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無殤無殤,誓要力爭!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345

《侯府嫡妻》

這是曾經在爹爹紀定北的書房中看到的一句話,用來形容燕云二十八鬼的厲害,所到之處,必定卷起廝殺,必定也是索命。

紅飛看著紀無殤,“世子妃,不如躲入密室當中,看看(情qíng)況如何再作打算?”但是當看到紀無殤手中的那長劍的時候,紅飛整個人怔了怔,這長劍是爺留給她的吧?

紀無殤朝著外面走過去,“不了?!边M去,也許依云上城在等著自己,前有狼,后有虎,不如就在這里,是生是死,都留在墨軒園中,況且,說不定能夠看到南旭琮回來。

“二十八鬼很厲害,你們要萬分小心,要是死了,我會厚葬你們,善待你們的家屬?!奔o無殤實話實說,“要是你們膽怯了,害怕突然逃走,我紀無殤也不怪你們?!?/p>

紅飛愣了愣,但立即就跪下來,“世子妃請放心,奴婢們一定會好好地保護世子妃!死算不了什么,我們都是受到爺的恩惠的人,定然的是要誓死守在您和爺的(身shēn)邊!”

“謝謝了?!奔o無殤嘴角微微上揚。

就在這個時候,悅兒從外面跑了進來,“小姐,府上很多地方都起火了!”

“看來真的想著是要滅了我侯府??!”紀無殤道,“去讓一些人去滅火,將府上的老小都集中在一起,不要太多的人受傷!”

“是?!?/p>

“快給我稟告紀將軍府,就說侯府有難,南世子妃生死不明!”

“是!”

“去吧!”紀無殤微微閉上眼睛,“紅飛,下去吧!我就在這里,要是被破門了,你們也不必進來了?!奔o無殤笑,看了看這房里的上梁。

紅飛驚了驚,“世子妃?”

“沒事?!奔o無殤揮手讓她下去,自己的仇還沒有報完呢,南旭琮還沒有回來呢,自己說過的,一定會等他,那自己就絕對不會放棄任何生的希望!

這里是豺狼虎豹又如何?大不了一死!自己重活這么久,間接或者是直接,都已經殺了很多人,讓她們得到了這樣的那樣的報應,也算可以了!

紀無殤坐在那書案前,手握著那長劍,隨時準備著要將長劍拔出。她的目光很堅定,看著面前的一張紙,要是自己死了,自己就將這剛剛寫的紙作為自己的遺言。

她將紙張折疊起來然后放在自己的懷中。

此時聽到外面好些的呼喊聲,喊殺聲,破水滅火聲,兵器撞擊聲,刀劍砍在的聲音,等等,讓紀無殤的心在顫抖,那燕云二十八鬼真的是要來索命的……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人一下子撞開,紀無殤立即抬頭,看到的是一個侍衛正看著紀無殤,面容驚慌,“世……世子妃!外面殺戮太多,請世子妃移步!”

但是紀無殤卻是看到了他(身shēn)后的那些人,有鐵衛,有侍衛,還有,馬家軍的人,紀將軍府的人!可是這些人雖然都在拼殺這二十八鬼,這二十八鬼被眾人砍殺,然,依然是殺了很多的人作為陪葬!

紀無殤站起來,剛想著要說話,但這侍衛卻是被一鬼攔腰就截斷,頓時,血噴了一地,“??!”紀無殤嚇得花容失色,這死亡的感覺竟然是那么的熟悉!那血就噴在地上,染紅了一地!

這鬼全(身shēn)都是黑色,面容也隱藏在斗篷之下,渾(身shēn)帶著死亡的煞氣,而那(身shēn)上染著的無一不是血!

紀無殤好不容易回神過來,立即抽出長劍,這鬼已經朝著紀無殤走過去,一長劍就朝著自己的(胸xiōng)口處刺過去!紀無殤連用招架,(身shēn)體向后傾斜,躲過這致命一擊,但,這鬼看著紀無殤向后退去,劍鋒已經弄到另外的一個方向,朝著紀無殤又刺過去!

紀無殤連連后退,卻是被這鬼((逼bī)bī)到墻角處,鬼揚起手中的長劍,再次朝著紀無殤劈過來,紀無殤手中的銀針朝著這鬼擲出,然,刺入那鬼的(穴xué)道中,這鬼卻是依然的毫無反應!

長劍就要劈在紀無殤的頭上,紀無殤自知自己躲不過了,便只好認命閉上眼睛,卻在閉眼的那一剎那,被人一把就拉入懷中,“怎么這就認命想死?”紀無殤一驚,看著拉著自己的依云上城,依云上城一拳頭就朝著那鬼打去,頓時,那鬼心肺俱裂倒地而亡。

紀無殤立即掙開他的大手,“放開!”

“孤王可是救了你的命!”依云上城眸子墨紫色,看著紀無殤,紀無殤始終要甩開他的(禁jìn)錮,“我沒有讓你救!”

他(身shēn)形一怔。

“放開她!”卻此時,一人長劍指著依云上城,南旭琮正站在離他們五步遠的地方,意氣風發,(身shēn)上的白袍染上了血,血花開得妖嬈。

紀無殤驚了驚,“琮?!?/p>

但是,依云上城卻是直接就將紀無殤給拉到自己的懷中,大手攬上她的腰,“孤王說不放呢?”

“放開她!我讓你放開她!”南旭琮長劍直指,箭步上前,該死的,自己一定要殺了他!南旭琮此時腦海中飄過依云上城和紀無殤站立在自己的對立面的那幅壁畫,他的心一抽,“想不到西域王夜闖我墨軒園,竟然是要劫殺我的皇妃!”

皇妃?!依云上城愣了愣,怎么回事?

“若本(殿diàn)下的皇妃有任何閃失,本(殿diàn)下立即帶兵長驅直入西域,即使血流成河,也誓要將西域變成人間地獄!”南旭琮上前,“西域王不顧及自己,也應當為你的百姓著想!紀大將軍九十萬兵馬壓入邊境,只等本(殿diàn)下一聲命令,九十萬兵馬嗜殺屠西域城!”

“孤王不信!你不過是南世子,豈有如此能耐!”依云上城嘴角上揚,“不過,你竟然能夠在北宮絕世的劍下活著回來,真是不容易,但是,今(日rì),孤王要帶走紀無殤!”

“你敢!”南旭琮上前,長劍立即就攻擊依云上城。

紀無殤此時反手將銀針想著要刺入依云上城的(穴xué)道內,然,依云上城更加狠戾,快如閃電就將紀無殤的(穴xué)道給點了,一手握著她的腰,一手和南旭琮對打。

南旭琮看著紀無殤被他抱著,心中更加惱火,長劍更快更狠,但要顧及到紀無殤,不得不時刻看著來,而依云上城,他雖然是抱著紀無殤,看著南旭琮暴怒,而紀無殤的面容緊張,自己的心更加的興奮!軟香在懷,已經足夠了!管他南旭琮是什么人,只要看著他焦急憤怒痛苦,已經足夠!

只是為什么,紀無殤,你卻始終不肯看我一眼?我可是救了你的(性xìng)命啊,不是他南旭琮!可你,竟然說沒有讓我救!她的意思是寧愿死都不讓我依云上城救是嗎?我依云上城就這么讓你討厭?

依云上城想到這一層,心中瘋狂起來,那邪惡之氣燃燒著他的理智,他的拳法帶著強勁的力量,朝著南旭琮就是致命攻擊!

紀無殤看著大驚,“小心!”

南旭琮躲過他的攻擊,反手而上,一掌迎接上他的拳頭,用盡全(身shēn)的功力給打了過去。頓時,兩人力量相碰,“嘭”,兩人立即向后退去,兩股力量抗衡之下,都讓兩人都受了傷,南旭琮和依云上城都捂著自己的(胸xiōng)口,目光兇狠地看著對方。

南旭琮撐起自己的(身shēn)子,眸子帶火的看著依云上城,長劍立即向前!

依云上城看著他要與自己同歸于盡的勢頭,立即趕緊躲開南旭琮的攻擊,而此時紀無殤的一只手已經被南旭琮拉著!依云上城嘴角上揚,“無殤,你變成靈吧,待在孤王(身shēn)邊!”說著將紀無殤推向南旭琮迎面的攻擊!

南旭琮看著眸子里立即經過驚慌,一下子收了力道,一把就將紀無殤給抱過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依云上城卻是一把就朝著南旭琮一掌就擊過去!南旭琮只感覺自己的面前一陣黑暗,一口黑血就從他的口中吐出來!

“琮!”紀無殤大聲呼喊,慌忙要看他的傷勢,南旭琮捂著自己的(胸xiōng)口,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我,我沒事!”

依云上城揚起高傲的頭顱,看著面前的男人,此時南旭琮一手抱著紀無殤的腰,一手握著長劍看著依云上城,他在艱難地撐著。

紀無殤看著都感覺心碎,“琮,趕緊讓我看看你的傷勢,要不要緊?要不要緊?”紀無殤要幫他看內傷如何,但是南旭琮很冷靜道,“沒事,你看我像是這么容易死的人嗎?”說著,將紀無殤護在(身shēn)后,“去,進入到密室中。直走,不要回頭?!?/p>

紀無殤看著他,他是要和依云上城同歸于盡嗎?不,自己不要他這樣做!

“哈哈哈!”依云上城冷笑地看著他,“南旭琮,你是不是應該感覺到羞愧?你看,你連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你拿什么東西來和我搶她?”

“她的心是我的,人也是我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這已經足夠!”南旭琮冷笑,“而你,依云上城,你有什么?”

“孤王有的是未來的一切,有的是天下,孤王擁有的是她的未來,而你,會永遠成為她的過去!”

紀無殤搖著頭,能夠感受到南旭琮的(身shēn)子在輕顫,“琮,不要說了,我們趕緊走,不要理他!”

“快,去密室?!蹦闲耒谒亩呎f著,立即就將她推往那密室當中。依云上城卻是眼尖看到紀無殤要往密室中跑去,快如閃電,“唰”的一聲,就到了紀無殤面前,紀無殤還沒來得及反應,依云上城已經將她(禁jìn)錮在自己的懷中。

紀無殤憤怒不堪,用牙齒就咬在他的手臂上,“放開我,你這個瘋子!”依云上城看著不但不怒,而且面容感覺更加的興奮!

南旭琮慌了,一下子提劍朝著依云上城的后心就刺入,依云上城邪笑一聲,輕巧地避開南旭琮的攻擊,然后就這樣從紀無殤的后背抱著她,(禁jìn)錮著她的腰肢,大手掐在她的脖子上,他朝著紀無殤的耳背吹氣,惹得紀無殤一陣的戰栗,“紀無殤,做孤王的靈好不好?不生不死,不滅不活,就這樣,跟隨在孤王的(身shēn)邊?!?/p>

“不!”紀無殤大吼一聲。

依云上城一怔,“孤王告訴你,南旭琮他一直都想著要你的命!他時時刻刻都是想著要殺了你!你和他,不會有好結果!”

紀無殤渾(身shēn)打了一個冷顫,仿佛是染(身shēn)于冰冷當中,她晃了會神,才反應過來,“依云上城,你休想騙我!”她說著,袖子下滑出一把鋒利的匕首來,立即就朝著背后的人攻擊而去,南旭琮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的血噴在自己的長劍上,頓時,那長劍變得熒光發亮,上面隱隱縈繞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他看準了依云上城,立即就朝著他的(胸xiōng)口就刺入!

兩人攻擊依云上城,依云上城原本要躲開紀無殤的匕首,卻是迎上了南旭琮的長劍,那長劍,劍氣((逼bī)bī)人,又快又狠,直接就刺入他的(胸xiōng)膛!

依云上城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的長劍,手中凝聚起一股強大的力量,朝著南旭琮的左(胸xiōng)口位置就打了過去,“死!”

“噗!嘭!”南旭琮再次吐出一口鮮血,那血吐在那長劍上,人卻是被依云上城一掌擊飛,撞到那墻上去,狠狠地摔了下來!

而那長劍,插在依云上城的(胸xiōng)口處,由于南旭琮再吐血在上面,故而那力量更加的大!依云上城痛苦大喊一聲,一手狠狠地就將體內的那長劍拔了出來一把就朝著南旭琮擲過去!人,立即捂著傷口跳著離開!

紀無殤看著驚訝得呆愣如柱!還好,依云上城受了重傷,那長劍并沒有擲中南旭琮,而是插在那墻上。

紀無殤回神,立即跑上前去,將南旭琮扳轉來,“琮,琮!”紀無殤看著他,立即就捧著他的臉,他的嘴角流出很多血來,染上他的白色的長袍,紀無殤驚慌地看著,手足無措,臉上滿是驚恐,“琮,不要,不要死,不要離開我!”她哆嗦著看著他的傷口,發現他的左(胸xiōng)口處有個血洞!這是怎么回事?依云上城沒有用劍的!不,是北宮絕世!是他!紀無殤慌忙地朝著外面尖叫大喊,“來人啊,來人!”

一邊嘶啞著聲音喊著,一邊立即就抓起他的手腕然后診斷。

心好亂,好亂!而他的脈象比紀無殤的心更加的亂!而且,他受了極重的傷!紀無殤只感覺自己的天都要塌下來了。她捧著他的臉,哭泣著,吻著他的唇,“南旭琮,南旭琮!不要不理我,睜開你的眼睛!”紀無殤嘶喊著,一邊的拖著他朝著(床chuáng)那邊走去。

而南旭琮此時緊緊閉著眸子,他的臉上一片慘白,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中一陣的混沌,越陷越深,直到自己再也不能聽到紀無殤的呼喊……心,變得好沉重,好痛,自己和她仿佛走遠了……

該死的,為什么還不來人!紀無殤心中不知道咒罵了多少次,口中呼喊著,而眼淚一直都往下掉,低落在南旭琮的臉上,(身shēn)上……

外面的人正是殺得火(熱rè),二十八鬼厲害得要命,紅飛和翠舞等人都難以招架,根本就不知道這屋里發生的一切。

紀無殤將南旭琮拖到(床chuáng)上,然后將他放在(床chuáng)上,立即就在這屋里找藥材??吹接悬c合適的,就趕緊用上。

紀無殤用金瘡藥將他的左(胸xiōng)口處的傷處理了,然后開始在屏風內的湯水中加入藥材。原本是想著等南旭琮回來的時候,讓他沐浴的,所以事先準備了(熱rè)水,這會兒紀無殤著急地就將往里面加了好些的藥材。加好之后,立即扶著南旭琮走入屏風當中。

“琮,你說過的,一定要給我幸福的,你不可以先我而去……你要兌現你的承諾!”紀無殤叨叨地說著話,“你要給我醒過來,嗚嗚……南旭琮!”將他的腰帶抽掉,顧不上什么害羞,扶著他就將他放入(熱rè)水當中。

自己要找到崔大夫他們才行,要不然,南旭琮定然會沒救的!紀無殤哭著將藥材不斷放入,然后用藥水為他擦(身shēn)。

但是現在不能夠離開去找崔大夫他們……要是自己走了,那南旭琮沒準就被那些人沖進來殺了!紀無殤用袖子擦掉眼淚,然后趕緊為南旭琮治療,銀針一根根的刺入他的(胸xiōng)膛、還有頭部,暫時穩定他的心脈,但紀無殤知道,這維持不了多少時間,一定要找到他們!依云上城最后那一掌用了十全的功力,恐怕是震碎了南旭琮的五臟六腑!本來之前已經受了一劍、為自己又受了一掌,而今,又是致命一擊!

紀無殤不敢想象,手抖地看著面前的南旭琮,他此時的臉上額上滿都是汗,紀無殤看著他,只想著他醒過來,不然,自己真的是會絕望的!要是他死了,自己怎么辦?紀無殤失神,要是他死了,自己也隨著他去。

自己說過的。

此時外面闖入好些的人,有燕云二十八鬼其中的三鬼,也有侯府的侍衛和鐵衛。

紀無殤看著立即抽出剛剛掉落的自己的長劍,然后就擋在屏風外面,誰敢靠近,自己就要殺了誰!

那邊正在扭作一團,然后互相攻擊。

此時一鬼殺了面前的鐵衛,立即朝著紀無殤就殺過去,紀無殤提劍上前,立即招架!這鬼奮力殺人,而紀無殤也是瘋了一般,雖然不是很會武功,但是,心中的憤怒被激發出來,一把就朝著這鬼刺過去,專挑死(穴xué)砍!

突然,這鬼朝著紀無殤的面門刺入一劍,紀無殤看著偏過(身shēn)子,然后手中的長劍一轉,反過來竟然準確刺入這鬼的(胸xiōng)口處!頓時,一口黑血從那傷口處噴了出來,紀無殤嚇得往后退去。

這是自己第一次殺人!真的是第一次殺人??!

紀無殤面容驚恐地向后退去,而此時,卻是從外面跳入一個人來,他看著紀無殤,又看著地上的死去的燕云鬼,驚愕半晌,才上前去,“南世子妃!”

“??!”紀無殤尖叫一聲,猛地才抬頭看著面前的人,是皇甫炫!有救了!南旭琮有救了!紀無殤腦海中只能蹦出這樣的話來,根本就忘了那地上的尸體的事(情qíng),紀無殤立即就上前去,一把跪在皇甫炫的面前,“求,求三(殿diàn)下救救琮!求您救救琮!”紀無殤說著立即就要磕頭?;矢欧銎鹚齺?,“怎么回事?”明(日rì)可是他的冊封大事,要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這可是如何是好?

紀無殤知道他是和南旭琮最起碼是暫時站在同一條聯盟上,所以,紀無殤道,“他和西域王對打,然后,然后兩敗俱傷,我,我只能護住他的心脈,剩下的,要找到我師傅崔大夫或者是鬼醫,要是可以,請幫忙找到盤藥老人!”

“帶我去看看?!被矢朋@了驚,竟然是兩敗俱傷?那西域王此時傷得如何?

紀無殤聽著立即就將屏風撩開,皇甫炫此時看到的是南旭琮泡在藥水當中,而(身shēn)上頭上刺入好多的銀針。他驚了驚。

“我先去解決燕云二十八鬼!”皇甫炫道,“等我解決完畢,我立即就讓人趕緊去請崔大夫!”

“謝謝!”紀無殤說著就要跪,但皇甫炫立即扶著她,然后將手松開,“你是我的四弟妹,就不必客氣了!而且,紀無殤啊,你可曾記得六歲那年……我對不起你!”皇甫炫說著立即就走了出去。

紀無殤怔了怔,六歲那年……呵呵,已經過去了,自己都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怎么樣去奢求這些人說什么對不起的話!

現在的自己,只需要南旭琮!

紀無殤搖頭進入到屏風當中,就站在那里,看著南旭琮??粗鴮?熱rè)水加入,或是將藥材加入。

門外,皇甫炫此時像是染上了血的煞氣,手起劍落,行到處,必定見血,立即就穿梭在那腥風血雨當中,而紅飛和鐵峰等人配合著他將燕云二十八鬼殺死。

等到一切平靜的時候,這院子里面已經是尸體累累,讓人看著都感覺觸目驚心。

晉南侯爺此時和金姨娘、幾個小姐還有好些的嬤嬤等才從安全的地方走出,看著這墨軒園中如此的光景,臉上呆愣要命!

皇甫炫立即上前去,“聽聞鐵峰前來要求相見,誰曾知,晉南侯府竟然是驚現燕云二十八鬼!因此,本(殿diàn)下才斗膽帶人入府截殺二十八鬼!”

晉南侯爺聽著驚訝,半晌回神道,“多謝三(殿diàn)下相救!不然,我侯府危矣!”

“舉手之勞,侯爺就不必掛在心上!”皇甫炫客(套tào)兩句,然后就道,“不過,我聽聞世子出事了,我先去看看!”立即轉(身shēn)就走了進屋。

晉南侯爺聽到說是南旭琮出事,驚恐萬分,真是要自己的命啊,自己只剩下這樣的一個兒子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回府,然后就出事了?他不是武功高強的嗎?

嚇得面上慘白,晉南侯爺立即也跟著進了屋里。

紀無殤聽到外面有聲音,立即就閃到外面去,看到的是皇甫炫,“三(殿diàn)下,請你……”

“我會的!”皇甫炫立即點頭,而紀無殤此時也看到的是好些的人,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護著屏風處。

不能讓他們靠近,看一眼都不行!紀無殤此時心中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

晉南侯爺此時上前,“無殤,琮兒怎么了?”

“琮無礙!”紀無殤冷冷說道,“只是受了一點傷,他肯定會好起來的!”

“讓爹進去看看!”晉南侯爺此時看到她在護著,就要進去看看南旭琮。紀無殤語氣卻是更加冷了,“爹不必勞煩了,請回去吧!琮他很好,我會照顧好的!”

晉南侯爺被她這般的阻攔而變得有些暴躁,這個女人,竟然是要忤逆自己的意思了?翅膀硬了不成?

紀無殤此時冷冷地看著他,就是不肯讓步。

要是有人想著要趁著這樣的時機而陷害南旭琮,這可怎么辦?紀無殤告誡自己,一定要守著他!

“侯爺,你放心吧,旭琮肯定無礙,請回吧!夜色太晚了,恐怕府上還要處理一下這些燕云二十八鬼的事(情qíng)?!被矢诺?,然后朝著紀無殤到,“我宮中有太醫,不如南世子妃將南世子交給我,讓我去處理如何?”

“我跟著他,我要照顧他!”紀無殤冷冷抬頭,眸子里的寒光看著皇甫炫,皇甫炫看著她的眸子,被她那眸子里的寒意給驚了驚,“好!”

紀無殤看向晉南侯爺,晉南侯爺仔細思量了一下剛剛他們的對話,恐怕是南旭琮受傷極重……不然皇甫炫也不會提出讓南旭琮住在皇甫炫的宮(殿diàn)當中……但是,紀無殤跟著去照顧南旭琮……不符合禮儀,因為那宮(殿diàn)是皇甫炫的,恐怕會落人口語。

“不行,無殤不能跟著去!”晉南侯爺立即就道,“這成何體統!”

紀無殤怔愣了一下,然后明白過來,“是?!钡约河浧鹈?日rì)就是南旭琮冊立為四皇子,這是認祖歸宗的大事,而現在這樣,該怎么辦?

紀無殤此時的內心微微顫抖,怎么辦才好!

要是冊封了,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在宮中住著,而相信皇甫炫定然會派更加多的人來保護自己和南旭琮,自己可以帶上紅飛和翠舞、鐵峰等人,那樣自己就可以爭取很多的時間來解決這一切!

至于要報復金姨娘和冷姨娘等人,自己只能夠放一放了!

紀無殤此時開口道,“既然如此,那請三(殿diàn)下幫忙請太醫上府來!無殤醫術不精,還請您多多的垂憐!”

皇甫炫點頭,然后簡單朝著晉南侯爺告辭,出去處理燕云二十八鬼的事(情qíng),調查幕后的主謀,還有追朔本源。

金姨娘和幾個小姐看著紀無殤強勢,便不敢上前去看,但心中卻是快要笑瘋了!終于看到紀無殤那哭喪著臉的樣子??!終于輪到南旭琮受傷快要死的了!終于她紀無殤不用威脅到自己的錦繡之路了!終于這墨軒園變成了人間地獄??!

眾人慢慢退出這墨軒園,紀無殤讓紅飛立即處理這屋里的血跡,讓鐵峰協助皇甫炫處理墨軒園院子的事(情qíng),然后打掃干凈等等。

將近黎明的時候,紀無殤才揉了揉自己的有些紅腫的眼睛,然后看著面前依然(熱rè)的水。

他泡得夠久了,不能再泡下去。

紀無殤將銀針拔掉之后,艱難地將他從水中扶起,然后替他圍上浴巾遮住(身shēn)子,扶著他到了(床chuáng)上去,讓他躺在(床chuáng)上,處理好所有的事(情qíng)。

紀無殤替他將墨發整理了一下,用毛巾擦干,替他捏了捏肌(肉ròu),幫忙松松。

看著他的劍眉英(挺tǐng),紀無殤不由自主輕輕撫著他的眉,然后到了臉,她癡癡地看著?!扮?,你什么時候醒來?黎明來了,要冊立你為四皇子啊,這大概是你最重要的(日rì)子之一了,你快快醒來吧!”

紀無殤看著他,嘆氣,自己也累得不行,然后撲在他的(身shēn)上沉睡。

——

依云上城此時只感覺自己痛得要死,他捂著自己的(胸xiōng)口處傷痛,想著要止住血,但,那血怎么止都止不??!依云上城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止血,肯定會失血過多而死,((逼bī)bī)于無奈,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來,然后就將藥粉倒在那(胸xiōng)口處。頓時,一股黑煙升騰起來。

他倒在路邊,忍受著這剔骨般的痛楚,良久,才緩過氣來,步履蹣跚地往地下宮(殿diàn)的方向走去。此時深夜并無人影。依云上城忍者那痛,齜著牙低頭看向自己的傷口,此時發現血已經止住了。

還是以毒攻毒……依云上城無聲冷笑。此時聽得黑鷹在附近盤旋的聲音,依云上城仰頭,朝著天空就吹了一聲口哨,那黑鷹立即就從夜空中俯沖下來,依云上城抬起自己的手臂,讓黑鷹坐在他的手臂上,“她真的把你給救活了……真好,真好??!”

黑鷹此時調整了角度,然后目視著依云上城,它應該是靈敏地聞到一陣濃厚的血腥味道,那鷹眼看著依云上城(胸xiōng)口處的那一灘血跡。

依云上城吸了吸氣,“去,讓穆爾斯給孤王警惕邊疆的動向,要是紀定北想要攻打我們西域,就命令穆爾斯用黑尸將那些進攻者殺無赦!”

黑鷹似乎是聽明白了,探頭在他的袖子上啄了啄。

“讓郝月義來接孤王回西域,孤王要回去養傷!”

黑鷹又啄了啄他的袖子。

依云上城微微閉上眼睛,“讓北宮絕世繼續執行任務,殺掉南旭琮!”

黑鷹聽著,良久之后才啄了啄他的袖子。

依云上城點頭,“去吧!”黑鷹聽著這一聲,然后立即展翅高飛,然后飛向高空當中。

依云上城看著周圍都是黑暗,看著這郊外,最后選了一個灌木叢跌將過去。

——

陽光照在這充滿著溫馨的內室當中,紀無殤醒過來,看著面前的南旭琮依然沒有醒過來的痕跡,心中焦急,立即抓起他的手腕探看。

心脈是護著了,但是要想著讓他醒過來,還需要崔大夫等人的本事!紀無殤此時看著天色,這差不多要上朝了。

門外紅飛和翠舞兩人在敲門,“爺,世子妃?!?/p>

紀無殤走過去,然后看著她們兩人,“嗯?!?/p>

就在這時候,卻是有一名小丫鬟從外面匆匆跑進,“世子,世子妃,李公公來宣,讓你們即可進宮,不可怠慢?!?/p>

紀無殤知道是什么事(情qíng),看來昨夜侯府的事(情qíng)并沒有多少人知道,而且,暫時也沒有傳到宮中……現在只能見步走步!自己要為南旭琮爭,爭他屬于他的一切!紀無殤轉(身shēn)道,“容稍等,我們立即洗漱換衣,請公公前院上座?!?/p>

“是?!毙⊙诀吡⒓淳挖s緊跑了出去。

紅飛和翠舞兩個丫鬟相互看了一眼,立即就上前去為紀無殤打扮,紀無殤裝扮完畢,“你們在這里等著,我不讓你們進來,你們誰都不(允yǔn)許進來!”

“是?!眱扇藨?。

紀無殤面容冷峻地進入內室看著南旭琮,上前去,掀開他的被子,然后為他親自穿好衣服。如果他會這樣一直下去,自己就這樣一直照顧他,只要有一絲希望,自己絕對不會放棄!他死了,就出殯的那一天,自己就撞死在他的墓碑前!

紀無殤眸子沉了沉,然后朝著外面道,“紅飛,翠舞進來!”

“是?!奔t飛和翠舞兩人立即就進來了。

兩人看到南旭琮沉睡在(床chuáng)上,頓時驚訝,“這……”

“無礙,只是受了一些傷……你們小心點,不然,我要了你們的命!”紀無殤越說越冷,卻說完后,眸子染上濃厚的傷痛哀傷,“你們小心扶著他上馬車,直接進宮,記住事先要稟告給三(殿diàn)下聽,然后,讓三(殿diàn)下代為照顧。他知道這件事(情qíng)的,萬萬不可出現任何意外?!?/p>

“是!”紅飛和翠舞兩人立即點頭,的確兩人差點被紀無殤的那要吃人的神色嚇住了,不過,當看到南旭琮受了重傷沉睡,的確是滿心的驚訝!

紀無殤看著她們扶著南旭琮離開之后,才朝著正堂中走去。

此時李公公已經在那等著了,周圍還有晉南侯爺等人,紀無殤看著立即上前去,一一行禮之后,然后就對著李公公道,“讓李公公久等,無殤多有得罪了?!?/p>

“南世子妃不必客氣,南世子呢?”未曾冊立,還是叫南世子比較的合適。李公公笑道。

紀無殤笑,“他一大早就入宮和三(殿diàn)下談事,到現在沒有回來,想必已經在宮中了?!奔o無殤再次一笑,然后福(身shēn),“公公,那現在是不是應該先入宮為???”

“那是那是。那請南世子妃趕緊上馬車,圣上特地賜了馬車讓南世子妃入宮?!奔热荒鲜雷佣既肓藢m,那就可以了!

“那多謝公公?!奔o無殤笑了笑。

晉南侯爺此時在一邊聽著點頭,原來進宮了,好,好!不知自己是不是應該也進宮一下呢?嗯,跟著上前去。這早朝,自己還是要去上一上為好。雖然……圣上曾說,你年老了,不必再上朝……

晉南侯爺深呼吸一口,走!

此時朝堂上,有的人開始嘰嘰喳喳,有的人在交談朝儀,紀無殤此時正在偏(殿diàn)中等著宣見。有些焦急,不知道皇甫炫有沒有讓人照顧一下南旭琮,南旭琮有沒有醒過來,要是真的冊立大事上沒有出現,或者是得知南旭琮受重傷沉睡,豈不是一切都完了?

紀無殤扭捏著手中的絲帕,無論如何,自己一定會力爭到底!

此時,從外面走進一人來,“四弟妹?!?/p>

紀無殤驚了驚,見正是皇甫炫,皇甫炫(身shēn)后的兩個侍衛立即就在外面候著不讓人進來。

“琮如何?”紀無殤上前去立即就問。

“我讓太醫看了……可惜,暫時還未曾找到崔大夫等人,他們貌似不在皇城中?!被矢盼⑽宽?。

紀無殤的心一涼,但立即就道,“三(殿diàn)下不上朝?”

“不宣,不上?!边@是他的自由!

紀無殤點頭,就在這個時候,卻是聽到一陣的腳步聲,而后那兩個侍衛立即進來朝著皇甫炫示意,皇甫炫立即消失在偏角處。

一名太監急匆匆進來,“宣南世子、南世子妃入大(殿diàn)!”

紀無殤一驚,宣南旭琮和自己進(殿diàn)??!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中国福利彩票唯一官方网站 新手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投资理财有哪些渠道 黑龙江22选5中奖规则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赌场21点算牌法有用吗 三门峡期货配资 排三今天晚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