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南世子妃再遇大麻煩!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341

《侯府嫡妻》

紀無殤大吃一驚,手腕處立即滑出一根銀針,紀無殤捏著銀針朝著背后之人刺去。男人(身shēn)形非常敏捷,力量也很大,看著那銀針就要刺來,(身shēn)形一閃,躲過紀無殤的攻擊,“你厲害了很多,不愧是紀定北的女兒!”那嗓音,帶著三分戲謔的味道。

紀無殤(身shēn)形一怔,竟然是他!該死的,自己上次還沒有找他算賬,今晚竟然出現在這密道當中……難道他知道南旭琮挖的密道?

紀無殤怒目睥睨(身shēn)后的人,“我更加是南世子妃!放開我!”說著已經扭(身shēn)掙來依云上城的(禁jìn)錮,手中銀針再次朝著他刺去,依云上城見她來勢兇猛,而也不忍傷她,更為的是,為她的那一句“我更加是南世子妃”而感到怔愣,失神間,紀無殤已經脫離他的(禁jìn)錮,立即向后退去。

依云上城微微怔愣,“是他教你功夫?”該死的南旭琮,竟然教會她這么多東西!醫術、武功!這個密室,要不是自己的黑尸在偶爾間,自己還不知道竟然南旭琮竟然有這么多的密道!自己有朝一(日rì),一定會將這密道給炸了!

“是?!奔o無殤看著他,“這里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我還有事(情qíng),失陪了!”紀無殤說著立即就朝著另外的方向跑去,但是依云上城迅速的反應過來,一把就拉著紀無殤的手腕,“怎么怎么快就要走?”

“外面的人等著我處理侯府的事(情qíng),放開!”紀無殤厲聲回答,然后就看著他抓著自己的手腕,“我和你沒有半點的關系,還請你盡快離開這里!”

“孤王有事(情qíng)想要跟你說?!币涝粕铣琼映亮顺?,“很重要的事(情qíng),你會感興趣的?!?/p>

是南旭琮?紀無殤掙開他的大手,然后道,“是什么事(情qíng)?”

“孤王的黑鷹被南旭琮打傷了,你要幫忙將它救活,不然,你明(日rì)就可以看到南旭琮的尸體!”依云上城立即從地上拿起一個大的盒子,紀無殤才發現自己一直忽略了這小匣子,難道就是什么黑鷹?

“琮呢?他在哪里?告訴我!”紀無殤看著他,手中的銀針立即就抵上他的喉結處,“依云上城,立即告訴我!”

“孤王還真是低估了你的能力,沒想到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他就將你調教成這樣一個出色的女人,是孤王一直都忽略了你的天分??!可是,紀無殤,你以為能夠殺得了孤王嗎?你以為你能夠安然地走出這里?”依云上城眸子彎彎半帶著笑容地看著紀無殤。

紀無殤的心一怔,他知道自己沒有多少內力,習練的不過是一些皮毛而已,但,“你不知道有一種說法,叫做魚死網破嗎?我紀無殤沒有多少耐(性xìng),現在的形勢,也不(允yǔn)許我浪費太多時間在你這里!所以,西域王,你還是趕緊的說出來!”

“將孤王的黑鷹救活,孤王就告訴你。孤王知道你會醫術!”依云上城笑著看著她,“我喜歡看到你生氣的樣子,這會讓我的內心萬分的興奮!”

“你變態!”紀無殤冷哼,手中的銀針甚至就要刺入他的喉中,“你當真以為我不會殺了你是嗎?”

“殺?喜歡就殺吧!”依云上城此時收斂了笑容,然后看著她,“我的命本來就是屬于你的,你想著要收回去,你隨時都可以來拿!”

“你少來這樣的一(套tào)!”紀無殤冷哼,卻是反手就將銀針刺入他的(穴xué)道上,“你不說,我一定可以查出來的!”看著依云上城好像是不能動的樣子,紀無殤此時才收回自己的銀針,然后看著地上那個黑匣子。

紀無殤看了他一眼,依云上城此時不動,也沒有說話,只是那紫色的眸子卻是始終跟著紀無殤在轉。

紀無殤蹲下來,打開那個黑匣子,果然看到那黑鷹此時正是痛苦的呻吟。紀無殤抬頭看了依云上城一眼,依云上城并沒有任何表示,紀無殤立即將這黑鷹從黑匣子中抱出來,然后放在一邊的桌面上,從自己的懷中取出好些的瓶子,用一些上等的金瘡藥止住那傷口,而后,湊合著將一些藥丸喂著這黑鷹吃下。

依云上城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她如此專注,他的心仿佛被溫暖包圍。果然自己沒看錯,她真是一個好大夫,而且絕對不會見死不救!

紀無殤整理完畢,然后看著他,“你請回吧!黑鷹已經沒事了。我出去,一個時辰之后,(穴xué)道就會自動解開,到時候,我希望你離開而不是出現在我的面前!”紀無殤說著將金瘡藥放在黑鷹旁邊的那桌面上,“用這金瘡藥,可以醫治好黑鷹的傷?!?/p>

“你不想知道南旭琮的下落?”依云上城此時道。

“想?!奔o無殤停了腳步,直接回答,“但是你不說,我就不會再勉強!”說著立即就要走,但是依云上城立即就道,“南旭琮就要被北宮絕世殺了?!?/p>

“什么?”紀無殤立即轉(身shēn)看著依云上城,卻不想,直接就撞上他的(胸xiōng)膛,紀無殤驚得向后退去,“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孤王跟你說過,孤王中了你的銀針嗎?孤王的(穴xué)道被你點了嗎?”依云上城笑著上前,“不過,孤王是真的感謝你將黑鷹救活?!?/p>

“感謝就可以了,請帶著你的黑鷹離開,謝謝!”紀無殤走到一處燈下,立即就扭動那個油燈,頓時,自己背后的這堵墻開了,紀無殤趕緊閃進這樣的一堵墻中,依云上城想著要極快跟上她的腳步,但是,卻已經碰上那剛剛冰冷的墻!

依云上城氣得立即就運氣要打倒這一堵墻,但是,又在那出手的時候,收住了。要是攻擊粉碎了這墻,難保這里不會全部坍塌下來,還是要找機關要緊!不然,自己有可能就困在這里面!

依云上城收住功力,立即就找機關。

紀無殤微微喘著氣,好險,自己可是差點就被他給擒住了!自己還是和他要保持距離!

紀無殤甩開自己的思緒,立即離開,朝著別的一個方向走去。

此時在外面的紅飛可是萬分焦急地等待,看著里面的密室,然后又看著外面的打斗。翠舞此時上前來,“怎么樣?世子妃呢?”

“還在里面?!奔t飛道。

“該不會是發生了什么意外吧?”翠舞看著立即就問。

“應該不會,爺設計的密道,不會輕易被人攻破的,他親自將機關等等的交待給世子妃,世子妃應該是走慢了些吧!”

就在這個時候,終于密室的門打開,紀無殤走了出來,用香帕擦了擦自己額上的汗水,“事(情qíng)怎么樣?”盡量很快就將自己的神色給恢復過來。

紅飛和翠舞兩人皆激動,“一切辦妥!”

“人呢?”紀無殤走了出去,此時看到的是幾十個鐵衛和侍衛一起攻擊那幾個黑衣人,那些黑衣人極為的兇狠,殺了不少的侍衛鐵衛,但是,也受了極重的傷。鐵峰握著刀,飛(身shēn)上下就和那些黑衣人惡斗,經過幾個回合,將一些黑衣人殺死!

“將趙姨娘給我留下來,我要親自讓侯爺爹處罰!”紀無殤冷冷道。自己就是要看看侯爺會怎么樣處理這樣的一件事(情qíng)!

“是!”紅飛立即就提劍上前去,而翠舞便在一邊守護著紀無殤。

紀無殤此時看到這些人在不斷地斬殺,心中卻是擔心著南旭琮,要知道,北宮絕世的武功是不容小覷的,而且,自己不想他們兩人受傷!轉頭,看著翠舞,“翠舞,你派人給我立即去看一下,看看世子在哪里,若是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幫忙!要確保世子能夠安然的回來!”

“是!”翠舞看著紀無殤,“那世子妃,奴婢走了,那誰來保護您?”

“我自己就可以了,這里這么多人,應該不會有人來殺我的,放心!”紀無殤道,而此時,悅兒和線兒兩人從外面跑了過來,“小姐!”

“嗯,好,翠舞,你就趕緊去做吧!完了立即過來!”紀無殤看了看線兒和悅兒兩人。

“是?!贝湮椟c頭,要是有什么危險的事(情qíng),雖然這兩個丫鬟不會什么武功,但是也能夠用自己的血(肉ròu)之軀去擋!相信她們是絕對不會退怯的!

紀無殤看著線兒和悅兒,悅兒此時立即上前來,“小姐,事(情qíng)已經如您的吩咐,辦妥了!”

“很好?!奔o無殤贊賞地看了她們一眼,然后才看向外面,外面果然的,侯爺帶著一眾人等都趕著來這院子,這偏院其實也算是小,平(日rì)里也沒有多少個人來到這里,畢竟這里是牢獄的地方!

但,今兒可是(熱rè)鬧了!

趙姨娘看到侯爺帶著很多人來,知道自己已無扳轉的余地,更加奮力拼殺,想著要找到一個突破口沖出去,但,紅飛提劍就上前攬著她的去路,并將她((逼bī)bī)迫到角落當中!

紅飛是專門訓練出來的,自然比趙姨娘的體力要好很多,武功也比她更加高強,故而不一會,趙姨娘便敗下陣來?!斑旬敗币宦?,趙姨娘的長劍被紅飛踢了出去,而正中插在侯爺走來的面前!

侯爺驚了驚,看著插在地面上的一把長劍,而那長劍上,還滴答著鮮紅的血!

周圍的姨娘小姐無不嚇了一跳。趙一柔看著這個場面,而眼神看向趙姨娘,趙姨娘此時已經被紅飛踢了幾下,受了重傷,口中也是涌出血來。

紀無殤眼神鎖定趙姨娘,趙姨且戰且退,侯爺帶著的人也來到了這個打斗的場面!

趙一柔在與原地想了想,立即就走上前去,“你們助手!這是侯府,豈能讓你們亂來!”大聲呼喊,生怕別人不知道她來了這地牢似的!

紀無殤瞇起眸子,“快,讓鐵衛將趙一柔給我拉開!”

卻是在這個時候,趙姨娘飛(身shēn)就來到了趙一柔面前,用手從后面將她的脖子掐著,“所有的人都不要動!不然,我就殺了她!”

頓時,這里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停了下來,而紀無殤此時走下臺階,然后看著面前的人,“一柔弟妹,爹爹會體諒你對侯府所做的一切貢獻的!來人,將殺手給我擒下!”

“別!”趙一柔立即就喊道,“世子妃,救我!”

“是你不小心……不能怪我,無殤也無能為力,我會給你買一副上等的的好棺材給你!你下去陪陪二弟吧!”紀無殤臉上毫無表(情qíng),然后就做了一個殺的手勢。

趙一柔眸子里閃過一絲的狠戾,這個女人,竟然想著要自己死?

“趕緊給我停下!”趙姨娘掐著趙一柔的脖子,然后小聲在她的耳邊私語,“趕緊給我配合一點,不然,我要是被他們抓了,我也要將你都給抖出來!”

趙一柔聽著頓時瞇起眼睛,但瞬間已經是變得清冷,“爹,救我!”

“趙瑞,真的是你!”侯爺也能夠聽辨出趙姨娘的聲音,憤怒不堪地看著她,“是你埋怨我是嗎?然后就要對若蘭下手?你竟然是這么的狠心!”

“南敖乾!你又給我什么?你曾經許諾說,只(愛ài)我一個人,可是,轉頭我不過是毀了一張臉而已,你轉(身shēn)就寵(愛ài)別的女人!試問,你何時將我放在心里?”

“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是你自己的問題,不是本侯爺的錯!”晉南侯爺此時倒是擺起架子來。

趙姨娘冷笑了幾聲,“那金雪呢?他可是你的好兒子啊,你怎么不好好照顧他?反而讓他死在女人的手中,是你不好好的照顧他!”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要不是他,本侯爺在皇城中就不必抬不起頭來了!”

“哈哈!”趙姨娘大笑幾聲,“別說廢話了,南敖乾,若你能夠念在我們夫妻一場的(情qíng)分上,放我走,我消失在你們的面前!”趙姨娘冷哼,然后看著面前被自己(禁jìn)錮的趙一柔,“一柔啊,你應該死的呀,因為,金雪是多么的孤單啊,紀茵雪、幽蘭、水珮,雖然下去陪他了,但是還不夠啊,他也需要你下去陪他的!”

趙一柔心中一滯,喉間的力量更加的收緊,她頓時從自己的袖子下面滑出一把匕首來,一反手,就朝著趙姨娘的小腹處刺去,“??!”在這個時候,趙一柔尖叫起來,“姨娘!”

紀無殤和侯爺等人立即上前去,而趙姨娘姨娘倒在地上,眼神兇狠地看著趙一柔,“你這個((賤jiàn)jiàn)人,竟然暗算我!”

“姨娘,一柔不死故意的,一柔,一柔是被你((逼bī)bī)的,嗚嗚!”趙一柔猛地就哭泣起來,然后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看著那血不斷從她的小腹中流出,心中才慢慢爽朗起來,死了,好!死了就不必將自己的秘密講出去了!看你威脅我,我就讓你死在我的匕首之下!

但是,趙一柔的面容可是痛苦得很,看著趙姨娘已經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便干脆撲在她的(身shēn)上哀嚎,“姨娘啊,你怎么會這樣做!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紀無殤看著她演戲心中冷笑,沒想到,趙一柔竟然殺了趙姨娘!但是,這說明,趙一柔的(身shēn)份更加的不簡單,而且,(身shēn)上定然有很多的秘密!自己一定要將她給挖出來收拾了!

“你這個……這個((賤jiàn)jiàn)人!……你和紀無殤……一樣的……((賤jiàn)jiàn)!”趙姨娘看著面前哭泣的趙一柔,“你這個((賤jiàn)jiàn)人,竟然殺了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我來索命吧!我做鬼……鬼都不會……不會……??!”趙姨娘說到這個的時候,趙一柔狠心地借著角度問題,竟然將匕首再刺深!而且,還將匕首在她的體內旋轉!

“那你就先做鬼去吧!”趙一柔嘴角冷笑一下,卻是在下一秒,大哭,“姨娘!”

“哭著作甚!”侯爺此時怒吼一聲,“滾開!”他的心(情qíng)糟透了!被這一府上的人給氣死了!

趙一柔心底下笑著退到一邊去,而紀無殤將這一切都收入眸中!這個趙一柔,就是自己的下一個厲害的對手!

紀無殤此時上前去,蹲下來,探向趙姨娘的大動脈,看了看她小腹上插著的匕首,仰頭,對著晉南侯爺就道,“爹,她死了。是一柔弟妹所為!”

“死了?罷了!”晉南侯爺反而沒有多少的悲傷,看著這地上的人,“拖下去,就在后山埋了!”而后轉(身shēn)便看向趙一柔,“一柔,你竟然是藏著匕首?

趙姨娘被自己的人所殺,也算是一種報應,而且最后不得進入祖墳而是拖到后山去埋了,這說明晉南侯爺并不認同這個趙姨娘!這對于她而言,也算是一種懲罰!

趙一柔聽著晉南侯爺問話,頓時就跪在地上,”爹,一柔自小習慣將匕首帶在(身shēn)上,是為了防(身shēn)用的,一柔沒想到,是姨娘啊,當時姨娘想喲著要掐死一柔,一柔才不得已將匕首刺入她的小腹,請爹爹懲罰!“說著就跪在地面上,然后猛地磕頭。

此時有鐵衛上前來將趙姨娘的尸體拖下去,紀無殤趕緊看了最后一眼,趙一柔刺入的力度和方向,無不說明這個女人會武功!即使不是上乘的修煉,最起碼也能夠掌握深度和尺寸、力度,自己往后對付她,一定要萬分的小心!

晉南侯爺聽著趙一柔這樣的說,想想也感覺有些道理,要是誰要殺了自己,自己也肯定會反擊的,錯手就將趙姨娘給殺了也不是沒有可能!”罷了!“晉南侯爺此時道,”你下去吧,受了驚嚇,好好休息一下吧!“

趙一柔面容苦楚地從地上站起來,然后朝著晉南侯爺行了一禮,才帶著自己的丫鬟慢慢走了回去。

紀無殤眸子緊盯著她的行動,心中有了一個大概……自己可是沒有忘記趙姨娘之前所說的話!趙一柔竟然殺了趙姨娘,定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且等著自己來挖出來!

”無殤,那個丫鬟呢?“晉南侯爺此時揮手讓眾人趕緊地處理這里。

紀無殤道,”鐵峰,帶上來!“

”是!“站在一旁候著的鐵峰立即讓鐵衛將那個丫鬟帶了上來,丫鬟上前來立即就跪在紀無殤的腳下,”謝謝世子妃的救命之恩!謝謝世子妃!“

”將你所知道的一切說出來吧!趙姨娘已經死了,你沒有什么好顧慮的了,而且,你的家人,我已經讓鐵峰解救了出來,現已經在你的家中歇息,若今(日rì)你將所有的事(情qíng)說出來,我明(日rì)即可讓你回家去,還會給你一些銀子養家!“紀無殤說著便看向周圍的人,金姨娘和幾個小姐面容有些難看,看樣子是驚訝了。

這侯府百年來,頂多是內斗而已,出事死了一個人兩個人的不足為惜,但是這次卻是血染了這院子!

丫鬟聽著立即朝著紀無殤就磕了幾個響頭,然后才道,”回世子妃,回侯爺,事(情qíng)是這樣的……“

趙姨娘對南金雪的死非常之痛恨,所以使出連環計。先設計珠兒沖撞冷姨娘,無論冷姨娘有沒有流掉那個孩子,都肯定會對(身shēn)體有極大的影響,而且,她早已經命令在冷姨娘的膳食當中下了慢(性xìng)的毒藥,即使到時候將孩子生下來,孩子肯定(身shēn)體羸弱,不會存活多久!

而珠兒沖撞了冷姨娘,定然會挑起紀無殤和冷姨娘之間的戰爭,而冷姨娘生的是南昭雪和南在青,所以,這兩人肯定會為了冷姨娘的生死而和紀無殤斗個你死我活,到時候,就是金姨娘和趙姨娘得了漁翁之利??墒?,金姨娘早就被趙姨娘很久之前,就是在趙姨娘當權的時候,已經下了絕子藥,自然的不會有任何的機會再孕,所以,這一切,只要事(情qíng)不敗露,趙姨娘就是最大的贏家!雖然南金雪死了,但是,趙姨娘也要讓這整個侯府的人為他陪葬!

而對于紀無殤,趙姨娘就是要用趙一柔去牽制她,而且和這整個侯府內院的女人一起聯手,將紀無殤置于死地!尤其是今晚,南旭琮不在,更加要抓緊時機,將紀無殤殺了!

晉南侯爺聽著之后,整個人呆愣了半晌,沒有想到,這侯府后院中的女人啊,一個比一個兇狠!一個比一個會玩手段!

紀無殤看著這丫鬟,”你方才說的是,他們要聯手對付我?那就是說,此次兇手不止趙姨娘一個人了?“

”是,但是奴婢只聽到了這么多,而且奴婢原本是在外面做事的,可是沒有想到趙姨娘竟然是傳話給奴婢,讓奴婢去命令幾個丫鬟做害人的勾當!“

”真是可惡之極!“晉南侯爺此時怒罵,”我晉南侯府決然的不能有這樣的一個女人存在!我南敖乾,休棄趙瑞,讓其為奴!而且,來人!“在大家族中,當家老爺子休棄一個小妾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qíng),畢竟這妾有時候的地位就是和買賣的商品差不多,而有時候卻又可以很金貴,這得要看其受寵的程度。

”在!“幾個侍衛立即上前。

”將后山中趙瑞的尸體挖出,剁了扔到后山的溝中喂狼!“晉南侯爺冷哼,該死的女人!竟然對幾個姨娘下絕子藥!怪不得金姨娘腹中久久未曾有任何的動靜,原來已經不能生了!而冷若蘭好不容易有了,卻是被她這樣陷害!她趙瑞還當成是真的要整個侯府毀在她的手中不成?難道要這百年的基業葬送在她的手中?

妄想!

紀無殤聽著吸了一口氣,這是晉南侯爺自己說的,自己可是很仁慈的!丟到溝中喂狼,呵呵,還真是有意思!恐怕趙姨娘下輩子都不能輪回做人了,就直接做鬼吧!

自己終于是報了仇啊,趙姨娘可是在前世沒少將自己折磨,如今,得到這樣的懲罰,死后不得安生,也算是還了!

”是!“侍衛自然是聽著晉南侯爺的話立即就去辦。

”此事,就這樣作罷!都回去吧!“晉南侯爺(愛ài)著這周圍的人,還好,金姨娘已經不在這里了,不然要是她聽到她早已經吃了絕子藥,那豈不是會跳著上后山去,要將趙瑞給吃了解恨?

紀無殤看著周圍的人散去,自己的心卻是更加的不安,因為,還有一件事(情qíng)沒有完,不對,是三件事(情qíng)!

一,是南旭琮的事(情qíng),二,是依云上城在密室的事(情qíng),三,是有人來要暗殺自己,但現在還沒有現(身shēn)的事(情qíng)!這侯府中出了這樣的插曲,但是那些派來殺自己的人會善罷甘休嗎?會看著侯府出事而撒手回去稟告?

不,那些人,絕對不會這樣!

紀無殤看著鐵峰帶領鐵衛侍衛處理尸體,朝著他就喊道,”鐵峰?!?/p>

此時,這院子里的主子都走光了,晉南侯爺自然是回去他的院落中。

”世子妃!“鐵峰立即上前來拱手就道。

”事(情qíng)沒有完,多加防備,我怕,恐怕不是殺我這么簡單了……我有預感,這恐怕是要……滅門!“紀無殤壓低嗓子,然后看著周圍,”有多少人手就要添加多少人手,一定要確保熬過今晚?!?/p>

”是!“鐵峰知道事(情qíng)嚴重(性xìng),想起馬家軍的馬睿來,馬睿和自己是好友,要是讓人去請馬睿,馬睿應該可以帶一些馬家軍的人來解決這次侯府的問題!

紀無殤看著夜色,對于侯府如果真的是被滅門,自己的心不會有半點的痛,但是,自己要顧及的是自己背后的紀將軍府!自己到底是嫁入這侯府中來了,自己往后的命運還是和這侯府連在一起。而且要顧及到南旭琮,南旭琮畢竟是晉南侯府撫養的,在明天封皇子到來之前,自己就一定要替他守好這個晉南侯府!

紀無殤喊了紅飛和翠舞等人過來,再叮囑如此如此,才放心地朝著墨軒園走去。

……

夜色的山上特別的冷,但是這兩人卻是打得火(熱rè)。南旭琮和北宮絕世已經過招不下五百招,然,兩人一來一往,北宮絕世雖然狠戾一心想著要南旭琮的命,南旭琮卻都能避開,想要擒住他,然,每一次南旭琮的攻擊到了他的體內之后,他化掉,或者是直接吸收,竟然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南旭琮給他的力量給彈了出來!南旭琮不得不和他周旋。

自己也不忍心傷害他,但他的心卻是焦急得很,這夜色已經足夠深沉了,殺人等等不見得人的勾當就是在這樣的時辰當中!自己現在能夠做的事(情qíng),就是要找到方法,救治北宮絕世,而第二,就是要趕緊回到侯府中,自己答應了紀無殤一定要在晚上回去!而且,明(日rì)一定要上朝!

南旭琮看著北宮絕世,盡量呼喊著他的名字,但是,終不見效,只能另尋他法。

”慕辰公主呢?北宮絕世,我問你,慕辰公主在哪里?“南旭琮此時喊道。

慕辰。

北宮絕世渾(身shēn)一怔,手上的軟劍倒是停了一成功力。為什么這個名字竟然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自己的心仿佛有點跳動的感覺?北宮絕世擰眉,但是,卻此時又從心中涌起一股邪惡之氣一般,將他的心智又掩埋。

北宮絕世恍然,眸子血冷,然后又開始了新的攻擊。自己就是一個工具而已!就是要殺了面前這個叫做南旭琮的男人,其余的,不重要!

南旭琮懊惱地看著他的動作,瞇起眸子,下一秒,轉(身shēn)躲過他強勁的內力之后,便立即就將自己的左邊心臟的位置迎上他的長劍……

剎那間,南旭琮只感覺一種痛入心脾的感覺,他看著深深刺入(胸xiōng)膛的軟劍,慢慢抬頭,看著北宮絕世,”絕世!“

北宮絕世沒有任何的表(情qíng),他僵硬地看著面前站著的人,瀟灑地將軟劍拔了出來。南旭琮一下子就倒在地上,頭揚起看著夜空上方,卻是看到紀無殤在對著自己笑。

她肯定在等著自己回去!

北宮絕世此時站在他的面前,然后又舉起軟劍來,但南旭琮此時道,”絕世,我已經不欠你的了。絕世,我們還可以做兄弟!“

北宮絕世眸子赤紅,手中的軟劍要再次刺入南旭琮的(胸xiōng)膛,沒想到,南旭琮卻是脖子一歪,整個人斷氣了的樣子。

那軟劍就在那離南旭琮的(胸xiōng)膛還差幾厘米的地方停下,北宮絕世收起長劍,然后就朝著夜色走去。

過了很久,周圍沒有一絲的聲音,能見的不過是一些螢火蟲和雜草灌木叢而已。南旭琮的手腳動了動,然后整個人坐了起來,他面容冷峻,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方絲帕然后將嘴角的血跡給擦掉,然后將絲帕放在自己的懷中。

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然后將藥粉倒在自己的傷口處,”該死的,要不是心臟在右邊,自己豈不是真的被他刺死?北宮絕世,你真是夠狠??!“南旭琮齜牙咧嘴地忍痛上藥。

處理了一下,才站起來,觀察著周圍,約摸估計著北宮絕世離去的方向,然后才走入叢林當中。

——

紀無殤回到了墨軒園,但,心中更加的忐忑了,不知道依云上城是否還在那密室當中?而自己是真的不想著要再進去查看……可是,要是他被困死在密室當中呢?或者,他已經出來了,然后在暗處緊緊地盯著自己?

紀無殤寢食不安,只能坐在書案前。

南旭琮為什么還不回來?

紀無殤此時讓人將翠舞給喊了進來,”翠舞,世子如何?“

”回世子妃,爺正在回來的路上,相信不久,就可以回到府上了!“

”可有發生什么意外的事(情qíng)?“紀無殤緊張問道。

”并沒有什么意外,只是,只有爺一個人回來?!白约阂膊恢罏楹我蚣o無殤強調只有南旭琮回來這樣一件事。

紀無殤卻是明白。但是只要南旭琮能夠安然回來,其他的事(情qíng)就可以暫時放在一邊!

”今晚多謝你們了,但是還是讓你們好好地守著今晚,絕對不可以松懈了?!凹o無殤此時道。

”是!世子妃不必客氣,保護世子妃是奴婢們的責任?!按湮枵f道。

紀無殤點頭,然后讓翠舞下去守著,自己則是開始在書案上寫寫畫畫。

要是南旭琮明(日rì)成為了四皇子,那然后自己是什么地位,處在什么樣的位置上?后宮中的爭斗會更加的厲害,而這侯府中的事(情qíng)定然也沒有完……自己的復仇是絕對要進行下去,這侯府中的人,該死的一定要整死,絕對不能夠錯漏!這一切也需要南旭琮的幫助……

只是,自己真的好擔心,好擔心。南旭琮,你曾經向我承諾,我知道你記得,我知道你一定會做到,可是,當你處在高處的時候,當你成為四皇子,你有著你的責任,有著越來越多擁戴你的百姓,你不得不做出一些違背你的內心的時候,你會怎么辦?

紀無殤看著面前的燭燈,卻是呆呆出神。紀無殤啊紀無殤,之前你所做的一切,是對還是錯?大概是對的吧!(愛ài)一個人,必然的喲啊付出自己的能夠付出的一切,不然自己怎么對得起他?南旭琮是自己此生此世唯一(愛ài)的人啊,自己做的也不是很多,就是為了他的前路而付出一些,也沒有什么大礙的……他會站的越來越高,讓自己去仰望他,去膜拜他……紀無殤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要是自己能夠懷上一個孩子,自己應該能夠守住和他的幸福吧?

紀無殤無聲笑了笑,甩開思緒,重新翻開了那醫書,卻怎么都看不下去,罷了罷了。心已經亂了,還怎能靜心?

紀無殤深呼吸了一口,合上醫書,卻此時,聽到的是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紀無殤頓時警惕地從一邊的架子上抽出一把長劍來,這是南旭琮臨走的時候留下來的,自己也不怎么懂得用劍,但是也要好好的防(身shēn)一下也好!

墨軒園大院當中,無聲地就飄落好些的黑衣殺手。守在府上的鐵衛和侍衛,立即涌出一批來,。何人?竟然斗膽闖府?”鐵峰站在最前面,然后冷冷看著這落地的黑衣人,一看,自知這些人各個都是武功高強的殺手,恐怕要好一頓惡斗!只是,馬睿的馬家軍還沒有到,自己得要撐上一會!

依照紀無殤的計劃,還是有很大勝算的!

鐵峰暗自數了數這黑衣人,有二十八個人,但,卻此時,鐵峰驚恐地看到這二十八人掛在腰間上的銘牌!

這是燕云二十八鬼!這二十八人,每一人都使用不同的武器,或刀或劍,或繩或勾命索,或暗器飛鏢等等,層出不窮!通常都是一刀斃命,一劍封喉!

相傳燕云二十八鬼在十五年前已經消失,誰曾想,卻是突然出現在這里!

自己的這些鐵衛需要多少人才能夠抵擋這樣的沖擊?鐵峰從心底處燃起一股的冷寒。

紀無殤坐在屋里,門關著,但能夠感受到外面的(情qíng)形。她給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后淺淺一飲,而此時,紅飛和翠舞兩人立即從外屋中走了進來,“世子妃!大事不好,是燕云二十八鬼!”

“二十八鬼索人命,二十八鬼送(陰yīn)司?!奔o無殤嘴角笑了笑,“真是,辛苦了?!?/p>

------題外話------

謝謝

1等到…。秀才送了2朵鮮花

2jchchxq舉人投了5張月票

3gy9221秀才投了2張月票

4273867241童生投了11張月票

5t820618童生投了1張月票

6baoer舉人投了1張月票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今天四川快乐12走势图咋天 甘肃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pc蛋蛋一样 上证指数腾讯 棋牌游戏送现金28元 山东11选五任2免费计划 内蒙古快3走势图73期 股票配资 利息是多少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证券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