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看好戲,兩狗女相斗!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171

“王妃說的也是極有道理的,可是,紅飛,你進去搜查的時候,當場有什么人在?”紀無殤笑得明媚,“可有故意弄虛作假?”

“奴婢萬萬不敢弄虛作假!”紅飛跪下來道,“當時在場的有很多的都是蘭若園的下人,他們都是可以來作證奴婢沒有拿薛嬤嬤說事!”

“哦,原來這樣?!奔o無殤走到冷王妃面前,“不知道冷王妃還有什么話可說?要不,就讓薛嬤嬤說說如何?”說著目光看向薛嬤嬤。

薛嬤嬤此時冷汗如雨下,口齒顫顫,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是她,是她將藥塞給小的,然后吩咐小的說,說是冷王妃的意思,讓小的給金側妃下毒!”亞努此時道,“請四皇妃饒命,請王爺饒命!”

冷王妃一下子就站起來,“你這般的再含血噴人,本王妃立即踢死你!”

紀無殤笑,“王妃好手腳,竟然能夠踢死人呢!”

“你,四皇妃,你!”想著要罵紀無殤,但是又不敢,因為此時看到的是紀無殤(身shēn)后的那尊神祗!南旭琮此時可是黑著臉站在離紀無殤不遠的地方,他此時像是把玩一盞火一般,手中的功力讓人膽顫心驚!

紀無殤笑,“我怎么了?”

“沒,沒什么!”冷王妃此時坐在那美人榻上,整個人感覺后背有了冷汗。剛剛怎么自己看到的像是南旭琮要殺了她?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紀無殤轉(身shēn)冷冷對著薛嬤嬤,“薛嬤嬤,說吧!是何人指使你做的?”紀無殤說著就看著冷若蘭,冷若蘭被她的眼神掃過來,立即道,“你看本王妃干什么?”

“王妃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呢?”紀無殤反問。

“我,我……”“夠了,蘭兒,坐下來?!睍x南王大概知道的(情qíng)況,可是自己要保住她冷若蘭啊,不然,自己難道要將她的王妃的位置廢掉,然后再給她一個僻靜的地方冷落她?

冷若蘭聽著心不甘(情qíng)不愿地就重新在美人榻上坐好,但眼神始終停留在薛嬤嬤那里,自己希望的是她不要將自己供出去才好!自己一定會照顧好她的家人的!

“是奴婢自己一個人干的!并沒有任何人指使!”薛嬤嬤仿佛是讀懂了冷若蘭的意思,咬牙道,“奴婢心中怨恨,替王妃感到不值,因為,金側妃自從王妃嫁入王府以來,沒少受到金側妃的欺負!奴婢看不過眼!所以趁著這次機會新帳舊賬一起算了!所以就命令亞努去下毒!”薛嬤嬤此時冷冷道,“奴婢心中擔心,所以就化了妝!以為這小廝不能夠認出奴婢來!”

“這小廝很懷疑奴婢,所以,奴婢只好是胡亂說了是冷王妃的意思,其實不是冷王妃指使奴婢的!”薛嬤嬤此時護主心超強,決定要將所有事(情qíng)都攬在自己的(身shēn)上!

此時周圍的人都看著紀無殤,是不是真的如那薛嬤嬤所言呢?當真的是不是冷王妃指使的?

紀無殤看著薛嬤嬤,“薛嬤嬤好膽量,一個人獨自承擔這里的所有一切!很不容易!”

“奴婢一人做的,當然一個人承擔!”薛嬤嬤硬著嘴道。

“有膽量!”紀無殤笑,“那你為何當時又不承認?”

“奴婢,奴婢……”薛嬤嬤說不出話來,“奴婢……奴婢當時……”

“當時沒有戳中你的要害,所以你沒有承認是吧?”紀無殤走在她的面前,“想著要逃脫罪責呢?”

“奴婢,奴婢不敢!請四皇妃饒命!”

“還有什么不敢的?連側妃都敢下毒了,還有什么你是不敢的呢?”紀無殤笑,“不過我倒是想問問你,你,金側妃是如何欺負冷王妃了?當著眾人的面,你倒是說個明白吧!”

薛嬤嬤略帶驚恐地看向周圍的人,下人多的是期待,而晉南王卻是黑著臉,這就是他的后院??!一團糟,一個個都是嫉妒的女人!一個個都是恨不得你死我活,盡會爭風吃醋!一個個恨不得將對方打入萬劫不復之地!一個個狼心狗肺!

可紀無殤的目的在于,戳痛晉南王的同時,讓這樣的一場話,傳入金蕊蕊的耳朵里頭,那么,金蕊蕊定然不會放過冷王妃,她們之間的矛盾更加尖銳!到時候,她們到死都會詛咒對方怨恨對方!

“奴婢,奴婢……”

“又說不出來?”紀無殤步步((逼bī)bī)近,看著薛嬤嬤,“薛嬤嬤應該知道府上的規矩,要是誣陷主子,可是大罪!”所謂的大罪,起碼都要斷手斷腳!最重的懲罰莫過于秘密用極度手段將人致死之后再對尸體進行嚴厲懲罰。

薛嬤嬤摸了一把汗,豁出去了,大不了一死!也要拖金側妃下水,冷王妃應該會念在自己如此忠誠的份上幫助照顧薛家的人!這樣自己也不至于死得太不值!

“是,當初王妃還是姨娘的時候,處處都受到趙姨娘和金姨娘的壓迫,王妃(身shēn)子(嬌jiāo)弱,脾氣又軟,又溫柔,哪里是她們的對手!以至于差點被她們聯手害死呢!”薛嬤嬤此時道,“趙姨娘手段狠辣,處處排擠王妃,王妃為了自保,不得不屈服于趙姨娘的(淫yín)威之下!而金側妃,她是個懂得隱忍的人,她雖然不及趙姨娘狠毒,但是,她懂得暗箭傷人!沒少折磨王妃!”薛嬤嬤可是一臉的控訴。

紀無殤冷笑,這般的會說話,很好!趙姨娘都已經死了,而且晉南王當然很痛恨她的!薛嬤嬤這般的說,自然是不用給自己買單,但是,金側妃也被她說成這樣……將冷王妃說成是一個柔弱(嬌jiāo)女子,這般的話,誰信?

南仙仙此時聽著薛嬤嬤這樣說,立即就喊道,“你這刁奴,豈由你隨便亂說話!側妃娘是對人對事,都是很好的!放眼這內院當中,她可是有過苛刻過一個人嗎?哼!這般的胡說一通,你可不怕被天打五雷轟!”

“三小姐,奴婢說的是實話!”薛嬤嬤此時道,而此時冷王妃卻是低聲哭泣起來,“薛嬤嬤,不要再提及往事了,本王妃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本王妃萬萬沒有想到,你竟然是為了這樣的事(情qíng)而犯下這樣的錯誤,哎,嗚嗚,真是不幸啊,不幸??!”說著又哭起來。

紀無殤看著心中笑,這人啊,會做戲,而且演得好!打起主仆親(情qíng)牌來了!但,紀無殤怎么能夠讓她們唱雙簧演下去?紀無殤看了看里面,金蕊蕊大概應該能夠醒來了吧?紀無殤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一邊的紅飛,紅飛立即轉(身shēn)就進了金蕊蕊的屋里。

紀無殤道,“空口無憑,你說得是金側妃對冷王妃不好,但是你也要舉出一兩個例子來比較好吧?”

“事(情qíng)太多,又過得快,如何能夠舉出一兩個例子呢?”薛嬤嬤哭道,“王妃很苦,但是對奴婢卻是很好,奴婢感恩,知道王妃有了孩子之后,悉心照顧,可是沒有想到,金側妃幾次想著要傷害王妃,下人們都將此事看到眼里,一個個都不敢說出給王爺聽!因為王妃雖然是王妃,可是掌握王府大權的是金側妃??!”薛嬤嬤說著立即就跪在地上,“奴婢死不足惜,就是想著要報答王妃的恩(情qíng),所以才會采取這樣要毒害金側妃的一個方式!”

冷若蘭聽著,看著薛嬤嬤,“嬤嬤,嗚嗚,你為什么要這么傻啊,為什么?”她用絲帕擦拭著自己眼角的淚水,眼神卻是飄向晉南王,要是晉南王能夠心軟的話,絕對可以求一求,免薛嬤嬤一死,畢竟晉南王才是王府的主人,她紀無殤也奈何不了他!

“是說我幾次要傷害王妃姐姐嗎?”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聽到一聲讓人感覺刺耳的聲音。眾人立即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金蕊蕊此時由大丫鬟丁香扶著前來,她面上有些慘白,但撐著,“你倒是說說,我是如何要謀害王妃的!”金蕊蕊此時說著猛地咳嗽起來,晉南王看著驚訝,“你怎么就出來了?醒了好,醒了好??!”說著趕緊上前去扶著,“你(身shēn)子不好,就不要出來了!”

“哼,王爺,我要是不醒過來,恐怕就別人就要將我害死!”金蕊蕊看著那薛嬤嬤和冷王妃,眸子里都是恨意,“我就不信,我來了還能夠誣陷我不成!”

冷若蘭此時看著面前的這個人,沒想到竟然這么快就醒來了!自己可是恨不得上前就將她打死!

“側妃醒來了,那事(情qíng)會更加明朗了!”此時趙一柔嘴角得意洋洋地又道。

眾人看向她,皆是冷哼表示。趙一柔感覺不討好,只好是堵著氣站在一邊上去了。

晉南王道,“好了好了,事(情qíng)都差不多了!來人,將薛嬤嬤拖下去,杖斃!”

“王爺!”聽著這樣的懲罰,冷若蘭立即就要跪在晉南王的面前,晉南王念及那腹中的孩子,自然不讓她跪,“你又干什么?”

“請王爺不要重罰薛嬤嬤,她,她也是為了我才會犯下這樣的糊涂事!”冷若蘭哭著道,“請王爺看在她服侍我多年的份上,將她逐出王府,不要杖斃她??!”逐出王府,還是可以安排薛嬤嬤去別的莊子里做事,還可以為自己所用,而要是杖斃了,那就沒有別的似事(情qíng)說了!

“不行!”金蕊蕊此時立即就站起來,“對我下毒,竟然要輕罰?王妃,你可是好仁慈呢!要是有人對你下毒,你還會這樣輕罰那些人嗎?”

“王爺,嗚嗚!”冷若蘭不管金蕊蕊的話,就自顧自的在晉南王的面前哭起來。

金蕊蕊撐著剛剛開始復原的(身shēn)子,提高了分貝,道,“犯了死罪,難道還有活路的不成!剛剛我記得的是薛嬤嬤說我陷害王妃,可是卻說不出來,這不是誣陷我的是什么!難道我金蕊蕊就好欺負了不成?這般的不重罰,難道王府要逆天了嗎?”

周圍的人聽著低頭。

紀無殤此時道,“金側妃說得有道理,于(情qíng)于理,都是要懲戒,爹的處理其實已經算很輕了!”

“哼!”金蕊蕊聽著紀無殤替她說話,冷哼了一聲。

紀無殤道,“金側妃都醒來了,不如也將之前你在蘭若園中毒的事(情qíng)都說出來吧!趁著人齊,大家都好說話!”

“沒錯,我中毒的事(情qíng),是王妃您一人所做!我不明白,我都沒有怎么招惹王妃,可是王妃,你竟然這樣在我們的點心中下毒,還讓我吃了點心,你這是什么意思,是想著要將我毒死是嗎?”金蕊蕊此時已經走到冷若蘭的面前,她雖然臉色有些慘白,但是(身shēn)形比冷若蘭要寬大,故而現在站在冷若蘭的面前,對冷若蘭無形中造成了一種壓力!

冷若蘭鎮定了一下,“你說我讓人下毒毒死你?我都不知道怎么會有毒!我根本就不知道這樣的一件事(情qíng)!若不是你吃點心吃早了,興許中毒的那個人是我!”

“還有理由了不成?”金蕊蕊冷道,“是你說讓我吃的,難道我還能夠忤逆王妃的意思不成?”

她的意思告訴別人,她冷若蘭仗著自己是王妃,竟然會((逼bī)bī)迫別人做不喜歡做的事(情qíng)!

“那為何四皇妃沒有中毒?就你中毒了,你該不會是自己給自己下的毒是吧?”冷若蘭此時冷道。

“為何不會中毒?你以為我是傻子不知道你的意思嗎?你就是想著要我死而已!你那里敢得罪四皇妃,若是四皇妃出事了,我想,四(殿diàn)下還會放過你嗎?你就是知道這樣的一點,所以不敢招惹四皇妃!”金蕊蕊將目光看向紀無殤。

紀無殤冷笑,看著她們之間的唇槍口戰也是不錯的!

“金側妃,其實凡事要講個證據,要是有了證據,就可以定罪!不然斗嘴是沒有用的!”紀無殤好心提醒,“你(身shēn)子好了很多了是吧?”

“多謝四皇妃的提醒!”金蕊蕊此時冷道,“我就是證據,這已經能夠說明這一切!見我沒有被毒死,就還要派人來在我的湯藥中下毒,真是個歹毒的人??!”

晉南王只感覺到自己的耳朵中猛地在嗡嗡作響,這簡直是要了自己的命的節奏!自己該怎么樣才能夠讓這些女人一個個消停下來?

“你要是這樣來咬定是我派人做的,我也沒有好話可說!”冷若蘭此時干脆不和她說話,“沒有證據,就是誣陷!你是受害人,不能夠作為證人來指證我!”冷若蘭冷哼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是嗎?沒有證據?”金蕊蕊此時提高分貝道,“來人,去蘭若園搜一搜,看看有沒有給我下毒的毒藥!”

紀無殤心中冷笑,金蕊蕊學聰明了!

“你敢!本王妃的蘭若園你也敢搜?”冷若蘭聽著要搜她的院子,立即就站起來萬分的感覺不平!

“你不是說你是清白的嗎?為什么不敢讓別人來搜一下看看?”金蕊蕊此時冷道。

“我是清白,所以更加不能夠讓你搜!你是什么東西?不過是一個側妃而已,我是王妃,你給我滾下去!”冷若蘭此時擺起王妃的架子來。

紀無殤道,“王妃,要是真是有利于證明你是清白的,你可以讓她搜一搜消除她的疑慮即可!”

“不能!”冷若蘭冷繃著臉,該死的自己怎么知道會不會搜出一些莫須有的事(情qíng)來?要是真的這樣,自己可是玩完了!她金蕊蕊定然是有著別樣的(陰yīn)謀!

“搜!”晉南王為了將這件事(情qíng)速度解決,立即就下了命令,然后上前攬著冷若蘭,“蘭兒,你既然是清白的,那就不必擔心搜出些什么東西來!我會派人盯緊的,絕對不會出錯!”

“王爺,我害怕會有一些什么莫須有的事(情qíng)強加在我的(身shēn)上??!”說著冷若蘭立即就在他的面前哭泣。

金蕊蕊心中冷笑,自己給自己下毒的那毒藥自己放在了桌子下面,那些人肯定能夠找出來的!而且自己原本坐在的那張凳子上,旁邊就是一盆花,那里,自己藏了一包毒藥!那些人肯定能夠查出來,到時候人證物證,她冷若蘭休想逃過這次懲罰!

“王爺啊,您要替妾(身shēn)做主??!”金蕊蕊不甘示弱,自然上前來一下子就跪在晉南王的面前,“王爺,嗚嗚,妾(身shēn)差點就被人毒死了,您可是要替妾(身shēn)做主??!”

“我會的,起來,快起來!”晉南王上前去,將她扶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身shēn)邊,“你就休息一下吧!哎,本王肯定會查出真相來的!到時候還你一個答案!”

“是?!苯鹑锶镅凵耧h向冷若蘭,冷若蘭眼神中滿是怨恨,今天毒不死她,明(日rì)找別的方法殺死她!

金蕊蕊看著冷若蘭,今(日rì)要是王爺偏袒她,來(日rì)我就讓她一尸兩命!

紀無殤看著她們爭斗,揮手讓那些跪著的人站在一邊,而那個小杏還有那個亞努,紀無殤命令押在一邊,至于那個薛嬤嬤,倒是一個人物,就留著她跪著!

這時候,鐵峰和翠舞兩人帶著人從蘭若園中出來,后面還跟著好些的下人。鐵峰和翠舞上前去,“王爺,王妃,四(殿diàn)下,四皇妃!”

“查出什么結果,快快說吧!”紀無殤此時道,“爹有些累了,趕緊說出來!”

“是,屬下在蘭若園的茶幾下面,還有在花盆中找到了兩包未曾用完的毒藥,這和金側妃第一次中毒的藥是一樣的!”鐵峰說著立即就跪下來,然后將托盤高舉在晉南王面前,那托盤上面,正是有兩包用過的藥粉!

“什么?不會的!我沒有要下毒毒害金側妃!是她自己干的不是我!”冷若蘭立即高聲呼喊!

金蕊蕊站起來,“陷害我還要大聲呼喊沒有做?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是奴婢做的,奴婢做的!不關王妃的事(情qíng)!”薛嬤嬤此時大聲喊道,“這一切,王妃都不知道,是奴婢做的!”

眾人被薛嬤嬤這樣大聲而吸引過去,“奴婢痛恨金側妃,所以就要金側妃死!金側妃和四皇妃一同進入蘭若園中探望王妃的時候,奴婢正在院子里,奴婢心中就起了心,所以就用事先準備好的毒藥放在那新鮮的點心上面!所以金側妃才會中毒!這一切,都是奴婢一人所為,奴婢也沒有受到王妃的任何指示!”

周圍的人聽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薛嬤嬤沒想到是這樣的人!竟然將所有人都算計進去了是嗎?竟然是這般的兇狠!謀害金側妃,不知道是怎么死?

紀無殤看著她們,這場戲也算是看完了,不過還有后續,金側妃恐怕是要遭罪了!她冷若蘭不出手,自己代替她出手便是!

南旭琮此時無感地看著她們,這些后院的女人,真是能夠斗個雞飛狗跳!還好,還好,自己的后院只有紀無殤一人,自然不會有什么斗的機會了!只是,自己有時候也不想著讓紀無殤給閑下來……嗯,看來同意跟她一同回到這晉南王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她很快就將不快樂的事(情qíng)忘記!

“來人,將薛嬤嬤拖出去,給本王大卸八塊!”晉南王此時看著真相已經夠了,要是鬧下去,不知道要死一個冷若蘭還是要死一個金蕊蕊,這樣自己可是有得心痛了!不過,自己貌似應該再納個妾,金側妃這會兒中了毒,不能夠服侍自己,而冷若蘭有了(身shēn)孕,自然更加不能夠服侍。

選個鄉下丫頭做小妾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王爺,請您饒命??!”冷若蘭此時哭泣著道,就是要扯著晉南王的袖子,要他改變自己的心意!

“來人,將王妃扶下去休息!”晉南王此時道。

薛嬤嬤聽著懲罰,一下子就攤在地上,但立即又跪下來,“饒命啊饒命!”

“饒命,你這刁奴,你有資格喊饒命嗎?”金蕊蕊此時上前去,一腳就踢在這薛嬤嬤的(胸xiōng)口上,“你有資格喊饒命!”說著立即就一巴掌打在薛嬤嬤的臉上!頓時有了五個手指??!

冷若蘭此時還沒有走出這院子就聽到了金蕊蕊對薛嬤嬤拳打腳踢!薛嬤嬤口中吐血,死死怨恨地看著金蕊蕊,“金蕊蕊,我薛嬤嬤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做鬼?你就去做鬼吧!”金蕊蕊將氣發在薛嬤嬤的(身shēn)上!要不是這個薛嬤嬤承認了,自己就可以將冷若蘭給拉下去!都是這個刁奴!((賤jiàn)jiàn)人!

腳下的力道更加狠了!周圍的人看著,感覺到血腥,那個薛嬤嬤都要死了,還要這樣來折磨人家!而且這個金側妃不是中了毒剛剛要好起來的跡象嗎?竟然這般的兇狠了?

晉南王看著上前去,一把就將金蕊蕊拉到一邊,“蕊蕊,夠了!”他微微帶著怒氣道,“這些處罰的事(情qíng),不需要你去做!”

“她想毒死我,我一定親手殺了她!”金蕊蕊大喊道。

“夠了!”晉南王只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被她震聾了,“來人,將薛嬤嬤拖下去,大卸八塊,扔到江底喂魚!”

“是?!笔绦l立即上前去,將薛嬤嬤拖下去,倒是拖出一條血痕來。

紀無殤仿佛回到前世,自己也在這個府上,被拖出這樣的一條血痕來!她猛地(身shēn)形一怔,不去看那薛嬤嬤。

而晉南王此時也繼續命令,“將小杏還有亞努,都拖下去,亂棒打死!”

“啊,饒命啊,饒命??!”小杏立即就喊起來,但是那亞努倒是沒有呼喊求饒。自己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了,罷了罷了!

“來人,將金側妃扶進屋里!都散了散了!”晉南王看樣子像是很累了,招手讓人趕緊處理這院子的一切。

紀無殤和走到南旭琮的(身shēn)邊,南旭琮輕輕攏了攏她的墨發,“累了?”

“有點?!奔o無殤點頭。

“讓無殤和琮兒費心了,哎,府上多事??!”晉南王此時道。

“爹,您別這樣說,我和琮都是想著要讓府上更加好起來的?!奔o無殤立即轉(身shēn)就看著晉南王。

“好,你們都下去休息吧!我也累了?!睍x南王揮手,自己走了出去。

紀無殤看著晉南王遠走一個人的背影,面色毫無變化,只是,她還看到,南仙仙原本快要回到自己的仙仙園,但又看著無人折了跟上晉南王。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恐怕是她南仙仙要為她自己往后的夫家路做好準備了吧?

“在想什么?”南旭琮從后面擁著她,“我們該走了?!?/p>

“嗯?!奔o無殤看著這院子有下人處理,便跟著南旭琮一起走了回去。

此時蘭若園。

冷若蘭憤憤不平地看著周圍跪著的下人。

“我養你們都是讓你們一個個吃白飯的!一個個到了關鍵時刻,全都出賣本王妃了是不是?”

“王妃請饒命啊,請饒命!”

“饒命?今(日rì)要不是薛嬤嬤出頭,你們這些人一個個都掉腦袋!本王妃有事,你們難道不下地獄嗎?”冷若蘭怒氣沖沖,對著他們就是一通的訓斥。

大丫鬟丁香此時跪著上前去,“王妃,奴婢們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呀!都是四皇妃將一切事(情qíng)挖出來的,要是王爺審下人,絕對不能夠審出個什么來!”

“哼,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了!雖然這次犧牲了薛嬤嬤保了我平安,但是,下一次,恐怕沒有這么幸運!該死的,一個((賤jiàn)jiàn)人都搞不定,你們真是讓本王妃失望!”

“王妃,不如趁著今晚……”丁香此時壓低聲音上前去湊上冷若蘭的耳邊就道。

冷若蘭揮手讓一屋子的下人下去,只留下了丁香,“你再說說!”

“是?!倍∠愕?,“奴婢觀察過了,四皇妃和四(殿diàn)下其實都是來住住而已,是四皇妃念著那墨軒園!至于我們王府生或者死,他們都是不在乎的!他們只在乎是沒有人能夠傷害他們!所以,奴婢認為,不如先穩定他們,然后再對金側妃下手!”

“可是現在他們就是要跟本王妃做對!本王妃自問沒有妨礙他們做事,他們倒是幫著金側妃說話,這讓本王妃怎么去討好他們?而且他們兩人形影不離,天殺的都不能夠將他們分開!”

“奴婢聽聞有些丫鬟說,二少夫人想著要攀上四(殿diàn)下這個枝頭做鳳凰!”丁香道,“只要二少夫人能夠得手,他們自然要將注意力轉移,這不就是有利于我們做事了嗎?”

“你說得好,但是,趙一柔那個((賤jiàn)jiàn)人不出手,我也無法讓她立即就去招惹他們兩個人??!”冷若蘭道,“你要是有主意,你就趕緊說!”

“奴婢沒有主意,但是奴婢感覺到,二少夫人已經按捺不住,因為,誰都不知道四(殿diàn)下和四皇妃何時會重新入駐皇宮不再在府上!”丁香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趙一柔需要抓緊時間,所以,她一定會放手一搏的!

冷若蘭聽著點頭,“你趕緊派人去監視趙一柔,看看她什么時候行動,她行動過后,我們這邊立即執行計劃!”自己一定要將人殺了再說!金蕊蕊那個((賤jiàn)jiàn)人,自己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是?!倍∠泓c頭,立即退下去。

——

南仙仙追上晉南王,“爹?!闭f著就走在他的(身shēn)邊,“爹,我有事(情qíng)想著要跟您說?!弊约涸臼窍胫诩藿o馬睿馬二少將軍的,可是自己沒有想到,自己感覺南旭琮會更加適合自己!自己可以做一個側妃,這樣也有出頭之(日rì)!還好,金側妃還沒來得及跟晉南王說馬睿的這件事(情qíng)!

“你有事?”晉南王看著她的樣子,心中因為剛剛的事(情qíng)有些不悅,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也要承擔起這樣的一份責任來!

“爹,我有些事(情qíng)想跟您說?!彼皖^,面帶羞澀,“爹爹,我想去您的書房再說?!?/p>

“好!”晉南王點頭,便帶著她到了自己的書房中,而且關上了門,讓人在外面守著,才道,“坐下來說吧!”

晉南王自己就坐在書案前,看著面前的南仙仙,“不要沉默,有事就說!”

“爹,我,我快滿十四了……”當時沒能夠選上做皇甫霆或者是皇甫炫的妃子,實在是一種損失!但是現在,有一個非常好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嗯?!睍x南王此時大概能夠猜出她想要說什么了,通常這些事(情qíng)是做母親的和做父親的兩人交流,哪里會輪到做閨女的說話?不過她既然說出來,就說吧!還好這里沒有人呢!

“我之前想了一個人,比較適合你,就是不知道別人的意思如何?!睍x南王點頭,“我明(日rì)就登門去看看他府上的意見如何!”

“是何人?”南仙仙立即就問道。

“是馬睿,馬二少將軍,人不錯,爹很滿意!”晉南王沒有看到她的那一抹失望卻是看到了那一抹驚訝,真的是馬睿?

“他是個很好的男人,爹將你交給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爹,我我,我心中有了別人了!”南仙仙沉默了好一會兒,還是將自己心中的話說出來,她知道要是自己再不說出來,恐怕自己就要嫁給別人了!

“是誰?”晉南王立即站起來,“你一個王府庶女,竟然說心中有人?你還要臉嗎?”

“爹,爹,我,我我……嗚嗚!”南仙仙見自己沒有話去反駁,立即就哭泣起來。

“好了好了,別哭了,是什么人,就趕緊說!”晉南王實在是看不得女人流淚,而這個尤其是自己的女兒!他看著她還在哭。只好是又道,“只要不過分,爹看看那家人的心意如何,你就別哭了!”

“是?!蹦舷上闪⒓从媒z帕擦掉自己的眼淚,然后看著晉南王道,“爹,我說出那個人的名字,您可別生氣!”

“好,不生氣!”晉南王為了讓她說出來,自然是這樣說。

“他,他是……四(殿diàn)下皇甫宗?!蹦舷上纱藭r立即就道,“爹,是他,我希望四(殿diàn)下!”

“你,你……你放肆!”晉南王幾乎是跳著就走到了南仙仙的面前,“他,他是四(殿diàn)下,你豈能夠攀得上的?”

“爹,我原本就是在入選二(殿diàn)下和三(殿diàn)下的側妃之列,只是他們不知道我的賢惠,所以才沒有看上我!可是這說明我是可以嫁入皇族??!我可以成為四(殿diàn)下的側妃的!”

“你簡直是癡人說夢!”晉南王恨不得上前去撬開她的腦袋,看看她想的是什么!

“爹,我說的是實話!”南仙仙此時站起來,然后看著晉南王,“爹要想著在朝上立足,讓我們王府永遠生存下去,就必須要有人在皇族中有能耐才行!原本的大哥不是大哥,而是四(殿diàn)下!這不是機會嗎?”南仙仙分析道,“爹,你看看,四皇妃嫁給四(殿diàn)下這么久了卻怎么都懷不上!就算是四(殿diàn)下堅決不要側妃不要小妾通房,可是!您想想,姚后會不將她的心腹娘家的閨女塞到四皇子的懷中嗎?姚后是國母,四(殿diàn)下始終還是要尊稱一聲母后!所以,他最后肯定會妥協的!

而且,還有圣上的施壓,圣上肯定會讓四(殿diàn)下娶很多很多的女人!爹,你何不將我推到圣上面前!等到我成為側妃,我就可以用我的姿色和智慧,搶奪屬于我的東西!”

晉南王聽著南仙仙這樣說,倒是有了一絲恍然大悟的感覺,但心中還是有些擔心,他道,“你知道,四皇妃了得,豈是你能夠和她斗的?”

“爹,您放心!我先嫁給四(殿diàn)下成為側妃,然后生出個男孩來,她紀無殤就算是怎么樣了得,也不能那我怎么樣!到時候,我的孩子肯定會受到四(殿diàn)下的喜歡,他自然就將心交給我,我就可以往上爬了!”

“你倒是想得不錯,但是,你可又知道,爹就算是同意,但是,又要怎么樣才能夠稟明給圣上聽?到時候,四(殿diàn)下是要娶側妃,只是,那個側妃不一定是你了,你只在那行列當中而已!”

“所以,爹,你一定要幫我!”南仙仙此時道。

“幫你?”晉南王看著她,自己還是不懂這些女人啊,南仙仙不得不說比金蕊蕊更加有眼光!要是真的南仙仙成為了四(殿diàn)下的側妃,四(殿diàn)下是極有可能成為皇儲的,到時候,自己就是國丈了!這,還有誰看不起自己?

還不是大把大把的權貴來結交?大把大把的銀子入賬?

……

紀無殤攪動了一下那燭燈,看著在不遠處批閱奏折和信件的南旭琮,“燈夠不夠亮?”

“夠?!蹦闲耒?,抬頭,看著她,“你累了,先休息一下,我稍后傳膳來吃?!?/p>

“不,我等人呢!”紀無殤端來一張凳子放在他書案面前,“我就坐在這里?!?/p>

南旭琮嘴角微微笑,朝著她招手,“過來?!?/p>

“干什么?”紀無殤看著他。

“過來,乖?!彼俚?,那俊美的容顏笑得傾國傾城似的,紀無殤一時看癡了,不(禁jìn)站起來走到他面前去。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天津11选五下载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 金财期货配资网 02489博彩网站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大发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基金配资地址 重庆快乐10分开奖-开奖结果 江西快3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