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為善作惡,千倍討回!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0204

冷若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過來的,貌似是受了重重的一刺痛。(愛ài)睍莼璩

此時她睜開眼睛,立即就看著周圍。當看到這里是一處牢籠的時候,整個人都驚慌起來,不知道是什么人將自己抓到這個地方?

“我就知道你沒有瘋癲,你就是裝的!果然啊,冷若蘭,你的演技越來越厲害了!”此時,從外面卻是飄入一道清冷的聲音。

冷若蘭臉色煞白,向后退去,“你,你是,你是誰?!”被人拆穿的感覺是恐懼的,尤其是在這樣的場景之下!

來人將牢門打開,然后是飄著進去的!

冷若蘭被嚇得要死,想著要抓起一些什么東西來保衛自己,但是,哪里有什么東西呢?此時看到來人全(身shēn)都是白色的衣裳,而長長的袍子下面,竟然沒有一雙腳的!

“你認為我是誰?哈哈哈!”來人狂笑,“拜你所賜,我尸體都被王爺給剁成(肉ròu)末,你說,我是誰?難道你還要裝?”

“啊,你,你是金蕊蕊!”冷若蘭整個人摔倒在地上,猛地就看著面前的人,“你,殺死你的人不是我,是王爺,是他!你自己去找他,不要來找我!”

天殺的,自己就知道之前的那一次她說的什么自殺,肯定是假裝的,可是當時真是將自己也嚇得半死!事后聽了所有始末,才知道自己是被人騙的,知道的是肯定有人在背后作祟,可是,沒來得及查出是誰,就變成這個樣子!自己以為能夠裝一下就過去,可是,真是氣人的,竟然也能夠看出自己是裝的!

那,這個應該也是來裝著嚇死自己的是嗎?

可是,金蕊蕊是飄進來的……只有鬼魂才會這樣??!

冷若蘭想著要保持著自己的清醒,她想著要辨認這一次的真假,但是,沒等到她辨認,金蕊蕊已經飄著上前來,“你認為我是假的是嗎?好,很好!”金蕊蕊連說三聲,一聲比一聲更讓冷若蘭心驚膽顫!

“我,我沒有!”冷若蘭面色慘白地看著面前的人,此時金蕊蕊上前來,冰冷的手就握在她的手腕上!冷得冷若蘭打了一個冷顫!

“我要殺了你,讓你陪葬!”金蕊蕊痛恨地說道,猛地朝著她就張開了一口的白牙,那白牙頓時不斷長大,有著尖尖的鬼牙!她說著就朝著冷若蘭的脖頸處咬去!

冷若蘭嚇得半死,這看到的是金蕊蕊那白森森的尖牙、流血的紅眼睛,還有那冰冷的手在緊緊地抓著她,怎么可能不嚇死冷若蘭!

“??!”冷若蘭徹底被她此番的動作嚇了,雙手立即就狠狠地掐著金蕊蕊,“我,我殺死你,殺死你!”

“我已經死了,你怎么殺死我!”金蕊蕊(陰yīn)森的話說了出來,她眼中的血就流在冷若蘭的(胸xiōng)前,浸染了她的衣襟。

“啊,不要!”冷若蘭聽著這樣的話,意識全都開始奔潰!她死死地要掐著金蕊蕊的脖子,想要將她拉開,可是她就是靠前來!冷若蘭觸及她的脖頸,都是冰冷冰冷的!

當金蕊蕊用那血紅長舌頭((舔tiǎn)tiǎn)了冷若蘭的脖頸之后,冷若蘭徹底崩潰,整個人大叫一聲,翻了白眼,就暈死過去!

“金蕊蕊”用手搖了搖她的頭,然后細細看了看,聳了聳肩膀,“真不好玩,沒了!”說著,對著上面的人道,“可以放我下來了!”

上面的人配合著將“金蕊蕊”放下來。

“金蕊蕊”將自己(身shēn)上帶著的東西都給拆了下來,“爺,四皇妃,事兒完了!”

紀無殤和南旭琮從帷幕后走了出來。紀無殤面無表(情qíng)地走到冷若蘭的面前,探了探的鼻息,“將她拖到后花園中去,南仙仙的人從蘭若園中離開,必定會經過后花園,到時候,呵呵!”紀無殤冷笑。

南旭琮眼神示意,立即有黑衣人趕緊依照紀無殤說的話去做。

而“金蕊蕊”倒是上前來,道,“屬下是鐵峰和鐵毅的妹妹,鐵花飛!”說著就朝著紀無殤和南旭琮一拜,“拜見四(殿diàn)下,四皇妃!”

紀無殤朝著南旭琮看了一眼,原本鐵花飛是在鄉下的地方,是他讓鐵峰將鐵花飛給帶了入府么?

南旭琮笑著擁著紀無殤,“馬二少將軍應該很滿意這樣(性xìng)格的女人?!?/p>

紀無殤點頭,轉頭看向鐵花飛,“你今天的表現很

不錯,就跟在我(身shēn)邊做事,我不會虧待你的!”

“是,謝謝四皇妃!”鐵花飛立即拱手道,抬頭一笑,露出個一行的小白牙來。

蘭若園,就在冷若蘭被人扛走之后不久,就有人朝著這屋子里的人吹入了迷香。個人立即就朝著內室中走去,看著屋里的那個熟睡的女人,立即互相示意。

一人掏出一包藥,將藥倒在那茶水當中攪動了幾下,然后就朝著(床chuáng)上的人走去。

有幾個人立即就將睡著的人擺好了姿勢。

夜色之下,沒有點燈,自然看不清楚這人到底的模樣,而且,這幾個人得到的命令,對象就是那個躺在(床chuáng)上的女人,也沒有細看到底是有沒有懷孕的那個!

兩邊的黑衣人將南昭雪給擒住,那個拿著茶水的黑衣人立即上前,捏著她的下頜,就將茶水灌了進去。

三人看著茶水喝完,立即就茶壺和茶杯都擺成了一個詭異的圖案,然后才滿意地離開。

南昭雪一直就在那種黑暗當中,被灌入了茶水之后,只感覺肝腸寸斷……

三人不停留,立即出了蘭若園,行走匆匆,卻沒想到,經過那后花園的時候,卻是看到路上躺著一個人!

三人目露兇光,看著立即掏出手中的彎刀,就朝著地上躺著的人走過去,可是沒有想到,地上那個人并沒有動。

一人俯下(身shēn)來看,“怎么可能!”

“怎么了?”另外一人上前,也看清楚這人的面容,只是,剛剛翻開她的(身shēn)子去探鼻息的時候,甚是微弱。

但是,被翻動的冷若蘭恰好在那夢中夢見金蕊蕊狠狠地掐著她的脖子!

遂猛地大喊一聲,“啊,我殺了你!”哭喊著立即就往面前這人張牙舞爪。

那人吃了一驚,而另外那個查看的人立即抽出刀來,一刀就往冷若蘭的小腹捅了過去!

頓時,血流一地!

“快走!”在放風的第三個人立即就大喊一聲。

但是,紀無殤和南旭琮已經帶著人趕上來!

“中計了!”三人不約而同地舉起手中的武器斬殺。但是,怎么敵得過紀無殤和南旭琮帶來的精英鐵衛?不過這三人也不是吃素的貨!

仙仙園中,南仙仙此時坐立不安,那三人是自己通過好幾層關系才找到的人,即使不能得手,也不知道是誰指使,自己也是安全的。只是,自己要的是冷若蘭死!

紀無殤就在那廊道的盡頭處,離遠看著那三人,那三人的武功也不弱,三人配合得天衣無縫,讓鐵峰和鐵花飛帶領的鐵衛都不能夠很快將他們擒獲。

“你看過我的箭法嗎?”南旭琮此時上前來,手中拿著一把弓箭,他優雅地從旁邊的龔術手中拿了三支箭。

“沒有?!奔o無殤道,“那今天看看!”

“如你所愿!”南旭琮笑,問,“你不想著留活口了?”

“不留?!奔o無殤冷道,“我知道幕后的人是誰,但是,我不想讓她因為這件事就沒了!”紀無殤的意思是,懲罰,豈能夠如此簡單!

欠自己的,即使為善作惡,也要千倍討回!

紀無殤冷然的眸子就看著不遠處鐵峰和鐵花飛兩兄妹對打那三個人。

“來人,去看看院子里還發生什么事(情qíng),一律人等,不得隨意出入!”

“是!”侍衛得了紀無殤的命令,立即下去辦。

紀無殤看向南旭琮,南旭琮此時已經拉滿了弓,他嘴角揚起一分的笑容,“無殤,你知道我多久沒有拉過弓箭了嗎?”

紀無殤等著他的答案,微笑地看著他。

“從雙腿被廢的那年,八歲!”南旭琮嘴角的微笑沒有減,只是眸子染上的更多是一種的哀傷之感,“十五年,我每一個夜里都想著揮舞我手中的長劍,我時時刻刻都想著要拉滿一張弓箭,然后,(射shè)出去!”

紀無殤上前去從背后抱著他的腰,將自己的頭放在他的后背上,“現在終于有機會了?!?/p>

“是?!彼?/p>

一沉,手中的三支箭同時(射shè)出!

噗!

幾乎那三人同時吐血,那血染紅了地面,染紅了那衣襟!

鐵峰等人驚訝地看著那三人倒在血泊當中,而手中的刀還沒有來得及砍下!

鐵飛花嚇得半死,看著鐵峰,“二哥……”

眾人看向那拉弓箭的方向。

南旭琮已經轉(身shēn),將弓箭放在龔術的手中,反手就攬著紀無殤,“是,謝謝你給我的這一個機會?!?/p>

他的星眸看著她,低頭,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吻了她的櫻唇,她觸及那溫(熱rè)的唇瓣,嘴角一笑。

“十五年,你的箭術依然精湛,恐無人能敵?!奔o無殤推開他的唇,清冷的眸子看著他。

他笑,“龔術,將院子里都處理好,王爺來了,就讓他自己看著處理!”

“是!”龔術點頭。

南旭琮一把就攔腰抱起紀無殤,往墨軒園走去。

晉南王整個人就坐在(床chuáng)上,一個人靜靜的,呆愣如柱。

此時,外面開始閃電打雷。雨下了起來。這是夏天以來的第一場瓢潑大雨。下人們來不及打掃院子里地上的血跡,就被大雨給沖刷了。

“王爺,冷王妃就要不行了!”外面的小廝大聲喊道。

“王爺,四小姐被下毒,奄奄一息!請王爺速速去看??!”又是小廝在喊。

不過,那是一個時辰之前的事(情qíng)了。

晉南王木訥地推開房門,然后就朝著蕓香閣的方向走去。

紀無殤此時倒是在蘭若園中,看著南旭琮在給冷若蘭醫治。

一個時辰之前。

他們在(床chuáng)上翻云覆雨。

她問道,“我是不是一個狠毒的女人?”

“你是我(愛ài)的女人?!彼?。

“我作惡無數,恐天地也要懲罰我?!?/p>

“我愿替你承擔所有罪惡!”

“我的心……”

“是我的!”她話沒有說完,他已經接上,“無殤,你太善良,你的心在煎熬……我不想你這樣。他們的下場,是活該!”他吻著她的眼淚,沖擊著她的美好。

“給晉南王留個后吧!”她道,“我也想給你生個孩子?!?/p>

“聽你的?!彼刂亟o她極致感受。

一個時辰之后,他們來到了這里。

她是魔,也是佛。

南在青一直驚恐萬分地坐在外面,不知道怎么才好。

晉南王一腳一腳朝著蕓香閣中走去,而蕓香閣中,云老太君的佛珠掉滿一地。

“陳姑姑,我晉南王府要滅了……”云老太君整個人仿佛被抽去了生命力一般,看著面前的陳姑姑,陳姑姑此時正在將三品香插在那香爐中。

“不會的,不會的……”陳姑姑聽著她的話,立即走到云老太君(身shēn)邊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起來的!”

“我不應該((逼bī)bī)迫上官秀兒喝下那毒藥的……我,我作孽無數,上天要降大災給我的子孫后代!”云老太君恍然道,“我二十年的懺悔都不能夠消除我的罪孽??!”

“嘭”一聲,那門猛地被劈爛,晉南王手持長劍,嘴角囔囔地看著屋里的云老太君和陳姑姑,“你,你竟然殺死了……秀兒……”

“我兒……”云老太君(身shēn)形一抖,整個人就跪在地上,“娘……娘對不起你……”

“她有何錯?”晉南王目光赤紅,走進來,“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娘會突然搬來這蕓香閣中……原來……原來……”

“她,她……”云老太君話不成語,“是,是娘的錯……”

陳姑姑看著心驚膽顫,立即就往門外跑去。

晉南王目光怔怔看著云老太君,“她,她索命來了……”

“我們這王府,要滅了,滅了!”他喃喃道,一把將長劍扔到一邊,就坐在那地上。門外風吹雨打,雷電交加。

“我唯一的兒都沒了……沒了……”他忽而笑起來,“是做孽啊……我生的一大堆的女兒,卻是各個不中用,娶的妾,一個個都是毒婦,非要斗個你死我活!到頭來,死的卻是自己……哈哈,是我作孽,還是她們作孽?”

——

南旭琮將錦被蓋上到冷若蘭的(身shēn)上,站起來,“孩子保住了,會健康生下來?!?/p>

紀無殤聽著這話,嘴角一笑。

周圍的人聽著,無不驚訝,又是那么的驚喜。在外面的南在青聽著這消息,立即沖進來,“大哥,您說的是真的嗎?不,四(殿diàn)下,您,您說的是真的嗎?”

“嗯?!蹦闲耒幌氪罾磉@個女人,她是沒腦子,但是,心卻是黑的。

紀無殤微笑著沒有說話走了出去。

南旭琮快步跟上。

但,此時倒是外面沖進來陳姑姑,“救命,救命??!”

紀無殤定了定心神,深呼吸了一口,才道,“陳姑姑,何事?”

“王爺提劍上了蕓香閣!云老太君有危險??!”陳姑姑立即就跪下來,“四(殿diàn)下,四皇妃,請您們救救王爺和老太君??!”

“(奶nǎi)(奶nǎi),她……”紀無殤看向南旭琮,南旭琮道,“沒事的!”

晉南王要殺親娘?周圍的下人都驚愕了,這府上的人是怎么了?一個個像是被魔頭附(身shēn)一般!竟然要做出這樣的事(情qíng)來?現在恐怕只有紀無殤和南旭琮是清醒的!

南旭琮牽起紀無殤有些冰冷的手,“無殤,沒事的?!北愠|香閣中走去。陳姑姑等人立即跟上。

等趕到去的時候,卻是看到的是晉南王此時就呆坐在那地上,而云老太君已經懸梁自盡!

眾人大驚。

而陳姑姑渾(身shēn)哆嗦著,上前去,“老太君!老太君!”

紀無殤驚愕呆愣在那里,而南旭琮立即上前去,一把就將人給解下來,然后趕緊施救!

晉南王看著他們到來,倒是道,“不要救了,她自己選擇的……”

眾人臉色全都煞白,老太君當著親兒子的面上吊自盡,而做兒子的竟然沒有去阻攔!這個晉南王府是受了詛咒遭天譴嗎?!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íng)來!

南旭琮一怔,但是手中的力量還是輸入到云老太君的體內,“爹,難道你就忍心讓(奶nǎi)(奶nǎi)死去?”

“是她毒死了秀兒……殺死了你母親!”晉南王此時冷冷道,他從地上站起來,“不用救她了,讓她去吧!”

南旭琮整個人都怔了,那手中的力量頓時抽離。

紀無殤呆愣。

晉南王能夠看著云老太君懸梁自盡,想必是痛恨她殺了上官秀兒!但是,那是自己的生母……晉南王道,“作孽??!呵呵呵!”他苦笑幾聲,就要走出外面去。

“冷王妃沒死,孩子保住了!”紀無殤突然道。

晉南王腳步一停,那原本無光的眸子里有了亮光,“你,你說什么?”

紀無殤走到南旭琮的面前,她捧起他那有些呆愣的臉,“琮……不要難過,好嗎?”

南旭琮撥開紀無殤的手,他手中集聚起力量來,重新輸入云老太君的體內。

晉南王呆愣地看著他們。

周圍死寂,沒人敢出聲,沒人敢走動。

終于,云老太君猛地咳嗽起來,紀無殤一把就將她扶著。

而云老太君看到面無表(情qíng)的南旭琮和紀無殤的時候,整個人淚流滿面,“為何,為何,琮兒,琮兒你要救我?”

“沒有問什么?!彼?,擁著紀無殤起(身shēn)來,“我們走吧!”

紀無殤看著他,眸子里的柔光看著他,“好?!?/p>

云老太君看著他們,久久不能說話,而陳姑姑立即上前去,“老太君啊,你怎么想不開??!

“我作惡太多……”她喃喃道。

晉南王看著南旭琮和紀無殤走了出去,回神,立即就走了出去,冷若蘭沒有死!孩子保住了!

這是……紀無殤和南旭琮的恩澤……

紀無殤靜靜地就陪著南旭琮一同出了府,兩個人,安安靜靜地走在皇城的街道上,兩人牽著手,沒有說話。

雷雨在他們出來的時候停了。

紅飛和翠舞在府門處看著他們兩人走遠,面面相覷,而此時鐵峰和鐵花飛兩人也上前來,龔術也來了。

“爺和四皇妃……”

“不知道?!?/p>

“他們……”

“會沒事的,我想,他們大概是出去走走散散心?!?/p>

“府上的事(情qíng)太多了!”

“哎,我們走吧!”

……

紀無殤良久之后,突然停下腳步來,南旭琮被她扯住,也停下來,面帶疑惑地看著她。

“你在想什么?”紀無殤看著他,雖然皇甫秀兒不是他的生母,但是,也算是呵護他的人,如今,知道的是云老太君((逼bī)bī)死皇甫秀兒的,豈能不痛恨?但是,他卻救了云老太君。

他的心,是矛盾的吧,和自己一樣……終有那么軟的一塊地方。

不過,有時候死的人不痛苦,而活下來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我在想,你累不累?!彼藭r笑,轉(身shēn)對著她,“不如,我們去前面的客棧坐一坐?!?/p>

“我聽你的?!奔o無殤見他笑,自己也笑。

兩人到了附近的一個客棧要了一間廂房,叫上一壺百花釀,兩只酒杯,一碟花生米,一碟牛(肉ròu)。

紀無殤和他靠著坐在一起。

“我在想,我到底為的是什么?!奔o無殤笑,給他斟了一杯酒,自己也一杯。

“為了什么?”南旭琮微笑,手端起她給自己倒的酒。

“我其實也不知道?!奔o無殤一笑。

“那就不必探究了?!蹦闲耒龑⒕坪攘?。

“過了今天,所有的(日rì)子還會繼續?!奔o無殤將花生米夾入自己的口中。

“好?!蹦闲耒龜堉难?,“按照原來想好的走,沒有人能夠停下來了……”他俊朗的容顏一笑,給紀無殤夾了一塊(肉ròu)。不能停下來了,今晚的突發的事(情qíng),不過是一個小插曲而已,小插曲……

紀無殤張口將(肉ròu)吃下。自己打了注意,如果她們不惹她,她可以放過南仙仙和南在青兩人。

冷若蘭已經瘋了,現在也不過是一個傳宗接代的工具而已,晉南王想必頂多的是撲在那個未曾出生的孩子(身shēn)上……

紀無殤笑著給南旭琮斟滿酒,親手端起,將酒喂入他口中,“我們,今晚就在這里歇息吧!”

雨后清晨的空氣是非常的清新,連陽光都是暖的。

紀無殤和南旭琮回到府上的時候,晉南王派人封了南昭雪的昭(日rì)園,南昭雪在凌晨的時候,終于毒發不治(身shēn)亡。照著大夏周朝風俗規矩,未出閣的女子死亡不能發喪、不能吊唁、不能設靈堂等等,要封起其生前所住的院落,也不得讓人前去做簡單的打掃。

這一層的意思是,這個未出閣的女子,就像是從來沒有生存過一樣。

南仙仙心中竊喜,又有著一絲的擔心。

(陰yīn)差陽錯,沒想到死的是南昭雪,而不是冷若蘭!

但是,此時的蘭若園有更多的人在把守。

南仙仙想著要進去,不行。

南在青雖能進出,也不能夠停留了太久。

晉南王已經不相信任何一個人,吃住都在蘭若園了。守著那個瘋癲的,卻是懷著自己骨(肉ròu)的女人。

他自知年紀已大,而且,(身shēn)子雖然有紀無殤曾經給的調配的藥撐著,但是他也知道,命不過

年。

南旭琮已經出府辦事去了,紀無殤就留在墨軒園中,縫縫補補,給他做袍子。

不如歇著做一做她喜歡的事(情qíng)。

相安無事過了幾(日rì),南旭琮傍晚回來的時候,告訴給晉南王聽,他和紀無殤要在五天之后離開王府。新的宗王府已經建成。

晉南王聽后笑了笑,“琮兒,那就在府上再好好享受這五天時光吧!”

“是?!蹦闲耒x開了晉南王的書房,然后走了出去。

晉南王心(情qíng)好了很多,因為,冷若蘭的孩子很健康,還差三個多月,孩子就可以降生了。

他翻開了自己的書冊子,倒是想起前幾天有人送來的帖子來,便找了來看。

呀,竟然有人想著要上門來提親,說是要娶南在青!

晉南王仔細看了那帖子,微微點頭。是宋城的一處人家,雖然宋城有點遠,但是南在青畢竟臉上的疤痕太多,恐怕要是嫁給皇城內的公子哥們為妻,是不可能了,頂多為妾,但是,自己一個王府的庶女,怎么可以做妾呢?

這戶人家,雖然是商賈,但是看著介紹不錯,可以考慮考慮。

現在的確應該((操cāo)cāo)心南在青和南仙仙的婚事了……當初南昭雪還想著要嫁給馬睿,可是,卻當晚就沒了??上?。

想想,還是將南仙仙嫁給馬睿好一點,若是真的如南仙仙所言,和她配合著嫁給南旭琮做側妃,那不知道(情qíng)況如何??!自己這王府已經欠南旭琮和紀無殤兩人太多了……

“爹?!眳s此時,從外面有人喊了一聲。

晉南王抬頭,“是仙兒,進來吧!”正好,自己可以勸勸仙兒,讓她改改主意。

南仙仙進來,然后就跪在晉南王面前哭泣道,“爹,我聽聞四(殿diàn)下和四皇妃五天之后就要離開王府了!”

“嗯,的確是這樣的,你先起來吧!”晉南王上前來,扶著她起(身shēn)。

“爹,你可還記得您跟我的約定?”南仙仙哭著道。

“什么約定?”晉南王決定先要裝聾作啞,看看能不能打消她的念頭。

“爹,您不是說過的嗎?要幫我成為四(殿diàn)下的側妃??!”南仙仙此時上前來小聲道,說完還看著周圍有沒有人在偷聽。

“額,這……仙兒啊,你還是嫁給馬二少將軍吧!爹明(日rì)就給去說這門親事!”晉南王微微皺眉道。

“爹,你說話不算數!”南仙仙立即就道,她微微帶著怒火地看著晉南王。

“放肆!”晉南王一巴掌就拍在那書案上,“你們的婚事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豈有你亂來?滾回去,你就等著嫁給馬二少將軍!那是個好男人,你應該謝天謝地才是!”

“爹!”南仙仙被他的怒氣給嚇住了,但是又想著要撒(嬌jiāo)看看能不能有扳回的余地,但是晉南王已經朝著外面喊人,“鐵衛!”

“是!”幾個鐵衛立即打開了書房的門。

“將三小姐送回到仙仙園去!”晉南王已經不想再看南仙仙。

南仙仙哭喊著,但是于事無補,只能夠被鐵衛送了回去自己的仙仙園。

“來人,給我看好三小姐!”晉南王生怕南仙仙會做出些什么偏激的事(情qíng)來,趕緊補充命令。

夜色無邊,府上點上了華燈。

南旭琮進入到院子里,就看到紀無殤坐在那桌旁,認真地給他縫制袍子,嘴角彎彎一笑,上前去,“無殤?!?/p>

“回來了?!奔o無殤笑著放下他的袍子,上前去將他拉過來,“來,我給你新做了袍子呢!看看合不合(身shēn)?!闭f著袍子比擬在他的(身shēn)上。

一處地下宮(殿diàn)當中,渾(身shēn)黑色的至尊王者坐在那高高的寶座上,他俯視看著遠處站著的男人,薄唇上揚,“二(殿diàn)下能夠找到此處,實屬難得!”他的聲音,透著五分的譏諷。

皇甫霆被兩邊的影衛去掉了蒙住眼睛的黑布,才道,“西域王真是不簡單,竟然能在天子腳下建造如此寬大奢靡的宮(殿diàn),實在是讓皇甫霆佩服!”

“說你的來意,孤王不喜歡拐彎抹角

!”依云上城此時從自己的座上走下來,他的劍眉濃厚,雙眸紫紅深沉,隱隱有寒光涌現,那渾(身shēn)魔烈之氣充斥著這碩大的宮(殿diàn),讓皇甫霆倍感壓力。

皇甫霆定了定心神,才道,“我想和西域王聯手,鏟除皇甫炫和皇甫宗、鎮北王府、紀將軍府和馬將軍府!”

“口氣很大!”依云上城走到他面前,“可是,你有些不自量力!”

皇甫霆壓下心中的怒氣,道,“若我能夠與西域王聯手,就絕對不會是不自量力!”

“呵呵呵!”依云上城冷笑三聲,看著他,“孤王可以幫助你,事成之后,你要將大夏周朝的一半江山給孤王!”

“……沒問題!”事成之后還不知道你有沒有能力將我的一半江山奪去!

依云上城笑,“還有一個條件?!?/p>

“你說!”皇甫霆咬牙。

“紀無殤是孤王的?!币涝粕铣欠路鹌穱L著世間最醇厚的美酒。

皇甫霆聽著嘴角的弧度揚起。又是紀無殤……呵呵,依云上城,你也有軟肋!

月光此時慢慢移動,倒是被天邊吹來的烏云給慢慢遮住了,地上的光華被掩蓋了一大半,黑沉沉的,風吹起來。

翌(日rì),倒是(陰yīn)天。

“四皇妃,您可以了嗎?”在外面站著的紅飛和翠舞兩人有些焦急地問道,紀無殤在屏風內微微皺眉,“沒!”怎么這紗裙這么難穿!

“要不要奴婢進去幫您呢?”翠舞問道。

“不了,我快好了!”紀無殤此時怔了停下來,她看到在梳妝鏡里面的女人,她的后背脖子上竟然出現了一朵血蓮。

什么時候的事(情qíng)?為什么自己不知道?自己明明記得的是,自己的(身shēn)上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那南旭琮有沒有知道?他和自己歡(愛ài)的時候有看到這朵血蓮嗎?

南旭琮從外面走了進來,“四皇妃呢?”

“回爺的話,四皇妃還在里面?!奔t飛和翠舞兩人立即跪下行禮。

南旭琮不說話,直接走了進去,“無殤……”

紀無殤聽到這話,回神將紗衣穿在(身shēn)上,“我快好了,你先別進來?!弊约翰淮_定他有沒有發現……但,自己不想他發現!這,感覺不是什么好東西……

南旭琮撩開了珠簾進入到屏風內,他看著她在穿,上前去,“我幫你?!?/p>

“都說讓你在外面等,好不聽話!”紀無殤換了心神,嗔道。

南旭琮傻笑一聲,上前去替她整理好衣裳,然后給她綁了腰帶,“我喜歡?!?/p>

“就你貧嘴!”紀無殤笑,輕輕錘了錘他的(胸xiōng)膛。南旭琮一把抓著她的手,眸子看向她,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低頭,他笑,“若不是事(情qíng)太急,我倒是喜歡陪著你就好!”

“快走吧!”紀無殤聽著他的話,抬頭催促道。

南旭琮見她抬頭,便親了一下她的紅唇,“姚后忽而在宮中設宴,定不安好心,我們小心對付即可,現在不宜正面交鋒?!?/p>

“嗯?!奔o無殤點頭。

馬車顛顛,紀無殤和南旭琮離開晉南王府。

南仙仙在房中通過丫鬟得知南旭琮和紀無殤入宮赴宴,知道這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機會。

成敗在自己的手中!南仙仙此時靠近那門窗的位置,然后看著院子里的人,自己要躲過他們的視線,才能夠完成自己的計劃!

皇宮,御花園。

此時紀無殤和南旭琮兩人進入到御花園中,看到的是御花園中好些的都是后宮的嬪妃為主,而皇甫霆、皇甫嵐、皇甫炫、皇甫玉和皇甫鏡也在,也有大臣、或是大臣的兒女都在?;蚴侨齼蓛?,或是一起扎做堆,笑談風聲。

“四(殿diàn)下和四皇妃來了!”一個大臣眼兒尖,立即就喊了聲。

周圍的幾個大臣聽著立即都聚上來,各自心中有意,“四(殿diàn)下,四皇妃……”

紀無殤看了一眼南旭琮,南旭琮面容雖然不變,但還是很有禮貌回了他們。

紀無殤笑著站在他的(身shēn)邊,他如何做,自己就如何做便是。

皇甫炫此時看著他們,眼珠子轉了轉,朝著旁邊的馬如意喊道,“如意?!?/p>

“是?!瘪R如意立即上前去,她很懂他的意思,兩人上前去。

“四(殿diàn)下,四弟妹?!被矢湃中θ莶灰姷?,和馬如意上前來,馬如意也打著招呼。

大臣們看著皇甫炫和馬如意,都紛紛行禮。

皇甫炫冷著臉揮手,那些大臣立即明白過來,紛紛找借口離開。還是少惹這個閻王三(殿diàn)下比較好!

四人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讓宮女呈上美酒和點心之后,就撤退了所有人。

“姚后想著要做什么?”南旭琮笑,眸子清冷,看著皇甫炫。

皇甫炫冷繃著臉,“不知道?!?/p>

“太子?!蹦闲耒藭r抬頭,看著一行人等簇擁著一人進入這御花園!

紀無殤一聽,頓時臉上煞白,而南旭琮的心也是一顫。

“這怎么可能!”皇甫炫道出了四人的心聲。

但是,皇甫云此時的確穿著他的太子袍進了這御花園!

“從來沒有聽說他醒過來!”皇甫炫雙眸(陰yīn)鷙,此時他的大手就按在那桌面上,冷臉緊繃。

南旭琮和紀無殤擔心的是,皇甫云之前暈死成為活死人是他們二人所為!是南旭琮親手廢了皇甫云的!

但是現在,要是皇甫云醒來,那一切都變了!

皇甫云不會讓他們兩人好過!

然,他皇甫云也不敢隨意將原來那件事(情qíng)說出!事(情qíng)已經過去這么久,早已經是物是人非,時境過遷!

現如今,又是另外的境況了……紀無殤此時的臉色慢慢好轉,而南旭琮已經非常的冷靜了。

“醒了?很好!”南旭琮冷笑,“這場戲,會更加精彩了!”

而此時,皇甫云推辭了眾大臣的賀喜之后,撥開人群,朝著紀無殤和南旭琮等人的方向走來。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