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再生緣008

更新時間:2020-02-08 20:39:00字數:6278

“配蠱毒的解藥要用到牡丹花?”牡孤白問道,這隆冬,怎么可能有牡丹花瓣?難道那個配蠱毒的故意用這樣的藥,即使讓自己的人查出來是什么蠱毒,也無法配出解藥來?

“嗯,這種蠱毒名為花蠱,要用十二種花的新鮮花瓣才可以配出解藥,而且要在中蠱的十二個時辰之內服用解藥才可以解蠱,如果超過十二個時辰,那,只能夠痛苦等死?!币涝粕铣堑?,“這些人,與其如此痛苦等死,不如直接殺了?!?/p>

牡孤白怔愣了一下,沒想到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她放眼看過去,“軍中最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經染上了這蠱毒,如果如你所言都是等死,那,我軍中豈不是要損失三分之一的士兵?”

依云上城抿嘴,“你的意思,想救他們?”

“當然?!蹦倒掳子纤捻?,“一定還有辦法的是不是?那十二種花瓣,都無法采摘到嗎?”

“都是在(春chūn)夏季節盛開的花朵,何來新鮮的花瓣給我配這解藥?”依云上城搖頭。

“就沒有別的方法了?”牡孤白再次問道,“用別的東西取代那些新鮮的花瓣行不行?”

依云上城抿了抿薄唇,他看著牡孤白那緊張的神色,道,“你就這么在乎那些人?”

“軍營中三分之一的人,我能不在乎?而且,明(日rì)旭煬王和我爹就回來……”牡孤白此時也已經不怕他知道自己的任務,將乾帝規定的解蠱期限說了出來,末了,道,“若是軍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死去,丟臉無所謂,更重要肯定會連累到我牡將軍府,再者,這三分之一的人,其中都是有家室的,他們若是死了,那,往后誰會贍養他們的家室?再者,往后恐怕沒有人再替我這個牡丹將軍做事了吧!”

依云上城聽著她說這話,然后轉頭再次看向那些躺在木板上痛苦呻今的士兵,他喉間嘆了一口氣,“好,我盡量用別的東西取代那些花瓣?!?/p>

“謝謝你?!蹦倒掳茁犞某兄Z,心中多了一份的安定。

就在這個時候,倒是聽到外面一聲的號角聲。

“全軍集結!”牡孤白聽著扔下一句,飛快地跑出了這軍帳,往高臺那邊快步走去。

依云上城立即急急跟上。

無數的將士全都集中在那校場上,而高臺上,正站著英姿颯爽的牡孤白,她的(身shēn)邊站著牡初川,再右邊,站著好幾個(身shēn)穿重鎧甲的大將軍少將軍。

依云上城在她(身shēn)后幾步遠的地方,看著牡孤白。

牡孤白看著下面已經集結好的人,然后又看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將軍,然后拱手行了軍禮,“稟大將軍!全軍集結完畢,請指示!”

大將軍李子健看著那臺下的將士,微微點頭,側(身shēn)看向牡孤白,“牡丹將軍,昨天你說已經知道那個在軍中下蠱的人是誰,那,請將他帶出來吧!”

“是?!蹦倒掳琢⒓垂笆?,她看了依云上城一眼之后,然后朝著臺下擺手。

頓時,兩名侍衛一左一右揪著被一路上關在那囚車里的人上來,“跪下!”

全軍的人都盯著這高臺上的一切。

牡孤白三步并作兩步走到那人面前,一手摘掉那蒙頭的布袋,眾人看著,微微驚訝,這人正是那副將梁鑫!這梁鑫的嘴被布塞著,牡孤白一用力又將那布拿掉。

她那清冷的眸盯著梁鑫,“說,到底是何人派你在軍中水源中下花蠱!”

那梁鑫聽著一怔,她竟然知道那是花蠱?

但。

“我不知道什么花蠱,什么派人不派人!牡丹將軍這般抓我這般,所為何事!”梁鑫咬牙,憤恨說道,自己死活不認,看她怎么著!

“那你昨天夜里,丑時的時候,你鬼鬼祟祟在干什么?!”牡孤白冷哼一聲,她一甩手,已經從自己的腰間取出那把樸刀來,直接就架上了梁鑫的脖頸,“不說,我即刻送你見閻王!”

“牡丹將軍是要((逼bī)bī)供么?!”這梁鑫也是個嘴硬的家伙,況且,他此刻并沒有見到自己(身shēn)后那個令自己產生夢魘的依云上城,自然又有了更多的底氣來狡辯。

“牡丹將軍?!边@時候李大將軍低沉了聲音。

“你說,你丑時的時候想做什么?”牡孤白將樸刀收回,語氣雖冷,但并沒有威脅味道。

“哼,我解手呢!”梁鑫見李大將軍低沉聲音,心中又感覺自己有戲了,“對了,我聽到外面有些聲音,所以我趕緊解手完畢就去查看,可是沒想到,卻看到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自己還真是沒看清楚那個是什么人,然后就被他打暈了!可惡!

“我醒來就到了這里來!怎么回事!牡丹將軍,你這是什么意思?!”梁鑫說著越來越感覺自己有理,到最后已經要質問牡孤白了。

牡孤白冷繃著臉,“昨天的時候,我故意放出風聲,說已經查出是水源和膳食被人下了蠱毒,而且鎖定是何人,等的就是今(日rì)在眾人面前揪出那個人來!而你,心中擔心事(情qíng)敗露,所以你想趁著在丑時軍中換崗的時候,趕緊逃離!”

牡孤白看了一眼那臺下的將士,然后又看向梁鑫,“別人都睡得心安理得,都安安靜靜,就平(日rì)里都不起夜尿的梁副將卻在丑時的時候說解手!呵,真是好理由!”

“那是因為夜里我喝多了水,所以才會在夜里起來解手的!”梁鑫立即解釋。

“哦?是么?”這時候,倒是在他們后面響起一道淡淡的聲音。

立即,在這高臺上站著的所有人都看向那聲音的方向。只見得這人(身shēn)穿玄色袍子,(身shēn)材甚是高大,臉上俊逸,那高粱鼻高傲又神氣,更為顯眼的,是他那右耳戴著的那手腕大的銀環,那甚是特別。

牡孤白看向依云上城,他有方法?

“閣下是?”李大將軍拱手,道。

“我?”依云上城聽著一笑,然后眸光看向牡孤白,“你問牡丹將軍我是誰,她說我是誰,我就是誰?!?/p>

牡孤白怔愣了一下,而李大將軍等的幾個將軍都已經看向牡孤白。

“他是我請來的大夫,上城,他有辦法解開蠱毒?!蹦倒掳卓聪蛞涝粕铣?。

“不錯,我不但有辦法解掉那些蠱毒,而且,還有辦法找出那下蠱的兇手!”依云上城說話間已經瞬間移動到了梁鑫面前!

梁鑫驚愕了,這,這,他的這武功……不是昨天晚上遇到的人嗎?

好像是他!

“是,是他!昨天夜里我看到的那個人影,就是他!”梁鑫大嚷起來,讓所有人都再次注意依云上城!

牡孤白冷道,“他一直追隨在我(身shēn)邊,他之所以出現,是受了我的指使抓你的!”

所有人都怔愣了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依云上城嘴角揚起一分笑容,“其實梁副將,你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很簡單?!彼f著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顆藥丸來,道,“這顆藥丸能分辨人說話的真假,吃下去之后,如果說的話是真的,那,他不會病發,而且還會延年益壽,但是如果這個人說的是假話,那這藥丸就會變成一顆毒藥,毒死你!敢不敢在我們眾人面前證實一下你的清白?”

梁鑫聽著怔愣了一下,那小眼睛看著依云上城手中的那黑色藥丸,然后抬頭又看了一下依云上城,“為什么要聽你的!證明清白,我也不用吃這些東西!”

“是么?”依云上城聽著嘴角上揚,“可是……由不得你不!”下一瞬,依云上城快如閃電,一把捏了梁鑫的嘴,然后幾將那藥丸塞進了他的口中,只一點他的(穴xué)道,梁鑫就已經將藥吞了下去!

此時的梁鑫依舊還是被綁著的,而今想著要用手去扣去挖,都不可能!

依云上城淡漠的紫眸微微一沉,他從自己的懷中取出個絲帕來,然后稍稍擦了一下自己的手,“梁副將,你可以說出你的真話了?!?/p>

李大將軍和牡初川等人看著依云上城那閃電般的動作都驚呆了,根本都沒有多看清楚他出手,就聽到他說讓梁鑫說真話!

牡孤白對于依云上城此番這般的出手速度不會太驚訝,但是驚訝于他怎么會有這樣的藥?能辨人說話真假?

“你,你卑鄙!”梁鑫立即對著依云上城就是怒罵,“竟然使出這樣的骯臟手段!”

“呵!”依云上城冷笑,“卑鄙?骯臟手段?如果梁副將所說的是真話,那,可是能讓你延年益壽的良藥,怎么能說是卑鄙,說是骯臟手段呢?”

“梁鑫,這軍中的蠱毒是不是你下的?”李大將軍雖然不太信依云上城那藥能辨人說話真假,但還是問道。

梁鑫聽著心中一顫,不知道該回答的是什么,想到依云上城所說的那藥,心中又帶著一絲的怯意。想來想去,決定不說!

“不說的話,可是默認你說謊,你難逃一死!”依云上城眸中帶著一絲的笑意。

梁鑫聽著一驚!而這個時候,真的感覺到小腹一陣的疼痛,似是有什么東西在滾動!

依云上城看著梁鑫那蠱毒開始發作,心中隱隱的有著一絲的快樂感覺!

牡孤白冷眸瞪著梁鑫,“還不交代實(情qíng)?是想要腸穿肚爛痛死不成!”

梁鑫此時只感覺什么東西在咬著自己的五臟六腑!那東西咬得可兇了,簡直要咬碎他的五臟六腑!

“說出來,會好受一些的?!币涝粕铣悄樕媳?,“沒有多少時間了?!?/p>

那梁鑫聽著大駭,“你,你是什么人!”

依云上城不回答,只是那笑意更加深,那神色,萬分邪魅,像是看著那囊中獵物,想著要如何玩弄、如何切、如何吃掉這囊中獵物似的!

梁鑫終是忍受不住那痛感,猛地就跪在地上,他哆嗦著,“是,是我下的蠱毒!”

頓時,所有人都驚愕了!

依云上城嘴角冷冷一笑,“早點說出實話,就不用遭這罪了!”

牡孤白上前,一把揪住了梁鑫的衣襟,“說,是誰指使你下的蠱毒?!”

李大將軍和牡初川等人都緊張盯著梁鑫,沒想到那個男人還是有些能耐!

那梁鑫嘴角顫顫,說出那是自己下的蠱毒之后,當真的感覺似是好多了,那東西咬五臟六腑的感覺減輕了。

“我,我……”就在梁鑫猶豫著要不要說出那背后的人的時候,卻不想,一只羽箭直直朝著梁鑫的后脖頸位置(射shè)過去!

依云上城驚了驚,一個箭步,手中帶起那袖風,那羽箭應聲而裂!依云上城立即看向那羽箭來的方向!可是那方向已經沒有人!

依云上城微微斂眸,看來,這次自己是遇上強勁對手了。

可是這個時候,卻不想,梁鑫卻是倒在那地上抽搐口吐白沫!

依云上城將那碎裂的羽箭扔在地上,趕緊去看那梁鑫,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周圍的人都看傻了眼,一,沒想到會有如此準的羽箭竟然朝著這個梁鑫的后脖頸位置(射shè)過去!要知道,若是朝著自己的后脖頸(射shè)過來,自己是不是就此死去?二,這個右耳戴著銀環的名字叫做上城的男人竟然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候卷起他那衣袖,就將那羽箭碎了!這是什么人?!

“來人,去追!”牡孤白最先反應過來,想要抓住那個放冷箭的人。

“不用追了,他已經跑了!”依云上城立即阻止,他蹲下來,認真看著梁鑫,濃眉一皺,“救不了,有人在幾(日rì)前就已經給他下了毒,而今毒發?!?/p>

牡孤白回神,立即蹲下來看向死不瞑目的梁鑫,“什么人竟然有如此能耐?”是他么?他一直都在覬覦這大胤皇朝不是么?!

依云上城眸光看向她,“來(日rì)方長,絕對可以找出幕后黑手?!?/p>

李大將軍和牡初川等人立即走過來,他們看了一下地上的梁鑫,然后看向依云上城。

“這位兄弟好(身shēn)手?!崩畲髮④娔腔⒛恳徊[,“不知道兄弟是哪里人?”

“牡丹將軍知道我的一切,大將軍不妨可以問牡丹將軍?!币涝粕险f著看了一眼牡孤白,就任由她說,自己全都應了便是,免得她總是說他亂說亂講。

“他,他從鄉下來的?!蹦倒掳琢⒓吹?,“我母親娘家的二表舅的侄子的隔壁鄰居家的大兒子的大表哥的拜把子兄弟,關系有些復雜,希望大將軍能夠理順?!?/p>

周圍在臺上聽著的人都怔愣了,這關系不是有些復雜,而是,很復雜!

牡初川聽著怔愣,“孤白,你之前不是說,他是你請來的……”

“是啊,就是我請來的,他就是娘的二表舅的侄子的隔壁鄰居家的大兒子的大表哥的拜把子兄弟,大哥,你回府之后,可以問一下娘親?!蹦倒掳渍f道。

牡初川只好點頭,“我會的?!?/p>

依云上城聽著看向牡孤白,“這關系有些復雜,往后我會盡量讓這一層關系簡單一點?!?/p>

牡孤白不多細想他說的這話的意思,轉(身shēn)看向李大將軍,“大將軍,梁副將的事(情qíng)……”

“既然是他下的蠱毒,那就稟明皇上?!崩畲髮④娍聪蛞涝粕铣?,“這位兄弟,既然你說的能夠解開那蠱毒,還請勞煩!”

牡孤白聽著也將眼神看向依云上城,依云上城感覺到她的目光,便看向她,“好。一定不負所望?!边@是自己對她的承諾。

“勞煩!”李大將軍看了依云上城一眼,也看了牡孤白一眼,看來,這小子可是(愛ài)慕著牡孤白,可是他不知道,牡孤白的牡丹將軍名號都是旭煬王給的么?明(日rì)旭煬王和她爹大將軍牡安泰就凱旋,這小子豈有他的(愛ài)慕之地!

罷,關自己何事!只是當真要解了軍中蠱毒就好,至于這些年輕人的事(情qíng),他們世界他們的,不然,這大將軍之位……恐怕要讓其他人來坐了!

李大將軍帶著幾個將軍往臺下走去,牡初川看了一眼依云上城,然后看向牡孤白,“孤白,趕緊處理了?!?/p>

“嗯?!蹦倒掳c頭,帶人趕緊處理了這個梁鑫的事(情qíng)。

依云上城始終跟在她(身shēn)邊。

牡孤白見他時常跟著自己不是辦法,畢竟這么多人看著……她轉(身shēn),“你不是說你要配解藥?現在去吧!不用管我?!?/p>

“好?!币涝粕铣锹犞c頭,但也知道她更加深層的意思。

周圍的好些人都看著自己跟她了。

自己只不過是跟得緊一些而已。

依云上城看著牡孤白走遠了,才轉(身shēn),可是一轉(身shēn)之后,卻發現自己不太認識這里。依云上城想著要呼喊牡孤白,但已經不見了她的(身shēn)影。

依云上城撇撇嘴,只好隨便走走看看。

還是要到那個營帳中再看看那些病人。

依云上城看著面前走過的那些巡查士兵,想藥上前去問,可是,別人又已經走了。

如是一來,倒是遲疑了好一會兒。

“在干什么?”這時候,背后老遠的地方傳來一聲。

依云上城轉(身shēn),正看到的是牡初川。這個牡初川對自己有成見,這一點自己還是知道的,但是自己幫忙解蠱,關乎于軍營的三分之一將士的生死,他應該會思量到這一點。

“我想到那些中了蠱毒的士兵營帳中再看看,好配解藥,可是不太認識這些營帳?!币涝粕铣侨鐚嵉?,“若是牡少將方便,可否幫忙帶路一程?”

“哦?原來是這件事(情qíng)?!蹦党醮ㄎ⑽⒉[起眼睛,這個男人,果真能夠幫忙解蠱?而且,他滿(身shēn)功夫,卻隱得厲害,真是令人難以相信他那居心!還有,他看向孤白的眼神……

“這邊來!”牡初川說著就往一處方向走去。

依云上城微微想了想,還是跟上牡初川。

牡初川眼角掃看到他跟上來,嘴角一笑,然后更加加快了腳步。

依云上城看了看周圍,只是,這跟著他走,越發走得荒涼,貌似不太似是走向軍營那邊。

“我記得貌似不太像是這條路。這邊都沒有多少軍帳了?!币涝粕铣遣?禁jìn)道。

“大將軍害怕那些(身shēn)染蠱毒的人傳染其他人,所以,命令將他們轉到這邊,你有所不知而已?!蹦党醮ǖ?。

依云上城聽著眸色一瞇,“他們所中的蠱毒是不會傳染人的?!?/p>

牡初川干脆不語,直接帶著他到了一處大營帳前,“進去吧!”

這營帳外沒有任何士兵把守,而里面,似是聽不到里面有什么聲響,又似是有人。

依云上城心有疑問,但牡初川已經再次打斷干擾依云上城的聽覺,“還請趕緊配出解藥?!?/p>

依云上城聽著他的話,想起了牡孤白那滿眼的期待。自己不想令她失望,何況已經答應了她。

可牡初川趁著他的這丁點失神,一掌擊在依云上城的后背,依云上城未曾多加防范猛地一下子沖擊進了這營帳內。

可是沒想到,當掀開的時候,卻看到里面正好一名女子正在那解開衣裳!

“??!”那女子料想不到竟然會有人突然闖進來,立即尖叫一聲!

而此時,牡初川冷喝,“你什么人!竟然敢偷窺曜郡主!”

“來人!”牡初川立即大喊一聲,頓時周圍有很多的將士都匆匆跑來!

依云上城濃眉頓時緊緊一擰,這活膩了的傻蛋竟然也敢算計他!

依云上城右手袖子里凝聚起一股強大的力量來,他轉(身shēn)瞪著牡初川,冷沉了聲音,“再說一遍?!”

------題外話------

推薦新文《嫡女權策》重生女主s穿越男主

一對一,穿越總裁男化(身shēn)腹黑癡(情qíng)(身shēn)心干凈世子爺,泣血歸來將門女狠戾復仇獨步權謀!

她(身shēn)懷六甲仍為那人征戰千里破敵而還,得來卻是去目剜心剖腹、滿門盡屠!

七年后,她從棺木中爬出,借尸重生,甘愿替罪為婢,走上荊棘復仇之路!

努爾靖,華炎集團首席總裁,成熟穩重,肅冷倨傲,潔(身shēn)自好,私人生活檢點,輝煌無所不勝,只是這次他遇上一個前所未有的棘手問題——該死,這是什么鬼地方!這個站在自己面前幫他寬衣的女人是誰!

求支持!么么!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 下载云南快乐10分钟基本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多遗漏 20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海口飞鱼体彩乐吧 深圳风采2011093 河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山东11选5开奖的什么 20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江苏快3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