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爹爹真的好可愛嘛 二更!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13633

阿瑾轉(身shēn),沒有理他,自己擦了眼淚,從自己的衣擺上奮力撕下一塊布來,然后將那搗好的藥捧上去,細心,又虔誠。舒愨鵡琻

北宮珉豪嘆氣,將絲帕放回到自己的懷中。

阿瑾已經上前來,“爹爹請?!?/p>

北宮珉豪看了她一眼,然后向前走去。

但是又想到不應該讓她在自己(身shēn)后,以免看到他的后背傷口……遂又立即轉(身shēn),“阿瑾與爹爹并排走?!?/p>

阿瑾看著他,原本那小嘴想著要說什么,但是又還是沒說,只是點頭,就上前來跟他并排著走。

北宮珉豪才稍稍安了心,“餓不餓,要不要吃些果子?

”阿瑾不餓?!暗膫€字。

北宮珉豪聽著看了她一眼,見她也沒有再太多的表(情qíng),便點頭,不再說,繼續走。

走到(日rì)中的時候,北宮珉豪拿出那果子來,然后給她,”阿瑾吃一些?!?/p>

”阿瑾不餓?!鞍㈣獡u搖頭,”爹爹你吃吧!“

”吃一個,別讓爹爹生氣?!氨睂m珉豪將果子遞給她,這丫頭就是這般地抗拒他是不是?

阿瑾抬頭看著他的面容,還是接過來,然后咬了一小口。

”吃完?!氨睂m珉豪道。

阿瑾聽著,又繼續咬了一口。

北宮珉豪才滿意地看了看周圍,”前面坐下歇息一小會,然后再找路?!八f著指了指前面那樟樹。

阿瑾點點頭。

(日rì)曬,斑駁疏影傾斜,這天氣更令北宮珉豪后背痛得難忍,但是又不敢再阿瑾面前表現出來,遂站起,”阿瑾在這里坐著,爹爹到前面看看路,很快就回來?!?/p>

”是?!鞍㈣粗x開,終是的看到他的后背,那膿血已經滲出來,他的白衣都有血跡。

阿瑾慢慢放下果子,她看著北宮珉豪消失的方向,抿了抿小嘴,最后還是跟了上去。

北宮珉豪走了一會兒,然后停了下來,實在是痛得厲害。遂一下子就坐下來,他伸手朝著自己的后背摸了摸,然后看了一下,竟然有膿血了。

”唉!“北宮珉豪嘆了一口氣,”北宮珉豪,真是不知道該如何說你才好!想做個好爹爹,竟然是如此的難,想著要保護阿瑾,可是卻處處讓阿瑾受傷又痛苦落淚,北宮珉豪啊北宮珉豪,你當真的什么事(情qíng)都做不好??!“北宮珉豪心中自責,嘴里也叨叨地出口。

他微微嘆了一口氣,不曾想,剛剛才嘆氣著,這會兒后背就似是被拉扯了更加痛了。

北宮珉豪倒抽了一口氣,他想了想,從衣下擺處撕了一塊布,然后繞手到自己的后背處,探入后背中,希望能夠將那些膿血擦掉一些,希望不再那么的粘稠。

可是一觸碰,就感覺到那鉆心的痛入了骨髓。

北宮珉豪咬牙,繼續。

阿瑾躲在大樹后面,捂著自己的嘴,然后看著北宮珉豪自己盡量地給自己處理傷口,但是分明的成效不大!他那有些痛苦的聲音從那喉中發出,但分明的,他又極為地壓抑,甚至,他從地上撿了一塊樹枝咬在嘴邊,就是擔心的被阿瑾聽到那聲音!

阿瑾捂著自己的嘴,無論如何,她都要幫他上藥!什么聲譽,她才不在乎!如果連爹爹都沒了,那還要什么聲譽干什么!

想到這里,阿瑾看了看周圍,她看到那灌木叢中竟然有一些類似于蒙汗藥的香草!

既然爹爹不愿意,那阿瑾只好硬來了,希望爹爹別生氣……不,即使爹爹生氣,阿瑾也不會后悔擅自的做這樣的主!

阿瑾定了定心。

北宮珉豪大概的弄了一小會,就已經累得痛得不行,遂只好停下來。他用自己的手背擦了擦汗,然后看了看周圍,不曾想,卻是看到阿瑾在遠處!

”爹爹!“阿瑾似是看到他一陣驚喜,但是又害怕他似的低下頭,小聲道,”阿瑾見爹爹這么久都沒回來,所以就就斗膽跟來了?!?/p>

北宮珉豪看著她,心中嘆了一口氣,”過來吧,坐著歇一會兒?!八鎸χ?,并沒有讓她看到他的后背。

”是?!鞍㈣⒓瓷锨叭?。

北宮珉豪看她手中似是拿著什么東西,想到了是不是又去采摘什么藥,遂立即就皺眉問,”阿瑾是不是又背著爹爹去采摘什么草藥了?嗯?“

”不是?!鞍㈣藭r已經上前來,她站著,而他坐著在那歪斜的樹干上,阿瑾垂眸看著他,”爹爹你猜阿瑾手中的是什么?“

”不是藥材,那是什么,是你未曾吃完的果子?“見阿瑾有心思問自己問題,北宮珉豪自然不會拂了阿瑾的意。

”也不是,爹爹想看一看么?“阿瑾此時揚起一分笑容道。

北宮珉豪點頭,雖然不知道她想著要干什么,但是他到底的希望阿瑾能夠開心一些,歡樂一些。

可令北宮珉豪萬萬都料不到的是,阿瑾竟然拿出的不知是什么東西,然后就往他的口鼻一捂!

霎時間,北宮珉豪整個人都癱了下去,不省人事。

阿瑾看著他,眸中含淚,將那藥材丟在腳下,然后扶著北宮珉豪靠在那樹干上。

”爹爹對不起,阿瑾不是有意忤逆你的意思。只是,爹爹你的傷不可以再拖的?!八粗?,”這天地間最值得推崇的是孝道,最令人深陷的是(愛ài)。所以,爹爹,請你別責怪阿瑾……“

阿瑾說著擦了擦眼淚,然后解開了北宮珉豪的上衣,將他的上衣褪下來。

阿瑾繞到他的后背處,看著那膿血縱橫,而且有很多傷口大小不一……更有甚的是,竟然有一些傷口已經開始潰爛!

若是再不處理,若是他說的等到回府了之后才處理,那北宮珉豪極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傷口膿化、可能引起的敗血癥而死??!

阿瑾看著心痛,又膽顫,但還是勇敢地伸出手,她看了看周圍,側耳聽,不遠處似是有小溪流的聲音。

阿瑾撿起那草,然后又給北宮珉豪吸入了一些。她怕的是他中途就醒來,她也怕他大發雷霆,所以,還是讓他先睡著,等傷口處理了,她任由他怎么罵自己都無所謂了。

扶著他就朝著那小溪水那邊去。

終于找了一道合適的地方,讓他靠在那石頭邊上,然后給他除去那上衣,阿瑾用自己的絲帕沾了水,然后慢慢地給他清理后背的傷口。

膿血的地方全都清理了,用清水洗干凈,傷口潰爛的地方,她也清除掉,然后才慢慢地敷上藥。希望能夠讓新的(肉ròu)生出來,讓傷口愈合。

阿瑾做好了這些,然后輕輕地用手撫了撫他那黑白相間的長發,又撫了撫他斑白的雙鬢。

”阿瑾不是爹爹的親生女兒……那阿瑾的爹娘到底是誰?爹爹,你可能夠告訴阿瑾?“她縮回自己的手,然后就看著他的面容,”爹爹承受的一切都太多太多,太苦真是太苦了?!鞍㈣獡u頭,脫下他給自己的袍子,蓋在他(身shēn)上。

撿起地上的那幫他脫下的白色上衣,拿著到了溪水邊,然后慢慢地搓洗來。

也不怎么會搓洗衣裳,但是阿瑾在雪山上曾經的就是看到紀無殤如此的搓洗著衣裳過(日rì)子的。

阿瑾輕嘆一聲,盡量將那衣服上的血跡臟污等等都洗掉。

她知道,北宮珉豪極為的(愛ài)干凈,可是這種干凈,一點都不過分。

將洗好的衣裳晾在那石頭上,阿瑾便坐在那溪水邊,看著北宮珉豪,然后等著他醒來。

但是見他很久都未曾醒來……阿瑾嘟了嘟嘴,目光看向那小溪水。

這小溪水蜿蜒過去,就是一小潭水。阿瑾這時候看到那水中竟然有魚兒在游來游去!

若是抓幾條小魚給爹爹補充一下,那他的傷就會好得更加快的!

阿瑾想到這里,立即就起(身shēn)。她脫掉了自己的鞋子,將裙擺卷起別在腰間,卷起自己的褲腳,然后慢慢地探入水中。

”小魚兒,別跑,讓阿瑾抓幾條好嗎?爹爹需要幾條魚吃,就三條吧!不多的,阿瑾只要三條給爹爹吃做來吃就好了,好讓他的傷快快好起來?!鞍㈣÷曕止?,跟那些魚說話,也輕手輕腳地就往那潭水探去,”阿瑾只要三條小魚兒……魚兒魚兒,過來好嗎?“

阿瑾看著腳下那飛快游動的魚,立即就俯(身shēn),兩手去抓,可是那魚兒又快得就游開去!

”魚兒,別走,別跑那么快,阿瑾追不上了!“阿瑾說著趕緊地跑上去,但是那魚兒卻又跑開!

阿瑾看著那些游動的小魚,直了直腰(身shēn),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阿瑾不過是想著抓你們給爹爹補一補,阿瑾只要三條而已,三條,也不多,你們怎么的就不給阿瑾抓呢?“

北宮珉豪此時慢慢地醒來,他睜開眸子,眼前還是有些模糊,遂又甩了甩頭,才更加清醒了些。他看著自己(身shēn)上的這袍子,頓時皺眉,而掀開,看到自己正是赤著上(身shēn)。

而自己的后背已經不那么的疼痛了,而且有一些清涼的感覺。應該是阿瑾給他上了藥。

這……

北宮珉豪怒氣又無奈!他只好看了看周圍,看到自己的白色上衣洗干凈了正在曬著。

他又抬眼看了看,才看到阿瑾在遠處。

只見她在那潭水當中,一點的郡主形象都沒有,倒是像個野丫頭般的在那潭水中玩耍,又想不是玩耍。她似是在叨叨。

北宮珉豪看清楚了一些,通過她的那些動作,判斷出她應該是在抓什么東西。

這丫頭。

北宮珉豪嘆氣,拿下自己這長袍,然后取了那上衣穿在自己的(身shēn)上。

阿瑾此時一直都是背對著北宮珉豪的,而這時候又越走越深,一心想著要抓三條魚給北宮珉豪補一補,所以,越發地走得深入,也沒有注意自己的(身shēn)后。

”魚兒,魚兒,別走別走,讓阿瑾抓你好不好?“阿瑾小聲說道,”阿瑾只要抓三條魚,給爹爹補一補就可以了……“

北宮珉豪在離她(身shēn)后不遠處了,當他聽到她說的這話,頓時整個人都雕塑似的。

她竟然天真地跟那些魚溝通,溝通只為了的是給他抓三條魚補補(身shēn)子,而且只要三條魚……善良,又天真,而且又孝順。

北宮珉豪心中漣漪被((蕩dàng)dàng)起。

但是沒想到眼前的阿瑾竟然張開了雙手之后,一下子就朝著水里扎下去!

”阿瑾!“北宮珉豪驚嚇了,頓時就跨水上前來!

阿瑾卻是為終于抓到一條小魚而感覺開心!

”終于抓到一條了,嘻嘻,阿瑾好開心??!“阿瑾笑著從那水中爬起來,兩手緊緊地抓著那巴掌大的小魚,”爹爹可以補一補了?!?/p>

北宮珉豪一把上前來,然后一手就扶著她的肩膀,眼神看向她,緊張問道,”阿瑾有沒有摔傷?“

”爹……爹……“阿瑾驚愕地看著他,”你,你醒來了……“她額上的冷汗開始流出來,合著(身shēn)上的那些水,一同掉落在這潭水中。她的衣裳基本上都濕了,此時倒是印出那玲瓏曲致的(身shēn)姿來。

北宮珉豪看著她,頓時回神。他縮回自己的手,”……阿瑾在做什么?“

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是該罵她呢,還是該細聲地溫柔地給她講道理?可是又講什么道理?這根本沒什么道理可講??!

阿瑾聽著他的語氣,見他并不是開口的罵人,心中一喜,”阿瑾在抓魚給爹爹補(身shēn)子!“說著就揚起手中的那巴掌大的魚。

北宮珉豪怔了怔,自己問了一個廢話。他越發的不會說話了,尤其是在阿瑾面前!

”爹爹別介意,阿瑾會抓第二條,還有第三條!就可以給爹爹補(身shēn)子了!“阿瑾看著他,”吃了魚,爹爹的傷會好得快一些的?!疤峒澳莻?,阿瑾又不(禁jìn)向后退了退。

北宮珉豪可是非常反對她幫他上藥,可是她卻將他迷暈了,然后來了個霸王上藥的。

雖然他現在的沒什么反應,但是不代表稍后不生氣。

可是阿瑾見他已經許久了,都未曾說話,便吞了一小口水,道,”爹爹的傷……那個,要先好好休息一下……“阿瑾看著他,還是膽怯地吞吐說了這話。

北宮珉豪心中嘆了一口氣,”往后不要對你爹爹用藥了,知道不知道?爹爹,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對爹爹用藥了?!?/p>

”是?!鞍㈣欧畔滦膩?。爹爹沒有責怪阿瑾!

北宮珉豪看了她手中的巴掌大小魚,然后又看了看那在遠處游動的比較大的魚,阿瑾看他如此,也順著他的目光去,想了想,道,”爹爹,阿瑾就給你抓大一點的魚好不好?“

北宮珉豪頗有無奈地看著她,”阿瑾在這里站著別動,爹爹給你抓另外的兩條魚過來?!?/p>

”不要,爹爹傷口痛,別再動了?!鞍㈣⒓纯棺h。

”無礙?!氨睂m珉豪看著她,無奈一笑,”阿瑾跟那些小魚兒說話,那些魚兒大概是沒聽懂,等爹爹跟它們溝通一下,它們應該能夠懂的?!?/p>

”???“阿瑾頓時疑問地看著他,而此時北宮珉豪已經(身shēn)形矯健,走過阿瑾的(身shēn)邊,然后淌水深入那潭水中,他的速度極快,不一會兒就從那水中抓起兩條魚來!

都是最起碼有一斤重的魚。

”爹爹好棒!“阿瑾看著他,頓時一笑。

”上岸?!氨睂m珉豪示意了一下。

阿瑾點頭,上前來跟北宮珉豪走在一起。

北宮珉豪生起一把火來,然后開始烤魚。

阿瑾櫻唇微微笑著,托起小腮幫就看著北宮珉豪。北宮珉豪被盯著渾(身shēn)不好意思,臉上微微泛紅。

”咳咳,阿瑾,你看看那魚烤熟了沒有?!白寗e的東西引開她的注意力才行。

”那魚在爹爹的手中烤著,爹爹說烤熟了就熟了?!鞍㈣A苏Q?,然后繼續看著他。

北宮珉豪忍不住,”爹爹讓你看,你就上前看一下?!?/p>

”哦,是?!鞍㈣c頭,然后眸子掃了一眼那魚,”爹爹烤魚烤得真好,好香?!?/p>

北宮珉豪聽著才微微笑了笑。

這時候,清風吹了過來,阿瑾重重地打了一個冷顫。

她緊了緊自己濕透的衣裳,然后用乞求的目光看向北宮珉豪,”爹爹,阿瑾,阿瑾想脫掉衣裳,可以嗎?“

”什么?“北宮珉豪差點一個趔趄就跌坐在地上!

”衣服濕了,好冷?!鞍㈣蓱z巴巴地看著他,”不脫掉的話,阿瑾會生病?!?/p>

北宮珉豪看著她,然后看向她的衣裳,點頭,”你稍等?!?/p>

他說著就將那烤魚先弄放著,然后脫下了自己的袍子,遞給她,”稍后穿上,你就脫掉紗衣晾著就可以了,可懂?“他不敢抬頭看向阿瑾。

阿瑾看著他,”是?!敖舆^了他的袍子。

夜色漸漸地沉了下來,阿瑾已經穿上了自己的干了的衣裳,北宮珉豪才稍稍放了放心。

此時,北宮珉豪看著遠處吃烤魚吃得香的阿瑾,才微微笑了笑,吃掉了手中的魚(肉ròu)。

他找了一處地兒,然后讓阿瑾睡在里面,而自己在外面靠著要入睡。

但是阿瑾沒一會兒就又跑了出來,”阿瑾給爹爹上藥,不上藥,阿瑾打死都不會睡的?!?/p>

北宮珉豪仰頭看著她那堅定的眼神,終是妥協,”好?!?/p>

他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然后背對著阿瑾,”待出去之后,萬萬不可跟任何人提起這里的事(情qíng),可知道?“

”是?!鞍㈣c頭,給他開始去掉那些已經干了的草藥,又給他用藥汁洗了洗那傷口。

”疼不疼?“阿瑾忍不住問道。

”不疼?!八舳袒卮?。

”肯定很疼?!鞍㈣瘩g下了一個結論。

北宮珉豪喉中嘆了一聲,不語。

那小手在他的后背上慢慢地游動,用藥汁給他洗傷口,然后給他敷上藥。

北宮珉豪感嘆,這上天是不是可憐他,然后讓阿瑾來彌補他?讓阿瑾伴他走過這所剩無幾的歲月?然后好讓他走得安心一些?

北宮珉豪嘆了一口氣,想起現下的一切,想起之前的事(情qíng),”阿瑾,你當時去皇宮是為了什么?“

沒,沒什么……“阿瑾遲疑。

”你騙爹爹了?!氨睂m珉豪沉聲道。

”不敢,不敢?!鞍㈣吐暤?,”阿瑾去皇宮是為了為了想告訴皇帝伯伯,阿瑾的選擇?!?/p>

”這選擇,是指選擇麟兒或者是選擇念郎是不是?“

”是?!鞍㈣а?,每每提及此事,自己的心就亂,可是她的心不能亂才是??!

”阿瑾的選擇是什么?“北宮珉豪不(禁jìn)再追問,無論選擇哪一個,都是很不錯的。

”爹爹喜歡麟哥哥多一些,還是喜歡君安哥哥多一些?“阿瑾卻是反問他道。手中的藥已經敷好了,阿瑾慢慢地走到他面前,然后也坐下來,看著他。

北宮珉豪穿上上衣,整理好自己的衣裳。

只是她問的這個問題……

”這是阿瑾挑夫君,挑一輩子托付的男人,不是爹爹說喜歡哪個多一些而決定的?!八囊馑?,他怎么可能不明白?是不是他說誰好,她就去嫁給誰?這個傻丫頭??!

”可是爹爹閱歷比阿瑾好,看得比阿瑾遠。爹爹說誰好一些,阿瑾也會認為誰好一些的?!鞍㈣ь^看著他,那眼神帶著希冀,似是她將一切系在北宮珉豪(身shēn)上。

北宮珉豪嘆氣,”阿瑾要用心去感受他們對你的(愛ài),對你的真(情qíng)實意。你用心就可以感受到誰對你最好,誰將真心掏出?!?/p>

”阿瑾感覺爹爹對阿瑾是真心實意,是將真心掏出?!鞍㈣皖^小聲道,兩只小手揪著自己垂下的小辮子。

”阿瑾剛剛說什么?“北宮珉豪抬頭看向她,剛剛被那后背的傷分散了注意力,并沒有聽清楚。

”沒,沒說什么?!鞍㈣黜断虮睂m珉豪,她嘆了一口氣,”大概的,是麟哥哥待阿瑾好一些?!?/p>

北宮珉豪聽著點點頭,”這是一輩子決定的事(情qíng),阿瑾認真思考,思考好了,就下決定?!?/p>

”嗯?!鞍㈣J真地看著他。

北宮珉豪被她如此盯著有些不好意思,問道,”阿瑾怎的這般看著爹爹,是不是爹爹臉上有什么東西?“

”不是。阿瑾若是出嫁了,就看不到爹爹了,所以現在趁著有時間,趁著還跟爹爹在一起的時候好好地看看爹爹??!“阿瑾笑道,”爹爹,若是阿瑾出嫁了,爹爹回想著阿瑾嗎?“

北宮珉豪被她這般的一問,一怔,”這,這會想阿瑾的?!八皖^,”爹爹會想阿瑾?!跋胍膊贿^是個幾個年頭,想想,也沒有什么好念,如果阿瑾出嫁了,成為了皇甫麟的太子妃,那么,也是個圓滿,無論自己念還是不念,只要阿瑾幸福,那就沒有什么好遺憾的了。

想到這一層,北宮珉豪心境不(禁jìn)開闊了,他一笑,揚起笑容看著阿瑾,”阿瑾只要好好嫁人,別的一切,都不是什么?!?/p>

阿瑾看著他這般的反應,抿嘴,點頭,”既然爹爹這般的說,那阿瑾就好好地嫁人?!八惨恍?。

北宮珉豪看了看她的眸,自己的眸兒一彎,”阿瑾進去休息吧,明(日rì)一定回府。他們大概的都找急了?!?/p>

阿瑾倒是沒有起(身shēn),而是有些遲疑,嘴里想著要說什么的話,但是又一時間說不出似的。北宮珉豪看著她,一笑,”阿瑾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就不妨說出來,讓爹爹給你解答解答?!斑^了這些時(日rì),也許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想說什么,就盡管說吧!

阿瑾想了想,明眸對上他的黑眸,”在那斷壁崖上,阿瑾聽到爹爹跟那個女人說的話?!?/p>

她的語氣很平靜,可是絕對的讓北宮珉豪渾(身shēn)一個顫抖!

他眼神緊緊地盯著她,”阿瑾……“

”阿瑾竟然,竟然不是,不是爹爹親生的……“阿瑾看著他,還是忍不住哭泣起來,她捂著自己嘴,”所以,所以阿瑾從那一刻,都很怕,很怕……“

”怕?怕什么?“北宮珉豪心中一軟,”阿瑾,別哭好嗎?“

”怕,怕爹爹將阿瑾拋棄,不要阿瑾!“她抬眸,眼淚汪汪地看著他,”每當爹爹一生氣,阿瑾的心就萬分的疼萬分的痛,怕的就是爹爹說要扔下阿瑾……阿瑾,是個沒人要的姑娘……嗚嗚……“她又兩手捂著自己的嘴。

北宮珉豪微微仰頭閉上眼睛,瞬間又睜開,他起(身shēn)上前,然后在她(身shēn)旁坐下,他伸出手,想要將手放在她肩膀上,可是到半空中,卻又停下,他想著要說一些安慰的話,可是到嘴了,卻不知道該說哪一句。

阿瑾再也忍不住,一把就撲進北宮珉豪的懷中,”爹爹,沒人要阿瑾,沒人要阿瑾……“她哭著喊道,手就抓著他的手臂,”如果,如果爹爹將阿瑾丟下,阿瑾真的,真的活不下去了……“

”阿瑾?!氨睂m珉豪輕嘆,他就知道有朝一(日rì)她一定會知道她的(身shēn)世,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女兒,然后……

就是這般的奔潰痛苦。

”你是我北宮珉豪的女兒,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阿瑾,爹爹是絕對的絕對的呵護著阿瑾,保護著阿瑾,爹爹要給阿瑾這世間上最大最豪盛的嫁妝,我北宮珉豪的女兒一定是最幸福的?!?/p>

”阿瑾經常惹爹爹生氣?!鞍㈣]有多少聽入他說的什么嫁妝,她就是怕他生氣,怕他丟下她吼她。她知道他內心的孤寂,也曾想過的如果有一個女人能夠進入他的心,即使對自己不好,對他好,什么都可以。

可是,這個女人一直不出現,那只能夠讓自己這個做女兒的多多孝順他彌補他也好。

可不曾想的是,她……竟然不是他親生的!

”其實,爹爹喜歡阿瑾惹爹爹生氣的,最起碼,爹爹還感覺到自己還有用的價值?!氨睂m珉豪嘆氣,也不知道這話的本意是說給她聽,希望她能夠好好的別哭,還是這本(身shēn),自己就是這個意思。

這人生其實也無望,所有的事(情qíng)都大概的有個結果。能讓他((操cāo)cāo)勞的,就是阿瑾,能讓他生氣的,就是阿瑾,能讓他開心的,還是阿瑾。

所有的,都是阿瑾,阿瑾,阿瑾。

如果突然之間沒有了阿瑾,那……北宮珉豪阻止自己想下去。

”真,真的嗎?“阿瑾倒是聽著他說,他喜歡自己惹他生氣,這令阿瑾吃了一驚。

”是?!氨睂m珉豪看向她,”如果阿瑾太乖,像白天的時候不說話,垂頭喪氣,那才是讓爹爹真正的感覺痛苦。阿瑾是爹爹的心肝寶貝,懂么?“

”阿瑾是爹爹的心肝寶貝!嘻嘻!“阿瑾一聽,破涕為笑,頓時就有抓著他的手臂,”真好!“

”但是,咳咳?!氨睂m珉豪此時看著她如此的親昵,想著要說些什么規矩的,阿瑾已經繼續粘著來了,”爹爹,阿瑾的親生爹娘是誰?爹爹知道嗎?“她那帶著哀怨的乞求的眼神看向他。

北宮珉豪被她如此的眼神看著,心中嘆了一口氣,”不知道?!?/p>

”如是知道,爹爹早就將你送回去了?!斑@是他最初的想法,可是讓他現在割舍阿瑾出去,貌似,他不舍,很不舍。

阿瑾頓時就呆呆地看著他,手也不(禁jìn)地縮回去。

北宮珉豪看著她,看著她的動作,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是說錯了,遂趕緊道,”當初阿瑾才大概的剛剛出生,你爹娘應該是極為著急的,所以我有那樣的想法,是非常正常的是不是?“

阿瑾聽著半晌之后,才點頭,但是多少的心里已經悶悶的了。

”阿瑾,別不開心。畢竟,每一個爹娘若是知道自己的女兒丟失了,那都會很傷心很傷心的?!氨睂m珉豪頓了頓,他這次很坦白,而且,也很認真,”況且,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有阿瑾這樣的一個女兒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p>

阿瑾(身shēn)形一怔,她抬頭看著他的眸,”可是,阿瑾出現了是不是?“

”是?!八藭r也看向她,第一次如此認真,”阿瑾的出現,讓我措手不及,讓我……整個人都亂了心神,因為,阿瑾讓我體會到什么叫做爹爹,這一切,讓我感覺這上天對我北宮珉豪,也是不錯的?!?/p>

阿瑾嘴角微微扯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有時候阿瑾真的是很調皮,讓爹爹無奈,又抓狂?!氨睂m珉豪回想起曾經的一切,眼神不(禁jìn)地就飄向遠方,將自我的稱呼改了回來,”阿瑾知道么?你的出現,讓爹爹度過了自我感覺最值得回憶的時光?!?/p>

”知道?!鞍㈣抗庖部聪蜻h方,淡淡開口。

北宮珉豪一笑,不語。

”爹

爹,阿瑾有很多很多的疑問,真的?!八ь^看著他,”阿瑾可以問嗎?爹爹可以回答阿瑾的問題嗎?就如三歲的時候,八歲的時候,阿瑾問爹爹的問題,爹爹也認真地回答?!?/p>

北宮珉豪呆愣了一下,笑容都僵硬在臉上。

他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移開目光看回遠方,”阿瑾……問吧!什么都可以問,爹爹……什么都會說?!?/p>

”既然阿瑾不是爹爹親生的,為什么問起你的時候,你卻是死死咬著的阿瑾是你親生的呢?難道很有區別?“

”是,有很大的區別?!氨睂m珉豪嘆氣,”一,我怕阿瑾知道我不是你的親生爹爹,會感覺自己被人拋棄,剛剛阿瑾的反應,就是我最怕看到的?!八⑽⒉[起眼睛,然后又睜開了,”爹爹怕,怕阿瑾痛心,怕阿瑾感覺沒人要,所以爹爹想著要保住這個秘密,可是爹爹也知道阿瑾一定有朝一(日rì)會知道這所有的一切?!?/p>

阿瑾抿嘴。

”二,如果阿瑾知道我不是你的親生爹爹,阿瑾還會認我么?還會……如此親近爹爹么?“北宮珉豪的聲音有些顫抖,”爹爹……在乎的人不多,不多……“

”爹爹……“阿瑾淚水不(禁jìn)流下來,她抱住他的手臂,然后將頭就靠在他肩膀上。

北宮珉豪深呼吸,”實話說,爹爹不可能陪著阿瑾太久,也不能夠讓阿瑾一直陪著爹爹,阿瑾會長大,會嫁人,到時候,爹爹一定給最好的給阿瑾,給最美麗的給阿瑾。阿瑾的前路,爹爹都努力地為阿瑾鋪好,讓阿瑾在自己走的人生路當中,走得開心?!?/p>

”阿瑾……其實就想著要在爹爹(身shēn)邊,服侍爹爹……“阿瑾哭著道。

”別開這些玩笑,沒有一個女兒家留在爹娘(身shēn)邊的,懂不懂?這般的會讓世人笑話,爹爹是絕對不讓阿瑾被世人恥笑?!氨睂m珉豪神色認真。

阿瑾知道他有時候在這個問題上很執著,所以,她也不多說,倒是問道,”爹爹為什么不娶妃,爹爹還(愛ài)著無殤阿姨是不是?“

”都已經過了十三年,沒有什么喜歡不喜歡的?!氨睂m珉豪坦((蕩dàng)dàng)一笑,”你看,爹爹已經是三十五歲的人了,哪里還有什么娶妃的說法了?嗯?“

”有?!鞍㈣J真地看著他。

”傻丫頭,不可能了?!氨睂m珉豪嘆道,然后看向遠方,”爹爹還是世子的時候,曾經娶過一名女子?!?/p>

”是那懸崖上的那個女人嗎?“雖然自己在他的檔案當中看過他之前的所經歷的事(情qíng),但是從他的口中說出,怎么都是另外一種心境。

”對?!氨睂m珉豪看著月色,然后開始將當初迎娶高鳳芬的事(情qíng)說了出來,末了,道,”當時年少,自然是為了心中的那份(愛ài)以及心中的那份兄弟(情qíng)義而走。但是事后想想,當初,如是我不那么狠,最起碼可以讓高鳳受的侮辱少一些……也不至于現在她這般的來復仇,也不必將阿瑾拖下水?!?/p>

阿瑾抿了抿小嘴,眼神閃了閃,”就是因為這樣的事(情qíng),所以爹爹一直都不曾娶妃了是不是?“

”還因為,爹爹實在是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女子??!“北宮珉豪一笑,”既然不適合,那就不能夠誤了別的女子的青(春chūn)才是,阿瑾你說,爹爹說的對不對?“

”是?!鞍㈣c頭,”可是爹爹貌似除了無殤阿姨,就沒有試過將自己的真心付出?!?/p>

北宮珉豪不作聲。

”爹爹的心一直都是很苦很苦的對不對?“阿瑾此時看著他。

北宮珉豪一怔,但隨即一笑,”過去的事(情qíng)已經過去,談不上苦了?!?/p>

”不過阿瑾想啊,這世間,真的能夠配得上爹爹的女子極少極少呢!“阿瑾仰起頭想了想,”真的很少。阿瑾在雪山的時候,真的感覺無殤阿姨很厲害,只是,她跟南伯伯真的很好?!八秸f越小聲,然后低頭。

”是,他們之間的感(情qíng),不是由外人所能夠體會的?!氨睂m珉豪一笑,笑得坦((蕩dàng)dàng),”所以,爹爹才會選擇退出??!選擇,祝福?!?/p>

”爹爹真是個坦((蕩dàng)dàng)的好男人!“阿瑾聽著他沒有責怪的意思,才又來了精神。

”別說這么好的詞贊賞爹爹,爹爹不配?!?/p>

”配的配的!“阿瑾道,”爹爹對所有人都很好,嘻嘻!“

北宮珉豪不語,這般的好不好,其實不重要。以前的事(情qíng),也不重要。

他實在是有些難以相信自己,竟然這么多年之后,竟然坐在這里跟阿瑾說這些事(情qíng)說這些話。

阿瑾此時轉頭看著他,然后想了想,道,”爹爹,阿瑾對爹爹以前的事(情qíng),很感興趣,對以前無殤阿姨和南伯伯,以及跟爹爹曾經提起的依云伯伯的事(情qíng),都很感興趣很感興趣?!?/p>

”若是說起來,恐怕是說上幾天幾夜都不曾說完呢!“北宮珉豪笑,”你這丫頭,怎么的這么好奇?“

”實話說,爹爹是這天地間難得的癡(情qíng)男人,是這世間難得的至(情qíng)男子,按照道理,真的真的,應該有一個高貴的女子陪著爹爹才是,可是這一切,卻與阿瑾的想象是相反,所以,阿瑾認為其中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那么,就是因為爹爹曾經經歷的事(情qíng)真的太復雜太令爹爹放不下。這些事(情qíng),阿瑾都好想好想聽呢!“阿瑾說著,沖著他就是一笑。

北宮珉豪聽著有些怔愕地看了阿瑾一眼,”你當真的要聽?“

”是?!鞍㈣敛华q豫。

”好?!氨睂m珉豪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那個好字,但眨了眨眼之后,他道,”阿瑾去生一些火來,然后爹爹給你說,這就當的是說個故事,可好?“

”嗯?!鞍㈣吲d地應了,就起(身shēn)去,沒一會兒就折回來了,可是沒想到,北宮珉豪已經靠在那(身shēn)后的石壁上睡了!

”爹爹?“阿瑾上前去,輕輕喊道。

但是北宮珉豪卻是一丁點醒來的痕跡都沒有。

阿瑾嘆了一口氣,嘟著嘴,”又說要跟阿瑾說當初的故事的,怎么就不算話了呢?“阿瑾可憐巴巴地坐下來。

但想了想,阿瑾還是在北宮珉豪的不遠處生火,讓北宮珉豪的(身shēn)子更加的暖一些,好一些。

阿瑾生好了火,然后重新坐在他的旁邊,她轉頭看向北宮珉豪的臉,”爹爹?!拜p聲又溫柔地喊道。

北宮珉豪依然不動,也沒有任何反應。

阿瑾伸出手然后探了探他的鼻息。

”嚇死阿瑾了,沒事就好?!鞍㈣÷暤?,抓住他的手臂,將自己的小(身shēn)子靠在他(身shēn)上,將頭靠在他肩膀上,然后才睡去。

大概的過了個把時辰,北宮珉豪睜開了雙眸,一睜開的下一個動作,就是快手點了阿瑾的睡(穴xué)。

頓時阿瑾滑落下來就窩在他懷中了。

”原諒爹爹逃避以往的一切?!八麌@氣,將阿瑾抱起來,然后就進了里面的石洞,將阿瑾平躺著放好,然后脫下自己的長袍蓋在她(身shēn)上。

”阿瑾好好休息?!氨睂m珉豪去她額前垂下的墨發,收手,轉(身shēn)走了出去。

坐回到自己的那個位置,看著這面前的火,那火焰慢慢跳動,似是心跳的頻率……

翌(日rì)清晨的時候,阿瑾醒來,就看到自己正在這個石洞當中,頓時就一驚,”爹爹!“

”爹爹在外面,如是阿瑾醒來了,就出來吃些東西吧!“北宮珉豪在外面喊道。

阿瑾立即起來就奔了出去。

”爹爹?!鞍㈣粗?,他抬頭看了她一眼,”坐下吃些果子,然后我們出去?!?/p>

”是?!鞍㈣c頭坐下來,”爹爹,昨夜明明的阿瑾跟爹爹一同靠在一起睡的,怎么阿瑾在石洞中醒來?“

”因為爹爹害怕阿瑾(身shēn)子受不住這里的寒氣,所以就讓阿瑾入洞里休息?!八矝]又可以隱瞞,”只是阿瑾睡得沉一些,才沒有醒過來?!?/p>

”是么。好的吧!“阿瑾聽著他的語氣,不再問,拿過他遞來的果子,然后咬了一口。

北宮珉豪伸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爹爹已經找到出去的路了,稍后就出去?!?/p>

”嗯?!鞍㈣c頭,但是立即抬頭,”爹爹的傷怎么樣了?“

”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阿瑾不用擔心?!?/p>

”阿瑾想看看爹爹的傷口,給爹爹上藥!“阿瑾提高了一絲的分貝。

”不必

了?!氨睂m珉豪沉聲,”待出去之后,萬萬不可跟外人提起在這里的一切,懂不懂?就說的,爹爹與你一起奮力地找這里的出口,直到找出去!“

阿瑾想了想,知道他所顧忌的,遂咬牙點頭,”是?!暗窍乱幻?,又立即就道,”但是,爹爹,如是您不給阿瑾看看你的傷口,讓阿瑾及時處理一下,那么,阿瑾也不會顧忌自己的聲譽,所有事(情qíng),阿瑾只要想說,就誰都攔不??!“

”什么?“阿瑾竟然威脅他?她是讓他教得無法無天了是嗎?

”阿瑾現在是大夫,大夫的話病人就要聽!“阿瑾咬牙,眸子堅定地看著他。

北宮珉豪看著她,”好?!敖K是軟了聲音,”阿瑾別那么倔好不好?“

”是爹爹太固執了,而且是爹爹倔。爹爹好倔!“阿瑾道,然后上前來,她認真地從地上分好那些草藥,然后細心地用石頭搗爛。

北宮珉豪看著她的動作,心中不暖是假的,只是,他始終認為的,這些事(情qíng)不應該有由她來做。

”其實這是阿瑾孝敬爹爹,沒什么不好的?!鞍㈣^續低頭做自己手中的事(情qíng),然后給他弄好了換的藥。

她起(身shēn)來,然后看著他。

北宮珉豪被她這般的眼神看著,臉上尷尬微微泛上羞紅,低頭,慢慢地脫掉了自己的上衣,但是怎么都不敢將全部脫下。就敞開了后背。

阿瑾看著他,只感覺他此時真是好……那是什么感覺呢?阿瑾原本微笑著的嘴角合上,自己竟然找不到那個詞來形容北宮珉豪此時的神態。

但是下一秒,阿瑾卻是脫口而出道,”爹爹,你臉紅了?!?/p>

”什,什么……“北宮珉豪頓時竟然口吃!

阿瑾笑著捂著嘴,”爹爹,你好可(愛ài)呢!“是這個詞,對!

”什,什么?“北宮珉豪再次口吃!但是下一秒當他意識到自己說的什么話之后,頓時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該死的,自己怎么回事!

”爹爹連話都不會說了么?“阿瑾好笑地看著他。

北宮珉豪不敢說了,第一次感覺在阿瑾面前變得越發的手足無措!他忙的一下子就要穿上衣裳,但是被阿瑾一拉,”都還沒有上藥呢!怎么爹爹就要穿上衣裳?“

北宮珉豪喉中吞咽了幾番的口水,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才道,”不弄了?!?/p>

”不要!“阿瑾一下子低頭,然后再仰頭看著北宮珉豪,北宮珉豪嚇了一跳,只因為她靠自己太近!而且她的眼神正看向他!

北宮珉豪頓時向后退去!

”哈哈!“阿瑾從來沒有看過北宮珉豪現在這個樣子!頓時就哈哈大笑起來。怎么感覺爹爹竟然是怕她呢?

”什么,你笑什么!“北宮珉豪憋紅了臉,”不許笑!“

”爹爹真的好可(愛ài)嘛!“阿瑾收了笑聲,”阿瑾從來都沒有看過爹爹這個樣子的呢!“

”是,是么?“北宮珉豪抹了一把冷汗,他深呼吸幾口。壓下那尷尬之感,然后沉聲道,”阿瑾別鬧了,不然,就直接走了!“

”別,阿瑾不鬧了不鬧了?!鞍㈣粗?,”爹爹,你坐好??!“

”知道了?!氨睂m珉豪長嘆一口氣,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qíng)緒,坐好。

”衣服?!鞍㈣噶酥杆蟊?,”是要阿瑾幫忙脫掉?“

”什,什么?!“北宮珉豪頓時說了又閉上嘴,”別鬧!“他終于吐出兩個字。

阿瑾站在他背后,捂嘴笑著壓著自己的笑聲。都不知道為什么爹爹竟然這般,是因為害羞么?嘿嘿!爹爹真可(愛ài)呢!

北宮珉豪想了想,還是再次緩緩脫下衣裳,露出后背給她看,”趕緊?!?/p>

”是?!鞍㈣樟俗约旱男?,然后給他看那后背。

”是好了很多,但是也要注意?!鞍㈣f著,先將那些不要的藥拿下來,再用剛剛沾濕的絲帕在他后背上輕輕地擦拭,”疼不疼?“阿瑾問道。

北宮珉豪哪里聽到她的話,他現在的就是閉上眼睛,只想著讓阿瑾迅速地處理好就可以了。

r

阿瑾沒有聽到他的回話,頓時就繞過頭來看著北宮珉豪,恰好地看到北宮珉豪正在閉著眼睛,那長長的睫毛在那輕顫。

阿瑾看著忍不住笑出聲來,”噗嗤!“

”你!“北宮珉豪頓時睜開雙眼,”你這丫頭!“

”阿瑾又不是給爹爹上刑,怎么爹爹閉上眼睛,而且還有些發抖?“阿瑾認真問道,那閃閃的明眸就看著他。

”說的什么呢!“北宮珉豪臉上多少的尷尬都掩不下去,”趕緊上藥!再嘰嘰喳喳,看爹爹不收拾你!“實在是無奈,又心亂心慌不知所措!

”是!“阿瑾嘟嘴,給他繼續弄,”若是阿瑾弄疼了爹爹,爹爹就喊出聲來?!?/p>

”嗯?!氨睂m珉豪應了聲。

阿瑾認真地給他擦拭,清理著傷口,那小手軟弱無骨,在他的后背上上下下,北宮珉豪心中多少的((蕩dàng)dàng)起不該的漣漪,遂又是一番壓下再壓下。

他著實不應該讓阿瑾這般做。他也不應該寵她如此上天!

阿瑾此時已經認真地給他弄干凈傷口了,然后給他捂上那新的藥草。

北宮珉豪見她將藥敷好了,立即就將自己的上衣穿好,整理了又整理。

”爹爹是很久沒有被女人觸碰過了是不是?所以,爹爹才會這般的反應……是不是?“阿瑾此時看著他,道,她就離他一步遠。

北宮珉豪整個人(身shēn)形重重一抖!動作全都停下來,整個人猶如雕塑!他慢慢抬起頭來,那眸子變得(陰yīn)鷙,又冰冷!

------題外話------

《邪王的蛇蝎拽狂妃》作者,瀟隋緣

彪悍重口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強強聯手,渣人((賤jiàn)jiàn)人給我跪下唱征服!

她是殺手界第一高手,殺人放火,裝神弄鬼,心狠手辣,不畏天地,穿越而來的狡詐腹黑詭計多端小女子。

他是七(情qíng)六(欲yù)不懂,三剛倫常不在,(陰yīn)狠、霸道、鐵血而殘酷,卻獨獨寵她上天入地,絕無僅有的狂傲邪王。

她對他說,“善良是最廉價的奢侈品,咱要不起,就丟棄,做最惡的人,走最惡的路!”

這年頭,不怕流氓武藝高強天下第一,就怕流氓懂制作炸彈懂技術!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体彩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5 快乐12前三直选图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奖结果 云南11选五电视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福彩东方6十1带坐标走势图 为别人炒股叫什么 广东快乐10分计划大全 北京时时彩官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