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我知道你的心就已足夠!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336

“南旭琮,你混蛋!”紀無殤此時一聲驚呼,想著要抗拒,可是他卻是已經緊緊擁著她,“你就是我的毒,我已經中毒了,你要憐惜我(愛ài)我!”南旭琮笑著吻著她的櫻唇。

紀無殤被他時而溫柔時而暴力的攻勢弄得渾(身shēn)有些酥軟,但是,自己沒有忘記回來的目的!自己派去的人已經要回來了!“琮,別這樣,稍后會有人來的!”她輕輕推搡了一下南旭琮,然后躲過他的溫柔。

南旭琮微微喘著氣然后才停了下,紀無殤清楚地感覺到他的那個抵著自己,她看著他,這個男人好容易就那樣,得要找個方法控制一下才行!

“想什么?”南旭琮看著她往自己的(身shēn)上掃了一圈,立即就問道。

“我感覺你好像應該要控制一下你的那個……”紀無殤面帶羞紅低頭。

南旭琮聽著怔了怔,他一下子朝上(挺tǐng)了(挺tǐng),頓時,紀無殤嚇得要命,“別,南旭琮!”她驚呼一聲,立即就要跳開了去,他笑著依然(禁jìn)錮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你怕什么?嗯?”

“我,我沒有怕!”紀無殤看著他,就是想著要和他保持距離!現在不是時候呢!

“你剛剛說什么要控制?嗯?”南旭琮此時戲謔一般地看著她,那黑眸帶著萬分的柔(情qíng),就是喜歡逗弄她,看著她滿臉的羞紅,看著她在自己言語和行為當中不得不繳械投降!

紀無殤臉紅著,“那個,就是那個……”她推著他的(胸xiōng)膛,“我,我想下來……”她小聲嘀咕著道,頭埋得低低的。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真是一頭腹黑狼來的!而且是頭色狼!

“你不說出來,我就不讓你下去了?!蹦闲耒α诵?,大手握在她的腰肢上,還將她往自己的(身shēn)上一推一壓,頓時,紀無殤更加能夠感受到他的那熾(熱rè)!

紀無殤臉上紅得猶如那煮熟的蝦子,她只感覺自己的臉上辣的,不敢抬頭也不能夠抬頭看向南旭琮!

“不,不要這樣……”紀無殤挪動著自己的腿,這個男人,總是讓自己能夠羞到地底下去!

“那要怎么樣?你給我說說吧!”南旭琮此時可是十二萬分的好心(情qíng)!他看著面前的(嬌jiāo)羞娘子,騰出一只手來,然后就撫摸上她的臉,確定那個地方一點疤痕都沒有,才放心。

紀無殤被他摸著臉,躲將不過,而那手心的溫度一直都傳入到紀無殤的臉上,傳入她的神經當中,引起她(身shēn)上的一顫,“不要這樣對我?!彼?。

南旭琮此時輕聲一笑,“我自問心中,一向對你呵護如寶……不對,我想我肯定還不夠,放心無殤,我一定會加倍對你好的!”

“已經對我很好了?!奔o無殤道,他已經很寵(愛ài)自己了。

“還不夠,無殤,我想著要一直都這樣寵著你,一直,無止境!”南旭琮此時想起自己(身shēn)上的蠱毒來,自己還有多少命活著呢?這個一直,這個無止境到底會持續多長多久?

紀無殤此時并沒有注意到他的話中話,只是知道的是,她和他一定要控制一下,自己派出去的人就要回來了,而且,這些事(情qíng)都很重要!

“我真的怎么(愛ài)你都(愛ài)不夠,紀無殤?!蹦闲耒藭r嘆道,“我想和你這樣,一直,一直!”他猛地親吻上她的唇瓣,“我好(愛ài)你好(愛ài)你!”他狠狠地肆掠著她的一切,顧不得她的抗拒她的呼喊,就是要和她一起親吻。

自己還有多少(日rì)子??!自己要是真的不在她的(身shēn)邊了,自己該怎么辦,真的是,真的是讓她喝下忘憂水?

南旭琮(身shēn)形一怔,不要,自己不想讓她忘記自己!

紀無殤驚訝于他的時而瘋狂時而溫柔,推不過他,只能接受。

他不過是想找一個存在感,在她的心中找到那個位置,他知道,她也如他,很(愛ài)彼此??墒?,自己就是舍不得舍不得!

上天,你好生的折磨我!

為什么要折磨兩個彼此相(愛ài)的人呢?

南旭琮的心一沉,自己的已經快要爆發的樣子。他(禁jìn)錮在她的頭部的手放下,唇慢慢地移開,到她的耳垂處,“無殤,無殤,我好想要你……”

她搖頭,不要在這里??!要是傳出去自己就丟人了!

南旭琮大手一揮,門關得死死的,“稍后有人來,我會處理的!”

紀無殤大概聽到這樣的一句之后,就感覺到有異物竟然闖入自己去了。她撐著自己的(身shēn)子才不讓他侵犯,可是他豈能夠放過她?他找不到任何的方法去表達自己的(愛ài),找不到任何的方法來宣布自己的對她的渴望!也找不到別的方法來表達他內心的不舍,唯有這樣的方式,唯有這樣的舉動,才能夠讓他感受到,她是存在自己的面前!她從來沒有離開過!

紀無殤此時臉上有些痛苦,自己還是一下子難以接受他的,他吻了吻她的臉,她的脖頸,多好,多好??!她是自己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南旭琮和她共赴美好。

他將她放在自己的(身shēn)上,讓她依附著自己,而他卻是將頭放在她的肩膀上,眼淚卻無聲流了下來。

紀無殤只感覺自己被拋上浪尖之后又墮入到低谷當中,讓她無盡的從體內從骨子里生出一種消魂之感。

南旭琮的眼淚太燙,竟然隔著紗衣都都浸入到紀無殤的后背去,紀無殤一驚,猛地睜開眼睛,“琮?!彼菐е鵁o盡魅惑的聲音此時從她那櫻嘴中吐出,她看著他,“琮……你,你哭了!”

南旭琮一怔,整了人宛如偷盜的時候被抓個正著!那個被人撞見了所有的心事的感覺,實在是又害怕又驚慌,自己很想和她分享這樣的一種煎熬,可是,不行。

“我,我……”第一次,他語不成言,第一次,他窘迫萬分,第一次,他失態萬分。

紀無殤只感覺是他承擔好多好多,她攀附著他高大的(身shēn)軀,可是,他卻像是一個失去(愛ài)缺少(愛ài)的小孩子,他需要自己去呵護他,去(愛ài)他,去感受他!

紀無殤主動吻了他的喉結,然后小心翼翼地上前,學著他之前的動作,去吻他眼角的淚水。

南旭琮渾(身shēn)呆愣,整個人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他呆呆地看著面前的女人,她是如此地呵護自己(愛ài)自己,懂自己!她羞紅著臉,水眸看向他,“為什么要哭?”

“因為我怕,不夠(愛ài)你……”南旭琮喃喃道,他看著她,“無殤,我……”

紀無殤手撫上他的(胸xiōng)膛,“不怕……因為我知道你的心,已經足夠了?!奔o無殤的玉手輕輕滑過他敞開衣裳的(胸xiōng)膛,頓時,他只感覺自己的渾(身shēn)引起一陣的戰栗。他再也忍不住起來,也不管眸中是否還有淚,只知道的是,她對自己很好,很好!他的動作猛烈又帶著無盡的力量,一直就往她的(身shēn)體里鉆去!

未曾解開所有的衣裳,卻是有那么的另外的一種極致的感受。

紀無殤只感覺自己漂流在那大海當中,時而高揚,時而低沉,他帶著她一起到那美妙的世界。

剛剛兩人才安靜下來偎依在一起,南旭琮就聽到門外有聲音了。

南旭琮低眸看著面前這個累了的小女人,嘴角浮出一絲滿足的笑容,輕輕抱著她調整了一個位置,退出自己,抱著她立即就到了內室去。

門外的人,是不會闖進來的,自己稍后再去處理還來得及,自己現在就是要先幫她處理好。

南旭琮替她脫掉了衣裳,用絲帕占了(熱rè)水慢慢擦(身shēn),處理好她(身shēn)上的粘稠的東西,又替她穿好褻衣褻褲,才將她放入那錦被當中裹好。

她倒是很配合,知道著(身shēn)邊有著一個讓自己能夠放心的男人,所以她是十二萬分的放心寬心讓他幫忙自己弄。

南旭琮笑了笑,自己整理了一下自己,換了另外的袍子,才走出去。整個人宛如天神一般,高大,(挺tǐng)拔,俊美。

他看了看剛剛吃飯的地方,這屋子里還殘留著一些歡(愛ài)的味道,南旭琮嘴角上揚,但,他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私事,所以,他直接就開門走了出去。

外面站著的正是鐵峰,雖然夜里有些冷,但是還是站得(挺tǐng)拔。

“無殤沒有看錯你?!蹦闲耒藭r開口道。

鐵峰立即回頭,看著南旭琮,立即就跪下來,“四(殿diàn)下!”

“起來吧,不要跪著了,隨我來書房議事?!蹦闲耒?,人就往側邊的書房走去。

鐵峰立即跟上。

南旭琮坐在那書案前,(陰yīn)鷙的眸子此時看著面前站著的鐵峰,“說吧!”

鐵峰立即就將剛剛聽到的所有的事(情qíng)都講給南旭琮聽,南旭琮聽完微微沉思,抬頭,看向鐵峰,“你和馬二少將軍是朋友,對吧?”

“是?!辫F峰立即點頭。

“嗯?!蹦闲耒?,“這件事(情qíng),我要看看無殤的意思,現在還是先以不變應萬變。將鐵衛訓練好?!?/p>

“是?!?/p>

“還有,能夠多打聽就多打聽,也要時刻保護無殤的安全?!?/p>

“屬下一定會的!”

南旭琮揮手,“那你先下去,這件事(情qíng),我會跟無殤說?!?/p>

“是?!?/p>

南旭琮此時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敲在書案上,手最后探上自己的左手腕上,眸子微微瞇起。

大概的半晌過后,南旭琮才面無表(情qíng)地站起來,通過密室,走入到內室當中。安靜地站在她的(床chuáng)前,看著她甜美睡去的樣子,南旭琮的眸子沉了沉,變得脈脈含(情qíng)。

如果走在生命中的最后時刻,那你選擇做什么事(情qíng),怎么樣去支配你的時間?

南旭琮在心中問自己。

他終是嘴角上揚,脫掉袍子上(床chuáng)去,緊緊地擁著她。

清晨的時候,紀無殤醒來,看到自己在(床chuáng)上和他擁在一起的時候,整個人嚇了一跳,自己又累得睡著了,昨天的事(情qíng)還沒有完呢!

“壞了!”紀無殤立即就要爬起來,南旭琮看著她有些手忙腳亂的樣子,睜開黑眸,一把就將她扯下來抱在懷中,“什么壞了?”

“鐵峰肯定站成一座雕像了!我忘了要見他,今天可是有的是大事呢!都是你啊,累死我了昨晚?!奔o無殤嘀咕著忙推開他。

南旭琮笑了笑,“我昨晚說過會替你處理的,你忘了嗎?”

“真的?”紀無殤立即停下所有的動作,看著他,“他是給你稟告了好些的事(情qíng)?”

“當然?!蹦闲耒c頭,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以手為梳,輕輕滑過她的綢緞般的墨發,“他已經將所有的事(情qíng)都說給我聽了,我跟你講就好?!?/p>

“嗯?!奔o無殤應道,“你說吧!”

聽著南旭琮將所有的事(情qíng)都給說了出來之后,紀無殤眸子冷冷,“你曾經說過……”

“你喜歡怎么做就怎么做,若是做不出手,我幫你做?!蹦闲耒龥]等她說完,倒是笑著將手放在她的腰間,“不必有任何的顧忌?!彼氖种讣氶L,滑過她的后背。

紀無殤看著他,親了他一口,“謝謝你!”

南旭琮笑著將她拉起來,“你去做你喜歡做的事(情qíng),我要出去,還有一些事(情qíng)要處理,若是他們兇狠,你等我速度回來,我一定會處理好的!”

紀無殤下(床chuáng)來,稍微動了動自己的腿,發現沒有臆想中的那般酸痛,估計是他給自己處理了,才穿好衣服。

“她們對我不安好心,我沒有理由去奉承他們。南仙仙豈能配得上馬二少將軍?他和鐵峰交好,據我所知,鐵峰有個妹妹叫做鐵花飛,是個不錯的女子,倒不如牽條紅線?!?/p>

“但是鐵峰到底只是一個護院的,即使馬二少將軍迎娶了鐵花飛,鐵花飛頂多是個妾,至于夫人的位置,還是要另娶?!蹦闲耒f著也從(床chuáng)上起來,紀無殤轉(身shēn),將一邊的袍子拿過來,然后披在他的(身shēn)上,幫他穿好衣裳來,給他系上腰帶。

“據我所知,鐵峰的大哥鐵毅還在將軍府護院是嗎?”南旭琮看著面前為自己整理的紀無殤,心中就閃過一絲的暖意。

“嗯,是的?!奔o無殤道,“其實鐵峰他們的父親鐵成是我爹的老部下,是個先鋒?!奔o無殤道,“但是老先鋒大人老了之后,就回到了鄉下,他向我爹請命,然后讓兩個兒子都來將軍府中做了護院。鐵峰的妹妹鐵花飛在鄉下一直待在閨中?!?/p>

“的確有些門不對戶不當,恐怕馬將軍府不會答應。先不要是理會這個事(情qíng)了,你自己好好保重,我先入宮與三皇兄商議?!?/p>

紀無殤點頭,“好?!?/p>

兩人用過早膳之后,南旭琮出府,而紀無殤在墨軒園中,讓紅飛喊來了鐵峰。

鐵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紀無殤,但看著紀無殤在低頭喝茶,并沒有感覺有什么的異樣之后,才稍稍安定下來,自己可不是有意要早外面聽著他們辦事的。

但是紀無殤根本就不知道這樣的一會事!

“我聽了琮說的話,我想讓你們幫著做一些事(情qíng)?!奔o無殤此時放下茶杯,看著面前站著的鐵峰。

“屬下一定萬死不辭!”

紀無殤點頭。讓鐵峰下去。

此時卻是外面有丫鬟來報,“四皇妃,金側妃請您到花園中坐坐?!?/p>

紀無殤點頭,“好?!奔o無殤應下,然后就揮手讓人下去。這方的自己還沒有出手,他人就已經按耐不住了,那自己還有什么下不了手的呢?

紀無殤換了一(身shēn)衣裳,才由紅飛和翠舞兩人一起往花園那邊走去,此時花園那亭子里已經有了幾個人。金側妃、南仙仙、南昭雪、南在青、趙一柔都在。

紀無殤瞇起眼睛來,上前去。

趙一柔眼尖,立即看到是紀無殤,往眾人使了一個眼色之后,迎上來,“四皇妃??!拜見四皇妃!”說著就朝著紀無殤一行禮。

金側妃和另外的三個小姐都上前來行禮,“四皇妃福安!”

紀無殤笑,“你們這些人都是來折煞我的是吧?”說著立即就坐在那桌旁,“大家就不必這么客氣了,都還是一家人呢,怎么就這么生分了呢?”紀無殤笑著讓人端上茶水還有點心來,“我吩咐下人做的,好些天不在王府,不知道這府上怎么樣了,哎!最重要和你們都生分了,這真是一種遺憾??!”

“來,快點坐下來來一起吃些點心聊聊天?!奔o無殤道,很開心地招呼她們來。

三個小姐和趙一柔都看著金側妃,金側妃稍稍點頭示意,既然是紀無殤讓她們一起坐下來的,那自己也沒有什么好顧忌的才是。

幾個人坐在一起之后,金側妃笑道,“我是看著四皇妃回到王府來了,知道這花園中的花開得正是茂盛,所以就請四皇妃一起來觀賞一下?!闭f著看了看院子里的那些開得茂盛的花朵。

紀無殤點頭,自己知道的是仲夏的花朵都開得不錯,的確是個借口。只是這其中有著什么樣的目的,恐怕還要一探究竟。

南仙仙給紀無殤倒了一杯茶,“四皇妃,你大概不知道吧,王妃母親在蘭若園一直都安胎,四皇妃要不要去看看?”

“這個,不如我們一起去看看,這樣才好?!痹瓉硎悄美淙籼m來做文章,要將所有的事(情qíng)都推到自己的(身shēn)上嗎?要是自己出事了,恐怕就不是他們來裁決的,而是由周帝來解決的!

還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家伙!

金側妃聽著大喜,“好,我們一起去看看冷王妃!”這個王妃之位,一定是自己的!

趙一柔嘴角的笑容揚起。今早偷偷看到南旭琮出府的時候,那(挺tǐng)拔的(身shēn)材讓自己好生的喜歡!自己得要找個方法,讓她紀無殤永遠離開南旭琮!

紀無殤等人來到了蘭若園,蘭若園的丫鬟聽著是紀無殤等人前來,立即分做兩撥,一撥立即出去迎接,一撥趕緊地進去,稟告給冷若蘭聽。

冷若蘭聽了之后,臉上有些驚慌,要是她們都聯手起來對付自己,自己豈能有活命的機會?

遂想著要告訴她們,不想著接見的時候,人卻已經到了外室當中了。

金側妃是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的!她歹毒的眸子已經看向紀無殤,“這里看不到任何的(情qíng)況,我們進去?!苯鹨棠锷锨皝斫ㄗh。

紀無殤點頭,“我之前用銀針幫忙穩住胎兒,現在可有好轉了?”

“有,有,有?!苯饌儒⒓淳蛻?,“當時大夫都驚愕了呢,對四皇妃的醫術表示贊嘆不已!”

“那些不過是偶爾學習的而已。我們進去吧!”紀無殤心中冷笑,這一次恐怕是要對自己下黑手了么?

冷王妃此時心中著急,“快,去將晉南王請來,就說胎兒動了,我想他了!”

一邊的小丫鬟聽著趕緊應下然后趕緊地從后門出去。

紀無殤和金側妃進去。紀無殤上前去,“王妃?!?/p>

算起關系來,紀無殤是宗王妃,也是四皇妃,是皇帝的兒媳婦,比冷若蘭這個封的晉南王妃要好很多。故而上前,也不過是低聲問候一聲,算是表示尊重和理解她(身shēn)子有孕。

而金側妃此時上前來,得要朝著冷王妃行禮,“王妃吉祥?!?/p>

“四皇妃真是有心,快請坐?!崩渫蹂梢贿叺膵邒叻鲋?身shēn)來,然后坐在那炕上,“快給四皇妃上茶?!?/p>

而此時金側妃還是保持著福(身shēn)行禮的姿勢,而冷王妃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笑著和紀無殤就說開了,“之前我聽丫鬟嬤嬤說,是四皇妃施針將我救活的,還真是感謝四皇妃??!”

“晉南王府是個福澤恩浩的地方,冷王妃福相好,肯定能夠長命百歲?!奔o無殤笑了笑,“等到孩子滿月了,我想,王爺會更加開心的?!?/p>

“是的?!崩渫蹂犞o無殤這般的說話,心中才有了一絲的暖意。此時目光游移到金側妃的(身shēn)上,金側妃此時可是用狠毒地目光看著她,當目光相觸那一刻,金側妃趕緊心虛轉頭。

“金側妃平(身shēn)吧!我這個人老了,倒是忘了還有金側妃在呢!”冷王妃此時笑了笑,半開玩笑地對著紀無殤就道。

紀無殤心中冷笑,她是故意整金側妃的,難道在場的人不懂么?不過,她們之間的糾葛仇恨跟自己沒有關系,當然,自己會助長她們之間的仇恨的!

想當初,她們兩人可是一直聯合起來互相扶持著對付趙姨娘,趙姨娘才不那么容易將她們兩人打倒,可是現在趙姨娘已經沒了,剩下的只有她們兩人而已,自然要爭一個高下!

金側妃再次行禮,壓下心中的怨恨,不過是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而已,往后自己一定會還給她一份大禮的!

冷王妃心中冷笑,面上卻是萬般的溫柔,指著一邊的座位,“金側妃就坐在那里吧!”

金側妃臉上不悅,那一邊的凳子冰冷得很!現在初夏,最起碼應該在上面鋪個墊子才是!她卻就讓自己坐上去?而且,那邊離她們兩人談話是多么遠啊,這不是擺明在排斥自己嗎?而且自己是和紀無殤一起進來的呀!說什么都是來探望她的,她倒是這樣對自己!

不服氣!

金側妃臉上隱隱抽了抽,咬著銀牙應下,“是!”說著還是坐在那稍遠的凳子上。

冷王妃沖著紀無殤就是一笑,她金側妃想著要害死自己,自己偏要將她打壓致死!自己就是要在紀無殤的面前露一露自己的手段,不然,紀無殤興許就不將自己當成一回事了!

現在如果要識時務的話,自己得要選一個好一點的靠山!自己腹中的孩子是最好的保障,但是,若是孩子不是男的,而是女的話……冷王妃思緒飄遠,自己適當的時候不得不使出一些手段來!

金側妃此時看著冷王妃,看著要想著上前去,自己可是帶了一些禮物給冷若蘭的,沒有親手交給她,怎么行!

“王妃,我帶了一些禮物給你,讓您補補(身shēn)子,來人,趕緊將禮物呈上來?!苯饌儒藭r道,上前來,“這是我托人從清昭那邊帶過來的,是千年的人參呢,可以泡茶來喝,有益(身shēn)體?!闭f話間,丫鬟立即呈上一個小盒子來。

冷王妃眼角瞥了一眼,笑道,“聽聞四皇妃(身shēn)子弱,何不將這從清昭來的人參送給四皇妃呢!”她看著紀無殤,“至于送給我啊,我看就不用了。王爺疼我,讓下人做了好些補湯補藥的,我這會兒可是虛火上(身shēn),不宜用人參了?!?/p>

金側妃聽著臉上沉了沉,自己不過是想著要來先討好她而已,在眾人的面前賣賣自己的好心,贏得一些口碑,到時候狠起來將冷王妃給端了,別人都不會懷疑到自己的(身shēn)上!

紀無殤笑了笑,“這是金側妃對王妃的好意,無殤怎么忍心奪人所(愛ài)?這樣恐怕會讓人感覺說我這般的不懂得禮數?!?/p>

“這倒也是,呵呵!”冷王妃輕笑了兩聲,“那多謝金側妃的人參,來人,將我房里的那個梨花金簪拿出來,今兒就做個順手的人(情qíng),送給金側妃了?!?/p>

丫鬟立即從房里拿出一個錦盒來,打開,就放在冷王妃的面前。金側妃臉上堆滿的都是笑容,“這怎么好,如此貴重的梨花金簪,怎么送給我?”

“你我都是姐妹,不必這么客氣?!崩渫蹂α诵?,眸子里卻是帶著一絲的狠戾,嘴角上揚,“給金側妃送過去?!?/p>

紀無殤笑道,“王妃和側妃的姐妹(情qíng)誼真是讓無殤感動??!”

“那也是,我們姐妹二人畢竟侍奉在王爺的(身shēn)邊很久了,一直都很好?!苯饌儒α诵?,讓人收下那梨花金簪。這梨花金簪可是好東西,漂亮得很!這個女人竟然舍得送給自己,真是難得!

“那是那是?!崩渫蹂?,扭頭,“快,將點心呈上來?!?/p>

“是?!币贿叺难诀吡⒓淳蛯Ⅻc心呈上來。

“金側妃,你也過來這邊一起坐,嘗嘗新來廚子做的點心。那是王爺心疼我,故意讓人去了江南那邊請了名廚過來給我做的一些補品點心的?!崩渫蹂幸鉄o意地說著刺激金側妃的話。

她就是要告訴金側妃,現在晉南王專寵的是她冷若蘭!要是想著來搶奪王妃的位子,那自己絕對將她碎尸萬段!

金側妃一笑,“王爺真是疼姐姐呢!”

“大概是因為我腹中的孩子呢!”說著,冷王妃撫摸著自己的小腹,此時大概的四個多月了,所以小腹微微有些隆起。她撫摸著,臉上盡是幸福的神色,“我想肯定是個男孩,你們不知道呢,他在夜晚的時候,可是狠狠地踢我呢!好調皮!”冷王妃笑著說。

紀無殤賠笑了一下,她這般的刺激金側妃,沒準金側妃會來個狗急跳墻!不過,自己很期待!

金側妃臉上隱隱的都是黑臣的臉色。此時正是有丫鬟端上點心來,金側妃眸光閃著一絲的兇狠。

冷王妃此時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只知道自己要刺激金側妃,側面再打壓紀無殤!

“我看大家都說餓了,說累了,不如用些點心吧?”紀無殤用征詢的語氣說道,目光落在金側妃的臉上,她此時臉如死灰,袖子下面的手緊緊握成拳頭。

紀無殤嘴角揚起一分的微笑,如果金側妃懂得做的話,應該知道自己說出點心的話給她整治冷王妃的機會了,她只需要狠一點,對自己下手,那栽贓在冷王妃的(身shēn)上,何嘗不容易?紀無殤笑了,“來,王妃,側妃,你們都吃吧!”

依照紀無殤的推測,金側妃應該將藥藏在袖子下,隨時準備著毒害她們其中的一個。起到一種栽贓的一石二鳥之計。

冷王妃皮笑(肉ròu)不笑地看著紀無殤,“是??!趕緊吃吧,這是王爺賞賜給我的材料,要不是你們來了,我還不舍得拿出來呢!”說著滿臉的都是笑容。

金側妃忽而仰起頭來,笑容堆在臉上,“好,謝謝王妃姐姐的點心!”說著,就捻起一塊點心來,放入自己的口中。

“真好吃?!苯饌儒α诵?,袖子有意無意地就在那些點心上面掠過。

紀無殤嘴角上揚,好戲要開始了。

冷王妃笑著對一邊的丫鬟道,“快去將百年釀的瓊酒給我拿來,讓四皇妃和側妃嘗嘗?!弊约鹤屗齻冇衼頍o歸!就讓她們見閻王去吧!

紀無殤此時捻起了一塊點心,卻是在這個時候,金側妃一聲大喊,“啊,好痛,好痛!”說著就指著冷王妃,“你,你竟然下毒害我!”說著整張臉都發黑!

冷王妃大驚,“不,怎么回事!”自己不過是刺激一下她們而已,并沒有讓人下毒的!而且這里是自己的蘭若園,要是自己對她們下毒,自己豈不是給自己找禍害嗎?

紀無殤驚了驚,金側妃還不是一般的狠心,竟然舍得下這么重的毒,不過,自己會幫她完成她的遺愿!她這次無論中毒死不死,自己都送她上西天!

紀無殤臉上滿是驚訝,立即上前,“金側妃!來人啊,快來人!”說著立即就往她的脈博探看,“真是中毒!王妃……你!”說著眼光看向冷王妃,冷王妃已經花容失色!

就在這個時候,卻是外面傳來聲音,“怎么了?”

冷王妃大驚!自己忘了,早之前自己讓人去請晉南王!如今被他看到這樣的一幕!自己肯定跳入黃河都洗不凈!

紀無殤心中冷笑,每一個人無論是做了什么事(情qíng),都應該要承擔起最后的責任!誰讓她刺激金側妃這么厲害呢,不過,自己會讓她好過一點的!

晉南王此時已經進來,看到冷王妃臉上煞白地坐在那里,呆呆地看著紀無殤和金側妃,金側妃此時整個人的臉都黑了,而紀無殤倒是像是在認真為她施救!

“蕊蕊!蕊蕊!”晉南王立即就上前去,“快來人,快來人??!”

紀無殤看著晉南王道,“爹,不必太擔心,側妃不會有事的?!爆F在不能讓她這么快就死,應該要慢慢折磨一下!而且,她死了,怎么指正說是冷王妃下的毒呢?得要有個當事人才行!一口咬定,如此,冷王妃不受到懲罰都難!等到弄垮了冷王妃的時候,她金側妃卻是突然死了,冷王妃的罪責又多了一條!

想想,這晉南王府真是夠(熱rè)鬧了!自己在這里住的(日rì)子才不會太無聊!

晉南王聽著才放心,他知道紀無殤的醫術,說不會死就不會死的!

大夫很快就來了,立即就為金側妃醫治,而紀無殤看著讓人配合,讓金側妃吐出那些毒藥之后,立即趕到了晉南王和冷王妃那邊。

此時冷王妃絲毫沒有從那種震鄂當中回神過來,晉南王聽著那些丫鬟嬤嬤稟告,知道了其中的原委,當下審了幾個下人,她們都說的不知道。

晉南王斥退了所有下人,只留下了冷王妃和紀無殤。

“你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晉南王此時看著桌面的點心,“若蘭,本王對你是很不錯的,難道你真的是恃寵而驕?要將她們都斬盡殺絕嗎?”

冷王妃聽著立即就要跪下來,晉南王可是顧及到她腹中的孩子,扶著她沒有讓她跪,她此時哭起來道,“王爺,我沒有做這樣的事(情qíng)啊,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的!過程你也知道了,我這是想著和她們一起吃點心,怎么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íng)呢!”

紀無殤沒有說話,而是用銀針在那桌面上的點心一一刺入試了試,然后抬頭,“這些點心大多數都是有毒的?!?/p>

她的意思很明顯,因為這些點心是冷王妃和她們兩人用,所以,有些點心是有毒,有些點心沒有毒,這樣很符合金側妃中毒的理由。

晉南王聽著臉上冰冷,還好,四皇妃并沒有發生中毒的事(情qíng),要是她紀無殤中毒了,恐怕南旭琮會將整個晉南王府都給拆了!

他冰冷地看著冷王妃,“你真的不需要解釋一下嗎?在這個蘭若園中,在整個王府中,你是王妃,最有說話權利的就是你了!”

“王爺,我真的是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情qíng)來??!”冷若蘭此時滴答著眼淚,“我知道這里是我的地方,所以更加不敢對她們下毒??!要是出事了,我怎么敢擔當?而且我有了王爺的孩子,我更加擔心的是我的(身shēn)子而不是她們的死活!”冷若蘭哭泣得整個淚人似的。

紀無殤看著他們,平靜道,“爹,王妃,我先下去了?!睂x南王還稱呼為爹,是因為紀無殤遵從南旭琮的意思,保持一種尊重。紀無殤說著就轉(身shēn)離開,這些事(情qíng),他晉南王肯定要給個結果給金側妃的,只要金側妃不死,她一定會鬧下去,不然她付出的代價怎么討回來?

晉南王嘆氣,“要不是你做的,難道是她們做的嗎?你想想,若果是四皇妃做的,她怎么會施救金側妃?當初她也救過你,她也救過我的命,這都是恩惠啊,怎么可能會下毒?”

“王爺,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我也不知道是誰,可是,我就是沒有做這樣的事(情qíng)??!”冷若蘭一邊哭一邊說,“要是你不相信我,我,我不如死了去!”說著就要往墻上撞去!

------題外話------

改標點符號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山西11选五走势图彩经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手机软件 11选5怎么玩 哪些软件是真的能赚钱 证监会批准的股票配资平台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 中国南车股票 四川快乐12破解版 今日美国股票指数 188金宝博百家乐路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