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不得好死也要拉上你! 精彩!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261

“啊,你做什么!”晉南王立即就拉著她,“你是有(身shēn)孕的人!怎么可以這樣沖動!”說著就將她扯了回來。

冷若蘭此時看著立即就伏在晉南王的(身shēn)上哭了起來,“王爺,嗚嗚,請你為我做主啊,我真的是沒有讓人下毒的呀!如果不是四皇妃做的,那,那極有可能是她金蕊蕊自己做的!”冷若蘭為了將自己的責任撇干凈,不惜說出各種各樣的假設。

但是聽到冷若蘭的這一句話,晉南王卻是感覺自己渾(身shēn)顫了顫,如果真的是金蕊蕊自己這樣做的,那她得要多狠心??!但……也不排除這樣的可能,要知道,后院中的爭斗實在是太厲害了!當初還是侯府的時候,自己睜眼閉眼地讓她們去鬧,每天死一個人都沒有皺眉頭,但現在,關乎到王府的命脈,關乎到自己的王位繼承問題,所以,他不得不重視。

如果選擇,自己當然還是選擇冷若蘭,只因為她的腹中有著一個未出生的生命,這個生命,是自己最后的希望。要知道,如果自己沒有世襲的兒子,自己這個晉南王府在他死后,就要收回到皇朝當中,而這些女眷都會被遣回到鄉下去!這晉南王府就不復存在了!

晉南王眸子沉了沉,站起來,“你好好養胎,本王信你的話是對的!但是,到底是誰下毒,還是有待查證!等到蕊蕊醒來之后再說吧!”說著晉南王就走了出去。

冷若蘭看著晉南王離開的背影,眼眶中又濕潤了,“我說的是真話!”良久之后,冷若蘭才恢復好自己的神色和(情qíng)緒,想了想,現在分明的是金蕊蕊自己宣明決戰了!既然她現在是中毒了,那么,自己干脆來一個讓她下地獄的戲!反正她已經是中毒了只剩下半條命!冷若蘭眸子(射shè)出冷光來,“來人!”

紀無殤從蘭若園出來之后,立即又去了金蕊蕊的金碧園。做戲做全(套tào),演戲要入木三分!紀無殤的舉動讓所有的下人都看在眼里,無不稱贊紀無殤。

心中都有一種想法,若是能夠將王府的大權還是交回到紀無殤的手中,那么,王府肯定能夠更加的興盛!

紀無殤知道晉南王肯定會尾隨自己的,所以就多逗留了好一會兒。

晉南王進來的時候,看到紀無殤在細心叮囑著下人要好生照顧金蕊蕊,心中更加排除了她下毒的猜想。

紀無殤看到晉南王進來,上前去,“爹,你放心,側妃現在沒事?!?/p>

“嗯,辛苦四皇妃了,哎!”晉南王此時眼神看了一下金側妃那,然后又轉移到紀無殤的(身shēn)上。

紀無殤認真道,“四(殿diàn)下說了,您是他的爹,自然也是我的爹,爹,您就不必這么客氣了?!?/p>

“哎,好??!”晉南王嘆了一口氣,“琮兒真是個好孩子??!”

紀無殤嘴角一諷刺,要是十幾年前在南旭琮受到迫害的時候,他能認識到南旭琮異于常人是人中龍鳳,對他好一點,自己興許會對晉南王仁慈一點,或者會給他留個后,但是現在,只能看冷若蘭的造化了!

自己會將這個主動權送給金蕊蕊,或者是晉南王他自己!若晉南王親手殺死的是自己的兒子,那,不知道他會有多痛心?

呵呵,自己是不是變態了?對一個未曾出生的孩子就這樣定了一個結局?

紀無殤思緒一時飄遠。

自己對于戚夫人還有柳姨娘,頂多的是殺了她們或是讓她們自相殘殺,但是也沒有傷害南青好還有南雪雁……而是將他們送人了。

“四皇妃,你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此時晉南王看著紀無殤失神,以為她是想著的是剛剛的事(情qíng)。

紀無殤回神,“是,爹,您也早點休息?!闭f著就走了出去。

要不,自己讓上天來選擇好了!

紀無殤嘴角朝著傍晚的天空一笑。今晚會有更加精彩的戲。冷王妃是不會放過金側妃的!

回到墨軒園中,紀無殤推開門的時候,沒有看到南旭琮的(身shēn)影,心中有著一絲的失落。遂走到桌旁去,讓紅飛拿出針線來,自己再給他縫制一件薄一點的袍子,好讓他在即將到來的仲夏穿。

皇宮,弘玄(殿diàn),密室。

珠光就靜靜地燃燒著,照著此時面對面坐著的兩個人。此時兩個人都像是聊了很久之后,重新陷入沉默當中,過了好一會兒,眉頭皆是緊皺。

南旭琮微微抬頭看著皇甫炫,“姚后還有皇甫霆就交給你了!”

“嗯,那你呢,你怎么辦?”皇甫炫道,“你的蠱毒,真的不能解了?”若是他死了,的確定然不會再威脅到自己的皇位,可是,自己卻不想看到紀無殤再次失去他之后,那種瘋癲的樣子!這讓皇甫炫有一種要摔墻的沖動!

“我會找方法的。我還不想死呢!”南旭琮笑,“不過這兩個月很關鍵。一切盡量配合好!”

“好?!被矢劈c頭,站起來,轉(身shēn)要離開,卻又停下來,“你死了,紀無殤托付給誰?”

“不會是你?!蹦闲耒舱酒饋?,輕哼一聲,“你好好照顧好你的馬如意就夠了!”

“我對紀無殤不感興趣!”他直接說出這個名字,自己才不想讓他誤會自己呢!她終究只會是自己的弟妹!“只是,我知道她(愛ài)你入骨,若是你不在,她……恐怕活不下去?!被矢胚€是補充上這句話。

“我自己會處理,不用你擔心!”南旭琮良久之后,才平淡道,“我也希望我不要離開她,我不想死,也不想她死?!?/p>

“我祝福你們?!被矢耪f道,“你回去吧!陪著她(身shēn)邊,你的時間不多了?!?/p>

“謝謝?!蹦闲耒兔?。

墨軒園。夜色漸漸沉入,帶起一分的寒意。

紀無殤一直都低頭穿梭著手中的針線,臉上浮現的是淡淡的幸福微笑。

紅飛和翠舞兩人在門外看著,許久了有些焦急。

“四皇妃,要不要先用膳?”紅飛上前去,南旭琮叮囑過的,不能讓紀無殤餓著,不能讓她累著,她說要坐著的時候一定要想辦法給她坐,她想著要吃什么東西,他們都一定要做到辦到。

一定不可以委屈了紀無殤。

紀無殤抬頭看著外面的天色,見已經漸漸黑下來了,心中嘆了氣,“不用,等琮回來再一起吃?!睕]有他在,自己也是吃得不開心。

已經習慣了是兩個人,要是讓她忽然一個人了,這讓她怎么能夠忍受?

紅飛聽著點頭下去,“是?!?/p>

“隨時準備好飯菜,他回來定然是餓了的,千萬不能讓他久等才用膳?!奔o無殤叮囑道。

“是?!彼幕叔媸菍敽?!但愿他們兩人能一直都走下去呢!

紀無殤低眉,“你們都下去吧!就在外面守著就好了。有事我再喊你們?!?/p>

“是?!奔t飛立即下去讓人弄(熱rè)那些做好的飯菜,有些飯菜看著顏色不行了,立即又讓廚房的人做。

紀無殤的手繼續穿針引線,細細為南旭琮縫制。這一件長袍,倒是淺藍色的,若是南旭琮穿上去,定然會更加俊美。紀無殤想象著他穿上這淺藍色長袍的樣子,以至于整個人都失神了,連有人悄悄從內室的窗口處進來靠近她都不知道!

她還是如此的美麗,而且失神的樣子,好甜美。她嘴角淡淡的幸福微笑,如果是為自己二笑的……自己恐怕是死而無憾了吧!男人此時慢慢上前去。

又是袍子,又是為那個男人做的!該死的南旭琮!男人此時心中的嫉妒一直涌上心頭。

紀無殤想著南旭琮,一不小心那針線刺入了自己的手指,立即沁出血來,“好痛!”紀無殤輕呼一聲,捂著自己的手指,但冷不防,卻是一陣風刮過之后,紀無殤的手指被一溫(熱rè)的手握住,然后他小心地看著紀無殤的手指,“怎么那么不小心?”

“??!”紀無殤一聲驚呼,看著這個人,渾(身shēn)一陣寒冷涌上,立即向后退去,但是他卻早已經是攬著她的細腰,手也是被他緊握在他的大手當中!

“噓,別這么大聲,不然,你會將所有人都引來的,你難道想讓人看到你堂堂四皇妃和別的男人有染嗎?”他邪魅的聲音從他薄而(性xìng)感的唇吐了出來,直接就噴在紀無殤的臉上、脖頸上!

“滾,立即給我滾!”紀無殤立即就要抽出自己的手來,要睜開他的(禁jìn)錮,“依云上城,你已經夠了,夠了!”這個男人,怎么突然來到這里!他來這里干什么?!

“你(身shēn)上好香?!彼恍?,紫眸中的暖意染上一絲絲的。

“滾開,你這個變態的男人!”紀無殤幾乎是怒吼出來,看著沒有法子掙開他(禁jìn)錮自己的手,只好是一牙齒就咬在他的手虎口上。

依云上城嘴角的弧度更加的大,而眸子里的興奮因子更多了!“狠一點,無殤,狠一點!”他興奮地說道!

紀無殤一怔,猛地就松開了口,“你是變態,變態!”她向后退去。

卻是在這個時候,聽到外面的紅飛和翠舞兩人的聲音,“四皇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

“好像里面有別的聲音,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翠舞此時對著紅飛就道。

“你有兩個選擇,一,讓她們進來,孤王殺死她們,二,打發她們走!”依云上城眼神閃了閃,紫紅色的眸子看著紀無殤。

紀無殤渾(身shēn)一驚,朝著外面她們道,“我沒事,一不小心摔了東西,沒事,你們下去,看看飯菜好了沒有,琮回來了,就提前告訴我一聲!”紀無殤盡量保持一種平靜的語氣,讓她們不注意自己。

面前的這個變態絕對會做出他所說的事(情qíng)!自己絕對不能讓她們死在他的手中!

依云上城很滿意打發她們走,薄唇翹起,“你真的很乖,你說,讓孤王賞你什么東西?”

“滾開,我不需要!這不是你來的地方,西域王,你應該回到你的西域去!”紀無殤此時道,然后就掙開他的大手,“我再警告你,放開我!不然我死在你面前!”

依云上城聽著她的話,眸子沉了沉,“你想死是嗎?死啊,死在我面前!快!”

紀無殤一怔,她難以置信地看著依云上城,他現在想自己死了……自己連死都不能威脅他了,他還有什么是在乎的?自己還有什么籌碼能夠讓他離開,讓他永遠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不死了?”依云上城此時看著她煞白的容顏,“孤王有時候恨不得掐死你,這樣將你做成靈,讓你陪著在孤王的(身shēn)邊,一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孤王不死,你就不滅!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他一把就捏著紀無殤的下頜,然后迫使她對上自己的眸子。

紀無殤此時看著他有些扭曲的面容,心中一怔,“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根本就不(愛ài)你,也承受不了你對我的(愛ài)!依云上城,難道你就要一輩子都糾纏著我嗎?”

“對,一輩子,不,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要糾纏你!”依云上城看著她,薄唇覆下,但是紀無殤立即就偏開她的臉,“不要碰我!”

她冷冷斥責,“依云上城,你醒一醒好不好?我已經嫁人了,已經是四皇妃!生,是南旭琮的人,死,也是南旭琮的鬼,難道你不明白嗎?”她冷冷地眸子看著他。

她的話是如此的刺入他的心房,她總是將他傷得千瘡百孔!她難道就不會拍你騙一騙他依云上城嗎?一定要這樣絕(情qíng)嗎?一定要在他的面前提及那個男人?

依云上城用吃人的目光看著紀無殤,“你好狠的心??!”

“我只是……將一切都分得很開,請你放手!”紀無殤使勁掙開他。

“別動,我上藥!”依云上城此時冷冷道,然后就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來。

紀無殤看著立即搖頭,“不要,我不要你幫我!快拿開,拿開!”

依云上城眸子冷到底,看著她,“你再不聽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他冷冷訓斥!

紀無殤震鄂,“依云上城,你要是敢亂來,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我等你!”依云上城嘴角揚起一分的笑容,又邪惡又諂媚,“紀無殤,你一定要記得你說過這句話,你做鬼的時候,千萬不要放過我!”

“你變態,你無藥可救!”紀無殤此時看著他,怒氣涌起,一只手掙開,然后就從自己的面前的針線中拿出針線來,猛地就刺入他的手臂上,“放開我!”她的眸子怒瞪著依云上城。

他(身shēn)形一怔,看著那細針就刺入自己的手臂上,而且,那么深,那么狠!

他難以相信地看著紀無殤,紀無殤被他看著眼神,那種攝人眼球的感覺,讓紀無殤不(禁jìn)松開了手。

依云上城忽而卻是一笑,“紀無殤,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吧?”

“不……依云上城,請你放開我,我,我不想傷害你,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猛地搖頭,“你殺了北宮珉豪,傷了南旭琮,你將幫我(愛ài)我的人一個個都傷害了一個遍!到現在,你還來要糾纏我!依云上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是不是讓我痛,讓我一無所有的時候,你才會開心?”她看著他,眼角處有了一絲的淚水。

依云上城一怔,“北宮珉豪該死!所以我才送他走一程!南旭琮非死不可,所以我要將他殺死!不然,南旭琮會傷害你,他一直都想著要你的命,你懂嗎?紀無殤!”依云上城冷冷道。他此時放開紀無殤,然后從手臂上拔出她的繡針來。

她向后退去,他卻快如閃電地就將她(禁jìn)錮在懷中,“我說的話難道你沒有聽到嗎?”

“我不信!你冷血,你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變態!”紀無殤此時怒斥,“北宮珉豪一直當你是兄弟,可是你呢?你狠狠地將他踢得吐血,讓他最后死在街頭!現在,連尸體都找不到!”紀無殤說著終于忍不住,眼眼角的淚水流了下來,“你是那么的狠心!”

“是他咎由自??!”依云上城冷冷看著她,一手往上,立即就捏著她的下頜,“他傷害你,他助紂為虐!你竟然還為他求(情qíng)為他落淚?你的心到底看到的是什么!”依云上城冷冷質問,他赤紅的眸子盯著她,仿佛要將她盯出個洞來!

“我看到的是什么?他幫助我,難道是害了我嗎?”紀無殤看著他,“他不會像你這樣,對我兇狠!我一直都欠著北宮珉豪的,是你讓我一直都愧疚痛恨自己!你知道嗎?”

“你果然都是被他們蒙蔽了!”依云上城冷冷一笑,“他們從頭到尾都一直在演戲!首先取得你的信任,然后依靠著你醫治好南旭琮的那雙腿,好和我拼命!你以為他是(愛ài)你的嗎?不,他們全都在利用你!紀無殤,只有我,只有我依云上城才是真心對你好的!”

紀無殤搖頭,“你這個人,能將白的說成是黑的,你以為我會信你嗎?”

“你怎么就不能信我一次?”依云上城幾乎是要發狂,她就是喜歡挑戰自己的耐(性xìng),挑戰自己的底線!

紀無殤冷笑搖頭,“我最不信的人是你,放開我!你走吧!琮要回來了!”

依云上城看著她,將她的受傷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口中輕輕一吻,緊接著吸(允yǔn)起來!紀無殤大吃一驚,“放開我!”說著手腳并用,猛地踢他,“你這個瘋子!”

依云上城眸中的火焰更加的大,他看著她掙扎,一把就(禁jìn)錮著她的四肢,“紀無殤,你以為能夠抗拒我?”

“你要毀了我,你要毀了我!滾開!不要碰我!”她此時內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也顧不得在這里是否有人,總之就是大吼出來!

“你是想著要引人來看看我們如何相(愛ài)是嗎?”依云上城此時邪笑,低眸看著她的表(情qíng)。

紀無殤一怔,“你混蛋!依云上城,你混蛋!”

“你放心,我剛剛設了幻障,除了南旭琮,別人都不能進來的!”依云上城此時笑道。

紀無殤聽著他的這句話才稍稍放心,但是又想想,不對勁!他只準許南旭琮進來,那他是想著要干什么?!

“你,你想要干什么?滾開,給我滾!”紀無殤立即管什么東西,能夠抓起的能夠扔的全都往他擲去!

依云上城躲過她的所有皮毛攻擊,他始終沒有放開她一絲一毫!就是緊緊地拉著她的手腕,她掙脫她要去扳開他的大手,但是,他就是不放開!

紀無殤要瘋了,她用牙齒又一牙就咬在他的(禁jìn)錮自己的大手上。他冷繃著臉,忽而道,“南旭琮就要死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紀無殤一怔,抬頭看著他,“你,你說什么?”

她果然不知道!依云上城此時嘴角上揚,“求我,求我,我就告訴你!”

“你妄想!”紀無殤一巴掌就扇過去!“依云上城,我討厭你!”

依云上城瞬間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他死死盯著紀無殤,那雙眼睛,仿佛是閻王的死亡之眼,“打得好,打得好!”他狂笑一聲,大手捏著她的下頜,將她的頭捏到自己的面前來,紀無殤被他捏著痛,“痛……”她輕呼一聲。

他赤紅的眸子看著她,“你討厭我,那恨不恨我?”

“恨?!彼永淅?,聽著他的話,他很期待自己的回答,那么自己就滿足他的期望!

“很好。紀無殤,你恨我有多深?”他再問。

紀無殤心頭一滯,“我不知道……你放開我,我們早就已經橋歸橋,路歸路,放開!”

“你有多(愛ài)他?”他又問,并沒有在乎她剛剛說的話。

“很(愛ài)!”紀無殤此時倒是忘了他的(禁jìn)錮一般,說出自己內心的話來。

“為什么不(愛ài)我?”他又道。

“不知道?!奔o無殤忽而一笑,“(愛ài)只能夠給一個人,我給了他,就不能夠給別的人了?!?/p>

“那,恨我,足夠了!”依云上城此時揚起笑容來,紀無殤看著他,“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放開我?!?/p>

“他真的要死了,難道你也要跟著他嗎?”依云上城此時提高了分貝,他臉上滿是狂妄的神色,“沒有我的解藥,他必死無疑!”

“你!”紀無殤恍然想起前天來,南旭琮的蠱毒沒有解開!“你,你好狠的心!”

他嘴角揚起笑容來,“求我,快,求我!”他面上滿是那興奮地笑容!他是如此的變態,那放大的容顏就在紀無殤的面前!

“你做夢!”紀無殤狠狠地大吼一聲,“你這個變態鬼,你這個惡魔,你會不得好死的!”

“紀無殤啊紀無殤,如果我不得好死,我也一定會拉上你的!”依云上城看著她,“你終究有一(日rì),會來求我,求我救南旭琮!”他此時肆掠狂妄笑著,“你會臣服在我的(身shēn)下!”

紀無殤眸光冒火地看著他,“你無藥可救!你死不要拉上任何人!我再說一次,依云上城,放開我!”

“我偏不!”他的大手鎖緊,一把就將紀無殤整個人都拉入到自己的懷中來!

“那就去死吧!”紀無殤怒了,從自己的發間就拔出那鳳凰玉簪,狠狠地,朝著面前這個男人的(胸xiōng)口就是一刺!

噗。

那玉簪直接就刺入他的(胸xiōng)膛,血,一下子就噴了出來!

紀無殤一驚,自己只是想著要((逼bī)bī)開他而已,自己知道依照他的(身shēn)手,他一定可以躲開的!即使他將自己打飛了,自己也不會吭聲,自己是做了心理準備!

他看著紀無殤,慘笑了一下,“你果然很恨我,很好,很好!”

“為什么不躲開,為什么?”紀無殤看著他那傷口一直流出血來,都染紅了她的手!他們兩人的衣裳都有些沾上了血跡!

“為什么要躲?”他反而一問,赤眸看著她,“你說,為什么要躲?”

“你……你流了好多血……”她此時有些顫抖地看著他的傷口,有些手足無措。

“呵呵,紀無殤,你一會兒好絕(情qíng),一會兒又對我表示關心,你到底想怎么樣?”依云上城冷笑,一手將那鳳凰玉簪給拔了出來,瞬間,那傷口處噴出一股濃厚鮮紅的血液來!

他咬牙將痛苦咽下,她刺入好深!他帶火的眸子一把將那鳳凰玉簪給扔在地上,對著自己的幾處(穴xué)道就點了點,止住了血。

“我不想……怎么樣,我,我不知道……依云上城,如果一開始就是錯誤,那么就現在結束好不好?”紀無殤看著他,眼眶中有著淚水,自己不想任何人受傷,可是,他卻是一次次((逼bī)bī)迫自己!

為什么,他傷害了好多人啊,自己是那么地痛恨他,可是,當看到他那受傷的眸子的時候,他那瘋狂的舉動的時候,自己的感覺又不知道怎么樣了!

為什么要讓自己遇上這些人,為什么要自己承擔這樣的一切?

“為什么要結束?現在不是很好嗎?”他怒目瞪著她,“你一輩子休想躲開我的糾纏,我就是一直要糾纏你,一直對你形影不離!哈哈!”依云上城此時大笑起來,“你想結束,我偏偏不讓結束!”

瘋子,瘋子!紀無殤腦海中只剩下這樣的幾個詞!她就是應該要殺了他的!現在既然已經做了第一步,那第二步自己送他上西天!

紀無殤的思緒亂糟糟,但想到的是北宮珉豪倒在那血泊當中,而南旭琮卻是被他下了蠱毒!如今,他又來威脅自己,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給我解藥!”紀無殤雙手掐著他的脖子,憤怒吧,殺死她!讓她不至于那么的痛苦!讓她結束這一切!

依云上城看著她,她的(情qíng)緒的一切變化都在自己的眸中。他笑,“求我,求我!”

“你休想!我殺了你!”紀無殤幾乎被他((逼bī)bī)瘋,手中沾染了他的血,就狠狠地掐向他的脖子,“為什么,你要給我這么多痛苦和愧疚!為什么,你一定要毀掉我的幸福,為什么!”她大聲吼出來。

“只有我能夠給你幸福!”他也是大聲喊道,一把就將她的手扯下來,“我告訴你,紀無殤,你和我差不多,是魔頭,是惡人,是劊子手!我和你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明白嗎?”

“不明白!你已經瘋癲,不要拉上我!你是惡魔,我不是!”紀無殤被他的大手拉開,她狠了心,一把握著拳頭,就朝著他的傷口處一擊。

“額?!币涝粕铣敲嫒輵K白,整個人的(身shēn)形都怔了怔,她動作好兇,好狠!

他低頭,看著自己(胸xiōng)口處的傷口,她那一拳,讓傷口又開始流血了!

紀無殤怒火中燒,一把就咬了他的大手。

他驚愕向后退去,放開了她。

紀無殤踉踉蹌蹌地往后退去,“不要靠近來,不要!”她猛地搖頭,看著他的傷口一直在流血。

他慘笑一聲,“(愛ài)你最深的人是我,可是,你卻是傷我最深……紀無殤,你到底有沒有心?”

“不要走過來,停下!”她看著他此時步履慢慢向前,那血就滴落在地上,一直流下,他沒有去點(穴xué)止血,就是看著她,眼神透露著絕望。

“不要!停下!”她向后退去,整個人的臉都驚恐到扭曲,“琮,琮!”她大聲呼喊,“救我,救我!”她朝著空氣就大聲喊。

依云上城看著她,“到現在,你還想著他,你還念著他?”他冷笑一聲,此時他點了自己的(穴xué)道,重新將血止住。

他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來,然后就將藥粉撒入自己的傷口,“你為他能夠匍匐跪十里,而對我,你卻這般無(情qíng)冷血!哈哈,紀無殤,我好恨你!”

“求你放過我!”她此時已經退到那墻壁上,忽而想起那些機關來,一下子就要轉(身shēn)去打開那些機關,可是他更加快如閃電!

一把就將她扯了過來!

“想逃?不,你不能逃!”他看著她,“我不會放過你的,紀無殤,認命吧!”

“不!”她看著他,驚恐的小臉上流下淚水,“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你應該問你自己!”他看著她,盯著她幾秒,“我要毀了你!”

紀無殤臉上一白,不僅僅的是驚恐!

“你不是說他快回來了嗎?”依云上城此時冷笑,“我就讓他看看,你在我(身shēn)下承歡的樣子!”

紀無殤(身shēn)形大震!“不,不要,不要!”她瘋狂地要抵開他的強勢,“放開我!”

“不放!”他此時猛地就吻上她的櫻桃小嘴,“上次放過你,是我糊涂了,這一次,我打死都不會放過你了!我要讓他看看,他心(愛ài)的女人在我(身shēn)下承歡的媚態!”

“瘋子,瘋子!”紀無殤哪里管這么多,手腳牙齒什么都用上!

他的力量是如此的大!四肢都被他(禁jìn)錮在墻上!

他狠狠親吻著她的香口,就是要攪動著她的香舌,讓她和他一起共舞!紀無殤狠狠地咬牙,將伸進來的舌頭一把就咬上!但是他是如此的興奮,輕巧就躲過她的戲碼!

“真香,真可口!”他變態贊嘆!

紀無殤腳一下子就踢在他的下面,他卻又一把就將她腿(禁jìn)錮了,而且還被他羞恥地分開!

紀無殤大驚,“不要,不要,依云上城!”

“等會兒你就求我要你了!”他冷笑,“我想讓你更痛,這樣,你才會永遠都不會忘記我!”

“瘋子!”紀無殤大叫一聲,牙齒就咬在他的(禁jìn)錮自己的手臂,“你醒一醒!”

他吃痛,但是沒有放開她,“我很清醒!”他冷道,手掌已經開始滑下,一把就將紀無殤的腰帶給扯開了去!

“去死!”她大叫一聲,立即用手肘狠狠地撞向他的要害處,他嘴角一笑,臉上盡是興奮的神色,壓著她的大腿,“好兇狠,好辣!我喜歡你,紀無殤,我喜歡你!”

紀無殤哪里管他說什么,她知道的是自己就要被他玷污了,如果真的被他玷污了,自己不會再活了!

他此時壓著她,狠狠地啃著她的精致的鎖骨,“你真的好香!你讓我發狂,你讓我入魔了!”

“變態!混蛋!”她惡罵著,雙手不斷地施暴捶打他!

依云上城興奮得要命,那染上他的赤眸,變得火(熱rè),他親吻著她的美好,紀無殤從自己頭發中尋找,此時頭發中的簪子沒有了,剩下的只有一個琉璃蘇,她狠心一把就將琉璃蘇摘下,“死吧!”她一把就刺入他的背后上。

依云上城猛地所有的動作都停下來,他向后退去,簡直不敢相信,她將琉璃蘇就刺入他的后背中,如此的深,如此的痛入骨髓!

紀無殤沒了琉璃蘇固定她的頭發,她所有的墨發都披撒下來。她驚恐地向后退去,轉(身shēn),立即就要去擰開機關。

可是她是如此的慌張,以至于南旭琮教給她開機關的方法都記錯了!

依云上城向后退去,手彎到后背中,一狠心,就將那琉璃蘇取了下來,頓時血浸滿了他的后背,將他的黑袍染得更加的夜的邪魅。

紀無殤驚恐萬分地扭著那機關。

依云上城此時臉上除了冰冷,別無其他,他上前去,整個人打橫就將紀無殤扛在肩上!

紀無殤要瘋了,一把手腳并用,打在他的后背還有(胸xiōng)前。

他宛如惡魔一般,任由著她拳打腳踢,他一把就將紀無殤給扔到內室的(床chuáng)上去。他冷冷地看著她,當著她的面,就迅速解開自己的腰帶!

紀無殤驚恐,又絕望,猛地往(床chuáng)上找利器,可是,這是自己和南旭琮的(床chuáng)啊,哪里會放什么尖銳的東西?立即就往(床chuáng)下跳去,可是,依云上城已經整個人壓了上來,他熾(熱rè)的(身shēn)體告訴她,她今晚逃不掉!

他要她在他(身shēn)下承歡!而且讓南旭琮看看,她紀無殤,已經是他依云上城的人!他還會要她嗎?依云上城瘋狂起來,一把就扯開紀無殤(身shēn)上的衣服。

“啊,不要??!”紀無殤整個人捂著自己的衣服,可是他是那么的兇狠!

他一下子就點了她的(穴xué)道,她整個人都無法說,又無法動了!

紀無殤絕望了。

眼淚倏倏地流下來。

死吧!自己死,自己去死!

依云上城薄唇微張,“你讓我很痛心……紀無殤,你讓我恨你,又讓我(愛ài)你,你說,我該怎么辦?”他此時(陰yīn)鷙的眸子看著她,受傷,又痛苦,“我說,我會毀掉你的。我要親手將你那所謂的幸福毀掉!”

紀無殤咬著牙齒,想著要搖頭要抗拒,可是,她動不了。

唯有眼淚不斷流下。

“你根本不懂,你一點都不懂!”依云上城冷笑,“你看看,我的傷口是如此的深,都是你做的!”他指著自己(胸xiōng)膛的位置,然后又轉(身shēn)讓她看自己后背被她的琉璃蘇刺傷的位置,“你下手非常狠?!?/p>

“你很恨我,我就是要這樣的結果?!彼傩?,此時從他一邊的衣服找了一個小瓶子。他拿著這小瓶子在她的面前晃了晃,“知道這是什么嗎?”

“是(欲yù)蠱,讓貞潔烈婦變得浪((蕩dàng)dàng),一樣,對你而言,即使你是那么地抗拒我,也會求著我要你!”他嘴角一笑,看著她,“我們試試吧!”

------題外話------

親媽在此,誰敢爭鋒?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深圳风采2010073 通策医疗股票分析报告 青海快3规律破解教程 澳门快三走势图怎么破解 快乐双彩的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陕西11选五奖金是多少 股票融资优点有哪些 安徽快3开奖l结果 18体验金娱乐城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