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晉南王府的最后絕殺! 高朝宰文!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3523

“珉豪!”南旭琮頗有無奈地看著北宮珉豪,“你這番的是讓所有人都擔心!”

“我沒事!”北宮珉豪此時收了狂笑,他看著南旭琮,“北宮珉豪會在你們需要的時候出現,在你們不需要的時候消失,你不覺得這是一件美麗的事(情qíng)嗎?”

“不,不是這樣的,珉豪,我欠你的一輩子都還不清,但絕對不是像你這樣說的!我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我們將你當成是朋友,是兄弟,我只有你這一個兄弟??!珉豪,你若是要拿我(性xìng)命,我南旭琮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南旭琮看著他,“很多事(情qíng),都不是你現象中的那樣,你還有很多路要走。 ”

“什么路?不歸路嗎?”北宮珉豪看著他,“罷了,你不用說了,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你不用說什么。我這就走?!北睂m珉豪說著就要起(身shēn),但被南旭琮扯下來,“聽我說!”

北宮珉豪沒有他這么大力,聽著他的話,只好停下來微微帶著怒氣看著他,“什么!”

“我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跟她在一起,剩下的(日rì)子,請替我照顧她?!蹦闲耒藭r平靜道。

“你說的是什么?”北宮珉豪看著他,又下一秒大聲笑了笑,“罷了,不用安慰我。我祝福你們,不用刺激我了。南旭琮,夠了,已經夠了!”

“我說的是真的?!蹦闲耒粗股?,“你所知道的不是真相,依云上城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自己!又或者是……我最心(愛ài)的無殤!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在部署所有的一切,等待的是一個半月后的月圓之夜!她背后的血蓮已經出現了,而且在不斷地長大。這些你知道的?!蹦闲耒龂@了一口氣,“你應該知道我的選擇是什么。即使死在她手中,我也不忍心傷她一絲一毫!”

北宮珉豪怔了怔,他驚呆地看著他,“這,這怎么會?盤藥老人沒有這樣說過!”

“不用說太多,你若還是我的兄弟,就答應我,好好地替我照顧她?!蹦闲耒藭r站起來,“我會給你忘憂水,讓她喝下?!?/p>

北宮珉豪向后退去,“你,你說的是什么?忘憂水?”

“如果她太痛苦,請你幫我減少她的痛苦。喝了忘憂水,你和她,可以有一個美麗的開始?!蹦闲耒映亮顺?,“你會好好地對待她不是嗎?”

“我……我會!”北宮珉豪此時從地上爬起來,“忘憂水,是盤藥老人給你的?”

“是雪山老人?!蹦闲耒?,轉(身shēn)看著北宮珉豪,“還請你給我這最后的時間,我……我知道我很自私?!?/p>

“那,那她,她……”北宮珉豪有些語塞,他他是將紀無殤推給他嗎?

“她不知道這件事(情qíng),你也不要跟她說?!蹦闲耒p輕拍了他的肩膀,“師傅說,我和她的這段緣,是孽緣,我和她注定今生不能夠在一起,我和她只修了九世,還有一世呢!呵呵!”南旭琮此時輕笑,“或者她和你才是最幸福的一對,而不是我?!?/p>

“旭琮……”北宮珉豪看著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話才好,“我,這,這對她不公平,她有權利知道這所有的一切?!?/p>

“不要告訴她,不要讓她有太多的負擔,她這輩子已經過得夠沉重了,上輩子,她也是十二萬分的沉重,我希望給她一段幸福的,輕松的人生,而不是一輩子都生活在那痛苦當中。北宮珉豪,這你明白嗎?給她幸福,而不是痛苦?!?/p>

“我,我不懂!”北宮珉豪搖頭,“要她忘記你,豈能是這么容易?”

“很容易,只要喝下忘憂水,我和她的一切都會云消霧散,而你,你可以讓她重新回到紀將軍府中,你三媒六娉,十里紅妝,呵呵,你就可以給她幸??鞓??!蹦闲耒p笑著說出這樣的話來,眼淚都笑了出來,“那時候,沒有晉南侯府,沒有南世子,沒有南旭琮,也沒有皇甫宗……”

北宮珉豪聽著他的話,驚訝地看著他,“你,你要休了她?”

南旭琮輕輕搖頭,“她,是我南旭琮唯一的妻子,永遠的妻子?!?/p>

“那……”

“如果可以為了她好,那,那又,又何嘗不可?”南旭琮別過臉去,眼淚流下來,他用袖子輕輕擦了擦,“只要她過得好,一切都是值得?!?/p>

“你,南旭琮,我告訴你,這是你和她之間的事(情qíng),你最好少拉上我!我走,我立即就走!”北宮珉豪此時慌亂起來,他要是真的是讓紀無殤喝了忘憂水,然后迎娶了她,那她不會恨自己嗎?那對南旭琮他……太不公平!是,自己是非常希望能夠得到紀無殤,但是,自己更希望的是她能夠得到最心(愛ài)的人給的幸福。她(愛ài)的是南旭琮,不是自己,這是永遠不能夠改變的事實,所以,無論是外物強制還是內在去讓她的心靈重新塑造一段新的感(情qíng),但這可能嗎?

這樣的她,是不完美的。

北宮珉豪曾經想過,只要自己能夠守在她的(身shēn)邊就好了,而如今,南旭琮他……

“這大概是最好的結局,珉豪,你不感覺嗎?”南旭琮轉頭,目光錚錚地看著他,“我這一輩子太自私,才會讓你如此痛苦讓你落得如此的下場!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給你,包括我的生命,但,只有她不能給你,至少在我有生之年!我的確想要和她長相廝守,但,我更加清楚往后的路是如何!我的確想要逆天而行,但豈能是我想象的那么容易!所以,若果萬一,萬一的話,請你幫我做完這所有的一切!給她幸福!”

“萬一,萬一?萬一你成功逆天而行,萬一你和她能夠長相廝守,那么,所有的假想,都不會成為事實!你何必想得這么悲觀?逆天而行怎么了?不行嗎?修了九世如何了?不可以在一起?”北宮珉豪笑,“南旭琮,你少來!”

“我,我沒有?!蹦闲耒粗?,“我希望你能夠留下,我們所有人都需要你!”他上前一步。

“呵呵……”北宮珉豪此時狂笑一聲,他看著南旭琮,突然大喊一聲,“紀無殤!”

南旭琮全(身shēn)一怔,立即轉(身shēn)去看,但哪里能夠看到有紀無殤(身shēn)影?

才發現自己上當,轉頭看,北宮珉豪已經不見了!南旭琮立即去尋找,但找遍了這個廢棄的民房,但就是不見了人,而找了周圍,還是沒有看到人!南旭琮走在那院子里,他知道,北宮珉豪和自己的一樣,精攻暗室,他一定是找了機關躲起來,他(身shēn)體沒有復原,一定還在這周圍。

“北宮珉豪!”南旭琮此時大聲喊道,“我知道你就在周圍,我最后一次命令你,以兄弟名義,以生命來命令你,就求你做這最后的一件事!還請你成全!”他說著立即就跪在地上,朝著地面磕了三個響頭,“請你照著我說的做。今生欠你的,我南旭琮來世再還!”南旭琮說完,才從地上站起來,朝著晉南王府的方向,走入夜色當中。

北宮珉豪居高臨下地看著地上的男人,他說得話一字不落地聽入耳中??粗哌h,北宮珉豪閉上眼睛,仰起頭顱,雙腿一軟,跪在地上,“我……最后一次答應你……”

那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眼角的淚水從眼角處留下。

風此時吹得倒是凜冽了,讓人都感覺冷起來。周圍萬分的寂靜,連烏鴉的叫聲都聽不到。

仙仙園。

南仙仙難得醒過來,聽了銀釵稟告的事(情qíng)之后,整個人又恨又怨,又擔心。怨恨的是南在青竟然將自己的盒子給打開,而且讓人看到了里面的秘密!其實自己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但就聽著生母金蕊蕊說的要好好的保存而已,自己也從來沒有打開過那個盒子!畢竟金蕊蕊說的要將這盒子交給一個什么重要的人!

但是現在盒子沒有了,不知道該如何交代?

可讓她慶幸的是,那個什么重要的人到現在還沒有出來,南在青被細針(射shè)傷了臉,已經毀容得不行,估計不能夠嫁出去!

聽聞當晉南王和四(殿diàn)下看到那盒子里面的東西的時候,萬分的震怒,但現在卻是很寧靜,所以,這說明的是自己又躲過一劫了。

南仙仙如此想著倒是很開心。

又聽銀釵上說的,自己的病可是四(殿diàn)下親手醫治的呢!好厲害的四(殿diàn)下??!要是自己能夠設計成功,這是一件多么可喜可賀的事(情qíng)??!

南仙仙在(床chuáng)上看著外面的窗子,自己只不過是受了一驚嚇,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

但,想到那受的驚嚇,南仙仙整個人立即起了一(身shēn)的冷汗,“不會的,不會的!”該死的,剛剛銀釵在這里的時候,自己倒是忘了問問金釵的事(情qíng),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來陷害自己的!

剛想到這事(情qíng)的時候,卻有人從外面撩了珠簾,然后端著四碗的蓮子羹進來,“小姐,用些蓮子羹再去地府報道吧!”那語氣,倒是有著三分的飄渺和(陰yīn)森之感!

南仙仙一下子抬頭,當看清楚那低著頭的人到底是誰的時候,立即就尖叫了一聲,“??!”她大聲驚呼,“金釵!金釵!你,你是人是鬼?”她驚恐地看著來人。

金釵刺此時抬頭,臉色慘白地看著她,(陰yīn)森的聲音再次道,“小姐,你認為呢?死去的人能夠復活嗎?”她說著咧開了一口(陰yīn)森森的白牙,“閻王爺念奴婢死得慘,特意準許讓奴婢完成有一個愿望,奴婢便選擇了來最后一次侍奉小姐,給小姐端來了你喜歡的蓮子羹?!苯疴O說著立即就上前去,將蓮子羹放在那桌面上,然后端起其中的一碗走了過來,她的(身shēn)形萬分的輕盈,是移步上前去的,根本就不是走路!

南仙仙被嚇得半死,整個人往墻壁上退去,“我,我不需要,你,你別過來!”她看著金釵,就要找一些東西來擋,但什么都抓不到!

她想著要蜷縮到一邊去的,但金釵的手仿佛是能夠伸長似的,一下子就抓著南仙仙的腳踝,“你要躲到哪里去?小姐,難道你連一個死人最后的愿望都不能夠滿足嗎?”金釵此時冰冷的手就掐住她的脖子,“是你,是你將奴婢害死的,而且還要將奴婢埋在花園中!你是要才在奴婢的尸體上是嗎?”她目光兇狠地看著南仙仙,她就是要面前這個南仙仙奔潰!

“啊,啊,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不是,不是的!”南仙仙此時張牙舞爪,就是要擺脫金釵的(禁jìn)錮,但金釵的手想是金剛一般,一把就將南仙仙從那(床chuáng)內拖出來,“聽聞小姐喜歡蓮子羹,所以,奴婢特地做了好些的蓮子羹端來了。你趁(熱rè)喝了吧!”

南仙仙整個人都萬分的奔潰,她死死地護著自己,但卻是沒有結果,最后還是被拉到金釵的面前,金釵一手就將蓮子羹塞到她的手中,“趕緊吃下!”

“我,我不餓!”南仙仙喊道,立即就抗拒!

金釵重新用冰冷的手恰在她的脖子上,“你不吃完,奴婢就拉你下地府去!”

“我……我……放開!”南仙仙使勁喊道。

金釵一下子放開她,“吃!”

“我,我吃不下!”南仙仙想著要最后的機會,她雖然膽怯,但還是時刻都想著是不是有人來陷害自己,但這時候倒是從外面吹入一股(陰yīn)風來,下一秒,南仙仙看到的是,牛頭馬面竟然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

這真的是牛頭馬面的面容!南仙仙整個人呆愣了。

“怎么還沒有完成你的心愿?!”牛頭此時怒氣一喝就朝著金釵喊道!

“牛頭大哥,是小姐不吃那些鏈子羹??!”金釵說著立即朝著牛頭和馬面磕頭。

“不吃,就一起拉到地獄去,讓她嘗試一下那炸鍋的滋味!看她還吃不吃!”馬面大聲喝道,立即就抽出一把長劍來。

南仙仙看著呼吸都快沒了,下(身shēn)簡直是因為整個人驚恐,竟然失(禁jìn)了!

“吃!”牛頭立即上前來,齜牙咧嘴,想要殺人!

南仙仙低頭,舀起蓮子羹就開始吃。

沒想到,一口之后,立即讓南仙仙感覺到那種火辣辣的感覺!她立即捂著自己的脖頸,想要將蓮子羹推開,但是金釵此時上前,強行就讓南仙仙繼續吃那蓮子羹!

“你若是不吃,豈能讓奴婢安息!”金釵冷冷道。

南仙仙簡直是上刑一般將那碗蓮子羹吃下,但沒想到金釵已經手中有了另外一碗的蓮子羹!

“繼續吃下去,吃完了,你或者有活路,吃不完,你就是死路一條!”金釵此時也不跟她客氣了,直接了當。

南仙仙作嘔想要吐出剛剛吃的東西來,但金釵卻是將她的下頜捏住,“告訴你,你要是吐出來,就也要將吐出來的全部吃下去!”

“你,你到底是誰?”南仙仙此時被她捏著,知道事(情qíng)并非那么簡單!

“奴婢就是金釵,難道你不認識這張臉嗎?奴婢死得冤枉,所以才能夠得以上來給你做蓮子羹吃!”金釵冷哼,立即就將蓮子羹塞到她的手中,“繼續吃!”

“我,我不吃!”南仙仙使出全(身shēn)力氣就要抗拒開,“來人??!救命??!”她大聲嘶喊。

“喊人也救不了你!”金釵冷道,使了眼色和牛頭馬面,牛頭馬面兩人立即就上前去按著她,生生將剩下的三碗蓮子羹都灌入她的口中去去。南仙仙只感覺自己整個人要死一般,渾(身shēn)火辣辣,肚子又脹又難受!

“你們,你們會不得好死的!”南仙仙此時捂著自己的小腹就看著那金釵和牛頭馬面。

“你害人不淺,難道就也沒有想過不得好死這個詞嗎?”此時一個聲音從牛頭馬面的背后傳了出來。

南仙仙整個人驚愕了,“……你,你是?”

“聯合南在青設計我和四(殿diàn)下,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你的下場是的如何!”紀無殤坐在不遠處,她手中端著一只茶杯,然后慢慢地沏茶,像是品嘗上等好茶一般的愜意。

金釵和牛頭馬面此時都站在一般去。

南仙仙看著不遠處的紀無殤,才明白過來,“是,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這個歹毒的女人!”

“論歹毒,我比不上你們。你們所有人(陰yīn)謀陽謀,對我痛下殺手,算計我,又算計四(殿diàn)下,難道就不應該得到報應嗎?”紀無殤說著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

“你讓人殺了金釵,然后又假扮金釵來嚇唬我是不是?”南仙仙此時道,“還有,我娘是不是你殺的?”

“你娘是晉南王讓人剁碎喂狗的,這和我無關!”紀無殤此時微笑,“你爹殺了你娘,怎么樣?”

“你,我恨!”南仙仙冷道,但是這又能怎么樣!

“金側妃和冷王妃在爭斗當中被算計了,死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qíng),你也不必耿耿于懷??墒?,你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想著要和南昭雪、南在青聯手來算計我!呵呵,你們真是夠厲害的呢!”

“你,你監視我們!”南仙仙才感覺到可怕來。

“呵呵,其實我想不明白,南在青是個沒腦子的人,你卻是和她合作?而且,她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你可知道,你在昏迷的這幾天中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嗎?”紀無殤笑,“你還跟著她一起打賭,看著誰能夠嫁個好人家?呵呵,我告訴你,在你昏迷的時候,你被她生生灌入火辣辣的湯藥,灌入之后,她給你又灌入她解手之后的東西!她用擦了她的腳的絲帕塞入你的口中。這些你恐怕都是不知道吧?”

“你,你說的是什么?”南仙仙驚了,自己當時可是萬分的好奇,為什么自己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口中一股不知名的味道?還有,自己怎沒感覺到喉嚨仿佛是被灼燒過!竟然是南在青那個((賤jiàn)jiàn)人!該死,這些人該死,一個個都應該去死!

周圍的金釵和牛頭馬面聽著,可是驚訝,這幾個姐妹,真是一個個更加變態的!

紀無殤看著南仙仙,嘴角動了動,“我原本打算放過你的,可是,你卻是不知道好歹,竟然妄想成為四皇妃!你的野心還不小??!看來,你是想著往后做皇后吧?或者,是女皇?”紀無殤冷笑,“簡直是癡心妄想!”

“你你……那又怎么樣?”南仙仙此時立即就轉了眼珠子道,“我就知道,自從你嫁入我們府上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開始變了!府上不再安寧,所有的一切都在變!”

“隨你怎么說?!奔o無殤道,“都沒有所謂,你知道的事(情qíng)越多,死得就越快!”紀無殤笑,“但是,我準備讓你知道很多很多事(情qíng)!”

“你,你不要告訴我!”南仙仙看著紀無殤,驚恐萬分。

“這么害怕干什么?”紀無殤嘴角微笑,“金側妃想必是萬分寂寞的,她需要有人去陪陪,所以,你應該還是要下地府去?!?/p>

“不,求你,求你放過我!我錯了,南仙仙錯了,我不應該做出那些糊涂事(情qíng)來!我會贖罪的!”南仙仙說著就要朝著紀無殤跪下求饒。

紀無殤笑,“你剛剛的銳氣到了哪里?”

“請四皇妃饒??!”南仙仙立即磕頭求饒。

“來不及了,你剛剛吃下的蓮子羹感覺如何?”紀無殤笑道。

“??!”南仙仙臉色一變,“是是,是什么東西?”

“你說呢?”紀無殤道,“當初你怎么算計我們,我就是怎么樣對待你,不過,我喜歡千倍還給你!”

“不要,不要,我,我會死的!”南仙現整個人紅著眼睛,“給我,給我解藥,解藥!”她此時開始抓著自己的脖頸,脖頸處有好些的血痕來!

“萬蟻蝕骨的滋味你應該承受一下,只是,院子里恐怕沒用供你使用的男人,所以,我替你選了一個比較適合的對象?!奔o無殤嘴角動了動,此時金釵從外面牽了一條藏獒進來。

“這藏獒是不久之前,蔡管家從清昭買進來的,我看著(挺tǐng)不錯?!奔o無殤面無表(情qíng)揮揮手。

“你,你!紀無殤,你如此歹毒,我大哥,不,四(殿diàn)下怎么會喜歡上你這個歹毒的女人!”南仙仙看著她,看著那藏獒就要上前來,顧不得(身shēn)上的煎熬的滋味,往后面就退去。

“我知道的是,我之前對人和善,慈(愛ài),但是,我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呵呵,歹毒?你們一個個都如此歹毒,那我只好比你們更加歹毒更加厲害,不然,我定然比你的下場更加的慘!”紀無殤站起(身shēn)來,將茶杯放在一邊,“若不是你貪心,若不是你的野心,若不是你作孽,我怎么會對你如此?”紀無殤看著她,“你這下場,是應得的,是你自己咎由自??!”紀無殤冷哼,“不過你放心,你的仇,我幫你報的?!?/p>

“南在青,很快就會下去陪你的了?!奔o無殤道,“任何一個傷害我和四(殿diàn)下的人,都一定要付出代價!”

南仙仙向后退去,那藏獒此時應該是聞到了南仙仙(身shēn)上的味道,竟然開始發(情qíng)了!目露兇光,眼睛都變成了綠色!

“……嗯……”南仙仙也忍不住竟然呻今了一聲!她立即就捂著自己的嘴,驚恐萬分地看著紀無殤,“求你,求你,放過我,求你放過我??!”她朝著紀無殤就喊道。

“我本來準備了一口黑漆的棺材,當時是準備送給……趙姨娘,但,她沒有用上,所以,今天就送給你吧!”紀無殤說著就開始離開,“爹看到你這個樣子,肯定會羞愧死的,你也莫要怪爹爹不給你喪事,畢竟南昭雪的喪事也是沒有辦的?!?/p>

“你,你,紀無殤,我詛咒你!”南仙仙此時大喊道,“我詛咒你!”

金釵立即就點了南仙仙的啞(穴xué)。

紀無殤轉(身shēn),她看著南仙仙,“好好享受吧!你其實這下場也不是特別糟?!奔o無殤說著嘴角上揚,轉(身shēn)步入夜色當中。

龔術立即命令所有人都將這仙仙園守著,而留了足夠空間給南仙仙。

那藥效發作,一陣比一陣還要強烈,南仙仙去驚恐萬分,被那發(情qíng)的藏獒撲在地上……

夜色有些慘白。

半夜的時候,沒了聲音了,有人照著指示,將南仙仙和藏獒弄到那藏獒原本關押的院子里,此時,南仙仙已經痛苦而死,渾(身shēn)血流凝固,有多處已經撕爛,可是臉上除了死不瞑目滿含怨恨之外,還有一絲絲的高亢興奮!

紀無殤此時坐在梳妝鏡前,她看著面前的自己,眉目清秀,面容姣好,傾城佳人,朱唇微點,墨發如瀑,鳳凰玉簪插在發間,再添只琉璃蘇。

她對著鏡子笑了笑,鏡子里面的人對她也笑了笑。

南旭琮此時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紀無殤對鏡,立即上前去,從背后擁著她,然后看向鏡子里面的人,“無殤,怎么了?”

“我又殺人了?!奔o無殤此時淡淡道。

“無礙?!蹦闲耒?,他的手放在她的太陽(穴xué)上,“沒關系,你殺的,肯定全都是該死之人,不必放在心上?!?/p>

“聽說,殺人多了,會變得麻木?!?/p>

“無礙!殺人,得要看到是殺什么人!那些人,一個個歹毒害人,本來就應該死!你殺的是惡人,就是造福百姓!”南旭琮輕輕握了握她的手。

紀無殤道,“但,那些人的確該死!”

“為善罪惡,千倍討回!你不做,我替你做!”南旭琮看著鏡子里面的紀無殤和自己,“無殤,你不夠狠心,就會被人踩在腳下。你要學習,怎么樣去保護自己,不要用你的善心去保護自己,而是用你的聰明去保護自己,知道嗎?那些豺狼,來一只,殺一只,來一雙,殺一雙!”

紀無殤一怔,“為善作惡,千倍討回!”她嘴角上揚,“你知道我的一切?!?/p>

“我知道,這世界上,只有我南旭琮最懂你(愛ài)你,無殤,跟著你的心去做就可以?!蹦闲耒站o她的手,“聽我的沒錯?!?/p>

“好?!奔o無殤點頭。

“嗯,好。你猜猜我今晚出去見了誰了?”南旭琮此時立即就坐在她的(身shēn)邊,眸子黑沉的看著她,打量著她,“你猜猜?!?/p>

“肯定是三皇兄了?!奔o無殤笑。

“是你大哥?!蹦闲耒?,“你爹和大哥從邊疆回來了,你要不要回府去看看?”南旭琮擁著她問道。

“是明天嗎?”紀無殤問道。

“明天回宗王府,所以,要是回紀將軍府,需要后天?!?/p>

“好?!奔o無殤將頭靠在他的懷中,卻是下一秒,立即離開了他的懷抱,“怎么回事?你(身shēn)上怎么有臭臭的味道?”

南旭琮怔了怔,“臭臭的?”他微微聞了一下自己的袍子,肯定是北宮珉豪那個家伙!罷了罷了。哎!

“稍等,我去沐浴,很快?!蹦闲耒谒哪樕嫌H了親,然后才走入屏風當中。

紀無殤看著他離開之后,才重新梳了梳自己的頭發,才走到(床chuáng)邊那去。

夜色無邊,他擁著她安靜入睡,并沒有過多的動作。夜色偏西。

南旭琮看著此時就在自己的(身shēn)邊的紀無殤,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間,往上,輕輕摩挲著她的臉,就是想著要觸及那一份的溫暖,仿佛這世界只剩下這一刻。

只有自己和她,讓這時間停止,這該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qíng)??!

南旭琮無聲嘆了一口氣,回想起晚上發生的一切,心疼地將她擁在自己的懷中,才慢慢睡去。

剛剛才凌晨呢,就聽聞的一聲尖叫響徹了整個晉南王府!

緊接著,幾乎所有的人都往那及那叫聲趕去。

墨軒園中紀無殤還窩在南旭琮的懷中睡著,此時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樣子,翻了一個(身shēn),然后又繼續睡。南旭琮難得地看著她像只貓(咪mī)一樣睡著,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墨發。

晉南王此時還在想著要怎么樣去讓紀無殤去跟馬如意說,讓南仙仙能夠嫁給馬睿做少將軍夫人,但卻突然聽到一聲的尖叫。他(身shēn)形一怔,將剛剛拿起的書籍放在桌面上,晉南王重新坐回到書案前。

他在等。

他知道府上又發生事(情qíng)了。

這些人一個個不然給自己省心,恐怕是要氣死自己才行了!

一個嬤嬤從外面跑了進院子來,就在外面跪下來道,“王爺,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qíng)?”晉南王心(情qíng)倒是很安靜。

“三小姐,三小姐慘死犬園!”嬤嬤跪在地上,哭道。

晉南王“唰”的一聲就站起來,“犬園?”那是關著藏獒的地方,“怎么回事?三小姐怎么會到了那個地方去?”他大步向前,立即就往犬園走去。

未曾趕到那犬園,就看到有好些的下人都圍在那里,指指點點。

“沒想到啊,竟然這么不檢點……”

“太羞人了,沒想到三小姐竟然是這樣的人!”

“不是剛剛醒來的嗎?怎么如此的饑不擇食,連藏獒都不放過!”

“聽聞的本來仙仙園有很多的小廝,之后全都遣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呢!”

……

“怎么回事?!”晉南王此時一聲大吼,朝著那些人就怒罵道。

周圍的人立即就站在一邊,不敢抬頭說話。

晉南王此時立即走向那兩張白布那里,銀釵等丫鬟哭著跪在其中一張白布面前,白布下,應該是蓋著南仙仙的尸體。還有另外一張白布,看著體型,是蓋著那個死了的藏獒。

“仵作呢?給本王挖出來!”晉南王可是即將要發瘋似的,他大步上前去,“怎么回事?”他一覺就踢在銀釵的(胸xiōng)前,銀釵被踢倒,口中吐血,但還是立即就跪著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三小姐本來已經醒來了,她問了奴婢有關于這幾天發生的事(情qíng),奴婢稟告之后,她遣散了所有下人。萬萬的沒有想到,三小姐,三小姐會,會……”銀釵說不下去了,伏在地上忍痛哭泣著。

“王爺,三小姐已經死了,已經僵硬了?!辈坦芗疑锨皝?,“王爺請節哀。小的聽到那尖叫聲之后,立即就趕來看看是怎么回事,卻沒想到,三小姐慘不忍睹去了?!?/p>

盡管蔡管家說得是非常的婉轉,但,晉南王只感覺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揪起來了,聞著周圍的氣味,還有周圍下人的指指點點,晉南王恨不得整個人找個地縫鉆進去!

仵作此時帶著一個小藥箱就趕緊地跪在晉南王的面前,“拜見王爺……”

“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晉南王揮手讓這仵作快去驗尸。希望能夠說些好話來,至少能夠保住這王府的聲譽??!

又死了一個,又沒了一個的,自己這肯定是作孽了,作孽了!

晉南王掃了一遍周圍的人,老淚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轉!

仵作此時輕輕掀開了那白布之后,稍稍看了一下,整個人都驚了驚,然后才繼續檢查。

驗尸過程中,可是弄得這仵作臉上一陣白一陣紅!看得眾人也是萬分的期待!

紀無殤此時已經和南旭琮走到這院子來,紀無殤看著萬分地驚訝,“這,這是怎么回事?爹,這,這怎么了?”

“仙兒,仙兒沒了!”晉南王聽著紀無殤問起,說出來之后,忍不住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臉。

南旭琮一怔,他的眸子落在那尸體上,雖然有些地反隔著白布,但他依然能夠看出個三四來。

“節哀?!蹦闲耒?。

“她是怎么死的,本王要找出兇手來!”晉南王大聲喊道,然后看著那仵作,“仵作,是怎么回事?”

“回,回王爺,三小姐,三小姐是,是自殺的!”仵作此時跪在地上說道。

“什么?自殺?”晉南王簡直是難以相信,怎么可能會這樣?“怎么回事,說!”他的眼睛睜大如銅鈴!

“請恕小的無罪!”仵作朝著晉南王就又是一拜。

“趕緊說!恕你無罪!”晉南王不耐煩了。

“三小姐體內那方面需求太大,經過幾(日rì)臥(床chuáng)之后,不得舒解,三小姐又不懂得找個男人,所以,所以莽撞之下,進入這犬園,那藏獒以為那是來求歡的伴兒,所以,所以就和,和三小姐……”仵作的聲音越說越小,最后幾乎是聽不到,但是所有人都能夠想出來!

三小姐(欲yù)求不滿被一只藏獒玩死了,她也累死了那藏獒!

晉南王頓時向后退去,差點就要倒在地上,還好紀無殤和南旭琮扶著他,“爹!節哀順便……”

晉南王目光看向周圍的人,周圍的人無不指指點點,原來三小姐竟然是這樣的人??!不知道之前就有過多少個男寵呢!不過那也是偷偷圈養的吧!沒想到啊,那個清純的三小姐竟然是這樣的人!連只藏獒都不放過,那是有多么饑渴!

“本王,本王沒有……沒有這樣的女兒……”晉南王說著這話之后,一下子就暈過去了。南旭琮看著,立即上前去給他掐人中,“來人,快扶回去南香閣?!?/p>

南旭琮看著周圍的人,冷冷道,“三小姐南仙仙深夜急病突發,幾病煎熬之下,終不治(身shēn)亡!封棺葬祖墳,不設靈堂!”他看著周圍的人,“今(日rì)之事,若有人說三小姐并非死于急病,那就是對死者的不尊重,閻王爺會派人索命!”

周圍的下人立即噤聲,四(殿diàn)下都開口了,他們這些人要是還去議論,恐怕就是不要命!

南旭琮看了一眼紀無殤,“無殤,幫忙處理一下,我去看看爹?!?/p>

“是?!奔o無殤點頭,目送他離開。

而此時,卻是南在青從遠處趕了過來,她看著那個躺在地上的尸體之后,心中忍不住就要大笑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也能夠這樣的想法!她還憑什么跟自己比?人都死了,死了好啊,死了那府上所有的嫁妝都是自己的了!沒有人能夠爭奪自己在王府的地位!

這一次,自己嫁出去的時候,一定要用奢華的嫁妝!自己一定比紀無殤嫁得更加風光!自己一定要將所有人比下去!

就讓所有人都妒忌自己吧!

紀無殤嘴角動了動,看到南在青的嘴臉,自己就恨不得上前去打她一巴掌!

但不急,下一個就是她了!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處理,所有人都給仔細了,注意你們那張嘴,不然,休怪我不客氣!”紀無殤冷冷下命令,然后走到南在青的面前,“五小姐臉上的傷如何了?”

“謝謝關心!我沒事!”南在青冷冷道,自己就是比她更加漂亮,氣死她!

紀無殤嘴角揚起,“那五小姐是來看看三小姐的了?”

“是的,哎,三姐就這樣去了,還真是讓人碎心??!”南在青眼神閃過一絲的得意,“罷了罷了,人死不能復生,作罷作罷!”說著看了地上的人一眼,“我累了,我先回去?!闭f著就離開。

紀無殤嘴角冷笑,看著她離開。

忙活了好一會兒之后,紀無殤才簡單地將南仙仙的事(情qíng)處理了。

根據晉南王的命令,仙仙園被封了起來,犬園被一把火燒了。

南旭琮還守著晉南王,而照著約定,他們下午就要離開這晉南王府,搬回到宗王府去。

但是,紀無殤在走之前,自己想著要見見一個人。

這蘭若園可是十二萬分的安靜,丫鬟在默默做事,嬤嬤也是安安靜靜的。對于府上南仙仙的事(情qíng),雖然傳遍了這所有的地方,但,只要進入這蘭若園中,就必須要小聲說話多做事,這是晉南王的意思。

紀無殤走入,帶著紅飛和翠舞兩人就進入了里屋。

此時冷若蘭倒是誰在那香帳里面,倒是有幾分安詳的模樣。

紀無殤就站在這香帳前,她看著錦被下冷若蘭那隆起的小腹,她的呼吸均勻,看樣子,就知道那腹中的孩子很健康。

自己也十分想要給南旭琮生個孩子,但一直沒有動靜。

之所以自己沒有殺了冷若蘭,是因為憐惜那個未曾出生的孩子……紀無殤此時卻是想起自己前世那個未曾出生的孩子來。當時自己還沒有顯懷啊,可是,他們就這樣狠心地扼殺了自己的孩子!

過去的事(情qíng),永遠都烙在了自己的心上,無論自己如何去報仇,去怎么反擊,但都改不了那些傷害了。

紀無殤長舒了一口氣,她道,“你們下去吧!在外面守著就好,我想跟冷王妃說幾句話?!?/p>

在她(身shēn)后站著的紅飛和翠舞,還有好幾個侍奉冷若蘭的丫鬟立即應下退了出去。

紀無殤上前去,將帳子撩起來,然后伸手將冷若蘭的手腕拿出來,細細地診斷了一番。

她的脈象是十分的穩定,孩子是沒有問題的,等到三個月之后,孩子應該可以生下來。

紀無殤將她的手放回到錦被下。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瘋癲了,還是假裝的,但是,你只要不再做一些違背良心的事(情qíng),專心地為王爺做事,好好生養孩子,我可以放過你。南仙仙已經死了,威脅你的人也死了,你的孩子很安全,沒有人會傷害這個孩子?!奔o無殤此時站起來,她走到桌旁,然后坐在旁邊,“你們曾經做過傷害我的事(情qíng),我一件件事(情qíng)都記在心中。從今往后,若是你們不作惡,我不會對你們怎么樣的?!?/p>

紀無殤走到一邊去,輕輕聞了聞那放在高架子上的盆栽,“這是雨雪羅,對懷有(身shēn)孕的女人不好,聞多了,長時間會造成嬰兒畸形?!?/p>

她又看了周圍,看著滿意了,才道,“你好好養胎吧!我和四(殿diàn)下回宗王府。往后若是有空,我再來看你?!奔o無殤抬腳就走出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的一聲道,“謝謝你?!?/p>

紀無殤轉(身shēn),看到冷若蘭此時撐著(身shēn)子從(床chuáng)上坐起來,“你以德報怨,我冷若蘭謝謝你的大恩大德!”

“我只是念及你有了(身shēn)孕?!奔o無殤眼神落在她的小腹上,“我不會將你醒來的消息告訴給他們的。你自己好好照顧孩子!”

“紀無殤,謝謝你!”冷若蘭此時從(床chuáng)上下來,朝著紀無殤就是一跪,紀無殤上前去將她扶起來,“你最好不要謝我?!奔o無殤嘴角浮出一絲的諷刺,“我可是殺了你的女兒?!?/p>

冷若蘭渾(身shēn)一怔,臉色頓時煞白。

紀無殤轉(身shēn),“若不是念及你腹中的孩子,若不是念及爹多(日rì)來的照顧,若不是念及你還有一絲的人(性xìng),我紀無殤絕對不會放過你?!奔o無殤冷冷地就道。

冷若蘭向后退去,紀無殤立即上前去將她扶著,“到(床chuáng)上去休息養胎?!?/p>

冷若蘭整個人驚愕的,“你,你……”

“我有我自己的原則。就是這樣?!奔o無殤笑。

冷若蘭心中一陣驚恐,看著她的笑容,總感覺自己就要被她殺死!算了算,這侯府的后院當中,就只有自己和南在青沒有死,其余的,不敢多想,多少都是在紀無殤嫁入這晉南王府之后死去的,死于很多很多的爭斗當中!

“你好自為之?!奔o無殤笑,然后走了出去,“若是想著我死,你大可地使出你的手段來?!?/p>

“我,我不要!我好好地生下我的孩兒就好!”冷若蘭喃喃道。

紀無殤從蘭若園中走了出來,只感覺自己又完成了一步了。

南旭琮也恰好地從南香閣中走了出來,他看到紀無殤在亭子里坐著,立即上前去,“無殤,怎么坐在這里吹風?”

“沒,我在等你,我們走吧!”紀無殤道,“這府上的事(情qíng),基本上已經完了?!?/p>

“嗯?!蹦闲耒龘碇吡顺鋈?。

馬車行駛在官道上,之前墨軒園的東西全都已經搬往宗王府了,而現在紀無殤和南旭琮就在馬車中,慢慢由龔術駕車,朝著宗王府出發。

南仙仙的事(情qíng)雖然被南旭琮和紀無殤下了命令說不能夠說出去,但還是有人嘴舌一番,和南金雪精盡人亡的事(情qíng)混作一起,成為百姓茶余飯后之資,讓人笑了好些歲月,而晉南王府更家沒落。

晉南王(身shēn)體不佳,遂守著這官銜在晉南王府中休養,周帝特許。

自此的,南在青因為府上無人多管,倒是更加的飛揚跋扈,晉南王沒什么好氣去管,一心尋著姓宋的商賈,要將她嫁過去,這先不提。

紀無殤和南旭琮在馬車中,馬車漸漸駛入大路中。

卻此時,三匹快馬疾飛而過,驚了紀無殤的馬匹,龔術立即勒了馬頭??吭谝贿?。

南旭琮皺眉,將紀無殤攬在自己的懷中,看了紀無殤一眼,見沒有受到驚嚇,才撩開了車簾去看。

紀無殤也順著看出去。

那應該是邊關的塘報,看來,(情qíng)況不好?!澳闲耒粗强祚R飛鞭過后揚起一陣的灰塵。

周圍的百姓看著人走了,才慢慢地走進接到當中繼續他們的生意。

”你不是說,我爹和我大哥都回來了嗎?“紀無殤問,”為什么會有塘報而不是捷報?“

”是回來了……不會有事的,放心?!澳闲耒笫志o了緊,剛想著要將簾子放下,但卻是聽到有一些官兵在驅趕沿路的百姓。

”走開,走開!“

”讓開!“

”肅靜!“

……

周圍的百姓無奈又有些習慣地走到兩邊去,看著到底是怎么回事。

紀無殤撐起(身shēn)子來,”怎么了?“

”不知道??峙率怯惺裁慈巳牖食??!澳闲耒粗饷?,”我倒是沒有接收到任何的消息?!?/p>

兩人對望了一眼,沉默,然后看著那隊伍。

此時一眾人等簇擁著,前面有一些人在前面舞蹈,跳著的并非是大夏周朝的民俗舞,而是……

”扶桑舞?!澳闲耒旖莿恿藙?,”是扶桑人?!澳闲耒硬[起,馬如意是扶桑玉公主,那來的這個可是那什么扶桑王子?

此時那扶桑舞過后,轉動著的是好些的藝((妓jì)jì)艷妝高坐在那架子上,微笑著,車輛里頭,一個(身shēn)穿紅色衣服的男人摟著一個女人,那紗帳里,若隱若現的,是活色生香!

------題外話------

深水墨瑜的新開女強《盛寵,金牌貴女》

“若姐姐,不好了,影大哥和太子打起來了?!蹦橙嘶鸺被鹆堑呐軄韴笮?。

“噢?!彼就饺舨焕洳坏膽寺?,“幫忙護著花修影的那張臉?!?/p>

嗯?某人不解的看著她,難道影大哥才是若姐姐的心上人?

半天,某女淡淡的說句,“還不快去,那是風月閣的招牌不能砸了,還是說你也想嘗試著做頭牌?”

沒等她話說完,某人已經一溜煙的跑的無影無蹤了……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