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紀氏無殤巧計奪解藥! 精彩二更!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6922

章節名:293 紀氏無殤巧計奪解藥!精彩二更!

293。紀氏無殤巧計奪解藥!精彩二更!

當紀無殤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這華麗衣裳的時候,抬頭看著面前的穆爾斯,“你讓我穿上這服飾,然后在霓霞(殿diàn)等他?”這是什么意思?他難道不知道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嗎?跟自己玩這樣的把戲?

紀無殤心中依然的怒氣隱忍著。自己要的是他的命,是他的解藥!自己要救的是自己的夫君南旭琮!

“這個,是王的意思,請夫人穿上后,穆爾斯帶您去霓霞(殿diàn)?!蹦聽査股α松︻^,揮手,侍女立即上前,手中捧著那宮裝。

紀無殤看了看天色,不再多想,上前去,拿過那宮裝,“你們下去,我自己來就好?!?/p>

……

依云上城是滿心期待的,他從來沒有像今(日rì)那樣如此的歡樂,這可以比得上當初凱旋戰勝歸來的那種興奮!

不知道她是如何?依云上城腳步不(禁jìn)加快,然后走入這宮(殿diàn)當中。自己的心竟然還能夠跳動得如此的快!這是她,只有她才有這樣的魔力!

這一次,自己是不會讓她離開了!自己有著足夠的籌碼,有著足夠的資本!

此時紀無殤就坐在那桌旁,她看著自己這(身shēn)衣裳,只感覺一種別扭。竟然是這么繁重,比自己入宮的宮服還要重還要繁瑣!那頭上的發髻……比當初戴在頭上的鳳冠霞帔還要多!壓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斷了!這是西域的服飾嗎?怎么跟自己在入宮的時候看到的不一樣?

紀無殤閉上眼睛,忍,自己就忍!忍過這一會兒,等拿到解藥,自己就可以返回去!

此時,卻是聽到一陣的腳步聲,紀無殤緊張起來,是他來了!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飾。這服飾可是讓自己穿了好一會兒才穿上的!但是總感覺松松垮垮的,若是一扯……紀無殤不敢想象下去,將第二條腰帶綁好。

這不能夠說她敏感,防患于未然是一定的,而且,這是有目的的!這一場惡戰,自己一定要把握好!

依云上城將珠簾掀開,這霓霞(殿diàn)是他按照大夏周朝的風格設計,盡量去迎合她的心中所想而設定的,依云上城可謂是花費了不少功夫。

他走進去,他想象過很多種她面對自己的場景,他很期待看到她那第一眼,可是就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紀無殤站在那里,目光清冷,直直地就看向依云上城。

依云上城笑了笑,這樣其實也(挺tǐng)好的。

此時看著紀無殤穿上那宮裝,冰肌玉膚,那輕盈的百褶散花裙是淺紅色,琉璃如煙似霧的裙擺卻是別的淡青色,而那腰帶倒是五彩斑斕了,發上,編了好些的辮子,自然垂落在肩膀上,合著其他及腰墨發,倒是有著別樣的柔美。朱釵點綴,鳳凰玉簪依然插在云鬢中,襯得她越發的美輪美奐。

那明眸,像是一汪清泉,顧盼流轉間帶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誘yòu)惑。

他知道她很美,但如今看著她穿上這西域宮裝,卻才發現,這當屬是仙子下凡。

紀無殤看他上前來,此時依云上城穿著的是金絲黑絨長袍,烏黑長發被紫墨色緞帶低低地束在腦后。(身shēn)材頎長,腳下黑色蛟龍靴,那雙耳,戴著那宛若手鐲大小的銀色權勢耳環。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周(身shēn)散發的是那絕非善類的氣息。

他此時竟然是淡笑,那么的恬淡!

他走上前去,“孤王早就知道你會來的?!?/p>

“交出解藥?!奔o無殤也是開門見山,“你竟然用這樣下流卑鄙的手段,真是枉為西域王!”

紀無殤見他繼續上前來,不(禁jìn)向后退去,但是當想到自己是來拿解藥的,立即也上前幾步,“如果你們要是決斗,你們大可約定個時間,而不是想出這樣的方法來算計他!”

“孤王就是喜歡讓他受盡折磨而死,難道你不覺得這是很痛快的事(情qíng)嗎?”依云上城看向紀無殤,“無殤,你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孤王會好好待你的?!?/p>

“你妄想!”紀無殤見他不能夠討論,心中憤恨,“你知道我來這里的目的,你若是不交出解藥來,我就跟你拼命!”說著立即就從發髻中拔出一支金簪,上前去就抵在他的喉間。

可是他卻一丁點都不在乎!他淡笑,“動手?!?/p>

紀無殤一怔,“依云上城!”她咬牙,這個男人,自己越發的看不懂他,越發地奈何不了他!但是自己就是任由著他這樣來?真的是沒有一丁點的辦法了?

“叫,你叫,孤王的名字只有你一個人可以叫,你說,好不好?”依云上城看著她,眸子(陰yīn)冷,但是卻眸子底下有著一絲的暖意!

紀無殤卻沒有看到。

她將金簪刺入一分,“你當真不怕我殺了你?”

“殺了孤王,你也不過是陪著孤王死,孤王何樂而不為?”依云上城邪魅一笑,“而南旭琮,會繼續痛苦下去,他會一直受著無盡的折磨,然后才死去!”

紀無殤看著被他氣得牙齒癢癢,但就是毫無方法!

依云上城看著她,手伸出來然后要將她的金簪拿開,但紀無殤卻是立即就將金簪拿著抵在自己的喉間,“既然如此,我就死吧!反正他活不了我也不想活!”紀無殤說完就將金簪要刺入!

依云上城驚訝,快如閃電立即就握上她的手!那金簪刺入依云上城的手中,紀無殤眸子很冷,看著他,想著要拔出金簪來,他就是狠狠地抓著!

“放開!”紀無殤冷道。

“松開!”他冷哼,氣勢一丁點都不輸于她。

那血倒是漸漸地就掉落在地上,紀無殤看著他,還是忍不住將金簪放開,她向后退去,眼神有些難以置信,但也同時明白,他還是緊張自己……

自己還有一拼的機會!

紀無殤深呼吸。

他狠戾看著金簪,一把就將金簪就拔出來,放在左手處,“你總是那么喜歡這些東西,總是喜歡那這些東西來威脅孤王!”

“如果你不((逼bī)bī)我,我是不會這樣做的。你不懂我,依云上城,你何必這樣?”紀無殤看著他,“你借我的手殺了盤藥老人,然后又殺了我師父崔大夫和鬼醫,你到底想著要怎么樣?”紀無殤說著眼淚不(禁jìn)流下來,“你讓我一輩子都生活在那種無盡的深淵當中!”

依云上城眸子沉了沉,他上前去,“那些人傷害你,孤王不過是替你鏟除罷了!孤王曾經說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在故意安排而已!既然之前孤王沒有說完,那么現在孤王就將所有的事(情qíng)全都說完!”

“我是不會聽你的?!奔o無殤搖頭,“你給我的那些傷害,我都一直記著。是,就算是他們將我算計,但是,我就是(愛ài)他,這種感覺,你,無法體會!”

依云上城聽著眸子黑沉,他看著紀無殤,腳步上前去,“孤王曾經認為,你是何等的聰明,可是而今看來,你竟然甘愿被他們蒙蔽!”

“甘愿又如何?”紀無殤冷笑,“這一切難道就這么重要嗎?我想著他好,就是這么簡單,我能感受他的(愛ài)他的(情qíng)義,我和他曾經約定共同生死,約定度過今生,來世也要在一起!難道你讓我認為那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的幻想?”

“那是他的手段而已!”依云上城聽著紀無殤的話,整個人都氣得頭發都快要豎起來,“什么今生,來世,都是狗(屁pì)!”他氣憤地看著紀無殤,“我告訴你,你和他今生就到此結束!他們想要你的命,我就要了他們所有人的命!紀無殤,我要讓你親手血刃南旭琮!”

“你,你說什么?”紀無殤聽著萬分地驚訝,下一秒,卻是恐懼!

他上前來,眸子不知何時已經變得血紅!紀無殤看著他,“不要過來!”

“孤王一直在隱忍,難道你就不懂?你要讓孤王怎么樣才能夠讓你相信?你難道就不知道這一切的都是真相,為何,你就是不肯信我一次?”他的語氣是如此的冰冷,但是到了最后,卻是如此的軟!

紀無殤看著他,“我知道的就是我感受的……西域王,我紀無殤從來都沒有求過你,這一次,我求你,求你放過他……”紀無殤說著上前去,一下子就跪在他的面前。

依云上城居高臨下地看著紀無殤,她的頭此時垂得低低的,可是他就是這么的冷!“不可能,孤王等你想一想這所有的一切?!彼D(身shēn),看著紀無殤,“你終究會和孤王并肩走在一起,然后共同對付南旭琮。這是天注定的事(情qíng)。誰也改變不了,我的魔尊陛下?!?/p>

我的魔尊陛下……

紀無殤全(身shēn)打了一個冷顫,她抬頭看著依云上城,然后從地上站起來,“你,你剛剛說的是什么?”

“孤王說,你終究會和孤王并肩站在一起,你,會成為孤王的王后?!币涝粕铣亲旖巧蠐P,“孤王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讓你慢慢考慮!”

“不是這一句!”紀無殤大聲喊道。

“我的魔尊陛下?!彼藭r才注意到這樣的一句話來,他興奮的眸子看著紀無殤,“是不是很意外?”

“你撒謊!”紀無殤幾乎是尖叫起來,“不是的,不是的!”怎么可能有什么魔尊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會接受這樣的事實的?!币涝粕铣谴藭r冷笑,“孤王應該還告訴你,南旭琮,就是戰神,你們,終究會針鋒相對!你們之中只有一個能夠活下來,而孤王,肯定會幫你的!南旭琮,必死無疑!”

“他想殺你,孤王就先拿了他的命!”依云上城看著紀無殤,“你放心,孤王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依云上城看著外面,“傳聞的魔尊每到十五月圓之夜,就會吸(允yǔn)人的鮮血以解決滿(身shēn)的折磨和痛苦,孤王一切都可以滿足你?!?/p>

“不是!”紀無殤大聲朝著依云上城一吼,“你騙我!你有什么證據?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

“你的脖頸后,有一朵血蓮,現在已經綻開,這就是最好的證據。無殤,你不必害怕,孤王一直都站在你的(身shēn)邊!孤王奪得天下給你,就是滿足你所有的要求!誰膽敢對你不敬,孤王讓他永世不得超生!你想做何事,孤王就陪著你!”

紀無殤不想聽他說話,捂著自己的頭,她幾乎是沖到一邊的梳妝鏡前,然后將自己衣裳給解開一點點,她扭轉頭去,果真是看到一朵綻開的血蓮就在自己的后脖頸處,竟然開得如此的妖艷!

紀無殤只感覺自己的頭部很重,重得已經壓在自己的頭部中,無法呼吸!她的眼神有些渙散,她想起自己曾經和他一起聽說過戰神和魔尊的故事,自己和他算什么?這是第幾世?自己和他終究會拔刀相見?

紀無殤不敢想下去,她現在要的就是南旭琮活過來而已,別將這么多事(情qíng)講給她聽!什么亂七八糟的那些事(情qíng),自己一點都不感興趣!

“你滾?!奔o無殤將衣服給掖起來,然后??吭谧琅?,失魂落魄一般跌坐在凳子上,“我不會相信你的,你說的從來都沒有一件是真實的!你滾,給我滾!”紀無殤整個人幾乎要奔潰,所有之前的計劃,都被他這突然的一席話沖走了,剩下的,全都是思緒紊亂!

依云上城看著她的樣子,走上前來,“他一直隱瞞著這一切,就是先利用你對他的感(情qíng),然后慢慢引(誘yòu)你進入他的圈子,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了嗎?這天底下,能夠和我們抗衡的,就只有他南旭琮,只要我們聯手,我們肯定能夠將他和皇甫炫殺死!到時候,孤王統一這大陸所有的一切,你,是獨一無二的我的王后!”依云上城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紀無殤立即將他的手甩開,“你不要碰我!”她看著他,忽而笑起來,“你編纂的這個故事很不錯,但是我是不會信的!你出去,立即出去!”紀無殤玉手立即就指著門口的位置!

依云上城看著她,嘴角笑了笑,“那你就好好想想,明(日rì)就是冊立大典,你好生休息!”

“冊立?慢著!”紀無殤立即站起來,“依云上城,你說什么冊立?”

“冊立你,紀無殤為孤王的王后!孤王已經賜了你一個全新的名字,你的名字是靈?!彼f著立即就笑了起來!

靈。不生不死為靈……

紀無殤眸子里露著怒火,“你說什么靈?我說過,我是南旭琮的人,即使死了,那也是他的鬼!我是不會參與你什么冊立大典!你的王后,不會是我!”

“那這是什么?難道是孤王誤會了?不,不是誤會!”依云上城說著將自己雙耳的權勢耳環摘下,“孤王曾經交給你一只,而今,你帶回來了,這說明,這姻緣是天注定的!孤王勢必要迎娶你為王后!你就好好地準備吧!”依云上城說著立即就將其中一只放在紀無殤的梳妝鏡前,然后就走了出去。

紀無殤呆坐在那里,一直坐了很久,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辦。這一切都是真的嗎?自己和南旭琮,就是這樣算一輩子?自己有多少事(情qíng)是不知道的?他有多少事(情qíng)是隱瞞著自己?他說,(愛ài)自己,很(愛ài)很(愛ài)。

但是現在呢?這是真相?不,自己一定要找到他,自己要親口問一問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現在……紀無殤抬頭看向梳妝鏡,不行,就算依云上城說的是真的,那自己還是要照著自己原來的計劃去做!依云上城想著要天下,這是他自己的野心而已,跟自己無關!

他令自己的心背上罪惡的譴責,他殺了自己的師傅和鬼醫!自己應該替所有死在他手下的人討回一個公道來!

“琮,你等我,我說過,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紀無殤站起來,“等我回去,我們一定要好好談談?!?/p>

此時紅飛和翠舞兩人正偷偷地躲過西域王宮中的所有侍衛和侍女,看著是宮(殿diàn)就鉆進去看看。周圍都是好些的古怪的東西,這讓她們都不敢靠近!

當下又不知道該如何辦,所以紅飛翠舞兩人商量著還是去了紀無殤的霓霞(殿diàn)。

紀無殤出來讓她們進入到這(殿diàn)內。

“怎么樣?”紀無殤看著她們,(情qíng)緒已經穩定下來了不少。

“宮中有很多地方,奴婢不敢隨意走動……”紅飛略感歉意地看著紀無殤。翠舞也是點頭,“奴婢們看到有很多古怪的東西,甚是驚訝,也甚是感覺恐怖,所以,奴婢們拿捏不下,只能是來稟告給您聽聽?!?/p>

“嗯,哪里是古怪的?”紀無殤眸子瞇起,越是古怪的地方自己越是要闖一闖!他依云上城不是煉了很多蠱毒嗎?自己就是要一個個都去毀掉!免得他往后再利用這些什么蠱毒來害人!還有,就是要找一找那些蠱毒,看看有沒有解藥!他不給,自己就去找!

紀無殤記起來南旭琮中的貌似是什么噬心蠱,自己一定會找到解藥的!等找到之后立即就回去!

“你們都小心吧!我會讓西域王交出解藥來的,到時候,一切就拜托你們了?!笨o無殤說著看著她們,自己得要趁著夜色去闖一闖!

紅飛和翠舞兩人點頭,“是?!?/p>

紀無殤揮手,“你們就下去吧!我這里不用你們服侍了?!?/p>

而這個時候,倒是從外面走進一名侍女,“阿奎那側妃到!”

紀無殤怔了怔,這自己才剛剛來沒多久,依云上城(身shēn)邊的那些女人就一個個的要趕著來跟自己來個下馬威?自己倒是沒有跟她們搶什么男人呢!還是自己明(日rì)要冊立為王后的事(情qíng)給她們知道了?

紀無殤趕緊示意讓紅飛和翠舞下去。

她們剛剛從另外的地方離開,珠簾就被人撩開了,紀無殤看到一個穿著妖嬈的女人走了進來,她高傲地進來之后,雙眸就看向紀無殤,上下打量。

紀無殤也是看著她,狹長的眼角鳳眸、朱唇粉臉,眉目有神,(身shēn)姿姣好,是個活脫脫的大美人。

阿奎那看著紀無殤,眸子里閃過一絲的驚艷,心中道,怪不得王會命令讓穆爾斯護送入宮,原來竟然是如此的美麗!莫說男人看了喜歡,連自己作為女人,看著也自愧不如,若是再看多幾眼心中生出愧疚之心來,說不定就要去自殺了!

紀無殤上前去,“民女參見側妃娘娘?!?/p>

既然已經來了,就要看看是敵是友,若是可以,說不定可以幫助自己做一些事(情qíng)!人,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

阿奎那看著紀無殤,“請起?!毖哉Z軟綿綿,倒是跟西域那豪放的風格有點不一樣。

紀無殤起(身shēn),“謝謝娘娘?!?/p>

“你是王明(日rì)要冊立的王后,我來看看,只是想問問你,有什么需要讓我幫忙?!卑⒖堑故钦f出這樣的話來。

紀無殤聽著有些驚訝,但下一秒已經明白,這些女人,心機比大夏周朝的女人少不了多少!或者手段會更加讓人咋舌!

紀無殤行禮,“民女不想成為西域王的王后,請側妃娘娘跟王說一說,民女已經嫁人半年有余?!?/p>

阿奎那聽著臉上煞白,“你,你說什么?你已經成為他人婦了?”

“是的,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尋找蠱毒的解藥好為我夫君治病?!奔o無殤看著她的臉色,心中猜測她的心思,重新跪在她的腳下,“娘娘,我夫君不小心中的是王研制的噬心蠱,請娘娘幫助民女,民女拿到解藥之后,會即刻離開?!?/p>

阿奎那聽著心頭一怔,“噬心蠱,這只有王才有的解藥,我恐怕幫不上你?!?/p>

“那,娘娘可是知道王平時煉蠱的地方?民女想去看看?!奔o無殤道,“民女識得一些醫術,想去王煉蠱毒的地方看看,民女一定不會亂碰王的東西,民女只是想著拿到解藥然后好給民女的夫君治病?!奔o無殤說著眼淚就流下來,那凄慘的樣子倒是讓阿奎那都感覺心中(愛ài)憐。

“我可以告訴你,王煉藥的是那個地方,但是你一定要小心,不能夠讓王看到?!卑⒖强粗o無殤,她要是真的是已經嫁人了,那么自己就不必擔心這么多了,自己出了這個宮(殿diàn)之后,自己一定要讓人趕緊將這個信息說出去,不然,要是王真的要冊立這個已婚的女人為王后,西域百姓全都會譴責依云上城的!

紀無殤點頭,“謝謝娘娘?!?/p>

“你給我記住,你說過的,如果找到解藥,你趕緊給我滾出王宮!”阿奎那看著紀無殤,眸子頓時冷了下來。

紀無殤點頭,“一定一定?!弊约汉薏坏矛F在就拿了解藥走出這王宮回到南旭琮的(身shēn)邊!

到底真相是怎么樣,自己肯定要知道全部!

阿奎那從紀無殤那辭了出來,直接就走向自己的宮(殿diàn)當中。她此時的心中可是萬分的興奮!自己一定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既然那個女人不想成為王的女人,那么,自己肯定要成全她!自己寧愿用一些手段,也要讓紀無殤這個女人滾出王宮!即使是利用大臣和百姓,都要讓西域王不能夠冊立那個女人為王后!

她腳步輕快地返回自己的宮(殿diàn),她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侍女,道,“你門在這里等著?!?/p>

“是?!睅讉€侍女就站在原地。

阿奎那點了燈,然后快步走進內(殿diàn)當中。

但沒想到的是,當進入到內室的時候,這宮(殿diàn)中所有的燈全都滅了!

阿奎那驚了驚,“來人……”

“側妃可是好久才回來??!讓孤王好等?!眳s不想,話未曾說完,就聽到里面一聲冷冷的聲音。

但這對于阿奎那而言,是天大的欣喜!這是西域王??!是她們可遇不可求的王!他雖然迎娶了兩名側妃阿奎那和娜迦西,但是他從來沒有碰過她們一絲一毫!即使是話,他都不會多說兩句!可是今天,他竟然來到阿奎那這里!

自己有希望了!

此時侍女在外面行禮,“娘娘?!?/p>

“下去?!币涝粕铣谴藭r卻是冷道,代替了阿奎那說話。他大手一揮,頓時那些燈光全都給亮了起來!

外面的侍女驚訝的不得了!西域王竟然出現在側妃的宮(殿diàn)當中,這是在說明,西域王開始寵幸側妃了是嗎?西域從此有繼承人了!

侍女們心中歡喜,立即下去不敢再打擾。

阿奎那看著依云上城,心中別提是多么高興!她想了想,立即就上前去,“王?!?/p>

依云上城眸子冷冷,見她靠上前來,立即一揚手,頓時,阿奎那感覺到自己全(身shēn)都開始發癢!她立即去抓癢,“王,王……”那眼淚立即崩了出來,自己做錯了什么?他竟然這樣就給自己下蠱毒了?

“你去了霓霞(殿diàn),跟她說了什么?!币涝粕铣怯行┿紤械匦镑瓤戳怂谎?,任隨著她去搔抓自己的肌膚。

“臣妾,臣妾去霓霞(殿diàn),是想問問未來的,未來的王后有什么需要,臣妾好去置辦!”阿奎那只感覺自己全(身shēn)都癢得要死!只要自己去瘙癢,會暫時解脫那種折磨,但是撓了那邊之后,這邊又立即癢了起來!這種感覺,就是折磨!

“就是這樣?”依云上城看了她一眼,“你這個蠱,叫做癢蠱,若是不講出真話來,孤王會讓你一直癢下去,直到死為止!”

依云上城說著一揮袖子,將一塊鏡子扔到阿奎那面前。此時阿奎那已經坐在地上,整個人都狼狽不堪!

她慌亂地抓著自己(身shēn)上癢的地方,聽著依云上城這樣說,整個人都害怕起來,不,應該是驚恐!自己剛剛的時候還以為他是來寵幸自己的,誰曾想到,竟然這是惡夢開始!

她抓過那鏡子然后看了看,起初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但是當放下鏡子之后繼續瘙癢,卻是回想了剛剛看到的那個(情qíng)形!頓時再次抓起那鏡子來照,看到里面鏡子里的那個女人臉上都是血!那肌膚上起著血泡!

“??!”阿奎那一下子尖叫出聲,將那鏡子扔掉,她驚悚地看著自己的雙手,發現竟然全都是血!

“告訴孤王,你跟她說了什么?!贝藭r一個(陰yīn)森的聲音湊上了她的耳邊!

“我,我告訴她,告訴她,你的煉藥(殿diàn)的方向!”阿奎那睜著大大的眼睛,失神地說道。

依云上城紫眸沉下,瞬間已經變成血色!

“該死!”依云上城說著大手一伸,捏上阿奎那的脖頸,咔擦一聲脆響,阿奎那立即倒在地上!終于不癢了!

那大眼睛睜得大大的。

依云上城看都沒看,直接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侍女看著依云上城,全都驚訝行禮。

“阿奎那側妃看不開自殺,給孤王處理了?!币涝粕铣抢涞f了句,腳下立即就朝著自己的煉藥(殿diàn)走去。

那些侍女無不驚訝!

紀無殤換上輕盈的衣服之后,按照阿奎那說的趕緊轉入到宮(殿diàn)的深處去,她看了很多的宮(殿diàn)都有人守著,便躲得遠遠的。

當看到一處燈火依然通明的宮(殿diàn),上面認出的是個“煉”字的時候,紀無殤心中一喜,自己終于找到這個地方了!

只是那里面有好些的侍衛在守著!

紀無殤看了看周圍,現在夜色沉下,是個好時機,而且自己一定要快,不然,依云上城肯定會發現自己來了這里,那一切都不會好受了!

紀無殤看了看的地上,撿起一塊小石頭來,立即置向另外一個方向去,頓時,那些侍衛看著全都警惕跑向那邊去!

紀無殤看著他們走遠,趕緊上前去。

廢了好大的勁兒,紀無殤才推開這宮(殿diàn)的門。

一進去,就感覺里面(陰yīn)森恐怖,這宮(殿diàn)里頭雖然是點著燈,但是總感覺走入了地獄當中!

紀無殤趕緊地再走進去。

這里是好些的架子,紀無殤看著上面的都是一些藥材,這些藥材都是極為名貴的,紀無殤轉(身shēn)繼續走向別的地方繼續查看。

但就在這個時候,卻是聽到里面似乎是有一動物的嚎叫聲。

出于安全著想,紀無殤仗著膽子走進去,看到里面一只巨大的獅子正在籠子里面,走來走去,眼神審視著紀無殤。它看到紀無殤并沒有嚎叫,反而是安靜下來。

紀無殤看了看它,“乖?!彼齽倓傄D(身shēn),卻是看到那獅子的脖頸下有著一個金燦燦的鑰匙!

這通常的書中記載,一些人總是會將鑰匙(套tào)在那些動物的(身shēn)上,那些動物都是極為通人(性xìng)的,可以幫助主人做事。

紀無殤想了想,上前去,那獅子立即聳起全(身shēn)的毛來,口中發出哼哼的聲音,似乎是警告的意味!

紀無殤看了它一眼,還是轉(身shēn)就走人,自己還是趕緊找蠱毒解藥,至于這只獅子,還是往后再說!

她飛快地轉入內室當中,翻看這個,又翻看那個??吹接幸恍┬M蟲正在互相纏繞互相廝殺,或是互相吞吐,紀無殤看著只感覺那種惡心,有的一揭開那蓋子,立即就升騰出那紫色的瘴氣來,嚇得紀無殤立即就將那蓋子蓋上!還好的是,自己事先就已經吃了自己弄的解藥,不然真的是死了!

不過紀無殤有個疑問,自己制作的那些解藥對于依云上城制作的這些蠱毒有用嗎?

但是不能夠多想了。

紀無殤繼續尋找著那些蠱毒,有一些是寫著古老的西域字體,紀無殤能夠根據判斷還能夠看出那到底是什么字。不多時,已經看了很多依云上城曾經煉的蠱毒。

有蛇蝎,有毒蟲,紀無殤看著恨不得立即就將那些蠱蟲和蛇蝎都一把火燒了!

紀無殤想到這里,真的是就這樣打算干!

但就是沒有火把,紀無殤從自己的(身shēn)上找出來好些的毒藥,這一次,就試試以毒攻毒,看看能不能將那些蠱蟲蛇蝎堵死算了!

紀無殤想到這里,將好些的毒藥都倒進那寫蠱蟲當中,頓時,那些蠱蟲有的吃了那毒藥之后,一動不動,有的卻是吃了毒藥更加生猛,竟然將那些死去的蠱蟲也吞了進去!

紀無殤看著趕緊萬分的驚訝,她向后退去,不敢再倒毒藥給那些蠱蟲,她知道,若是這樣下去,恐怕那些毒藥會幫助那些蠱蟲生長!

她重新掃視了周圍一番,看到那周邊自己都已經看過了,但是就沒有找到自己所要的那個噬心蠱!

紀無殤想了想,還是決定立即就去那獅子那邊,她走近去,此時那獅子又站起來,然后走動看著紀無殤。

紀無殤靠上前去,“你的脖子上面掛著的是什么鑰匙?”

獅子只是看著紀無殤,并沒有任何表示。

紀無殤轉(身shēn),背對著那獅子,然后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只瓶子來,這和蒙汗藥差不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將這獅子給弄暈了,弄暈了之后,自己好取鑰匙。

紀無殤拿著那藥瓶子,然后轉(身shēn)看了看這鐵籠子。

她踮起腳尖,然后用自己發髻上的金簪來去開那鎖。

還好著鎖并不難開,一聲清脆的響聲,紀無殤將金簪重新插在自己的發髻里頭。

那獅子看著紀無殤,眼神帶著一絲的兇狠,口中時不時長大嘴巴。而此時紀無殤看到那獅子的(身shēn)后竟然有著一個小鐵箱!

那是什么?

紀無殤眸子微冷,她看著周圍,周圍都沒有東西,自己也不能夠去抓那些蠱蟲或者是毒蛇蝎來給這頭獅子吃,那就只好試試這個了!

紀無殤脫掉自己的兩只繡花鞋,穿著白色的襪子就踩在地上。

她背對著那獅子,將剛剛的那些蒙汗藥灑在那繡花鞋上,然后又挑了一些藥撒上去,自己不要這獅子的命,但若是沒有辦法,就只能夠殺了它!

另外一只繡花鞋也同樣涂上那些藥。

紀無殤轉(身shēn),兩手拿著這繡花鞋,輕輕喊道,“過來,獅子,過來!”

那獅子像是能夠聽懂她的話一般,然后就走了過來,紀無殤一把就將繡花鞋扔出去,“吃掉!把鞋子吃掉!”

那獅子看著有東西投過來,立即上前去,一口就咬著那繡花鞋。紀無殤看著繼續呼喊,“吃掉,乖,那東西很好吃的?!奔o無殤有點汗,自己竟然去騙一只獅子吃自己的鞋子……早知道自己就帶上一些(肉ròu)了!

紀無殤有些無奈地看著那獅子將繡花鞋咬著然后就扔在地上!

“要你吃掉就這么難嗎?我命令你,將鞋子吃掉!”紀無殤看著那獅子,目光錚錚,氣勢((逼bī)bī)人!

那獅子看了紀無殤一眼,沒想到竟然低頭再去咬了咬那繡花鞋,咬了兩口之后,很困難地就咽了下去!

紀無殤看著滿(身shēn)心興奮!她立即就將另外一只繡花鞋也扔進去,“我命令你,繼續吃掉!”

那獅子甚是哀怨地看了紀無殤一眼,還是低頭啃咬了一下那繡花鞋,眸子垂下地還是將那繡花鞋都給吞了進去。

紀無殤感覺不可思議,這獅子肯定是被命令慣了,所以自己現在命令它,倒是聽懂了!

她看著那獅子,“趕緊睡去睡去!”

那獅子興許是因為有蒙汗藥還有各種藥的緣故,沒一會兒竟然倒在地上,而后便已經誰在地上!

紀無殤此時心(情qíng)別提多么興奮,立即推開那鐵籠子的門,然后走進去,輕手輕腳就靠近那獅子。

那獅子看著紀無殤,眼神有些乖巧,但是也保持著一份的溫順。

“不要動,我就拿屬于我的東西!”紀無殤說著伸手去取掛在獅子脖子上的那鑰匙。

紀無殤的心幾乎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她拿出那鑰匙的時候,整個人都出了一(身shēn)冷汗!

紀無殤不敢多逗留,立即去將那鐵箱子就提著出來。

那獅子就這樣眼睜睜的。

紀無殤鎖上那鐵籠子門,然后才轉(身shēn)找了一處比較僻靜的地方。

她此時希望里面是噬心蠱的解藥!

紀無殤將金鑰匙插進去,卻是看到里面有一個小玉盅。

她馬上拿了出來,舉起,卻是看到上面寫著一些字!

紀無殤靠近去看。

噬心蠱!

三個字!

紀無殤心中極度起伏,自己沒有找到解藥,竟然是找到了噬心蠱!

這蠱毒,到底是多么的厲害,竟然要獅子去守著!

紀無殤坐在地上,然后將小玉盅放在地上,她深呼吸一口,才將那小玉盅的蓋子揭開。

卻是發現里面竟然有一只紅色的小蠱蟲在那里慢慢蠕動!

紀無殤想了想,心中已經有了心思。

“還給孤王!”卻是這個時候,忽而在遠處一聲冷漠的聲音炸響這沉默!

紀無殤反而是死死地抱著這小玉盅!

“不要過來!”紀無殤立即看著他,然后起來向后退去,“依云上城,我最后一次問你,你給不給噬心蠱解藥給我!”

“不給!”他此時怒氣上前,“你夜闖孤王這里,竟然是為了找這蠱毒和解藥?”

“是!”紀無殤冷道,“既然如此,你不給我解藥,那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紀無殤說著,立即就將手伸進那小玉盅當中!

幾乎是在下一秒,紀無殤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東西就通過自己的手指尖,鉆入自己的體內!

紀無殤一吃痛,手中拿著不穩,那小玉盅頓時就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可是紀無殤更加痛苦,一下子已經倒在地上!

依云上城萬分驚訝,沖上去一把就抱著紀無殤,“你!你!”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這個傻得極致的女人!

“他承受什么,我就承受什么,你不給解藥,我就這樣也受同樣的折磨,然后,他死去,我也死去!”紀無殤咬牙忍著痛苦說出這話來。

依云上城立即就將她打橫抱起,但是目光落在她的腳上的時候,發現她竟然沒有穿鞋?

心中不能多想,她(身shēn)子弱,是不能經受這樣的噬心蠱痛!

“我給你解藥,而且,要看著你吃下去,讓你吃下去!你一定給我活著,而他,死,一定死!”依云上城簡直是暴怒,他抱著紀無殤立即就轉入到自己的宮(殿diàn)當中!

都是該死的那些人,為何要靠近紀無殤!為何要讓紀無殤進入到這里來!

進了宮(殿diàn),依云上城抱著紀無殤直接就將她放在美人榻上。那些侍女看著無不心中害怕頓時退下去!

此時紀無殤整個人的臉色全都白了,她的手腳都開始冰冷起來。

“我我好冷……冷,好難受……”她哆嗦著,縮成一團,“依云,依云……上上……上城……我……”她已經幾乎不能言語一般,縮著在那里希望能夠得到他的一絲反應。

依云上城看了她一眼,心頭一痛,頓時轉(身shēn)就走入里面去,不多時,就拿著一瓶藥來。

紀無殤抬頭看著依云上城,“我,我要解藥,給他……給他……”

“到死還惦記著他,我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依云上城走上前來,“我要讓你親口喝下!我看他怎么死!”他面容冷峻,滿臉的都是怒氣,打開那藥瓶子,然后就倒在自己的口中,人立即就上前去!

紀無殤看著他傾(身shēn)過來,立即推開他的懷抱,“滾,給我解藥我自己喝!”

依云上城哪里管她如何,一手拉著她就將她拉扯入自己的懷中,薄唇覆上來,紀無殤看著立即搖頭,不讓他弄。

依云上城上前一個翻(身shēn),整個人壓在紀無殤(身shēn)上!

他一手捏著她的下頜,然后整個人親上去!

那冰冷的液體立即灌入紀無殤的口中!

紀無殤牙齒狠心咬上他的薄唇,猛地使出全(身shēn)力氣,手腳并用,將他踢開,而整個人下一刻就側(身shēn),手拿著絲帕捂住口,立即將口中的解藥吐在絲帕上,揪成一團就放入自己的懷中!

依云上城欺(身shēn)而上,立即將她拉過來,卻是看到她的口中竟然有黑血流出!

而看到那美人榻上竟然濕了一片!

“該死!”依云上城咒罵一聲,他翻(身shēn)下(床chuáng),整個人就奔到內室那里去!

紀無殤看著立即從美人榻上爬起來,她要出去!

依云上城瘋了一般立即從內室中跑過來,卻是發現紀無殤竟然奔著要跑出這宮(殿diàn)!

她的腳上還沒有穿上鞋子!

紀無殤此時整個人只靠一分意志撐著,她艱難地推開那宮(殿diàn)的門,立即就跑了出去!

那些侍女看著紀無殤,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qíng)!只能是讓紀無殤跑出去!

紀無殤朝著霓霞(殿diàn)就跑過去,心中念著,只希望紅飛和翠舞能夠過來接應自己!

依云上城整個人簡直是要被她氣瘋了,看著人不在,大步已經邁著向前!

“趕緊給孤王抓住紀無殤!”他大聲命令!

紀無殤一把就推開霓霞(殿diàn)的宮門,紅飛和翠舞兩人不知道紀無殤怎么了,立即上前去,“夫人!”

“趕緊將這個交給皇甫炫,一定要交給他!里面有解藥!”紀無殤說著立即就將絲帕交給紅飛,“你們趕緊走!現在就走!”

紅飛和翠舞看著紀無殤慘白的臉,還有她的一頭的松垮的亂發,腳下也沒有鞋子……

“夫人,您……”

“趕緊走!”紀無殤知道依云上城就要追來了,立即就將她們推開。

紅飛和翠舞聽著,咬牙,立即轉(身shēn)就朝著里面走去。爬了窗子立即就離開!

紀無殤一下子支撐不穩倒在地上,而依云上城已經推開(殿diàn)門,恰好的看到紀無殤吐了一地的黑血倒在地上已經不省人事!

依云上城看著趕緊上前去,他捧起紀無殤的頭,趕緊用牙齒咬了那藥瓶子的蓋,便將那解藥就灌入紀無殤的口中。

夜色竟然是如此漫長,紀無殤只感覺自己渾(身shēn)冰冷,然后卻不想,之后有了暖意。

她閉著眼睛,只想著要找到溫(熱rè)的地方然后好好休息。她觸碰到(身shēn)邊人的那溫暖,便靠上前去,“我冷……”她輕聲溢出來。

依云上城紫眸看著她,他此時真是沒有想到,她竟然也有如此乖膩的一面!自己真是心都暖了幾回!

他將手放在她的腰間,薄唇上揚,那笑意淺淺。

“抱緊我,就不冷了?!彼Φ?。

紀無殤在睡夢中聽著便無意識地靠前去,然后手抱緊了他那健碩的腰肢。

“琮,嗚嗚嗚……”紀無殤以為是在夢中,抱著面前這溫暖,然后就嗚咽起來。

依云上城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他低頭看了一眼紀無殤,紀無殤還在自己的懷中哭泣。

“我害怕……”紀無殤哭泣著說道,“依云上城瘋了,他瘋了……”

依云上城嘴角開始抽搐,他的手僵硬地還在半空中,一時間不知道該放下還是不該放下。

“那個死變態,他說要殺了你!”紀無殤儼然將這一切當成是在和南旭琮的墨軒園中!

死變態……依云上城的臉黑沉下來。

“我會殺了他的!”紀無殤沒有得到回應,但是自己也說得痛快!

依云上城渾(身shēn)怔了一下。

自己就和她同(床chuáng)臥著,她說想殺了自己?

“琮,嗚嗚,你現在沒事了吧?”紀無殤興許的是有了一絲的精神,此時也是哭了也發泄了,便抬頭要看看“南旭琮”。但是當看到面前這張臉的時候,整個王宮當中都聽到一聲高分貝的尖叫!

紀無殤猛地就推開他,“你,你別過來!”

天殺的,自己跟他沒有做出什么事(情qíng)來吧?

她立即用錦被裹著自己的(身shēn)子,眼神有些驚恐地看著依云上城,是的,她害怕,害怕自己背叛了南旭琮!

依云上城此時從(床chuáng)上坐起來,面色并沒有什么表(情qíng),“孤王跟王后同(床chuáng),這有什么關系?”

紀無殤聽著臉色頓時煞白,這,這怎么會這樣?

但是當她看到面前的依云上城只是穿著里衣和白長褲的時候,她才稍稍放下心來,還好沒事!那自己這是撿回命來了,只是,自己睡了多久?

“我睡了多久?”她脫口而出!

“三天兩夜?!币涝粕铣堑故菦]有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紀無殤放下心來,那就但愿紅飛和翠舞能夠將解藥帶回去,不然自己的努力就是白費了!紀無殤心中暖了暖,然后才偷偷再看了看自己的(身shēn)上,發現自己的衣服還是沒有脫的,放心捂上,但是又立即睜大眼睛!因為自己的衣服被換了!

“你,你停下!”紀無殤一抬頭竟然看到依云上城竟然上前,“你別過來!”紀無殤立即奔著下(床chuáng)去,該死的,脫了就脫了吧,或者是哪個侍女也不一定的!

依云上城看著紀無殤,“孤王說過,你已經是孤王的王后,孤王還有什么過來不過來?”他冷笑,走上前去。

紀無殤才不管他什么東西。

光著腳丫立即就跑著出去。

依云上城眸子瞇起,飛(身shēn)立即向前,一下子就已經站在紀無殤的面前!

紀無殤整個人嚇得向后退去,她看著他,說不出話來,他太過于強勢,而且他此時的眸子里頭,有著很多(情qíng)愫,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都在里面!

依云上城看著她,“你(身shēn)子剛剛好,趕緊給我到(床chuáng)上躺著去!”

“不,我要走,你放了我,我消失在你面前!”紀無殤向后退去,“我不是你的王后,你的王后是西域貴族家的女兒,是阿奎那或者是娜迦西!”

“她們都死了,難道你讓死人來做我的王后?”依云上城步步((逼bī)bī)近,“無殤,聽話?!?/p>

“不!”紀無殤頓時搖頭,“你,你太可怕了!她們有何辜?你竟然殺了她們!”

“阿奎那告訴你,我煉蠱(殿diàn)的方向,所以必死!而我為了防止娜迦西做出同樣的事(情qíng),所以,我先解決了她!況且,孤王的后宮中,只要有你就夠了!”依云上城上前來,“乖,無殤,別讓我生氣?!?/p>

“是我讓阿奎那說的!這不關她們的事(情qíng)!”紀無殤向后退去。

“只要你受了一點傷害,孤王一定要讓你(身shēn)邊的人受到懲罰!”依云上城冷道。

紀無殤見他((逼bī)bī)近,立即就用手摸了摸自己頭上,但是發現自己的所有發飾全都不見了!南旭琮給自己的鳳凰玉簪呢?紀無殤心中一慌!

“孤王是不會(允yǔn)許你用同樣的方法來傷害自己!”依云上城上前來,紀無殤已經整個人都被((逼bī)bī)到那墻壁上!

紀無殤看著走投無路,立即就張口就咬牙!

依云上城的手更加地快,已經一捏,就將她的下頜捏??!“你這是要做什么?!”

他說著立即就點了紀無殤的(穴xué)道,一把就抱起紀無殤!

“放我下來!依云上城,放我下來!”紀無殤大聲喊道,但是他就是面色無表(情qíng)地的、抱著她重新放到(床chuáng)上,“睡覺!”

紀無殤驚訝,看到他竟然脫掉上衣!

“你,你想干什么?!”紀無殤大聲呼喊。

依云上城轉(身shēn)一笑,“你說干什么?”

“不,不是!”紀無殤整個人急得就要哭起來,“你若是亂來,我就死!”

依云上城眸子冷了冷,但是下一秒是繼續脫掉自己的衣服。

自己從來沒有擁有過一個女人,這次既然已經將她封了成為自己的王后,那她就是屬于自己的!

紀無殤整個人都驚慌了,她張牙立即就咬舌自盡,但依云上城扭(身shēn)就將她點了(穴xué)道!全部(穴xué)道被點,能動的就只有眼睛!

……

紅飛和翠舞兩人馬不停蹄就趕往太子府,她們都知道南旭琮已經被皇甫炫接走,她們心中兩頭擔憂,但也只能是加快行程。

終于過了兩天,離七天期限只剩下一天而已了!

(日rì)暮的時候,她們終于趕到了太子府前。

紅飛和翠舞兩人下了馬,立即讓太子府的人稟告。

皇甫炫和馬如意此時正在南旭琮所在的廂房中照顧著他,剛說著這是第七天,不知道紀無殤有沒有找到解藥等等,卻是忽而就進來一名丫鬟稟告,說門外有兩名女子求見。

皇甫炫和馬如意皆是納悶,不應該是三人嗎?怎么可能變成兩個人回來了?可是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但是如果真的帶回了解藥,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皇甫炫想到這里,立即讓人帶到正堂里頭,兩夫妻立即出去。

紅飛和翠舞兩人進了正堂中焦急等待,當看到皇甫炫和馬如意進來的時候,立即上前去就跪著,“參見太子(殿diàn)下,參見太子妃!”

“都起來?!被矢趴粗齻?,“四皇妃呢?”

“她,她沒能回來?!贝湮杪犞⒓淳推擦似沧炜奁饋?。

而紅飛則是忍住悲傷,從自己的懷中取出那絲帕來,然后遞上,“這是四皇妃拿來的解藥……她以(身shēn)試毒,將噬心蠱吃下,然后((逼bī)bī)迫西域王交出解藥,四皇妃便將解藥吐在這絲帕上?!?/p>

她們回來的時候,共同探討過這個問題,結合看到紀無殤那個場景,就是大概地猜到這個樣子。

皇甫炫接過那絲帕,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孔下聞了聞,“是解藥?!彼戳笋R如意一眼,“意兒,幫忙想想辦法,我先去處理一下?!?/p>

“是?!瘪R如意點頭。

兩名婢女便將事(情qíng)說了出來,馬如意聽著心中感嘆。但是聽到這兩名婢女說,紀無殤貌似要被依云上城冊封為王后……這,真是令人驚訝!

不知道南旭琮醒來知道這些事(情qíng)會怎么辦?

“你們先別將這些事(情qíng)說出去,等到四(殿diàn)下的(情qíng)況好了,我們再說?!?/p>

“是?!奔t飛、翠舞應下。

但立即的,紅飛和翠舞兩人重新跪在馬如意的面前,“請太子妃救救四皇妃??!”

“我會的,我會和太子商量,你們別著急?!瘪R如意說著點頭,“你們累了,就先去休息吧!”

廂房中,皇甫炫將解藥湊上去,讓南旭琮喝下。

沒過多久,看到南旭琮的臉上的通紅色漸漸淡去!皇甫炫看著嘴角笑了笑,這有效!

南旭琮此時整個人開始不安分起來!他一下子從(床chuáng)上坐起,猛地就朝著地上一吐!

頓時,吐出一口黑血,那黑血里頭還看到有一只小蟲子在那里蜿蜒蠕動!

皇甫炫眼疾手快,手中銀鏢立即打出!

那小蟲子立即硬(挺tǐng)著就死了。

南旭琮此時微微喘著氣,他慢慢睜開眼睛,“無殤……”

皇甫炫上前去,“你醒來了?”

“她在哪里?”南旭琮還很虛弱,還是目光凌厲地就看向皇甫炫。

皇甫炫沉默,而馬如意此時從外面走了進來,“四皇妃在偏院休息,她也是累極了?!?/p>

“我,我要去看她!”南旭琮說著立即就要掙扎起來!

皇甫炫立即握住他的肩膀,“好好給我躺下去!你現在還沒有康復完畢,怎么可以隨便走動?她已經安然無恙回來了,你就放心吧!你先休息好,她也休息好。好了之后,你們怎么樣都可以!”

南旭琮聽著他的話,想著想著還是閉上眼睛,“無殤……我,我要無殤……”

皇甫炫看著南旭琮睡下,然后蓋上錦被。

“我們走?!被矢砰_口道。

書房里。

“怎么辦?”馬如意將所有紅飛和翠舞說的事(情qíng)全都說給了皇甫炫聽。

“我也不知道?!被矢趴粗R如意,“只能夠等到四皇弟完全康復了,才能看看怎么辦。只是希望,四皇妃能夠保住(性xìng)命?!?/p>

“嗯,但是,這要是被天下人知道我們大夏周朝的四皇妃成為西域王后,這恐怕不太好?!瘪R如意嘆道,“我進了你們大夏周朝后發現,若是這樣的女子侍了二夫,恐怕要受到各種極刑?!?/p>

“我知道?!被矢艊@了一口氣,“一切希望只能夠寄托在四皇弟(身shēn)上了。父皇已經想要讓我帶兵出擊渤海。紀定北大將軍和鎮北王已經調離到東南沿海之地,以防御扶桑進擊?!?/p>

“罷了?!瘪R如意道,“只是,你去哪里,我便跟著你去哪里?!?/p>

皇甫炫嘴角笑了笑,將她擁在自己的懷中。

南旭琮在夢中不安穩,他夢到紀無殤與依云上城竟然同在一(床chuáng)榻上!

半夜的時候,南旭琮整個人已經驚出一(身shēn)冷汗來。

“咳咳,咳咳?!蹦闲耒人粤藘陕?,然后撐著自己的(身shēn)子起(身shēn)來,他將袍子披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就走了出去。

周圍都是寂靜的。

南旭琮知道幫自己找到解藥的肯定是紀無殤,但是,自己剛剛做的夢,竟然是那么真!回來的是誰?是紀無殤?那她為何不會來看自己?

自己曾經想起,她在雪山之巔的時候,醒來的第一件事(情qíng),就是去看自己!她是如此的急切自己??!怎么可能會將自己拋棄?

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是可能,那就是她沒有回來!

南旭琮的心抽痛了一下,他掙扎著走在那長廊中。

有侍衛看到南旭琮,立即上前去,“四(殿diàn)下!”而有另外的侍衛立即就去稟告皇甫炫。

南旭琮撐著自己的(身shēn)子,“我沒事。今(日rì)是誰進府將解藥帶回來的?”

“回四(殿diàn)下,好像是是兩個女子,看樣子,應該是四皇妃(身shēn)邊的那兩名婢女?!笔绦l有些不確定。

南旭琮聽著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她,真的沒有回來!

“四(殿diàn)下,四(殿diàn)下!”侍衛立即上前扶著南旭琮!

皇甫炫皺眉飛(身shēn)來到南旭琮(身shēn)邊。

“參見太子!”

“扶著進入廂房!”皇甫炫臉色不太喜悅。

侍衛們心驚膽顫地趕緊照辦。

……

紀無殤面色甚為驚恐,她雖然仰躺著在(床chuáng)榻上,但是也能夠通過余光看到依云上城正將他的衣服全都脫掉!

紀無殤閉上眼睛,整個人像是待宰的羔羊,她此時心中又亂又氣憤又恨,自己總是那么弱,總是那樣被他擒獲!

為何,自己就是這樣被他弄死玩死?

紀無殤心中泛酸,不(禁jìn)眼角兩行淚水流下。

依云上城此時已經轉(身shēn),那薄唇微微翹著,那紫墨色深沉的眸,此時帶著濃厚的!

二更!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