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七天(6000+)

更新時間:2018-06-29 19:46:48字數:4866

647 七天(6000+)

647 七天(6000+)    殷時修哪里能想到煌煌和自己相見的場面會是這樣的戲劇而又猝不及防。

這個在商場上身經百戰,遇事應變能力極強的殷時修,一次又一次在孩子們面前露出難以反應的僵態。

是……小煌煌……

在對上煌太子那雙已經瞪圓的,寫滿了錯愕和驚喜的雙眼,殷時修竟是下意識的就要去關掉視頻。

可比他關視頻的動作更快的是,兒子的情緒……

“啊……爸爸啊……”

屏幕上突地黑了下來,并不是殷時修關了視頻,而是煌太子緊緊的把平板電腦給抱進懷里,緊緊的貼在小家伙的胸口。

孩子驀然響起的哭喊,再一次將殷時修的心臟給揪的刺疼。

“爸爸……爸爸……”

煌太子一邊大聲喊著,一邊緊緊抱著平板電腦,從躺椅上爬下來, 連小拖鞋也不穿,就往屋里鉆!

正和懷揣著不安走過來的蘇小萌撞了個正著。

一見著母親,煌太子立刻仰起頭,滿臉的淚水下,是孩子無法表達的驚喜,

“爸爸??!爸爸……嗚嗚嗚……爸爸……”

“……”

蘇小萌知道……

煌煌看到了。

她剛想蹲下來安撫一下煌煌,免得煌煌這么鬧騰著把全家人都給鬧醒了。

誰知煌太子壓根就沒有停頓的從她腳邊跑開,小家伙跑到雙雙的小床邊,

“雙雙,爸爸,雙雙,爸爸??!”

煌太子又急又躥的把雙雙給折騰醒了。

“爸爸……哪里???”

雙雙就是再困,這會兒聽到哥哥喊爸爸,也立刻就清醒了,睡眼朦朧的眼四下里看著,最后落在趴在床邊的哥哥身上。

“嘿嘿!雙雙,你看!”

煌太子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而后忙爬上小床,兩條小腿盤了起來,把揣在懷里揣的牢牢的平板電腦小心翼翼的平穩翻開。

這小心翼翼,謹慎至極的樣子,誰能不動容?

蘇小萌轉過身,任眼淚肆無忌憚。

這世上,最是思念磨人,磨所有心有惦念的人。

殷時修這邊的電腦屏幕上只有一片黑,偶能看到煌煌身上的小背心,印著卡通圖案。

但煌煌說的話,那聲聲充滿激動,驚喜等強烈情緒的呼喊,聲聲響在他耳畔,震動他這一顆肉心。

紅了眼眶,趁著這這會兒,忙把眼淚倒回眼眶,借一旁桌子上放著的餐巾紙擦干眼角的淚意。

屏幕里又明亮了起來……

一個可愛的小腦袋變成了兩個可愛的小腦袋,他們擠在這小小的鏡頭前。

煌太子一邊抹眼淚一邊嘿嘿笑著。

孩子心里沒有絲毫想法去懷疑這是個假象,因為……媽媽說過,爸爸會回來的。

“爸爸……”

雙雙怔楞的看著屏幕里的殷時修,頭慢慢歪了,那大大的眼睛同樣越瞪越圓,而后像是在確認般似得掃過殷時修的眉眼,鼻子,嘴唇……

驀地,雙雙雙手捂住自己的嘴,驚訝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哭腔,

“oh my god……”

當小丫頭重復的說著這句英文時,殷時修終于是忍俊不禁的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

方才擦干凈的眼淚,這會兒又充盈著眼眶,

“哈哈……雙兒,煌兒……”

殷時修隨手便接住了自己掉下來的眼淚,有些啼笑皆非。

“啊——!”

雙雙忙尖叫出聲。

這向來就喜歡一驚一乍的小丫頭,可算是把這性格演繹到了極致。

原本平板電腦的聲音開得就不大,但殷時修這不輕不重的一聲,終是加重了兄妹倆的實感!

“爸爸……”

“真的是爸爸啊……”

雙雙還像是在云里夢里似得,尖叫完后,還是不可置信的趕忙問了句。

“爸爸才離開多久呀?雙兒這就不認得爸爸了?”

殷時修輕笑著問,和這一派輕松表情不同的便是那滴滴成了珠子的眼淚已經用手接不完了。

大手抹了一把臉,大概這也是他第一次在孩子們面前這樣情緒失控。

實在……太過想念。

這是他的一雙寶貝兒女,是他的心頭肉,是他親眼看著一天一天長大到今天這樣能說能跳能哭的模樣兒。

“雙雙認識??!”

雙雙忙說道,只是說著的同時,小嘴撇了起來,兩只小爪子抹著眼淚,抹完左眼抹右眼。

哭,大概是這個年紀最能表達心情的情緒了。

這會兒煌太子已經哭完了,臉上全是笑,那雙平時靜默著的大眼,這會兒彎成了月牙兒。

這么一看,和雙雙還真是一模一樣了。

笑起來,兄妹倆都更像小萌呀。

煌太子見著爸爸,這小心臟啊,就踏實了。

趴在床上,雙手撐著小下巴,開始了“話嘮”模式,

“爸爸,你腫么都不回家?”

“???哦……媽媽不是你們說了嘛?爸爸有工作,現在在很遠的地方……”

“在哪里???我……我可以去找你啊……”

“爸爸啊……在……”

殷時修琢磨著要是開口說自己在倫敦,這智商不低的小家伙是不是立刻就能反應過來,然后就真的要來倫敦?

“爸爸,你四不四要騙我啊……”

“???沒有,怎么會?爸爸在……倫敦?!?/p>

“??!不遠??!”

果然……

煌太子這眼睛一亮,而后絞著雙手,嘀咕道,“煌煌能去……”

“煌煌現在不是上幼兒園了么?”

“唔……不想上幼兒園啊……”

煌太子說著忙看向雙雙,又趕緊著說了句,“雙雙也不想去幼兒園……”

“???我喜歡的呀,哥哥……”

雙雙忙眨巴著濕潤的眼睛,十分實誠道。

煌太子嘟起嘴,眉頭皺緊,顯然對雙雙的不給力感到極其不滿。

雙雙低頭看著屏幕里的爸爸,小臉越湊越近,似乎還在做再三的確認,湊到極致近的時候,又嘻嘻的笑著指著屏幕沖著坐在大床邊沒有過來打擾的蘇小萌道,

“真的是爸爸誒……”

蘇小萌點頭,“恩,是爸爸?!?/p>

“哇……”

雙雙雙手合十握緊放在自己的小心口,剛剛睡醒的小丫頭,頭發簡直就和雞窩一樣亂糟糟,一旁的煌煌也好不到哪兒去。

頭頂上的幾撮毛就這么直直的沖著天花板。

蘇小萌始終沒有湊過去,開了一角的燈,屋子明亮許多。

她看著兄妹倆此刻熠熠發亮的神情,心下像是點了盞暖燈。

此時此刻,對兄妹倆來說,應該就是像童話故事般神奇吧?

“那我去找爸爸,你去幼兒園吧?!?/p>

煌煌方才還有些苦惱的愁起眉頭,這一刻又松開,忙下了決定道。

雙雙這一聽,忙搖頭,

“那我要和哥哥一起?!?/p>

“嘿嘿!”

煌煌聽雙雙這么一說,就樂了,沖她笑了一下以表示自己的滿意。

兄妹倆像模像樣的在那兒商量著,仿佛他們商量出了個結果就一定能達成。

殷時修心想,這要再不開口打岔,只怕之后苦惱的就是蘇小萌了。

這個時候,帶雙雙和煌煌來倫敦顯然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爸爸離開家這么久,你們想不想爸爸???”

煌煌忙點頭,而后很是形象的摸摸自己的心口,

“想啊,想的心肝兒疼哩……”

說完,小家伙也覺得不好意思,忙“嘿嘿”笑了兩聲,而后竟是不自覺的抓住自己的兩個小腳丫。

煌煌竟像是被雙雙給附身了似得。

“雙兒呢?”

“那,那雙兒想的腦殼兒疼!”

雙雙忙不甘示弱道,指了指自己的頭。

“哈哈哈!”

殷時修酣暢的笑出聲,坐在兩個小丫頭身后的蘇小萌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兩個小家伙實在太乖張搞笑了。

“爸爸,那你有米有想雙雙???”

雙雙忙正兒八經的問殷時修。

“想?!?/p>

殷時修點頭。

“想的哪兒疼???”

雙雙又問,仿佛思念一個人,就該有什么地方感到疼痛,感到不舒服。

殷時修微微勾著唇,

“渾身都疼?!?/p>

“哦……”

雙雙小嘴忙變成一個o型,立馬笑開了,忙給殷時修把這句話給翻譯好,

“那就是哪兒都想!”

“恩,哪兒都想?!?/p>

殷時修應道。

煌煌嘟嘟嘴,這小家伙就沒雙雙那么容易轉移注意力了,默默的等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

“爸爸啥時回家喲?”

“啥時回家喲……”

殷時修學著煌煌奶聲奶氣的語氣,沉思片刻,對上兄妹倆緊緊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淺吸口氣,道,

“恩,再過幾天?!?/p>

“過幾天呀?”

煌煌緊追不舍的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真是有點為難殷時修,他定然是不想騙孩子,兄妹倆那一陣陣失落的表情,殷時修是再也不想看第二遍了。

可……

什么時候能回家?

蘇小萌抿緊了唇,她甚至都已經起身,想要幫著殷時修轉移開這個問題。

沒人比蘇小萌更了解殷時修此刻復雜的心情。

可……

“唔,十天?!?/p>

“……”

“十天,最多十天,爸爸回家?!?/p>

殷時修認真的看著雙雙和煌煌,眼里是一個父親如山的泰然,沉沉的慈愛。

十天……

蘇小萌驚訝。

顯然,她是不太相信殷時修能在十天內回到北京。

不過,她倒是想著,殷時修雖然這么說,可雙雙和煌煌從一背到十,有的時候雖然挺溜,有的時候還是會數不清楚。

只能期望著雙雙和煌煌這個時候會數不清楚了。

“十天啊……”

煌煌沉思著然后便張開了雙手,看看自己的這十根短手指……

“好多哦……”

“不多,煌兒在幼兒園要乖乖的聽老師話,十天很快?!?/p>

“我知道!”

雙雙突然冒出來一句。

頓時所有人都看向雙雙,只見雙雙嬉笑的說道,

“爸爸不在,每一天都好長好長哦……所以哥哥覺得好多……”

雙雙這話說完,殷時修都震驚了。

連小丫頭說話都能有邏輯,還能一口氣說這么長了……

殷時修忙笑道,

“哦,這樣啊……”

他抿了抿唇,想了想,再看向煌煌,

“那……七天?”

“……”

“七天,爸爸就回家,煌兒,好嗎?”

“恩,好!就七天!”

煌煌忙收起兩根手指,標榜著八,卻異常干脆的應著。

殷時修給他指出來,小家伙紅著臉又收起一根手指。

坐在大床邊的蘇小萌是真坐不住了,屁股挪到小床上,讓自己也出現在鏡頭里,她看向殷時修,

“你不要勉強?!?/p>

“不會?!?/p>

殷時修說著。

雙雙和煌煌幾乎都趴在了電腦屏幕上。

把蘇小萌好不容易露出來的臉給擋的干干凈凈。

兄妹倆估摸著都已經瘋魔了。

和殷時修嘰里呱啦的說的沒完,也不管這會兒都已經十一點多。

蘇小萌還是第一次見煌煌有這么多的話要說。

她是真的沒想到這小家伙其實也藏著個“話嘮”屬性。

不過,這個年紀的孩子精力終究有限,尤其是雙雙,白天就鬧騰,到了晚上,便愈的困倦。

先撐不住的果然是雙雙,趴在一邊就睡熟了。

煌太子已經換了好多個姿勢,就是不困。

和殷時修說了超多話,殷時修再時而問上兩個問題,父子倆這話題基本上就停不下來了,

蘇小萌靠在一邊,靠著靠著也睡著了。

從這個角度,殷時修是能看到蘇小萌的半個身影。

見她困得睡熟了,便壓低了聲音對煌煌道,

“煌兒,能不能答應爸爸一件事?”

“哦?!?/p>

殷時修這還沒說是什么事情,煌太子已經一口應下, 絲毫猶豫都沒有。

“回頭不要說你見過爸爸了,好嗎?”

煌太子在努力消化這句話,聽完,他卻沒有表態。

“爸爸在工作,要保持神秘……唔……”

殷時修心想“神秘”這個詞對煌煌來說有點難懂和深奧,忙換了個表達,

“就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爸爸在哪兒……”

煌煌一聽這話有點不高興了。

沒人知道這孩子心里在想著什么,但是從面上的表情能清晰的看出小家伙的確是不高興。

“煌煌?”

“爸爸……為什么啊……”

煌煌小聲的問了句,結果這問著問著,小嘴撇了起來,竟是又要哭了。

“……”

殷時修一時間比方才還要來的無措。

“爸爸明明在家啊……卻不回來……”

“好多人說爸爸死了……嗚嗚……可爸爸明明……嗚嗚……”

“為什么不能說……”

“爸爸也是這樣騙煌煌的……嗚嗚……”

“怎么了?怎么哭了?”

蘇小萌剛睡著沒兩分鐘,這會兒便聽到了煌太子抽泣的聲音。

伸手便把小家伙給抱進懷里,立起平板,不解的看著殷時修。

殷時修咬了下唇,很無奈的聳了下肩……

和孩子交流永遠都是一件難事。

你當他們還小,有很多事情不理解的時候,他們好像又都明白。

你希望他們能夠理解一些事情的時候,他們又的確難以弄明白。

煌太子問,為什么明明就在倫敦的家,卻要說很遠很遠的地方,倫敦并不是很遠很遠的地方啊……

為什么爸爸明明活的好好的,卻有好多人說爸爸已經不在了,永遠都回不來了……

那時候,媽媽有多傷心,爺爺奶奶有多傷心,外公外婆有多傷心……

煌煌從沒有忘記過,正是因為這些人的傷心,才讓他明白,也許爸爸真的去了很遠的地方,再也回不來了。

大人說,那是因為爸爸死了。

為什么他已經見到了爸爸,卻不能說自己見到了爸爸……

爸爸為什么愿意和媽媽見面,卻不和煌煌見面……

心思敏感的煌太子,覺得這樣一點兒也不好。

“是我大意了……”

蘇小萌有些懊惱的說了句,如果不是她給雙雙換衣服,換床單而忽視了煌太子,任由他自個兒跑到陽臺上……

“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p>

殷時修忙道。

“……”

“若是煌兒不愿意騙人,那就……隨便吧?!?/p>

殷時修輕聲道。

“煌兒,是爸爸不好,煌兒愿意怎樣說,就怎樣說,好嗎?”

煌煌抹著眼淚,什么話也不說了,就是兀自把平板電腦抱進懷里,而后鉆進了被窩。

蘇小萌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她這還有話沒和殷時修說完呢,煌太子就這么把整個平板電腦都給抱著鉆進了被窩。

“爸爸,明天再說,先睡覺?!?/p>

“……”

“……”

這一時,讓蘇小萌和殷時修都哭笑不得。

小萌也是沒轍,把小家伙哄睡著后,只得用手機給殷時修打國際長途。

殷時修接起電話,

“萌萌……”

“恩,雙兒和煌兒你別擔心,哄他們我還是在行的?!?/p>

“但我沒有哄他們?!?/p>

“……”

“我說了七天,那就是七天?!?/p>

殷時修這雙鷹一般的眸子,視線落在窗外那絢麗了半邊天空的晚霞,鷹的視線里,已經有了獵物。

精品小說推薦

捕鱼达人2旧版本1.17