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好事之余來點小插曲!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9397

紀無殤眸子冷冽,南旭琮沉下黑眸,大手溫暖地放在她的腰間,將她帶著站起來,而此時皇甫炫拉著馬如意起(身shēn),四人此時就看著面前到來的太子皇甫云。(愛ài)睍莼璩

此人長著一雙桃花眼,眼睛小,眸子里透著的都是(奸jiān)詐、(陰yīn)險。此時他看著紀無殤和南旭琮,微微怔愣了一下,爾后眸子里又染上笑意,“看來本太子昏迷得太久了,現在是什么光景都不知道!”

“太子!”皇甫炫此時和馬如意先朝著他打招呼,南旭琮帶著紀無殤,一起道,“見過太子!”

“呵呵,你們都坐!何必搞得如此僵硬?”皇甫云此時冷笑,“是不是看到我醒來很驚訝?其實我也是萬分的驚訝!因為當時對本太子下手的人實在是太狠了,他的功夫恐怕當屬皇城第一第二!他快手如閃電,就將我給廢了!”

皇甫炫眸子黑沉,然后看向南旭琮和紀無殤,南旭琮此時和紀無殤并沒有說話,兩人皆是面無表(情qíng)。

“現在太子醒來就是已經康復,那就是天下之大幸!”皇甫炫笑了笑??船F在這個樣子,恐怕太子口中所說的那個狠毒下手的人定是南旭琮,而他會出手,想必是為了紀無殤……看來,他們其中還有很多的瓜葛!

“呵呵!”皇甫云冷笑,“我是醒來了,但,這其中的兇手還是逍遙法外!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惡氣!不知道四皇弟和四弟妹如何看?”

“那就應當將此人揪出,繩之以法!”南旭琮冷道,眸子抬起,看著面前的太子爺,“不知道當初太子是如何被歹人下手的?而且,宮中戒備森嚴,怎么有歹人對太子行兇?”

“此人武功太厲害!自然不將宮中侍衛放在眼中!”皇甫云冷笑,桃花眼慢慢轉移到紀無殤的(身shēn)上,“本太子還記得,當初本太子昏迷的時候,四皇妃還未曾出閣,沒想到啊,如今已經成為四皇妃呢!”

“承蒙父皇下了圣旨,讓無殤有幸嫁給四(殿diàn)下!”紀無殤淡淡道。

南旭琮笑,“太子既然已經醒來,想必父皇和母后會為你選擇大夏周朝中適齡的女子為太子妃!”

“是??!”皇甫云此時笑了笑,看向馬如意,又看向皇甫炫,“若不是之前劉公公給本太子說了昏迷后的事(情qíng),本太子還真是不知道三皇弟回了皇城還娶了馬三小姐為妃,南世子成了四皇子!哎,等等的事(情qíng),倒是讓本太子吃了一驚呢!”

“時境過遷,自然不同?!被矢哦似鹱约旱木票缓蠛攘艘豢?。

在遠處的皇甫霆此時看著他們,便立即走了過來。

“不知道太子是何時醒來的?怎么我們都不知道?這會兒突然出來,可是讓我們都甚為驚訝!不知道父皇知道這件事(情qíng)嗎?”南旭琮眸子冷冷,看著皇甫云。

“大概在幾天前而已!母后一心想著要給父皇給眾人一個驚喜,所以……”皇甫云笑了笑,倒是站起來朝著走過來的皇甫霆笑,“二皇弟!”

“太子!”皇甫霆大步流星上前來。

南旭琮等人跟他打過招呼,皇甫霆也坐在他們其中。

“太子你不知道,你昏迷的那些(日rì)子,可是發生了很多事(情qíng)!”皇甫霆此時道,然后目光看向南旭琮等人,最后目光落在紀無殤的(身shēn)上,“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查出當初害太子昏迷不醒的兇手!”

“沒錯!”皇甫云冷冷地看著眾人,“但是,我已經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所以,這件事(情qíng),還得要依靠你們多多留意!”

紀無殤心中冷笑,原來是個冒牌貨!

看你還能夠騙人派你到什么時候!

紀無殤微微一笑,“當然,雖然事(情qíng)過了有些時間,但是對于那些兇手,一定不能夠放過!”

“哦,四弟妹有主意?”皇甫云眼神肆掠地放在紀無殤的(身shēn)上,上下打量著。

南旭琮眸子一沉。

紀無殤收了笑容,面無表(情qíng)道,“沒有,這些是內務府的事(情qíng),無殤一個婦道人家,怎能參與到政事上去?”

“四弟妹聰慧有加,定然能夠想到一些好方法?!被矢故堑?,“不過,貌似聽聞晉南王府最近發生了好些的事(情qíng)?”

竟然也能夠扯到這個上面去!紀無殤白了他一眼,轉而又換上

一副溫和的笑容,“不知道二皇兄是從何人口中所知?還是道聽途說?”

“額,這個恐怕是沒有什么關系吧?倒是因為四皇弟和四弟妹在晉南王府中小住,恐府上發生的事(情qíng)對四皇弟和四弟妹造成不利!故而關心一問?!被矢?。

南旭琮此時手放在紀無殤的腰間,邪肆一笑,“晉南王府無礙,多謝二皇兄關心!”

皇甫霆聽此,笑了笑,眸子底下閃過一絲的(陰yīn)險,不再說話。

皇甫云看了看皇甫霆,然后看了看皇甫炫他們,道,“我先出去走走!你們聊!”

五個人都行禮,而皇甫霆看著他們沉默,知道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結果,看著他們沒有什么別的事(情qíng),就找了借口走了出去。

等到人都走了,紀無殤扯了扯南旭琮放在自己腰間的手,南旭琮看了她一眼,對著皇甫炫和馬如意道,“我們先出去走走?!?/p>

“嗯?!被矢劈c頭。

南旭琮牽著紀無殤的手走了出去,看著四周沒人注意自己和她,才道,“是不是發現什么事(情qíng)了?”

“是?!奔o無殤道,“我們去那里坐?!痹谒麄儾贿h處就是小亭子。這御花園也是夠大,亭臺樓閣,玉池小榭,各有風格,讓人在歡樂之余也能夠欣賞來自這些藝術的魅力,也可以提供一些隱蔽的場所給人。

南旭琮和她一起坐在那里,他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來,兩人偎依在一起,宛如那交頸鴛鴦。

“你說?!蹦闲耒p輕撫了撫她的頭發,語氣甚是溫柔,“是不是太子有問題?”

“你也知道?”紀無殤立即就轉了角度看著他,但立即看著周圍,“該不會有人偷聽我們說話的吧?”

“沒有?!蹦闲耒?,“我的暗影回將周圍的人都給清理出去?!?/p>

“嗯?!奔o無殤才放心,便立即就認真道,“我感覺那個太子是假的!”

“嗯?”南旭琮笑著看著她,“繼續說?!?/p>

“說真的,我第一眼看他突然出現的時候,我感覺很害怕,因為,因為當初的事(情qíng)你也是知道的,而且,你將他給廢了,要是突然他出現,豈不是對我們展開報復?但是,我慢慢地發現,這個太子太做作,一點都不自然!”紀無殤回憶道,“他一靠近我們的時候,就問我們是不是很驚訝,我感覺這就是一種(欲yù)蓋彌彰的做法!我們就算是驚訝,但也不應該是作為一個太子先說出來的?!?/p>

“你分析的不錯,的確,這個太子是冒充的,而且,是姚后與二皇兄的計謀!”南旭琮笑,“你再說說你感覺可疑的地方,或者我們可以找到一些對策?!?/p>

“二,他提及的是劉公公跟他說了昏迷后發生的事(情qíng),但是據我所知,宮中姓劉的公公并不多,而且能夠靠近太子(身shēn)邊的只有大太監司徒育德和李隴成。這兩人在內院當中形成兩派,但受寵的太監內官都沒有姓劉的!所以,這個不太符合!”

紀無殤看著南旭琮,紅唇微動,“最重要一點,太子生母不是姚后,自然和二皇兄不合,可是在剛才,二皇兄分明是因為害怕假太子被揭穿而過來看看(情qíng)況,而假太子在說話期間,在二皇兄來了之后,多次看著二皇兄的面色行事,這很明顯,說明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南旭琮微笑著將她擁在自己的懷中,輕輕用手刮了刮她的鼻梁,“你真聰明,而且,心思縝密。的確,這些地方都可以說明太子是假的。的確如你所言,當看到太子進來御花園的時候,我也是吃了一驚,畢竟我也害怕自己做事不干凈,竟然沒有將太子給廢成功!但后來,我觀察他言行,這不是太子的(性xìng)格,而且,他刻意去學習太子言行舉止,分明沒有到位?!?/p>

“我曾經偷偷潛入太子宮中,然后用金絲替他看過病(情qíng),他絕對沒有回醒的可能!”南旭琮道,“如此,姚后找人來假冒太子,我猜測,有幾個目的?!?/p>

“什么目的?”紀無殤看著他。

“不出三天,我們就知道,而且,我需要做一些準備?!蹦闲耒H了她的臉頰,“你不必擔心?!?/p>

“我們倒不如去試試他!”紀無殤看著他的眸子,“看看如何?”

“聽你的?!蹦闲耒龥_著她笑了笑。

皇甫炫與馬如意一直坐在那桌旁,馬如意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自

己的父王和哥哥都沒有給她指示,所以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只好是看著皇甫炫。

但是當皇甫炫轉頭過來的時候,馬如意卻是立即就轉頭看向別的地方。

皇甫炫此時將手放在她的腰上,將她直接就往自己的(身shēn)上帶,馬如意只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慌忙看著周圍的人,都有那么的一種錯覺,有很多人將目光投向自己和皇甫炫……

“不要這樣,好多人在看著呢!”馬如意小聲拒絕道。

“我說我要這樣呢?”皇甫炫此時面容的冷漠一絲都沒有變,倒是看著馬如意那透紅的臉,心中就是有那么的一絲的變態(欲yù),就是喜歡在眾人的面前這樣!

“三(殿diàn)下……”她黛眉微蹙。

“你父王給你什么指示了?嗯?對我下毒還是對父皇下毒?”皇甫炫此時不由分說,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去。

馬如意一怔,看著他,“我,沒有!”他怎么又懷疑自己?

“呵呵!”皇甫炫下一秒已經將她推在石凳上,“還是他們覺得你沒有利用價值,將你舍棄了?”

“為什么要認為我是這樣的人?你難道也希望我是那樣的人是嗎?你也希望,我變成來殺害你的惡人,來奪走你一切的惡人?”馬如意微微有些受傷的眼神看著他。

卻此時,從外面走來的是幾個官家小姐,這些人都是想著要嫁入皇室當中的,但是,上次的選妃宴中,這些人卻沒有能夠攀上枝頭成鳳凰,所以,這次機會,需要把握!

皇甫炫若是看上她們其中一兩個,只要開口,那一兩個定然會成為皇甫炫的側妃!那個馬如意算什么,不過是一個狐貍精而已!自己也可以做到!只要皇甫炫喜歡!

“三(殿diàn)下……”幾個官家女子都上前來給皇甫炫行禮。

皇甫炫此時(陰yīn)鷙的眸子看著她們幾個,幾個官家女子面上害羞,立即低下頭去,猶如是要被選妃的那般!

馬如意看著他,而皇甫炫此時站起來,冷冷地看了那些官家女子,“要是沒有什么事(情qíng),你們幾個人去御花園中賞花!不必來打擾本(殿diàn)下!”

“……是!”幾個官家女子立即低頭行禮離開。

真是不懂風(情qíng)!或有女子痛恨著馬如意,若不是馬如意一直在他(身shēn)邊粘著,她們這幾個人定然能夠有一兩個可以靠前去!

馬如意嘴角撇了撇,然后站起來,就要往后面走去,但皇甫炫一下子就將她扯了過來,“本(殿diàn)下沒有讓你離開,你要到哪里去?”

“我,我去那邊看看花?!瘪R如意看著他,為什么,既然不相信自己,那為何還要將自己鎖在他的(身shēn)邊?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本(殿diàn)下!”皇甫炫看著她那帶著哀傷的眼神,自己的心就一陣的刺痛,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都鐵了心的,一定不能夠因為兒女(情qíng)長而誤了自己的帝皇之路!女人,自己成了帝皇之后,豈會缺少女人?

馬如意不過是自己在自己成長之路上意外出現一個人而已,但是,這個意外,不能夠阻止自己前進的步伐!

“我……沒有?!瘪R如意小聲道。

皇甫炫頗感覺心中煩躁,扯著她帶著她就離開,“你是馬大將軍的三女兒馬如意!是將門之后,怎么可以給人脆弱之感?要是有人敢欺負你,你應該去爭才是,應該要反擊!”他心中嘆息,自己的母妃就是不會怎么去爭,所以,才會成為這個后宮中的犧牲品!

“我,怕太過?!彼怯形涔Φ?,而且比他的武功稍遜幾成,要是控制不住自己,傷了那些官家小姐或者是宮中嬪妃,誰給她扛著?自己恐怕是要累及他,給他添麻煩,也說不定會給馬將軍府添麻煩,到時候,皇甫炫討厭自己怎么辦?

“太過?”皇甫炫拉著她到了一處小角落當中,“什么叫做太過?你以為那些女人都是軟捏的柿子,會擺上來給你捏?”

“不是?!瘪R如意低頭。

“別人來爭奪你的東西,你就去爭!聽明白了嗎?”皇甫炫感覺自己難以說服她,便直接給她下命令一般。

馬如意抬頭,“包括你,是嗎?”

皇甫炫一怔。

但下一秒,他冷

道,“我是你男人!”說罷,轉頭就走了出去,臉上帶著一絲的尷尬他都不知道。

馬如意立在那里,不知道應不應該跟上去,自己剛剛是說錯話了嗎?在之前,那幾個官家小姐就是要來跟她爭搶皇甫炫……

“還愣著干什么?”皇甫炫走了幾步,發現她沒有跟上來,遂轉頭微微帶著怒氣道。

“是?!瘪R如意趕緊跟上去。

他看著她上前來,跟著在他的(身shēn)后,大手往后面一撈,就將她撈到自己的懷中,“真是個笨女人!本(殿diàn)下十分懷疑你父王和大哥的智商,竟然派了一個如此笨的女人來本(殿diàn)下的(身shēn)邊做細作!”

她抿唇不回答。

他大手放在她的腰間,攬著她一起走了出去。

周圍的幾個大臣和官家小姐看著他們兩人進去,又出來,而此時是那般的親密,皆是搖頭,又沒戲了。剛剛新婚燕爾,而且是個守城大將軍之女,恐怕也不好娶什么側妃了……

馬大將軍馬融此時正和幾個大官在一起交流,看著馬如意和皇甫炫兩人一同出來,倒是去留意了一下,稍稍朝著在一邊的馬睿示意。馬睿得到指令之后,立即朝著皇甫炫和馬如意走去。

“二哥?!瘪R如意似乎看到馬睿很高興,立即就喊道。

而馬睿倒是立即就給皇甫炫行禮,“拜見三(殿diàn)下!三皇妃?!?/p>

“馬二少將軍真是客氣!免禮!”皇甫炫語氣雖然冷,但是沒有任何惡意,這些馬睿能夠感受到。

“二哥,爹爹(身shēn)體可好?”馬如意看了皇甫炫一眼,然后就問道。自己其實真的很感激皇甫炫,因為皇甫炫給了自己一個新的(身shēn)份,讓自己的在那短短的幾(日rì)之中,感受到了父(愛ài),還有母(愛ài),以及兄弟姐妹之間的手足之(情qíng)。這讓自己一輩子都不能夠忘記。

“很好?!瘪R睿笑了笑,“馬??吹饺?殿diàn)下和三皇妃如此幸福,便是萬分的開心了?!?/p>

“謝謝二哥?!瘪R如意笑著露出兩顆虎牙來。

皇甫炫看著他們,輕咳了兩聲,該死的,她也不用當著自己的面笑成這樣吧?說什么的他們是毫無血緣關系的兄妹!得要注意一些分寸!

“爹爹那邊還有事(情qíng),所以,馬睿還是先不打擾三(殿diàn)下和三皇妃了。馬睿先告退了?!闭f著,馬睿就拱手向后退去。

“走好!”皇甫炫低頭看著(身shēn)邊那個還在翹首看著的小女人,眉頭緊皺,“你在看什么?”

“爹爹和二哥?!瘪R如意道。

“看來你很喜歡馬將軍府的生活,甚至,很懷念?”

“是很喜歡?!瘪R如意順口就說道,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皇甫炫那漸漸沉下來的臉。

“哼!”皇甫炫冷哼一聲,立即就走出了御花園。

馬如意看著驚訝,自己又說錯什么了?而此時看到紀無殤和南旭琮從外面走了進來,馬如意想了想,還是上前去,“四(殿diàn)下,四弟妹?!?/p>

“三皇妃?”紀無殤看著她,而從她的角度看到的是,皇甫炫扔下她一個人走了出去。

“他生氣了?!瘪R如意看著紀無殤,眸子里帶著一絲的請求,“怎么辦?”

紀無殤有些語塞,在自己看來,馬如意應該是那種心機很重的女人,但是,現在連討好一個男人的手段都不會,還談什么心機手段?

南旭琮看著她們兩人,臉上微微有些抽了抽,“你們聊,我有事跟三皇兄說說?!闭f著跟紀無殤點了點頭。

“是?!奔o無殤點頭讓他離開,然后朝著馬如意就道,“別急,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好不好?”

“好?!瘪R如意看著紀無殤,“我想請你幫忙?!?/p>

“幫什么忙?”紀無殤看著她。

“教我,教我怎么樣才可以獲得他的心?!瘪R如意此時看了一下周圍的人,看著沒有人注意自己和紀無殤了,才敢說出剛剛的話來。

紀無殤一聽,差點就將剛剛吃的點心都給噴了出來,“這個,這個不好說?!弊约憾疾恢朗窃趺吹玫侥闲耒男?,就是隨著感覺走而已,哪里能夠教她什么方法?

ap

“那我怎么辦?”馬如意看著紀無殤,擔心道,“我時常會惹他生氣,然后他會暴怒離開?!?/p>

“這個……這個是你們之間的事(情qíng),我恐怕不好說?!奔o無殤有點汗。

“他生氣的樣子讓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怎么樣做才能夠讓他不生氣?!瘪R如意看著紀無殤,然后坐在一邊的椅子上。

紀無殤跟著她坐了上去,想了想,道,“那他每一次暴怒生氣之后,會去哪里?做什么事(情qíng)?”

“去了書房,然后徹夜在那里批閱折子,不吃不喝不說話,一直到第二天上朝?!瘪R如意臉上滿是擔心和歉意,“這樣下去,我害怕他的(身shēn)體會受不住,可是我不知道該怎么辦?!?/p>

“那你為何不試試,在他徹夜通宵看折子的時候,突然出現然后端一碗你親手做的蓮子羹給他吃呢?”紀無殤道,“如果是琮,我絕對不會讓他這么辛苦一個人的,我會陪著他?!?/p>

“可是他不讓人去打擾,我試過鼓起勇氣想著要進入他的書房去,但是他的守衛卻是在那里告訴我,說他不準許任何人進去?!?/p>

“你會武功的?!奔o無殤嘆息,“必要時,采用暴力!”

“要是傷了他的守衛,我怕他會更加生氣?!?/p>

“你這礙手礙腳的,怎么贏得他的關心?你要的是隨著你的心去做!不要害怕擔心什么事(情qíng),聽我的沒錯!”紀無殤笑,“若是可以,我愿意跟你成為好朋友的!但是,我的底線你也是知道的!”

“我知道?!瘪R如意道,“謝謝你四弟妹?!?/p>

“不客氣,其實我感覺三皇兄對你還不錯的。首先,他并沒有娶側妃,現在只(愛ài)你一個人。再說,生了你的氣之后,是去了書房而不是別的地方,說明他心中有你,你自己好好把握吧!”紀無殤笑了笑。

“真的嗎?”馬如意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她,“可是他剛剛就因為我和我二哥說了幾句話,就生氣了?!?/p>

“這個,大概是你們之間還是有些小隔閡的,沒關系,慢慢就會好起來!”

“好?!?/p>

“說不定,他是在吃醋?!奔o無殤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她,然后就說道。

“吃醋……”馬如意看著她,然后又看著剛剛皇甫炫離開的方向,“是真的嗎?”這樣說,他就是在乎著自己的?

“先不急,我有件事(情qíng)需要你的配合?!奔o無殤道,看著周圍沒有人,立即就湊在她的耳邊說了好些的話。

馬如意聽著驚訝,但是很快就點頭,“我一定可以辦到!”

“好,這件事(情qíng)就交給你了!”紀無殤道,“事不宜遲,我們開始行動吧!”

馬如意點頭,兩人一起走出了這御花園中,朝著別的院落就走去。

皇甫霆此時和太子皇甫云一起,被眾大臣圍在中間,都是好些的勸酒。甚至有的官家女子也是大膽上前去,或是獻藝或是勸酒的也有,就是要想著的展現自己,希望得到皇甫云或者是皇甫霆的喜(愛ài)。

皇甫云像是(禁jìn)(欲yù)多年一般,看著面前的那些女人可是十二萬分的心癢癢!目露貪婪之色,想著要將這些官家女子拉入懷中親澤!

皇甫霆畢竟是老手,自然不會受到這些人左右,而一邊看著周圍的人,隨時想著要留意紀無殤和南旭琮等人。卻此時,看到沒人,皇甫霆立即就將人給撥開了去。

“太子剛剛大病初愈,不宜喝太多酒,太子,我們不如去(殿diàn)內陪母后說說話!”皇甫霆此時站起來,他警惕地看著周圍,總感覺事(情qíng)有些不妙,不知道是自己多心還是真的事(情qíng)就來!

皇甫云立即站起來,拱手推辭眾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二皇弟?!?/p>

“到母后那邊去!”皇甫霆冷冷道。

“嗯?!被矢υ泣c頭。

而此時,卻是皇甫鏡從外面走了進來,“太子醒來,我這個長公主竟然不知道這回事!”

“皇姐忙著與扶桑王子的婚事,自然不知道這其中的(情qíng)況如何!”皇甫霆此時搶先道,這個皇甫鏡野心比自己都還要大!還好的是,父皇將她遠嫁扶桑!

“哦?是么?”皇甫鏡看著皇甫云,笑了笑,“我記得

太子曾經答應過我一件事(情qíng)的,太子可曾還記得?”

皇甫云微微皺眉,自己怎么知道她曾經‘皇甫云’的承諾?自己又不是他!遂笑了笑,“皇姐,不瞞您說,我醒來之后,不是很清楚以前的事(情qíng),對于一些承諾,恐怕忘了,還請皇姐見諒!”

“哦,原來如此?!被矢︾R笑了笑,“那就讓御醫好好的看看才是!”她根本就沒有和皇甫云有過什么承諾或者是約定!呵呵,冒充呢!

“我還有些事(情qíng),就先行一步了!”皇甫云此時道,說著就離開。

皇甫鏡笑了笑,皇甫霆微微點頭就走了出去。

皇甫云看著皇甫霆,“我感覺長公主在懷疑我!”

“沒錯?!被矢涞?,“所以,此事一定要抓緊時間!”說著立即就朝著姚后的寧鳳宮走去。

兩人走了之后,從暗處卻是走出一人來,她的眸子清冷,看著他們走去的方向,立即就重新閃入黑暗當中,走了幾條偏道,看到的紀無殤正在等,立即就上前去,“四弟妹!”

“三皇妃,如何?”紀無殤立即上前。

“你猜得沒錯!”馬如意道,“那如何試出來?”

“當然是用后宅女人最常用的方法,不過,我不能夠保證能不能試出此人來?!奔o無殤微微蹙眉。

紀無殤看了一眼她,“我們走吧!”

兩人卻是在轉(身shēn)之際,卻是看到了皇甫霆和皇甫云兩人站在那里!

紀無殤和馬如意頓時向后退去,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到她們剛剛的對話!

但,紀無殤料想他們都不敢亂來,遂給了馬如意一個眼色,馬如意點頭,兩人上前去,“太子、二皇兄?!?/p>

“怎么三弟妹和四弟妹在此?”皇甫霆此時冷道,他的眸子看著紀無殤和馬如意,在袖子下面的手已經積聚著巨大的能量!自己剛剛聽到她們竟然說什么試探的話?

“我看著此處風景幽暗,以為是個好地方,所以就拉著三皇妃一同來看看!也好一同等一等三(殿diàn)下和四(殿diàn)下!”紀無殤道,“三皇妃,您說,是不是呢?”

“是的?!瘪R如意淡淡道,“四弟妹,你不是說去試試點燈嗎?還說用什么后宅女人慣用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方法,也讓我開開眼界呢!”

紀無殤笑,“我娘生前的時候告訴我,新婦最好需要在荷花池中點一盞燈,這樣往后能夠心想事成夫妻和睦。今(日rì)母后設宴,但是到了現在都沒有出來,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所以,無殤想著不如趁著這個時間陪三皇妃在荷花池中放一盞燈?!?/p>

“原來如此,那你們就去放吧!御花園中人多,你們恐怕是要小心一點?!被矢m然心中還是有著很多的疑問,但還是忍下。且繼續看看她們這兩個女人想著耍什么花招!

紀無殤笑,“既然二皇兄都這樣說了,那三皇妃,不如我們趕緊去吧!父皇和母后應該不會怪責我們的?!?/p>

“好,就放一盞燈?!瘪R如意笑了笑。

紀無殤拉起她的手,然后當著皇甫霆和皇甫云的面跑開了去,直接就走向御花園那邊。

皇甫云看著她們這兩個如同落入凡間的仙子,看著她們的一顰一笑,心中((蕩dàng)dàng)漾,又看著她們從自己的面前跑過,更加添了一份的心猿意馬。

“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事(情qíng)敗露,恐不能繼續下去了!”皇甫霆冷哼,就跟上紀無殤和馬如意。

皇甫云立即收了心神上前去。

紀無殤和馬如意讓宮女拿了一個小的宮燈,然后就走到那荷花池的那邊去。

而眾人看著是紀無殤和馬如意突然在荷花池中放燈,知道是新婦規矩,都圍上來。

眾人打過招呼之后,聊開了去。

馬如意看著周圍,然后輕輕碰了碰紀無殤,“怎么辦?他們都不靠近來?!?/p>

“沒事,等等?!奔o無殤道。

皇甫霆和皇甫云兩人倒是看著眾人圍上去,皇甫云皺眉,想著要上前去,但是被皇甫霆卻是一攔,“不要去!”

還沒等皇甫云說話,

卻聽到背后有聲音道,“看什么?怎么不上前去看?”皇甫炫帶著七分諷刺三分笑意道。

而在旁邊就是南旭琮,南旭琮笑了笑,“三皇兄,是你的正妃在放宮燈,新婦祈禱呢!”

皇甫炫怔了怔,原本想著要嬉笑皇甫霆等人的心思都沒有了,立即撥開人群就走了進去。

南旭琮對著皇甫霆和皇甫云道,“怎么不上前去看看?”

被南旭琮這般的一說,自然皇甫霆和皇甫云也沒有理由不跟上一起去看看。畢竟是三皇妃為三皇子放燈,得要有起碼的尊重!

皇甫炫上前去,正好看著馬如意手中捧著那盞琉璃宮燈,此時是白天,自然那燈光是沒有多亮也不會太漂亮,但是,在皇甫炫這個角度看上去,卻將馬如意的另外一種美看入眼中了。

馬如意只感覺有眼神萬分的灼(熱rè),便自然尋著目光看過去,正好對上的是皇甫炫的那雙黑沉冰冷眸子。

馬如意的心跳得更快了。

而此時南旭琮不知何時已經站在紀無殤的(身shēn)邊,輕輕地擁著她走到邊上去,“他們來了?!?/p>

“嗯?!奔o無殤點頭,而當看到馬如意和皇甫炫,心中道,還是先不要破壞他們之間的甜蜜吧!至于皇甫云的狐貍尾巴,一定會露出來!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