離她們最近,所以趕緊上前去,“夫人!”

金姨娘看著,驚了驚,不過一下子又很快的平靜下來,這下那孩子應該沒有了吧?看她怎么樣去囂張!冷姨娘和南昭雪、紀無殤看著驚了幾秒。

紀無殤趕緊上前去,“怎么樣?有沒有傷著?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íng)?”

“快,喊大夫來,我的肚子好痛!”紀茵雪此時扯著嗓音說道,“你這個((賤jiàn)jiàn)婢,來人啊,拖下去,亂棒打死!”說著立即對著秀兒就是一頓的拳打腳踢。

秀兒整個人都跪在地上,任由她打罵,聽到說要亂棒打死,趕緊磕頭猛地求饒,“夫人,請饒命啊,饒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是不小心的,請夫人饒恕奴婢的(性xìng)命啊,奴婢上有……”

“呸!少來這樣的一(套tào)!趕緊給我拖下去打死!”紀茵雪怒氣沖沖,一邊忍著疼痛,一邊怒罵這秀兒丫鬟。

紀無殤趕緊讓人去請府醫來,“怎么會這么不小心?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秀兒拖下去?但是亂棒打死就算了,罰今天不許吃飯,扣三個月的月銀吧!今兒可是二少爺的大喜之(日rì),是不能夠見血的?!?/p>

秀兒聽著感激零涕,自己撿回一條命??!三個月的月銀而已,自己可以再賺!還好啊,嗚嗚!還是世子妃好!

“謝謝世子妃,謝謝世子妃!”秀兒立即就說道。

紀茵雪憤怒地看著紀無殤,自己現在連懲罰一個丫鬟都不能了?“大嫂,難道這懲罰就是這么簡單嗎?”

“不要多說了,來人,將秀兒拖下去!免得讓二少夫人看著又生氣!”紀無殤根本不管紀無殤在嚎什么了,揮手讓上前來的幾個粗使婆子將秀兒拖下去。

紀茵雪整個人氣的發抖,指著紀無殤卻又無可奈何!

幽蘭和水珮此時上前來,“小姐……”兩人皆是可憐巴巴的樣子。俗話說的,這要是能夠在高門大院中生存下來,第一個要學會的就是裝,要會演!

紀茵雪冷哼,一巴掌就扇到兩人的臉上!“滾,你們還有臉面喊我小姐!”

幽蘭和水珮兩人聽著低聲啜泣站在一邊,委屈的樣子估計人讓所有的人都感覺這紀茵雪真不像話,竟然罵了這個還不算,還要打這個!

“罷了罷了,二少夫人快快起來,不要坐在那地上,不然會著涼的?!苯鹨棠镎f著立即就上前去要將紀茵雪給扶起來,紀無殤此時看著也立即上前去,“真是太不小心了!”

紀茵雪憤怒地看著紀無殤,眼中的意思就是你少在那里假惺惺!

紀無殤并沒有想著要上前去將她扶起,她的步履可是有些慢,南仙仙看著金姨娘上前去,自然是跟著了。

“??!”紀茵雪又是尖叫一聲,“你這個豬頭,你是死的嗎?這么大個勁兒干什么!”紀茵雪大聲罵著南仙仙,南仙仙氣急,“我就是來扶著你而已,怎么,我又沒有怎么用力!你就這樣罵我侮辱我?姨娘,您要為我做主!”說著就對著金姨娘淚眼婆娑的哭喊,“姨娘,她欺負我!”

金姨娘怒氣涌上心頭,一手就放開了紀茵雪的手臂,還借著力道將紀茵雪推到在地上,伸手就扶著南仙仙,“仙兒,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紀茵雪倒在地上四腳朝天似的,只感覺渾(身shēn)酸痛,“啊,好痛!”

紀無殤大驚,“快扶起來!”那一邊站著的那些丫鬟嬤嬤趕緊上前,個人都一起涌過來似的,幽蘭看著眸子里冷光(射shè)出,趁著這人多的勁兒,讓她們都沖上前去一般,都涌到紀茵雪那邊去,頓時,有兩三個丫鬟來不及停住,都倒在紀茵雪的(身shēn)上,紀茵雪被這樣一撞,疼痛的暈死過去。

周圍的人都嚇壞了。

“二少夫人出事了!”有丫鬟大聲尖叫起來。

紀無殤看著她們,聳了聳肩膀,亂吧,沒有關系……只是,她這樣一折騰,應該會將孩子流掉才是的,怎么不見一點的血流出來?

這時候,侯爺從彎道的那邊走了過來,看到這亭子里可是亂作一團,趕緊趕上去,“怎么回事?”

周圍的人立即都跪下來。紀無殤趕緊扶起紀茵雪,緊張地喊道,“快將二少夫人送回到瑜雪園中去!”

“快!”金姨娘看著侯爺來了,自然是要表現一下自己關心晚輩的慈(愛ài)來!冷姨娘趕緊上前去,“侯爺,是這些下人不小心,哎!”說著就用絲帕撫了撫自己眼角的淚水。

其實也沒有,裝樣子給侯爺看而已。

侯爺看著冷哼,然后上前去,南仙仙和南昭雪兩人趕緊行禮。

“今兒是金雪的大喜之(日rì),沒想到竟然你們是鬧出這樣的烏龍來!無殤,這可是怎么回事?”

“爹,無殤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都是這些下人不懂得怎么做事,哎,來人,全都拖下去杖責三十!扣月銀三個月,要是再犯,就直接攆出府去!”此時有府醫上前來為紀茵雪診斷,紀無殤便將人交給他們。

她回頭看了紀茵雪一眼,紀無殤臉上毫無感(情qíng),“大夫,二少夫人怎么樣了?”

“怎么肚子這么漲?”府醫此時說道,“這可是剛剛摔在地上了?”

“是的,哎,太不小心了,還好,沒有流出血來,孩子沒事就好??!”冷姨娘此時上前來,金姨娘做一(套tào),自己可是也要表現一番才行,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和她奪夫人的位置?

侯爺冷冷看了冷姨娘一眼,“你們怎么不讓著她!”

“侯爺,奇怪,二少夫人的脈象好奇怪!”府醫此時驚訝說道,然后又看著紀茵雪的整個臉,紀茵雪可是躺在下人抬著來的美人榻上了。

要想著抬回瑜雪園去,還需要一些時間,還是要治療要緊。

“怎么奇怪?是不是孩子沒有了?”這可是晉南侯府降臨的第一個新生的生命,容不得有半點差池!侯爺此時上前來就揪著這府醫的衣襟,那面容甚是憤怒緊張,仿佛要是聽到關于這個孩子的半點不好,他就要殺了這個府醫似的!

“陳大夫,你也來看看?!边@個姓李的李大夫顫抖著看著一邊的陳大夫。

陳大夫手有些顫抖,被侯爺一瞪眼,又不得不上前去看。

紀無殤看著他們,面上無表(情qíng),心中已經冷哼,自己送了一些藥給她而已,不知道她會有什么樣的反應?這次幽蘭可是下了毒手呢,要是這次也不成功,自己就暗中幫一下幽蘭那個丫頭,讓她好將紀茵雪送到地獄去!

陳大夫手探向紀茵雪的脈搏,漸漸地感覺到驚訝,然后又感覺到不可思議,最后的時候目瞪口呆地看著一邊的李大夫。李大夫看到他這樣驚訝的面容,也知道這(情qíng)況是……

“怎么了?”侯爺此時不耐煩,自己還要趕著時間去前院呢!怎么讓他們就耽誤了自己的時間!

“侯爺,這件事(情qíng)還有待進一步確認!”李大夫微微顫抖地說道,沒理由啊,這么大個肚子了,看樣子的確是已經四五個月的樣子,合符呀,可是怎么就沒有感覺到那小生命的跳動?

“你們再給我賣關子,本侯就殺了你們!”侯爺此時沒有耐心,一把就抽出自己的佩劍,然后就要往這兩個府醫給刺去!

“侯爺,萬萬使不得,萬萬使不得??!”金姨娘此時上前來,“今兒是二少的大喜之(日rì),稍后就有要出門迎接新娘子了,前院也(熱rè)鬧著呢,要是見血殺人,就不好了呀!”

“哼!”侯爺此時冷哼一聲,“趕緊說!”

“是,二少夫人,二少夫人也許是,根本就沒有懷孕!”李大夫跪在地上,猛地就磕頭然后顫抖著說出話來,“她,她的肚子是,是假的!”

陳大夫看著也不敢站著,跟著李大夫一起跪下,伏在地上不敢起來。

聽著這剛剛說的話,頓時周圍的人全都呆愣了,這剛剛大夫說的是,二少夫人根本就沒、有、懷、孕!

沒有!

從頭到尾都是裝的?那之前的診治算是什么東西?之前可是一直都有讓大夫看的,怎么就有探尋到那喜脈呢?現在就說沒有?坑誰啊要做死嗎?

紀無殤微微驚訝,沒想到自己那個銀針倒是有著這樣的好處?怎么回事,這真的是紀茵雪沒有懷上?可是她的這肚子應該不是造假的,因為自己剛剛扶著她的時候,就摸了摸她的小腹,并沒有類似于棉袋什么偽裝的……難道是她吃了藥讓自己的肚子給肥胖起來?讓人看上去就感覺她是懷了幾個月的(身shēn)孕這樣嗎?可是自己之前也有探過她的脈搏,那是真的有喜脈,這,真是蹊蹺得很!

金姨娘和冷姨娘都驚訝得合不上嘴,這個((賤jiàn)jiàn)人,竟然沒有懷上就這么囂張,看她現在是怎么收場!

幽蘭和水珮兩個人呆愣了好一會兒,才回神來。幽蘭心中可是一直冷笑,“看你往后還怎么樣快活!紀茵雪,你的好(日rì)子到了!”自己有必要會聯合趙一柔、水珮將她這個正牌夫人給轟下臺去!南金雪么,只要自己學,自己就不怕拿不下這樣的一個男人!到時候,自己慢慢成為妾,然后再往上爬就是!

南仙仙和南昭雪各有不同的面目表(情qíng),然都逃不過是驚訝之色。

侯爺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了,一下子將那李大夫揪著衣襟提起來,“你剛剛說的是什么?之前不一直都是讓你們這些人去診治的嗎?怎么,之前你竟然是騙了本侯?”他那冒火圓目瞪著這人,仿佛就要將這個人給撕裂了去。

“是是,是真的,這次診斷,陳大夫能作證!以前的診斷都是真的,是真的有喜脈,但是現在,現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大夫哆哆嗦嗦地說著話,手也指著一邊的陳大夫,“陳大夫,趕緊說啊,之前診斷都是咱們一起的,那時候診斷的結果是真的有了(身shēn)孕的!”

陳大夫聽著李大夫提及自己,立即就抬起頭來有招供之勢,“侯爺,李大夫說的是真話!之前診治了好幾次,都是有著喜脈的,不知現在為何二少夫人變成了沒有喜脈的婦人!”

“那肚子里是什么東西?怪胎?還是什么!”侯爺怒不可遏,把兩人的衣襟都給抓了起來。

“是,是,小的也不知道!”李大夫實在是嚇得要命,整一個臉色發白,陳大夫兩腳顫顫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活命的機會了。

這時候,外面響起爆竹聲,甚是震耳(欲yù)聾,侯爺紅著眼睛一把就將這兩個人給推倒在地,“給你們一些時間!給本侯診斷出個所以然來!否則,今(日rì)可不殺你們,明(日rì),定讓你們人頭落地!”說著冷冷轉(身shēn),然后就走了出去。

紀無殤上前來,“陳大夫,李大夫,你們快去診斷一番吧!莫要讓爹生氣了!”

“是,是!”陳大夫李大夫無不驚恐。

“來人,將二少夫人抬回去瑜雪園,嚴加看管,凡是要接觸什么人都要向我稟告!”紀無殤看了紀茵雪一眼,“陳大夫李大夫,在事(情qíng)沒有明朗之前,你們還是要小心地保守這秘密!還有你們這所有的人,可不要隨便將此事講出去!”

“是?!敝車娜硕紤?。

金姨娘冷瞥了紀茵雪一眼,然后頗有諷刺的味道道,“原以為是飛上枝頭的鳳凰,沒想到啊,卻依然是個半料子!”

“可不是,要是真的是欺騙了侯爺,欺騙這整個府上的人說的是有(身shēn)孕,估計二少爺會將她休棄!”冷姨娘捂著嘴。

“也許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懷上呢!”金姨娘哂笑,“或者這是病,得治!”

周圍的人聽著不敢接話,紀無殤看著她們,道,“姨娘,我先離開去做別的事兒了,你們在這里好生欣賞吧!”紀茵雪已經命令讓下人將她抬回到瑜雪園中了。

剩下的,需要交給幽蘭自己去發揮,她會做好這一切!

紀無殤朝著幽蘭和水珮笑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出去。

“恭送世子妃!”幽蘭回過神來,立即說道,自己可算是慢慢的認清楚了,這要說到是好人是好脾氣,恐怕要數紀無殤!是紀無殤剛剛為自己說了好些的話!

水珮聽著幽蘭說話想著要也說恭送,但紀無殤已經走了出去。

紀無殤轉了彎角,然后回頭看了一眼那亭子的方向,今兒也是有收獲的,最起碼讓紀茵雪顯出了原形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紀茵雪無退路可走,讓所有人都知道,是她欺騙了所有人,她這般的話,就絕對不能夠在這侯府中立足!即使不將她休棄,南金雪都會讓她成為一個((賤jiàn)jiàn)妾!

就讓她好好承受這樣的一個報應!

紀無殤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轉(身shēn)朝著前院走去。

紅飛趕緊跟上紀無殤,“世子妃,剛剛那些丫鬟差點就碰到你了,你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奔o無殤回頭看了一眼紅飛,這個丫頭其實很聰明,即使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手腳,但是應該能夠猜出個一和二來。

也罷,是南旭琮的人,就是自己的人,只要不背叛自己和南旭琮,任她怎么聰明都行,否則,自己定讓她承受一下受苦的滋味!

紅飛向后退去,低下頭默默跟在紀無殤的(身shēn)后。

世子妃的眼神好犀利……

前院此時可是一片的(熱rè)鬧,一點都沒有后院的那種冷清。紀無殤去到的時候,發現這侯府已經請了好些人來一起祝賀的。

而那個什么尚書府的趙戈大人此時也坐在那高座上,大約五六十歲,(身shēn)穿藏青色長袍,腳上黑靴,眼睛短小,目露(陰yīn)險之光,右手的大拇指戴著一個玉扳指,帶著幾分蔑視的目光看著這周圍的人。

侯爺此時和他平坐在另外的一張梨花椅上,面露笑容,看著來回走動的人。

南金雪還沒有接回新娘子。周圍的那些賓客可以隨意走動吃酒或是拆拳。

冷姨娘和金姨娘此時帶著南仙仙、南昭雪來了。這好歹的都是府上得寵二少爺娶平妻,看著時辰快到,就趕緊過來做做樣子,祝賀祝賀,這是本分!

紀無殤笑著讓下人趕緊招待一些來的貴客。

此時卻是聽得外面一聲喊道,“六皇子(殿diàn)下到!”

周圍的人聽著立即都讓開一條道來。

六皇子皇甫玉大步流星,笑著上前,(身shēn)后跟著,手執銅鼓扇,風流倜儻,邪魅,卻又帶著痞子氣孩子氣,一臉的笑容總讓人感覺這只是個孩子而已。

周圍的人忙和他打招呼。難得啊,這南金雪可是娶平妻而已,沒想到又還是請來了六(殿diàn)下,只是那二(殿diàn)下為何沒有看到?不過說回來,看來南二少(挺tǐng)受皇室之人寵(愛ài)的!往后這晉南侯府的侯位……嘖嘖,是個看頭!

皇甫玉笑著一一回了。而侯爺和尚書大人趙戈兩人下了座,然后就走到兩人面前。

“多謝六(殿diàn)下觀看小兒成親??!”侯爺率先說道,拱手甚是謙卑模樣。

趙戈也是笑臉相迎,“真是太好了!”

“我讓人帶了些薄禮,不成敬意?!被矢τ褡旖莿恿藙?,又笑著道,“可有好酒好菜?”

“當然有,請到這邊坐?!焙顮斝χ妥岄_一條道來。

南旭琮此時從里面出來,(身shēn)后正是龔術在幫忙。

紀無殤看著立即上前去,“琮?!?/p>

“嗯,沒有發生什么事(情qíng)吧?”南旭琮看著她心(情qíng)就大好。龔術看著紀無殤上前來立即就躲閃到一邊站著。

“有,不過今晚在告訴你?!奔o無殤小聲說道,“今兒是南二少的大喜之(日rì)啊,你猜我給二弟準備了什么禮物?”

“什么禮物?”不知道為何,聽到她說的這個禮物這個詞,而且是給南金雪準備,南旭琮的心就燃起一絲絲的醋意來,明明知道她是自己的,也知道她說的準備禮物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是自己的心就是不想著讓她對別人用這樣的詞,尤其是南金雪。

不過,南旭琮并沒有表現出來。

“先不說給你聽?!奔o無殤眼底的狡黠一閃,然后就改了語氣,“六(殿diàn)下來祝賀,不過沒有看到二(殿diàn)下?!?/p>

“嗯?!蹦闲耒c點頭,不知道皇甫霆是不是被皇甫炫給殺了呢?不過這次六(殿diàn)下皇甫玉前來,一個目的恐怕是要來試探看一下吧!不過自己一定會讓他失望的!

而至于這次南金雪的婚禮,自己萬分期待紀無殤的“禮物”!

紀無殤笑著先離開去備置好些的禮品等等。這侯府的面子不能丟,而他南金雪卻一定要受些苦頭的,所以……紀無殤眼神飄向南仙仙和金姨娘冷姨娘的方向。

------題外話------

謝謝

zhuei送了1朵鮮花

chenq76226投了1張月票

流云淡淡投了2張月票

袁小洋投了1張月票

tangchuno投了1張月票

魏永煜投了1張月票

138988投了1票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侯府嫡妻本章節是212她的肚子是,是假的!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新疆新11选5开奖结果 双色球手机版免费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辽宁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配资炒股是不是不用自己的账号 3d急速赛车 股票配资合法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 宜宾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