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你是我慣著的寵著的!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6542

紀無殤撩開珠簾,便看到皇甫嵐正在那里躺著,她睜著美麗的雙眸看著紀無殤,紀無殤靠近之后,立即就掙扎要起(身shēn)來,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四皇嫂,我,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就……嗚嗚……”皇甫嵐說不下去一般,看著紀無殤過來立即就哭得稀里嘩啦,那可是叫做梨花帶雨??!

紀無殤心中冷笑,今兒可是又遇上個對手了!這可是殺招??!哭得個梨花帶雨,在這里賴著不想走,目的不知。而且(身shēn)份是七公主,自己不可以拿她怎么樣,如果是犯錯,要處置也要等周帝或者是皇太后才能夠處置她。

紀無殤面容染上擔憂之色,上前去一手放在皇甫嵐的肩膀上,慢慢順著氣,“是四皇嫂不好,是四(殿diàn)下和四皇嫂的錯,我們應該好生送你出去的,不然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íng)了,如今你就好好地在這里休息一下吧!明(日rì)我進宮給父皇請罪,說明一下原因,你就放心吧!唉,是四皇嫂沒能夠好好照顧七皇妹??!”

“不是這樣的,是嵐兒不夠小心,讓四皇嫂和四皇兄擔心了?!被矢共林约旱难蹨I,看著紀無殤,“給四皇嫂添麻煩了?!?/p>

“不麻煩,唉,你就好生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看看王府的門檻有什么地方不對勁,竟然傷了七皇妹你?!奔o無殤說著便立即站起來。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皇甫嵐尷尬笑了笑,別人進出王府的門檻千萬次都沒有一次是磕到腿的,她皇甫嵐一次就磕了腿,還真是夠厲害的!紀無殤的意思她當然懂,“是嵐兒不夠小心,真是給四皇嫂添麻煩了?!?/p>

“不麻煩,不麻煩,這天黑了,你用過膳了沒?”

“用過了?!被矢谷f分感激一般,“四皇嫂還沒有用晚膳嗎?”

“沒有用。這事兒忙著呢,里里外外的?!奔o無殤道,“有時候還無端的就生了事兒來,所以總是用膳都不及時?!?/p>

“那,那四皇嫂趕緊去用膳吧!”

“好,你先休息,我讓丫鬟好好照顧你?!奔o無殤微笑,然后才走了出去。

走到外面的時候,紀無殤停下回頭看了皇甫嵐一眼,才繼續走出去。

當紀無殤進入到墨軒園中,走進內屋的時候,看到南旭琮伏在案上奮筆疾書,像是寫著什么重要的書信一般,而在不遠處,一些飯菜已經擺好了,只是還沒有動上一動。

南旭琮聽著腳步聲,立即抬頭,看著紀無殤臉上有著絲絲的倦意,立即放下手中的狼毫,站起來,“餓了?來,坐下來用膳?!?/p>

“紅飛,翠舞,立即重新將飯菜呈上來!”南旭琮朝著外面就喊道。

紅飛和翠舞兩人趕緊進來將飯菜全都給撤下去,然后又趕緊呈上新的來。

紀無殤看著南旭琮,“你寫什么?”他這個人倒是變得(挺tǐng)快的,讓自己都以為他吃了什么藥呢!

“就交代最后的事(情qíng),現在塵埃差不多落定,我便不想理會太多的事(情qíng)了。很多事(情qíng),都應該交還給三皇兄處理?!蹦闲耒?,他牽起紀無殤的手,然后走到桌旁去,“七皇妹怎么樣了?”

“她,恐怕要在府上住幾天,你應該知道她傷得如何的?!奔o無殤平靜道,“就讓我看看她到底是想著干什么!”

“嗯,的確傷到骨頭了,得要臥(床chuáng)休息,估計她也不能在這幾天做出什么花樣來。何況,我不明白,我們王府可是一點兒的好處都沒有……太匪夷所思?!蹦闲耒龘u頭。

紀無殤聳聳肩膀,“看看往后如何吧!”

“倒是餓了你了?!蹦闲耒π?,“我說了的,讓她等,我們先用膳才對?!?/p>

“罷了,事已至此。今(日rì)我餓著去見她,也算是償還了當初她在白馬寺中幫助我們脫離困難的恩(情qíng),若是往后她算計我什么,我絕對不會手軟!”紀無殤丑話放在開頭。

南旭琮笑笑,這事兒可是一波隨著一波來??!想著抽(身shēn)要平靜,看來還很遠!

此時紅飛和翠舞兩人已經將是飯菜都給端上來了,南旭琮笑笑親自喂著紀無殤用膳,紀無殤眼睛溜溜地看著他,“你有古怪?!?/p>

“沒有古怪,為用膳之前我的行為懺悔,請娘子大人恕罪!”南旭琮笑笑,自己當時脾氣的確來了,實在是萬分的不喜歡去見那個什么皇甫嵐,自己跟她只是名義上有血親的兄妹,但是對于自己而言,這跟沒有是沒有丁點的關系!

原來是指換衣服那事兒啊,還真是夠讓自己氣的,哼!紀無殤輕哼一聲,“罷了?!?/p>

“那就好!”南旭琮笑嘻嘻地上前來迎上笑臉。

紀無殤看著他,立即跳開了去,“嗯,我記得說過的,你今晚睡書房!別忘記了??!”

“額,我也說過寸步不離你,這個,我不想食言?!蹦闲耒π?。

紀無殤搖頭,這要是跟他折騰起來,自己得要跟他哆嗦到什么時候??!罷了,看在他緊張自己,寵溺自己的份上,就再饒他一次。紀無殤打定主意,便點頭,“算了,你趕緊去沐浴吧!”

“好的?!蹦闲耒莻€小樣,紀無殤看著都感覺那像是眼睛發著青光的狼!紀無殤搖頭。讓人撤了飯菜,然后才走進內室當中。

當晚兩人擁著,紀無殤累極了很快便睡著,而南旭琮倒是回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qíng),這幾天的變故太多,皇甫炫成為太子是好事,但是這皇甫嵐為何會來到自己這府上是個問題。還有,北宮珉豪兩兄弟的事(情qíng)還沒有解決。對,就是只剩下西域王的事(情qíng)了。這是南旭琮所擔心的事(情qíng)。

翌(日rì)清晨的時候,南旭琮醒過來,就聽到外面的信號聲,他看著紀無殤沒醒,立即下(床chuáng)披衣走了出去。

“爺,您的信?!饼徯g恭敬地呈上一封信。南旭琮點頭,拆開之后看了看?!跋氯グ?!一切還是盯著莫要輕舉妄動?!?/p>

“是?!?/p>

“將這封信交給太子?!蹦闲耒龔淖约旱膽阎腥〕鲆环庑艁?,這是自己昨夜寫的書信。

術應下立即拿著書信就轉(身shēn)走了出去。

南旭琮看著天色,這天還是有些早的,就讓紀無殤多睡一會兒,然后再一起去底是怎么回事就好了!

剛想要回屋里,但是卻耳邊有了一絲的風聲,南旭琮側頭,暗影從黑暗處單膝跪下,“爺,太子(殿diàn)下給您的書信?!闭f著立即呈上一封書信來。

南旭琮眸子微冷,自己的書信估計還沒有到皇甫炫手中呢,他就這么快給自己書信,這是讓自己滾呢還是要留著自己幫他做事?

拆開,速度瀏覽了一下。

啞琴,九曲天宮。

南旭琮眸子微沉,他的手揚了揚,“下去吧!”

“是?!?/p>

南旭琮拿著這剛剛接收到的這兩封信,捏在手中,搓了搓,最后還是用內力碎成粉末。

沒有一絲的留戀立即走進內室當中。

紀無殤此時還在(床chuáng)上睡著,那姿勢甚是安詳,錦被下的小臉磨蹭著埋在被窩當中,讓南旭琮看著嘴角都不(禁jìn)揚起弧度來。

南旭琮走到她(床chuáng)邊,想著更加近距離去看她。但她卻是輾轉了一下(身shēn)子,很習慣地就像是要去抱一抱南旭琮。

南旭琮見狀立即翻(身shēn)上(床chuáng),她恰好的將手放在他腰間,磨蹭著立即將(身shēn)體靠前去,找個束縛的位置繼續睡。

南旭琮看著她,笑意始終堆在臉上。怎么看她,都看不夠。

他將她的劉海輕輕撥弄了一下,然后才更加認真看著她的臉。

紀無殤的手放在他腰間,也是極為的不安生,興許是夢見什么事兒了,便將南旭琮腰間的里衣給抓著,還扭了扭。

這讓南旭琮哭笑不得,這個小女人的(性xìng)子,還不是一般的可(愛ài),真是讓自己都蜜到心里去了。

紀無殤只感覺周圍呼吸的都是極為好聞的香氣,而且,自己抱著的是令自己安心的男人,不(禁jìn)嘴角微微笑了起來。

南旭琮看著她在睡夢中的笑容,心中比任何時候都要高興。她連在睡夢中都能笑,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qíng)??!

他將手放在她的腰間,將她拉往自己的懷中,安心地閉上眼睛,聞著她的發香,倒是感覺順暢,又舒心。

太陽都已經投入窗子里,暖暖的,紀無殤才慢慢醒過來,她睜開眼睛看著南旭琮,見他此時閉上眼睛,像是熟睡沒有醒來的樣子,那嘴角的弧度讓她感覺一陣的暖意。

心(情qíng)甚好,紀無殤抱緊了他的腰,南旭琮動了動,也將手放在她的腰際。

紀無殤抬頭看著他,“琮,你醒了?”

旭琮聲音有些慵懶,表示著他的滿足。

紀無殤聽著笑笑,將頭埋在他的(胸xiōng)膛里,“什么時辰了?”

“巳時中北京時間1旭琮道。她總是很喜歡靠在他的(胸xiōng)膛中,然后問他時辰,而從來都不會扭頭去色。

而她的反應通常都是驚訝,然后迅速地要起(床chuáng)。

果然,紀無殤聽著萬分地驚訝,一下子就從(床chuáng)上坐起來,“這么晚了?我還要去看看七公主呢!”

“不必看她,我已經派人好生照顧的?!蹦闲耒π?,他的意思是,無殤,你盡管安心睡,喜歡睡到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只要在自己的懷中,怎么都行。

“不行,若是我這么晚了還沒有起(床chuáng),被她傳了出去,我是沒有婦德的?!奔o無殤立即翻(身shēn)下(床chuáng),然后找來紗衣穿上,“做妻子的要勤勞,我倒是懶了,府上的人不說我,可是這有七公主在府上,若被父皇知道我如此懶惰,恐怕要說個一二?!?/p>

“我就說,是我拉著你繼續睡的,是我(允yǔn)許的,是我慣著的寵著的,他們如何著?”南旭琮笑笑,慵懶從(床chuáng)上起來。

紀無殤回頭看了他一眼,笑道,“哪里有你這般說的?”

“若是如此還不夠,我就說,你在養(身shēn)體,所以不得不睡?!蹦闲耒?,“有我準許,他們能說個不字么?”南旭琮一副我的女人我寵著的樣子,下(床chuáng),上前來。偉岸的(身shēn)軀((逼bī)bī)近紀無殤,紀無殤看著他微微敞開的里衣,露出精瘦的腰(身shēn),有幾塊小麥色的腹肌,臉遂低下頭來。

南旭琮輕笑一聲,而紀無殤更是臉上羞紅,轉(身shēn)拿他的袍子才上前去,“給你穿衣?!?/p>

他倒是將從她背后擁著她,將頭靠在她肩膀上,“紀無殤,我(愛ài)你?!?/p>

紀無殤一怔,她轉過頭去,看著他,“怎么了?”

“沒事?!蹦闲耒π?,自己不過是在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跟她在一起的時間而已,該說的一定要說,自己害怕的就是有些話來不及說。

“不要多想?!蹦闲耒谒呌H了親,抬頭看了看天色,的確應該要出去了。

“我要去九月樓,你跟我一起去么?”南旭琮將她的(身shēn)子放轉過來,雙眸對上她。

“那就去吧!”紀無殤笑,既然他邀請自己,自己怎么好拒絕。而且,這府上的事(情qíng)也不是特別多,嗯,主要是主子少的緣故吧,對了,還有一個七公主在這里!

“可是七公主她……”

“不礙事,就讓她躺在那里好了,我會向父皇稟明一切的?!蹦闲耒H了她櫻唇一下,“這些事(情qíng)很簡單的?!?/p>

溫暖的話語,柔和的俊臉,微笑的黑眸,淡淡的蘭花草香味。

紀無殤心中甜蜜,但還是掙開他的懷抱,“我幫你整理?!闭f著帶著一分的羞澀上前踮起腳尖,為他扣上里衣的扣子。

他淡笑,站著宛若天神,她微笑著認真為他整理。

為他穿上袍子,然后束上銀色腰帶。他的目光始終流連在她的(身shēn)上,臉上幸福又滿足。

他真的好俊。長衫似雪,墨發烏黑長垂落雙肩,鳳凰玉簪插云鬢,高(挺tǐng)的鼻梁,薄唇恰到好處,帶著絲絲(性xìng)感(誘yòu)惑,微微翹起。(身shēn)高臨風,如今一站,已經傲國傾城。

紀無殤笑了笑,南旭琮手放在她的腰間,然后一同走了出去。

終還是抵不過紀無殤的話,南旭琮還是陪著她去了客房那邊,看了一下皇甫嵐。

皇甫嵐倒是萬分的感覺到歉意,“四皇兄和四皇嫂,你們若是有事(情qíng)要去忙就去吧!嵐兒哪里都不去,就在這里好好待著?!闭f話間,睫毛長長,上下動了動,倒是惹人心弦。

但南旭琮很冷,面若冰霜就站在那門邊,像只柱子似的在等紀無殤,紀無殤倒是好(性xìng)子,上前去,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沒事的,你好好養著?,F在感覺腿還疼嗎?要不要讓我看看?”

“還是不必勞煩四皇嫂了。嵐兒不疼?!被矢寡凵窨聪蚣o無殤,然后又看向南旭琮,南旭琮面色冷峻,“若是不疼,那就送七公主回宮吧!宗王府招待不周,恐怕父皇會責怪?!?/p>

“都是嵐兒不好……”皇甫嵐說著眼淚又流下來了。

紀無殤作勢瞪了南旭琮一眼,嗔道,“看你,又嚇著七公主了?!?/p>

南旭琮不說話。

紀無殤笑笑然后安撫道,“七公主,你莫要聽他的話,你啊,就好生地先休息幾天,等到(身shēn)子好了,再回宮去吧!”

“謝謝四皇嫂?!被矢剐Φ?,眼神看向南旭琮,然后又轉了眼珠子看向紀無殤。

紀無殤低頭看了一下她,輕輕拍了她的肩膀,然后看著她的腿。

的確沒有好轉。

紀無殤起(身shēn)來,“真是抱歉,我和四(殿diàn)下還有些事(情qíng),恕先不陪你?!?/p>

“是嵐兒麻煩了,四皇兄和四皇嫂有事兒就趕緊忙去了吧!”皇甫嵐眼神看向南旭琮,南旭琮臉色依然冷,但是他看著紀無殤前來,倒是嘴角揚起笑意,攬著她的(身shēn)子就走了出去。

皇甫嵐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嘴角揚起一分諷刺的笑容。

紀無殤和南旭琮直接到了九月樓中,南旭琮留著紀無殤在七樓,而自己倒是直接就到了樓下去。

南旭琮此時到了樓下的密室當中,北宮珉豪早已經在那里等著了。南旭琮看著立即上前去,但當看到他臉上那疲憊的樣子的時候,黑眸沉下,“怎么回事?”

“我去找西域王了?!北睂m珉豪喘了喘氣,南旭琮此時才發現他像是受了重傷!

立即就探上他的脈搏,北宮珉豪輕微喘氣,臉色有些煞白,“沒事的,就是要歇息一個月?!?/p>

“真是該死!”南旭琮咒罵看著他,“你沒事去招惹他干什么?你的(身shēn)子還不夠慘嗎?你以為他當真還當你是兄弟?他將你揍得如此的慘,你還敢去找他!你這是自己找苦頭來吃!”南旭琮怒目看著他,“還好沒有傷及肺腑,看來,他還真是夠手下留(情qíng)的!”

“我說我不想參與你們之間的爭斗中去,他就將我武功也廢了?!北睂m珉豪臉色有些慘白,“我想請求他放了絕世和慕辰公主,但是他不肯,所以我和他交手?!?/p>

“原來如此,那你可是打聽到了他們在哪里?我會幫你?!蹦闲耒浪ㄈ粫驗槟承┦?情qíng),罷了,其實也(挺tǐng)好的,北宮珉豪本是個局外人,廢掉武功,也不必讓他怎么樣去冒險,也算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看來依云上城對他還是念及一份(情qíng)誼的吧!

“絕世和慕辰公主應該就在地下宮(殿diàn)當中,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入口,若是你有能力,你幫我去尋找一下!”

“地下宮(殿diàn)?”南旭琮驚訝,“在哪里有什么地下宮(殿diàn)?”

“就在山腰的地方,離這里也不是很遠?!北睂m珉豪此時站起來,然后撐著(身shēn)子從一邊書架子上拿出一張地圖來,放在桌面上打開,手指了指,然后放在皇城中后山處的一個空地上,“大概是這個位置,就在這官道這一帶?!?/p>

南旭琮眸子瞇起,“好,我會派人去搜查這個地方的?!?/p>

“一定要隱秘,西域王極為敏感,若是知道你的搜查,他肯定會將那一帶全都弄錯亂。你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你的意思是讓我走一趟了?”南旭琮看著他,但是想想,他們兩兄弟可是為了自己做了很多事(情qíng),而今現在弄成這樣,的確是自己的責任,“我一定會去,就在這幾天?!?/p>

“好!”北宮珉豪聽著才點頭。

“我給你開一些藥方,還有,這幾天你就回去你那里吧!我會聯系你的?!蹦闲耒戳艘谎鬯?,“你現在還是不適宜太勞累?!笨此臉幼涌隙ㄊ俏涔Ρ灰涝粕铣菑U了之后還繼續去找那個所謂的地下宮(殿diàn)的入口。

南旭琮搖頭,提筆立即寫下一個藥方。

吹干了然后疊起來想著要給他,卻是發現北宮珉豪已經趴在那桌面上睡著了。

南旭琮眉頭微皺,他想了想,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顆藥丸來,極為小心地打開,露出里面的更加精細的藥丸。

點了北宮珉豪的(穴xué)道,扶著他,南旭琮將藥喂入他的口中,還傳了一些內力給他,“你還是好好地休養吧!你太累了?!?/p>

“你不必擔心,我一定會讓絕世和慕辰公主安然無恙回來?!蹦闲耒唵螌懥艘环庑?,然后塞入到北宮珉豪的懷中。

招手立即有暗影立即落下。

“將二爺扶回去,讓他好生休息,你們且都看著他,不許他到處亂走了?!蹦闲耒戳艘谎郾睂m珉豪道。

“是?!?/p>

“這是藥方,每(日rì)定要盯著他吃藥?!蹦闲耒龑⒅匦鲁瓕懙乃幏饺拥桨涤笆种?。

暗影接過,“是?!?/p>

南旭琮看這暗影扶著北宮珉豪通過密道走了出去,才立即走到七樓去。

紀無殤一個人在樓上甚是無聊,此時聽到腳步聲,立即跑到門的那邊去,“琮!”她一聲欣喜立即開門。

但立即被上前來的人捂著嘴巴和鼻孔!頓時,紀無殤不得半分掙扎已經被蒙暈了過去!

幾個人甚是快步上前,將紀無殤綁著塞入到一個大的布袋中。有一人扛著立即就要走出去。

恰好此時,紅飛和翠舞一人端著茶,一人端著點心倒是敲門進來!

“四皇妃?!奔t飛和翠舞兩人推開門。

------題外話------

明天開始,是大繼續,大概持續幾天。字數會多一點,更新時間會晚,看時間吧,么么噠若是二更,會標明的。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股票推荐王新专业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 泳坛夺金直选如何好中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安徽合肥配资网 2020海南环岛赛 河南11选5第27期 赌博上头控制方法 七星彩排列7走势图 买一千块股票亏了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